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十一章 你觉得吃定我了?

第十一章 你觉得吃定我了?


  看到舍人动作的云忍暗部心中的好奇没有被削弱,反而再次加强。
  舍人的防护动作,他看在眼里。
  在自己结结实实地踢中对方的身体后,对方一开始是没有反应过来的,这一点他可以确定。
  但是在被自己踢飞后,对方却在第一时间将身体蜷缩了起来。
  以此来减少碰撞时所造成的伤害。
  尽管不想承认,但他还是明白了,这个小鬼的确能看到自己的一些动作,或者说是一点影子。
  一个普通人,能看到一名暗部忍者的动作?
  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踩,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极致。
  直接欺身追上还在倒飞中的舍人。
  跟在他的身边。
  手中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短刃上下飞舞,白光闪过后,一道道四溅的血花,在舍人身上绽放。
  云忍暗部始终都没有要解决掉舍人的意思。
  所以这些刀伤,看起来细密,却并没有一击是致命处。
  嘭!!
  快速地飞舞数十刀,那名云忍暗部伸手一把将舍人抓在手中,直接拦截住他继续倒飞。
  拽着舍人领口的衣服。
  将其提在手中,就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仔,没有半点分量。
  双眼透过面具,冷漠地看着手上的舍人。
  就算他的反应能力再让人惊讶,终究也只是一个没有查克拉的小孩子。
  小弱鸡!
  乍一眼看去,此时舍人的模样不要太凄惨,浑身浴血。
  耷拉着头,狼狈至极!
  隐藏在面具下的云忍下意识地勾动了一下嘴角。
  不管再怎么特殊,终究只是一个小鬼!
  ...
  “小家伙,看起来你现在状态有点不太理想啊?”
  就在舍人默默地忍受着身体上密密麻麻的伤痕所带来的疼痛时,他的意识再次出现在那个熟悉的封印空间。
  此时舍人在封印空间中的模样看起来和外面并没有什么两样,鲜血密布全身。
  云忍暗部显然在下刀上非常有经验,每一道伤口都只是看起来比较凄惨,却都不致命。
  舍人有气无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趴在栅栏内,一脸幸灾乐祸的二尾。
  “怎么...大漂亮,你心疼我?”
  实在是没有力气,仅仅开口说这一句话就让感觉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
  二尾戏谑的表情一滞。
  他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小家伙都已经是这种状态了,居然还有精力来调侃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将这件事暂时抛在脑后,毕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现在!你还想不想要我的力量?
  只要得到了我的力量,外面的这个垃圾一样的存在,随手就能将其撕毁!
  甚至,只要得到我的力量,你就能一举成为这个世界中为数不多的强者!
  我能感觉到,现在你的心中,
  对名为‘力量’的东西,充满了渴望。”
  二尾看着一副摇摇欲坠模样的舍人,话语中充满了浓浓的诱惑之意。
  舍人并未再次抬头,只是默默地跌坐在地上。
  而二尾也不去打扰舍人做出选择,脸上带着笑容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把稳了!
  这段时间舍人每天都要进来找自己没事瞎扯淡,是为了了解自己,这一点二尾心知肚明。
  但,这又何尝不是二尾了解舍人的过程?
  他的性格二尾自认也差不多看透了。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在现在这个性命攸关的重要时刻,二尾相信怕死的舍人绝对会选择妥协!
  整个封印空间,就只剩下了舍人和二尾的呼吸声。
  略微有些急促、喘息...
  喘息...
  舍人是因为累,二尾则是因为有些小激动、小兴奋!
  终于!
  再次回归自由的机会就在面前!
  距离自由只有一步之遥!
  以舍人身上封印的强度,只要让它顺利出来一次,它有自信能完全掌控这具身体!
  “唉...看来是没办法了...”
  过了片刻,舍人缓缓抬起头,腰板也渐渐直了起来,看着喜形于色的二尾,嘴角微微一扬。
  “既然这样,那我们只好一起狗带了。”
  啪叽——
  舍人瞬间软倒,朝着后面倒去,直接躺在地上。
  生无可恋!
  二尾两只颜色不同的眼睛瞬间瞪大。
  虽然不知道“狗带”这个词的意思,但二尾大致也能猜出并不是一个什么好的词。
  这是要干嘛?
  放弃抵抗了吗?
  舍人抿着嘴唇,尽量不将自己的情绪暴露出来...
  忍住!
  “你...什么意思?”二尾沉声道。
  再次坐起身,舍人抬着头仰望着就算趴在地上也比他要高得多的二尾。
  摊摊手,显得非常无奈,“你也看到了,对方是一名忍者,我这样一个营养不良的小孩肯定是对付不了。
  甚至现在都已经满身伤痕,成了对方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
  二尾沉默不语。
  “反正就算是用你的力量,最后也只会成为你的傀儡,和直接狗带没有多少区别。
  反倒是我这样可能死得还会干脆一点,拼命反抗什么的,太累了!
  说不定...
  我越反抗,他越兴奋!一看他就有点变态的潜质。
  得不偿失,得不偿失...”
  舍人看着沉默不语的二尾,有些憋不住了,继续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的这个情况,最后结局会变成什么样?”
  “的确,我可能不会马上死,会被云忍抓住严刑拷打,甚至读取脑中的记忆,以求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这样的事情发展可能会让我痛不欲生。”
  “可是,你呢?”
  “你作为二尾,是云隐村绝对不会放弃的战争兵器,一旦我被抓回去,你会怎么样?”
  “最好最好的结果,是换一个容器,并且还是那种封印得死死,不给任何一点喘息空间的封印,你想要挣脱基本不可能。
  就算你是尾兽,拥有强大的查克拉,我相信云隐村的强大,你应该是见识过的。”
  “最坏的结果呢?你会跟我一起离开!”
  “我知道你们尾兽非常特殊,是一些特殊查克拉的载体,不会真的死亡,三年,最多五年的时间,你就能完全恢复!
  但你又能逍遥多久?云隐村肯定会再次找上你的!这是你的命运,你逃不掉!”
  “而且,我还从当时将你封印到我身上的老者口中得知,相比于被封印,你好像更不愿意接受消失于这个世界几年时间吧?”
  “所以,你真的觉得,我现在情况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吗?”
  “你真的觉得,要是我不好受,你会好受吗?”
  舍人说了一大串话,丝毫没有刚才半死不活的模样。
  这里从本质上来说,是他的体内,并不是他真的身体,是意识的载体,只是看起来有些凄惨,并不是真的如外面一样狼狈。
  可能刚刚进来的时候精神有些虚弱,但现在已经恢复了不少。
  听着舍人说的话,二尾的笑容已经换换收敛。
  这个阴暗的封印空间再次恢复了安静。
  只有四只眼睛,默默地对视着。
  “这么说,你觉得你吃定我了?”二尾的声音,第一次听起来有种冰冷刺骨的感觉。
  ————————————————
  新书,码一章一小时,改一章一个半小时,我tui!做不了人了!
  摆摊了摆摊了!今天不收摊!小碗就在这里,有想法的...咳咳,有推荐票、打赏的丢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