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关注着的人们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关注着的人们

当李青青从出租车中下来,把行李箱从后备箱里取出来之后,出租车缓缓驶离,她一个人站在自己所租房子的小区大门口。
  
  晚上的七点半,小区外面的街道上正是热闹的时候。
  
  马路两边停满了车,中间只留了两车道供双向来车同行,就这样还有人把车停在机动车道上,下去拿快递、买东西,造成交通拥堵。
  
  尽管市区里禁止鸣笛,但是在拥堵发生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急性子司机按响喇叭。
  
  在街角处,有个小广场,跳广场舞的阿姨们和教孩子学轮滑的各占一半,音乐声和轮滑教练的喊声交织在一起,有些分不清彼此。
  
  街对面有几家小吃店生意还不错,桌子都支到了人行道上,烧烤和串串的香味飘过了马路,还能听到围坐在餐桌旁的人划拳行酒令。
  
  李青青看了一眼这熟悉的一幕,然后深吸了一口混杂着各种美食香味的空气,拉起箱子走进了小区大门。
  
  有两个孩子骑着平衡车从她身边经过,紧随其后是一个老年人颤巍巍地快步跟着:“慢点慢点,别撞着人……”
  
  对于刚刚结束了国家队集训,并且还在国家队的热身赛中获得了出场的李青青来说,这才是她所熟悉的生活。
  
  而那些璀璨的闪光灯和喧闹的足球场,就像是一场美妙的梦。
  
  过去一周多时间里,她成为了中国足坛风头最劲的人,以不到十七周岁的年龄入选国家队集训营。当然了,如果只是入选集训营的话,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因为如果不能代表国家队出场,只是随队集训,还是算不上“国脚”的。
  
  媒体宣传的时候往往说得夸张,其实这之间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也就骗骗那些不懂球的人。
  
  媒体们需要制造噱头,他们也等不及让李青青打完比赛再来报道这事儿了。
  
  好在最终李青青还是在国家队的热身赛获得出场机会,在正式代表国家队出场比赛之后,她这个“史上最年轻的女足国脚”名号也算是被落实了。
  
  而来自媒体的关注也更多了。
  
  尽管只上场了十分钟,并且没有进球,在赛后她还是被记者们团团围住了。
  
  面对镜头和话筒,她始终保持着微笑,谨慎地回答每一个问题,这让她有些疲惫。
  
  直到回到了家,置身来自于人世间的烟火气,她才感觉到松了口气。
  
  她掏出手机,微信通讯录多了一些新好友申请,绝大部分都是记者,她挨个把他们加入各自对应的群组中。
  
  在这些申请加她好友的名字中,她还是没看见那个她一直想要看到的名字。
  
  胡莱这个混蛋,在干什么呀!
  
  这次她去国家队集训,虽然只在热身赛中出场了十分钟,但无论是国家队的领队还是主教练,都还是对她的水平表示了肯定,所以明年春节期间她会跟随国家队去美国拉练,也没办法回东川和自己的爸爸一起过年。
  
  否则的话,她一定会去找胡莱问个究竟的。
  
  问问他是不是忘记了那个秘密基地,是不是忘了那个标着记号全世界独一无二只属于他的足球。
  
  对了,今年的安东杯应该要打到半决赛了吧?
  
  东川中学半决赛的对手是嘉翔高中。
  
  希望爸爸今年还能带队参加全国大赛啊!
  
  ※※※
  
  王光伟的妈妈正在家里收拾餐桌,把没吃完的剩菜往冰箱里放,就听到大门口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她刚转过身,便看见自己的儿子背着运动包走进了门。
  
  “诶?”她先是一愣,然后问道:“又没有入选一线队比赛名单?”
  
  作为王光伟的妈妈,就算以前不怎么懂足球的她,也已经从过去这一年儿子回家的次数中摸清了规律只要他在比赛前一天晚上回家住,那就说明他肯定打不了第二天的比赛了。
  
  因为如果第二天要打比赛的话,要是打客场,那肯定是要随队出征客场的,晚上怎么也不会回家住。
  
  假如是在主场的话,球队也会安排统一住宿在训练基地的宿舍里,同样不会让球员们回家,方便赛前管理。
  
  所以只要王光伟赛前没回家,那就最起码说明他入选了比赛大名单,虽说还不一定就能参加比赛,但也总比直接回家强,好歹还能让人多点念想。
  
  王光伟点点头:“嗯,没在大名单里。”
  
  “你们那个教练在搞什么?”听见儿子这么说,王光伟妈妈抱怨起来,“这个赛季明明冲超无望,也没有降级的危险,联赛就只剩两轮了,为啥这种比赛都不给年轻人上去锻炼锻炼的机会?”
  
  正在厨房里洗碗的王光伟爸爸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关了水出来看,才发现是儿子回来了,并且作为老球迷的他秒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先把妻子哄进了厨房,然后才走到儿子跟前问:“吃过饭没有?要不要让你妈给你下碗面?”
  
  “吃过了,爸。我在训练基地里吃过晚餐才回来的。”
  
  “嗯,没入选大名单就没入选吧。反正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重点是别受伤,你这个时候别受伤比什么都重要。”爸爸安慰着自己的儿子,“不踢比赛也好,周末两天好好休息一下。”
  
  “爸,我明天打算去看比赛。”
  
  “去看比赛?”爸爸有些吃惊,“闪星这场比赛不是客场的吗?”
  
  “不是闪星的比赛,是安东杯。”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光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嘉翔高中和东川中学的半决赛,这次是我们主场,我想去看看。”
  
  “哦哦,对哦,是该去看看。武岳他们都憋着劲想要给你报仇呢。”
  
  王光伟笑着摇摇头:“我不需要他们给我报仇,但我希望他们能够打进全国大赛。”
  
  等王光伟走回自己卧室之后,做爸爸的才回到厨房。
  
  刚一进去,妻子就盯着他有些迫切的压低了声音问:“怎么样,咱儿子没受到这事儿的影响吧?”
  
  “没事儿,没事儿。”丈夫摆摆手,“而且我总觉得这次没被选入一线队比赛大名单,对光伟来说反而是好事。”
  
  “好事儿?这能是什么好事儿?”妻子一听这话眼睛就瞪了起来,“来闪星一个赛季了吧,才打了几场一线队比赛?满打满算一只手就数过来了!眼看着这赛季冲超没戏了,还不能让年轻球员锻炼一下吗?闪星当初招我们家光伟是怎么说的?口口声声重视本土球员,口口声声重视青训人才……哦,就这么重视的?真以为光伟没地方要哦?”
  
  “好啦……”丈夫皱着眉头等妻子说完了,才说道,“我只是说这次,要是真被选上了,我还怕光伟心不在焉呢。”
  
  妻子疑惑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怎么?他有心事?”
  
  “明天是安东杯半决赛,正好和一线队的比赛撞车了。”
  
  “安东杯?现在安东杯和光伟还有什么关系?”
  
  “明天半决赛是嘉翔高中和东川中学的比赛。”
  
  妻子本来嘴都张开了,想要反驳自己的丈夫,结果一听见这话,就又闭上了。
  
  她太清楚这个对手对儿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了。
  
  简直可以说是改变了儿子的人生轨迹如果没有去年那场失败,现在的儿子应该在一家中超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球队里了,说不定都打上了中超比赛。怎么可能会沦落到在中甲做一线队的边缘球员呢?
  
  “呵,那个东川中学还打到半决赛了啊?”她再张口,语气中带着讥讽和不满。
  
  “怎么说人家也是上届全国大赛的八强嘛,打进半决赛不是很正常吗?”
  
  “哼,八强?换成嘉翔高中去,四强起步,说不定就是冠军了!”妻子冷哼道。
  
  ※※※
  
  岭南市南山大学的足球场内,虽然是晚上八点班,但球场上依然划分出大小不一的区域,几十号人正在各自区域里踢的热火朝天。
  
  球场周遭的泛光灯并没有全部亮起,但就算只有一半打开,也足够把足球场照亮了,让在这里踢球的大学生们能看得清楚脚下的足球和对面的球门,方便他们在天完全黑的情况下,还能继续踢球。
  
  “传球传球!”
  
  “这边!给我!”
  
  “我的!”
  
  “漏!!”
  
  “漂亮!”
  
  “我操!”
  
  大家的喊声伴随着踢中足球的嘭嘭声在球场上回荡。
  
  在场边,坐着几个人,他们中有人把球鞋脱下来放在一边,光脚踩在人工草皮上,一边观看场上的比赛,一边随意聊着天。
  
  “诶,你们听说了吗?据说咱们学校被选中了做明年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的比赛场地之一呢!”
  
  “啥?那我们到时候不是没法来这里踢球了?为了准备比赛,这场地肯定会封闭起来……”
  
  “你想多了,是东区的那个天然草球场被选中了。咱们这里不影响。”
  
  “哦,吓我一跳……”说话的人松了口气。
  
  “不是,等全国大赛的时候,你还踢啥球啊?你不去看比赛的吗?那可是全国大赛哦!我高中的时候就没参加过,我们学校实力稀烂……真不知道参加全国大赛是什么感觉……”
  
  “大楚不是参加过全国大赛的吗?问他不就完了?”
  
  说着,几个人就扭头看向了坐在他们旁边的楚一帆:“大楚大楚,全国大赛八强是什么感觉啊?”
  
  “就……还行吧。”楚一帆云淡风轻地说道。
  
  “去死吧!此地禁止装逼!”大家纷纷向他竖起中指。
  
  楚一帆哈哈大笑起来。
  
  “诶,大楚,你说明年的全国大赛,你的母校还能参加吗?不是说那个特别厉害的罗凯去踢职业足球,你又毕业了,还有能打的吗?”
  
  楚一帆想到了严炎,又想到了胡莱,那小子在教练的魔鬼训练下,应该成长进步了很多吧?毕竟到现在五轮安东杯已经打进了七个球呢。虽然还比不上当初的罗凯进球数,但考虑到他过去的经历,这已经是非常牛逼的表现了。
  
  说起来,明天就是这届安东杯半决赛了,对手正好是嘉翔高中。
  
  嘉翔高中这次肯定是憋足了劲要复仇吧?
  
  这场比赛可不好打……
  
  “应该没问题的。”楚一帆说道。
  
  “语气不是很肯定哦!”
  
  “呵,到时候我带你们去见识见识我们球队真正的天才。”楚一帆说道。
  
  “天才不是那个罗凯吗?”
  
  “对呀,罗凯都走了,哪还有什么天才?”
  
  “呵呵,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楚一帆懒得和他们说那么多,反正到时候看到了保证他们会大吃一惊的。
  
  就在这时,足球被踢进他们面前的球门,发出“唰”的声响。
  
  “走了走了,该我们上场了!”楚一帆起身拍拍屁股沾上的橡胶颗粒,率先迈进了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