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十章 奈良一族

第二十章 奈良一族


  奈良鹿心脸上挂着极其无奈和颓废的表情,再次出现在那个病房中。
  和坐在床上,紧紧地用被子包裹着自己的舍人对视。
  别看舍人一副不明所以乖巧的模样,就连眼神中都没有情绪波动,但这却恰巧说明了他的聪明。
  有哪个小孩在成为恐怖尾兽的人柱力,来到陌生的地方,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还露出如此“纯洁”眼神的?
  小狐狸!
  “咳咳,舍人,我这样叫你没关系吧?”鹿心咳嗽一声问道。
  就算他再怎么嫌麻烦,再怎么不愿意“收留”这个小家伙,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刚刚在办公室内的三代与团藏的博弈他也都看在眼里。
  作为坚定的火影一系,奈良一族的荣辱早就与火影,或者说是作为火影的猿飞一族捆绑在了一起。
  像人柱力这种存在,绝对不能落入根部的手中,否则团藏就真的有了能和猿飞日斩叫板的底气。
  有些事情,鹿心只是嫌麻烦不想说,却不代表他看不懂。
  “嗯嗯,没事,大叔你随便叫,就是...能不能先给我弄一套衣服?”舍人的躲在被子里说道。
  奈良鹿心也是有准备,随手丢了一套自己家娃的衣服给他。
  从奈良鹿心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舍人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慢慢放下。
  至少,自己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
  如果要处理自己的话,绝对不会只有奈良鹿心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迎接自己的可能就是全副武装的暗部精英。
  虽然暂时不明白木叶的高层是作出了怎么样的决定,但既然没有在一开始就动手,说明他们看中了自己身上的某些东西。
  最大的可能当然是二尾,其次可能是自己与二尾的相处方式。
  钻进被子里,默默地将一件件的衣服穿戴整齐,舍人心中思绪万千。
  虽然他有着成年人的思想加上孩子的外表,很有可能能迷惑不少人,但绝对不包括木叶的高层。
  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真的把全世界的人当成傻子,估计那个人才是最大的傻子。
  穿戴整齐的舍人跟着奈良鹿心走出医院大楼。
  通过简单的交流,舍人也大致知道了他的身份。
  奈良一族的族长!
  而自己将来回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暂时居住在奈良一族的族地内。
  美其名曰为了更好地照顾他,让他能尽快融入木叶这个大家庭,但也就骗骗小鬼。
  实则进行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监视才是真。
  不过,面对这一切,舍人也没有什么办法,这肯定是必须要走的流程。
  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没有私密空间了吧。
  乖巧地跟在奈良鹿心的身后,朝着奈良一族的族地走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人。
  有些在看到奈良鹿心后会爽快地打招呼,而更多的则是恭敬行礼。
  无一例外,他们对紧跟在奈良鹿心身后的舍人,都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舍人穿着明显有些宽大过头的衣服,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一路被围观。
  有一说一,舍人的长相不错,穿上了宽大的衣服后,倒是有一种反差萌的感觉。
  所以才有一些少女在看到舍人的模样和穿着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穿过繁华的街道,进入树林比较茂密的居住区。
  奈良一族的族地!
  “老婆——我回来了!”
  奈良鹿心在走进家门后,整个人的状态就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原本懒散的模样一下子精神起来。
  在来的时候,奈良鹿心给舍人讲述一些木叶的规定,以及要遵守的守则等等基础的东西,那严肃的模样就像是一个严格的老师。
  可现在...这完全就是一个撒欢的...(看我嘴型)
  咳咳。
  “阿姨你好,我叫舍人,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要打扰了!”
  舍人非常乖巧地在奈良鹿心的身后走进房子,对着里面奈良鹿心的老婆恭敬地弯腰鞠躬,成九十度。
  缓缓直起身,就看到拿着铲子和平底锅的一个妇人正准备对奈良鹿心下手。
  而奈良鹿心只是在那里傻笑。
  画面定格在这一幕。
  当然,在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小孩带着无奈和懒散的表情看着他们的表演,而这个小孩,就是奈良鹿心的儿子,奈良鹿久!
  立刻将手中的锅碗瓢盆全部丢下,狠狠地白了奈良鹿心一眼,奈良继美笑眯眯地走到舍人面前。
  虽然此时舍人有八九岁了,但因为营养不良,所以看上去比同龄的孩子要小一些,而且身上也没有什么肉。
  “舍人啊,你好,你好,以后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想吃什么跟阿姨说,阿姨给你做!
  这么礼貌的小朋友还真是少见呢!”说着,奈良继美就拉起舍人的手。
  可能是因为身体太瘦小,衣服又太大缘故,被拉着走,舍人另一边肩膀上的衣服就慢慢滑了下去。
  小香肩!
  露了出来!
  咳咳...
  奈良继美很快反应过来,再次瞪了一眼奈良鹿心,这是她儿子的衣服她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这对舍人来说,还是太大。
  不过当舍人歪着脑袋,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奈良继美的时候,奈良继美突然发现...
  这舍人还真的长得相当好看!
  至少,比自己的老公和继承了老公基因的儿子要好看得多!
  但是当她看到舍人那瘦骨嶙峋的身体,特别是那两根非常明显的锁骨时,心中不免一痛。
  一种名为母爱的东西从她心底喷涌而出。
  “可怜的孩子,走吧,阿姨给你做了一桌好吃的。”轻轻地拍了拍舍人的头,带着他头也不回地往餐厅走去。
  至于,奈良鹿心以及她的儿子奈良鹿久,就只能大眼瞪小眼,在风中凌乱。
  在那一刹那,他们忽然有一种感觉,可能...
  他们在家中的地位不保!
  ...
  “哎呀,小舍人,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慢点吃,别噎着!”继美看着狼吞虎咽的舍人,那是真的既开心又心疼。
  “唔唔——继美阿姨你做的饭,这饭,真好吃!我这辈子都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饭!”舍人好不容易把嘴巴里的饭全都咽下后拍马屁道。
  相比于兵粮丸什么的,这简直就是忒么的神仙大餐。
  “咕咚——”
  坐在舍人对面的奈良鹿久看着被他扫荡后的餐桌,再看看自己碗里一动没动的米饭。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看着舍人吃,他就已经感觉饱了。
  而且...人生最悲哀的莫过于,菜没了,饭还在!
  带着求助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老爸,却只见那个男人,非常“从心”地将盘子中汤以及一些残渣和着米饭,唰唰唰几口下肚。
  那好吃的表情,真的是非常“从心”!
  继美对于舍人这么喜欢吃她做的饭,是真的开心。
  至于说老公和儿子...
  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嗝——真好吃,这就算是在忍界中,也绝对是首屈一指的美食,继美阿姨,我吃饱了,谢谢款待!”
  吃完,舍人打了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长的嗝,所谓的恶龙咆哮可能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好,好,小舍人嘴巴真甜!”继美开开心心地准备收拾碗筷。
  舍人看着对面鹿久碗里满满的米饭,不觉为他感到可怜。
  所以他决定帮他一把。
  “鹿久,你怎么不吃?阿姨的饭这么好吃。”
  咔——
  奈良鹿久身体僵硬,缓缓转过头,看到自己的妈在看向自己的时候,迅速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白米饭就口水。
  嗯,味道也是相当不错呢!
  “咳咳,好了,吃完饭我有事情跟你们说,鹿久,还有舍人,你们跟我来。”
  奈良鹿心在这个时候,觉得要体现出一家之主的气概来了。
  主要是奈良继美,洗碗去了...
  舍人确定了,奈良一族的传统,绝对是会遗传的...
  鹿久耷拉着脑袋。
  舍人则乖巧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奈良一族对自己的态度,舍人也差不多是弄清楚了。
  悄摸地走到鹿久身旁,在他耳边轻轻说道,“鹿久,以后要好好吃饭哦,据说不乖乖吃饭,小鹿久会长不大。”
  鹿久:“!!!”
  鹿心:“......”
  ——————————————————
  我就勉为其男,今天拿个大一点的碗吧,毕竟,大家都是要恰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