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滑跪

第一百四十一章 滑跪

从胡莱转身跑向禁区的时候,看台上的嘘声就响了起来,尽管那个时候胡莱还没拿到球。嘉翔高中的球迷们只是看到了自己的球队可能会陷入危险境地。
  
  但现在想起来,他们就像是未卜先知一样,知道接下来他们最讨厌的那个人会成为主宰这次进攻的关键人物,所以将嘘声和恐惧提前奉上。
  
  在胡莱射门的时候,嘘声到达顶峰。
  
  然后在足球飞进球门的时候,又猛地从最高峰跌落,分贝曲线掉头向下,一头扎入了深渊。
  
  看台上的嘘声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个球场就像是被猛地按下了静音键一样。
  
  直到东川中学的替补球员们在替补席上大声吼叫起来,分贝曲线才重新迎头上扬,巨大的嘘声重新回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胡莱看到足球滚进球门之后,双手用力一撑,腰腹用力,两腿一蹬,来了一个后滚翻,直接从地上翻身站起。
  
  然后转身跑向了角旗区。
  
  看着绿意葱葱的天然草皮,他终于可以把他一直以来就存在与脑海中的那个想法付诸实施了!
  
  滑跪!
  
  冲刺之后,他整个人跃出去,两条腿拖在后面,膝盖一软,双腿跪在了草皮上,然后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滑去!
  
  在滑跪的时候,胡莱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形象是阿森纳著名球星蒂埃里·亨利滑跪时的霸气背影,他希望呈现在别人眼中的自己是这样的。
  
  但现实是,他滑跪出去没多久,就因为草皮上巨大的阻力,让他停止了前进。与此同时,身体还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扑去,最终他只能选择整个人扑倒在草皮上的姿势,结束了这次短暂的滑轨庆祝……当然,这也比他手脚并用地在地上爬行要好看一些。
  
  靠,中场休息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往草皮里再灌点水啊!
  
  整张脸都埋在了草皮中的胡莱在心里骂道。
  
  和上半场比起来,经过了这几十分钟的比赛和太阳暴晒,场地条件已经和上半场相比干燥了许多。
  
  场地没那么湿滑,对东川中学来说是好事,但对于胡莱来说,他梦寐以求的完美滑跪也就失败了……
  
  但没有人知道胡莱的内心戏。
  
  他的队友们狂奔而来,大笑着、欢呼着压了上来,趁胡莱还没起身的时候就把他重重地压在了最下面!
  
  李自强转过身去,小幅度地用力挥了一下拳头,在他身后正是叠罗汉的东川中学球员们。
  
  进球功臣已经几乎看不见了,只有一只手还在外面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
  
  武岳为了干扰胡莱射门,整个人重心都甩了出去,所以他最后也没能保持住平衡,摔倒在地。
  
  现在看着球门里的足球,他知道自己的防守失败了。
  
  但怎么会失败呢?
  
  没道理啊,那小子不应该能够顶得住我这一撞……难道说是我慢了点,等他把足球射出去了才靠上去的?
  
  也不对,我看的清清楚楚,明明在他射门之前,我就撞到了他的身体……
  
  武岳盯着球门里的足球发呆。
  
  ※※※
  
  “武岳还是慢了点……”在鸦雀无声的看台上,戴泽涛叹了口气。“如果能够更早一点贴上去,胡莱这球绝对打不进。”
  
  但王光伟却摇了摇头:“不,涛哥。武岳表现的足够好了,他也没有晚,他确实是在胡莱射门的时候靠上去的,只不过他没能成功干扰对方射门。”
  
  “怎么会?既然靠上去了,只要稍微用点力,就能把胡莱撞开……”
  
  “但他没撞开,或者说在胡莱射门的瞬间,他没能撞开。”
  
  戴泽涛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坐在地上的武岳,他怎么可能连弱不禁风的胡莱都撞不开?
  
  “他轻敌了?”他疑惑地说。
  
  王光伟没回答他,因为他心中也不知道答案。
  
  也许是怕犯规呢?
  
  也许是胡莱顶住了呢?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胡莱进了球,东川中学将比分扳平。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把目光投向场上正在庆祝进球的东川中学,原本压在最下面的胡莱已经被他们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的头发、球衣都皱皱巴巴的,膝盖的地方也因为滑跪颜色变得不一样,也不知道是被弄脏了还是磨破了皮。
  
  不过这些狼狈都掩饰不住少年脸上得意的笑容。
  
  王光伟轻轻叹了口气。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小子可比一年前厉害多了。
  
  而且,他的队友们也更愿意更积极地给他传球。
  
  这支球队和这个人,似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默契节奏,被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
  
  ※※※
  
  当东川中学结束庆祝,比赛重新开始之后,只要东川中学球员们拿球,看台上的嘘声就要比之前更大一些。
  
  沈聿林抬起头来环顾四周看台,由于没了跑道相隔,球场和看台距离更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前几排球迷们的表情和口型。虽然在嘈杂的环境中,他听不清楚每一个人说了什么,但看看他们的表情和口型,用膝盖也能猜的出来,从那些人口中喷出来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词儿。
  
  不过沈聿林已经不会再受到这些声音干扰了,嘘声再大也无法让他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浑身无力……
  
  因为这些都是对他们的夸奖和称赞啊!
  
  扭头看向胡莱的背影,沈聿林咧嘴开心地笑起来。
  
  他挺胸抬头,骄傲又坦率地接受了来自嘉翔高中球迷们的所有表扬。
  
  谢谢你们的嘘声,让我知道了你们其实有多怕我们。
  
  ※※※
  
  扳平比分的东川中学越战越勇,他们对嘉翔高中的球门形成了围攻之势。
  
  虽然说收缩防守一直都是嘉翔高中最擅长的战术之一。但眼前这种收缩防守和球队平时引以为傲的防守战术却有着天壤之别。
  
  最起码平时的嘉翔高中球员没有这么狼狈……
  
  他们是真的被东川中学的进攻打的抬不起头来,而不是要诱敌深入才收缩防守,同时准备打反击。
  
  造成这种区别的主要原因在于嘉翔高中的球员们士气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无法发挥出正常的水平。
  
  毕竟战术再好,也需要具体球员来执行嘛。
  
  高中足球战术相对简单,也是因为学生球员因为年龄、能力、阅历、经验等问题,情绪很容易起伏不定,难以稳定地执行战术。
  
  像嘉翔高中这样能够这么多年忠实执行主教练的战术,踢出固定的足球风格,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但随着去年决赛中输给东川中学,大家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或许去年决赛中,胡莱拨乱的不仅仅是王光伟的头发,也不仅仅是搅乱了王光伟的内心,还搅乱了所有东川中学球员们的心。
  
  让他们在面对东川中学,面对胡莱的时候,特别容易失去冷静的头脑。
  
  作为嘉翔高中的主教练,冯元常站在场边,神情焦急。
  
  他很清楚,现在是关键时刻,必须要顶住东川中学的狂轰滥炸。只要熬过去了,接下来的比赛就会重新回到正轨,因为东川中学也不可能一直保持这个节奏把比赛踢完,他们没有这个体能。
  
  在他的注视下,胡莱在禁区里又觅得了一次机会,他的射门最终偏出球门。
  
  不过这一次,看台上没有嘘声,而是惊呼连连。
  
  冯元常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很快,但他感觉不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因为紧张而佝偻了起来,让人看起来这个老人更加苍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