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点惊喜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点惊喜

    在嘉翔高中足球队的教练组办公室里,冯元常正带领着他的手下们在观看东川中学客场挑战高顺市九龙中学的比赛录像,这是一场安东杯四分之一决赛。
  
      比赛最终是以3:2的比分结束的,客场作战的东川中学淘汰了主队九龙中学。
  
      主场作战的九龙中学表现得非常顽强,他们在比赛中两次落后,两次扳平。直到第七十五分钟的时候,他们的球门才最后一次宣告失守。
  
      而为东川中学打进这一球的正是胡莱。
  
      “……可以看得出来,九龙中学他们对胡莱的防守更严密,不仅在禁区里不给他留空间,而且采取了很多贴身防守,干扰他拿球。在面对九龙中学的贴身防守时,胡莱就显得有些吃力了。”助理教练一边看着比赛,一边向教练组的同事们介绍情况。
  
      “这就是我说的他在力量上的不足。”冯元常说道。“通过录像可以看得出来,其实九龙中学的防守球员还没有很刻意的在力量上压迫胡莱。”
  
      “不过最后也没能防住他,还是让他在第七十五分钟的时候进了球。”助理教练叹了口气。
  
      “胡莱的跑动很积极,活动范围太大了,确实不好防。可以看得出来,李自强应该是加强了胡莱的体能训练,让他有了更好的奔跑能力。”冯元常说道,语气很平淡,似乎不是很在乎。“我们在比赛的时候,要非常注意中路的防守,不管他们的球怎么传,怎么倒,只要我们的中路没有空当,他们就拿我们没办法。”
  
      “嗯。胡莱这个人,优点很突出,但缺点也很突出,毕竟他之前十六年都没练过足球,现在李自强也没时间按部就班地给他训练,所以只能增强一下他本来的优势,造成了胡莱偏科严重。”助理教练附和道。“可以看得出来,胡莱所擅长的都是在禁区里抢点射门,全都是近距离的进攻。让他拉出禁区,他对球门的威胁就直线下降了,他甚至都不会远射——本届安东杯里,他一共射了二十脚门,全都是在禁区里。”
  
      就像是去年研究罗凯一样,今年嘉翔高中的教练组研究其了胡莱。
  
      “二十脚射门,七个进球,这进球效率相当高啊!”有教练惊呼道。
  
      “去年那个罗凯射门次数是多少?我记得他好像有一场比赛的射门次数就已经比胡莱在本届安东杯上的所有射门次数都多了吧?”有人问道。
  
      “那还是没有。罗凯上届安东杯射门次数最多的一场比赛是四分之一决赛和棕北中学,罗凯一场比赛射了十九次门,还是要比胡莱在本届安东杯上的射门次数少一个的。”助理教练很认真地解释道。
  
      其他人却笑了:“胡莱一届比赛的射门次数才只比罗凯一场比赛的射门次数多一个,只看这射门次数,真让人怀疑他究竟是不是东川中学的进攻核心了……”
  
      “这说明胡莱的得分效率更高。不过这也是他的踢球风格所决定的。”冯元常说道。
  
      看完了比赛录像之后,大家基本上都心里有数了,冯元常又说道:“和我们之前的判断一样,胡莱善于无球跑动,在门前捕捉战机。但是他的身体对抗能力太弱了,一旦防守球员对他实行贴身紧逼,并且利用身体上的优势来遏制他的话,他的表现就会打折扣。这场比赛也是如此。最后那个丢球,我认为是对方后卫在贴上去的时候担心会被胡莱造犯规,没有敢于加大力量,这反而给了胡莱机会……”
  
      说到这里,他重放了刚才胡来的第三个进球。
  
      在对方后卫贴上去的时候,胡莱踉跄了一下,对方后卫似乎是怕胡莱就此顺势倒下,于是连忙举起双手,同时收住了身体,而正是这一收缩,让胡莱找到了摆脱的机会,他身体稍微一矮,就溜了过去,然后接到夏小宇的传中,把足球打进了九龙中学的球门。
  
      “其实这个九龙中学的后卫没必要这么慌张,要相信主裁判的水平。只要他没有明显的手上动作,这种冲撞是很难被吹犯规的。而且如果胡莱敢摔的话,他也要冒因为假摔而被出示黄牌的风险——他在本届安东杯上已经有一张黄牌在身了,如果再吃一张黄牌就会被自动停赛一场——所以不用太担心有身体对抗就会吹防守方犯规这种事情。”冯元常强调道。
  
      用身体来对抗胡莱,唯一需要担心的风险也就是犯规了。
  
      冯元常对规则的了解还是很深的,知道正常的身体对抗并不用担心犯规。毕竟足球是一项允许身体对抗的运动,从规则上来说并没有什么“进入禁区不许身体接触”这样的要求。
  
      只要没有手臂上用力的特征,没有伸腿踢到对手的情况,普通的冲撞并不用担心被判犯规。
  
      ※※※
  
      “用力!再用力!”
  
      “你中午没吃饭吗!”
  
      李自强的吼声响彻东川中学的足球场。
  
      东川中学足球队正在训练,而胡莱进行的则是一项只针对他的特殊训练。
  
      他人在禁区里,李自强在他背后,背着双手,身体用力把胡莱往前顶。而胡莱呢?身体略向后仰,从他两条大腿上隆起的肌肉和脖子上凸起的血管青筋,可以看得出来他正在用力对抗着身后的主教练。
  
      就在这时,夏小宇把足球传到了禁区里,胡莱正准备接球呢,就感到来自自己身后的教练突然一用力,用肩膀把他拱得整个人朝前栽去,球自然是压根儿没接到了。
  
      “你不要在准备接球的时候放松自己的身体,这种时候是最容易被对方挤出位置的。”李自强看着手脚并用才没让自己彻底摔倒在地的胡莱,摇了摇头。“再来!”
  
      胡莱从地上爬起来,退到禁区边缘,在李自强发出指令之后,他才跑进禁区。然后和李自强顶在一起。
  
      同时夏小宇的足球再次传来。
  
      这次胡莱成功在教练的干扰下接到了球,不过在射门的时候,他没办法再保持和主教练角力的状态,在教练的干扰下,射门失去了准头。
  
      “射门的时候把手张开,架起来,别让防守球员靠近你!之前你的上肢力量是白练的吗?!”李自强又批评道。“继续!”
  
      李自强重新发出指令,夏小宇把足球传向了空当。
  
      与此同时,胡莱跑向空当,李自强也跑了过去。
  
      在胡莱接球射门的瞬间,李自强靠了上去。
  
      嘭的一声之后,胡莱摔倒在地,但他已经把足球射向了球门。
  
      摔下去的同时他还不忘扭头观察这脚射门的最终结果——他看到被他射出去的足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抛物线,然后稳稳地落进了站在门前一动未动的孟熙怀里。
  
      同样扭头观察结果的李自强说道:“哟,这次不错,好歹能射在门框范围内了。”
  
      这话让人不知道他是在夸胡莱,还是在讽刺胡莱。
  
      “射门的时候要把你的身体稳住,必要随便腾空,到时候对方一靠上来你就失去重心了。再来!”
  
      “再来!”
  
      “继续!”
  
      ……
  
      就这么一次次折腾着胡莱,直到训练结束。
  
      胡莱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酸痛。
  
      所有力气都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腿抑制不住地在抖。
  
      看见胡莱这幅狼狈样,李自强摇头说道:“其实你可以假装在接应地点和防守球员角力,然后突然撤力转身,再跑到正确的落点去接球射门,不用一定要硬顶着射门。”
  
      正在喘粗气的胡莱听见教练这么说,呼吸都停了下来,他抬头惊讶地看着李自强:“还能这样?”
  
      “为什么不能这样?在足球场上,只要你能把足球打进球门,谁管你怎么打进的?”
  
      “不是教练……那我干嘛练这个?”胡莱觉得委屈——教练你早说啊,这几个星期我的罪都白受了吗?!
  
      “呵。”李自强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撤力转身之前你首先要有力气把对方防守球员顶住,不练这个你一下都顶不住,对方稍微用点力你就趴下了还怎么打?跪地求饶吗?”
  
      胡莱一想也对哦……
  
      于是他又躺了回去,重新在草皮上大口喘着粗气,休息起来。
  
      李自强扭头看了一眼在地上胸膛起伏的胡莱,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教练办公室。
  
      这周末就是和嘉翔高中的半决赛了,希望自己给胡莱的特训能够起到一点作用。
  
      他相信以冯元常的水平,是一定会注意到胡莱身体对抗能力弱这一点,并且肯定会针对这一点做出防守布置的。
  
      他希望到时候能够给冯老一点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