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把嘘声当赞扬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把嘘声当赞扬

在胡莱禁区里射门被扑出之后,东川中学还尝试了其他的进攻方式,比如在禁区外直接远射,但夏小宇的远射打得太正了,一样没能对嘉翔高中的球门造成什么威胁。
  
  倒是嘉翔高中的反击打的更具威胁,他们的防守拦下东川中学的进攻之后,迅速由守转攻,向前快速推进,很快就能打到东川中学的防守三区。
  
  擅长防守的嘉翔高中,肯定会研究怎么能够把防守迅速转化为进攻,所以在防守反击方面,他们的实力很强。
  
  这也让东川中学没办法真的倾尽全力进攻。面对极擅长防守的嘉翔高中,不能全力进攻的话,东川中学想要打破对方球门,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一直到上半场比赛结束,东川中学都没能扳平比分,他们带着0:1的比分进入了中场休息。
  
  “对不起大家,都是因为我的失误才造成了丢球……”一进更衣室,陈锐就向全体队友们道歉。
  
  严炎摆摆手:“失误难免,都过去了,就别往心里去了……”
  
  虽然他也为那个丢球感到郁闷,但这种情绪肯定不可能当着队友的面表现出来,否则他这个队长就不称职。
  
  好不容易安慰下了陈锐,沈聿林又站了起来:“对不起,大家……我知道自己上半场发挥的不好,看台上那些嘘声……不知道怎么的,我心跳很快,感觉有力都使不出来……”。
  
  作为队长,严炎只好又去安慰他:“没事儿没事儿……这个其实和你没什么关系……”
  
  上一次和嘉翔高中交手是在安东杯决赛,当时双方是对手,但嘉翔高中的啦啦队们也不至于像今天这么疯狂,严炎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
  
  和沈聿林他们这些高一的确实没关系。
  
  话是这么说,但说了之后好像没什么效果,沈聿林还是低垂着头,显得非常沮丧和懊恼,甚至还有些……畏惧。
  
  不像陈锐,话说出来就好多了。
  
  作为队长,严炎觉得自己应该肩负起鼓舞士气,让队友们重新振作起来的责任来。
  
  但张开嘴之后,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戴上队长袖标之后,他曾经在脑海中回想过楚队当初是怎么做队长的,也想要模仿楚队。
  
  但是真到他做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很难模仿楚队,也很难成为楚队那样的队长。
  
  他只能说点场面话,但其实对于解决问题毫无用处。
  
  就比如现在这种情况,沈聿林的心理上有问题,但他做队长的却又解决不了,说两句好听的话就能让沈聿林放下包袱了吗?
  
  总不能让主教练把发挥失常的沈聿林换下去吧?
  
  他烦恼地挠了挠头。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胡莱。
  
  于是他眼睛一亮,指着胡莱对沈聿林说:“放轻松,看开点,你看胡莱,他在比赛中遭受到的嘘声可比你大多了,不也还活蹦乱跳的吗?”
  
  胡莱:???
  
  敢情我是该死吧?
  
  严炎看到胡莱一脸茫然地样子,就笑了起来,对他说:“来吧,胡莱,给大家传授传授你厚……不是,是你怎么做到在那么多嘘声面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胡莱,包括沈聿林。
  
  毕竟要说上半场谁才是最招嘉翔高中球迷们讨厌的人,那毫无悬念,肯定是他们的副队长胡莱啊!
  
  “严队,心不跳我就死了。”胡莱说道。
  
  “咳,领会精神,领会精神。”说着,严炎还向胡莱使眼色——使劲把目光瞥向他旁边的沈聿林,意思是让胡莱赶紧配合一下自己。
  
  见状胡莱只好叹了口气:“这有什么难的?你当他们是在花式夸你不就完了?”
  
  ※※※
  
  正在门外要推门进去的李自强和领队老师刘杰在外面同时听到了这句话,李自强的手抓在门把手上,停下来,没有推门。
  
  刘杰还有些奇怪:“李教练咱们不……”
  
  李自强把手指放在自己嘴边,向领队老师做了这么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之后,就把耳朵贴在了门板上。
  
  他听到屋里传来了严炎的声音:“呃……夸?他们可是我们的对手啊,胡莱。”
  
  “没错,正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对手,所以他们嘘我们才是在夸我们。”胡莱说道。“严队你看啊,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比赛结束之后,我们拼尽全力却还是输掉了,这个时候你听到看台上那些嘉翔高中的人给我们鼓掌,为我们喝彩,你什么感受?”
  
  严炎哼了一声:“我要他们喝彩干嘛?我要赢啊!”
  
  “这不就是了吗?”胡莱拍了一巴掌,然后双手一摊,“他们肯表扬我们,那一定是因为我们威胁不到他们了,他们才会表现出胜利者的大度,假惺惺地给我们鼓掌。我敢打赌啊,如果我们能够在下半场扳平比分,到时候看台上的嘘声还会更大。”
  
  “这倒是。”严炎附和道,“我们去年和他们比赛的时候,看台上那些球迷一开始对我们也没现在这么夸张。今年这么疯狂,还不是因为我们淘汰了他们,让他们没去成全国大赛?”
  
  “所以说,沈聿林,他们不是在嘘你,是在夸你呢!”胡莱看着自己的锋线搭档,他也希望沈聿林能够表现正常起来,这样最起码自己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我把他们的嘘声都看做是对我的夸奖和赞扬,他们越嘘我,就越是证明我表现出色,把他们吓得够呛。作为打破嘉翔高中安东杯五连冠的东川中学一员,你得学会习惯这种待遇。”
  
  “胡莱说的没错!”严炎用力拍了一巴掌,“看那些德比比赛,哪场不是嘘声满天飞的?要是你实力太弱了,想被嘘恐怕都没这个待遇呢!”
  
  在门外听到这里的李自强转动门把手,推门而入。
  
  看到主教练突然进来,大家纷纷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李自强并没有很特意地把目光瞄准谁,而是很自然地说道:“中场休息我们不做任何人员上的调整,下半场还是按照我们最初的战术打。沈聿林,你要努力为胡莱争下第一落点。”
  
  他并没有去批评沈聿林上半场的表现太差了,导致球队在进攻中陷入被动,他也没有鼓励沈聿林要振作起来,就这么把任务分配了出去。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沈聿林。
  
  这个大个子在大家的目光中,紧咬牙关,用力点了点头:“这次保证完成任务,教练!”
  
  ※※※
  
  “我给你们说啊,我好像在看台上看到了王队呢……”
  
  “真的假的?”
  
  “王队来看我们比赛了?不是吧?!今天下午不是有闪星的比赛吗?”
  
  “我也不确定啊,我就说是好像,好像看到了……”
  
  “其实也有可能哦。这次闪星客场的大名单里并没有王队的名字,也就是说他压根儿不用随队去客场……”
  
  “果然,王队还是想着我们的!”
  
  “武队,你是不是找了王队来给我们加油?”
  
  武岳连连摆手:“没有,我没提这事儿,我怕提起东川中学让他伤心……”
  
  “那咱们这次就赢下东川中学,彻底破除王队心中的心魔!”
  
  在嘉翔高中的更衣室里,大家更关心他们的队长是不是专门跑来看他们的比赛。
  
  主教练冯元常走进来就看到了放松下来的嘉翔高中球员们,他脸一沉:“干什么?才领先一个球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要不要在更衣室里开瓶香槟庆祝庆祝?”
  
  一群人被主教练骂得面面相觑,不敢吭声。
  
  “忘了去年你们是怎么输掉决赛的了?只是一球领先而已。你们现在应该给我集中注意力在下半场比赛。武岳。”
  
  武岳连忙站起来:“我在,教练。”
  
  “下半场不能放松对胡莱的防守,要继续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不要放他跑空当。”
  
  “没问题,教练。”
  
  ※※※
  
  “下半场嘉翔高中再进一球,这场比赛就稳了吧?”
  
  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戴泽涛将手里的一瓶矿泉水递给了王光伟。
  
  王光伟接过矿泉水,先道了声谢,然后摇头:“不好说。”
  
  “不好说?在自己主场两球领先还不能保证赢?嘉翔高中没这么弱吧?”戴泽涛有些意外,他原以为作为嘉翔高中足球的标志性人物,王光伟肯定是支持自己母校的,却没想到他竟然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乐观。
  
  “我和东川中学交过手,我知道他们是一支很顽强的球队。去年我们也是在领先一球的情况下输掉比赛的。”
  
  “但去年他们有罗凯……”
  
  “今年他们还有胡莱呢。”
  
  “胡莱?我承认他的无球跑动很厉害,但仅靠这个还不行吧?他的身体对抗能力太弱了,这会大大限制他发挥的……”戴泽涛以一个专业球探的眼光,发表了对胡莱的评价。“他这样的前锋必须依靠队友,如果队友发挥正常,他的能力和天赋也才有用武之地。但如果队友发挥不好,他也会受影响的……你看上半场,他们的那个九号高中锋的发挥就不怎么样,胡莱的表现也自然谈不上好。如果胡莱是罗凯那种单兵作战能力强的球员,那他确实有可能凭借一己之力改写比分,拯救球队,但现在这样的嘛……”
  
  戴泽涛说到最后摇了摇头。
  
  “你说得对,涛哥。所以我也没有说胡莱肯定能够进球。不过我宁肯在每场比赛中都防守罗凯这样的球员,也不想在次次比赛中都遇到胡莱这种前锋。”
  
  戴泽涛笑了笑,心想这话说得有些重了啊,以你现在的短发,也完全不用担心他再弄乱你发型这事儿了……
  
  ※※※
  
  下半场比赛已经开始,领先一球的嘉翔高中并没有仗着自己领先,就压出去进攻,而是依然稳守后场,和东川中学慢慢周旋。
  
  这倒是符合他们一贯的足球风格。
  
  李自强也没指望他们会得意忘形冲上来狂轰滥炸,然后让东川中学打次反击什么的。
  
  所以他在中场休息的时候,都没让球员们在下半场刚开始的时候全力压上,制造攻势,争取开场就进球。
  
  他知道冯元常可能巴不得他这么做呢。
  
  他把目光投向球场,相信以东川中学的整体实力,正常发挥的话,其实应该是可以击败嘉翔高中的。
  
  虽然今年的东川中学走了罗凯,但却更像是一个整体了,毕竟补充了夏小宇这样出色的中场指挥官,胡莱也更加成熟。
  
  而嘉翔高中这边,没了王光伟之后,他们一直没找到王光伟的替代者,这才从三中卫改成了两中卫,打起了451阵型。
  
  当然,李自强得出这个结论的前提是按照正常比赛来推测,这显然并不包括对方在赛前狂往场地里浇水这种事情……
  
  所以上半场陈锐那个滑倒导致丢球,就彻底打乱了李自强的计划安排。
  
  足球比赛中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让你在赛前的精心布置全都落了空……
  
  对于球迷们来说,这就是足球的魅力之一。
  
  但对于教练员来说,这真是该死的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