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代的术 6200字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代的术 6200字


  “果然还是大蛇丸的黑科技多一点。”
  躺在自己床上的舍人,左手枕在脑后,带着雷戒的右手,一道道的雷弧闪烁跳跃着。
  能明显地感觉到,此时在他手指尖跳跃着的雷电,比他刚刚觉醒雷属性查克拉时的雷电,要强得多。
  “既然自己身体内的雷属性查克拉不多,那么就稍微借助一下外力也不是不可以。
  虽然依旧派不上什么用途,不过仅仅是练手的化,还是不错的。”
  心中默摸地想道。
  右手微微用力,握紧拳头,顿时雷光乍现,好像整个拳头都包裹在雷电中,将原本有些黑暗的房间照耀得通亮。
  “掌控雷电...果然不是光头的话,就没有那种感觉吧?还挺头疼的...”
  在他的喃喃自语中,雷光消散,整个拳头上再也看不到有任何雷电的痕迹。
  紧接着,一小团水流浮现在他的掌心,并且这团水流还在不断地变化着形状,一会是一条水龙,一会又是一条鲨鱼,看起来非常的灵性。
  “果然,还是自己本身的查克拉控制起来更加顺畅,而且相比于雷属性的查克拉,水属性查克拉的形态变化是实在是简单太多了。”
  雷属性查克拉是出了名的难以形态变化而水属性的查克拉则是出了名的好形态变化。
  慢慢的,这一团水在舍人的掌心中快速想地旋转起来,而且原本浅蓝色的水流,也随着转动转变成为了深蓝色,最后则化作黑墨色。
  墨黑色的旋涡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旋涡的大小也变得越来越细,好似一支小型的标枪。
  看着手中这支不过一根手指出席的水矛,舍人慢慢地坐起身,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眉宇之间带着小心。
  “下面才是关键啊...”
  随后,只见原本都是顺时针旋转的水矛,其最头上的一部分还是依旧保持着顺时针高速旋转,而其下的部分,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慢,甚至有种要停下来的趋势。
  舍人的眉头皱得更紧,对查克拉的掌控越发精细。
  终于,水矛除了尖头最顶端的一部分外,其下的部分都已经算是停止了转动。
  一股浅蓝色的查克拉从他的手上浮现,原本停止的那部分水矛,居然开始反方向旋转起来。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一团连在一起的水,但旋转的方向却是完全不同。
  当不同旋转方向的水流转动的速度达到相同时,这一小团水,原本是润物细无声的水,居然发出了生硬的响声。
  “噌噌噌...”
  就像是两个金属涡轮相互碰撞,相互摩擦时发出的声响。
  看着手中的这团水发出声音逐稳定下来的舍人,此时额头已经密布了不少的汗水,但他的眼中却满是喜悦。
  只是当他刚刚想要露出笑容时,却再次色变。
  立刻将手中这一小团还没拳头大的水流朝着旁边的墙上丢去。
  轰!!!
  “锵锵锵!!!”
  仅仅只是一小团的水,不仅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还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整个墙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洞。
  和太子鸣使用的螺旋丸倒是有一种相似的感觉。
  舍人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喃喃道:
  “果然,虽然水属性的形态变化比较容易,但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还是有所不同。
  二代的水遁忍术,强不是没有道理的,才这么一小团水,结合了形态变化和性质变化后,居然能达到这样的破坏力。”
  没错,刚才舍人在尝试使用的,就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的水遁忍术,是从团藏手中得到的二代水遁忍术的手札。
  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其中一些相对比较简单的忍术他都已经掌握了。
  于是舍人有些膨胀,跳过了其中一些难度中等的,直接找到了最后破坏力堪称恐怖的水遁忍术。
  而他一眼盯上的,就是这个被称为S级的忍术。
  “水遁-硬涡水刃”!
  从他开始接触尝试学习这个忍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但就在刚才,他才勉强完成了两轮的逆旋转,第一次地发出了硬涡的金属声。
  硬涡水刃最强的破坏力,不仅仅是在凝实到极致的水流上,这是的形态变化的作用,它真正的破坏力,是在那些按照不同方向旋转的水流上,再加上查克拉的性质变化,水流相互碰撞摩擦,才会发出硬涡的金属声。
  千手扉间能做到几层硬涡舍人不清楚,但按照团藏给卷轴中记载,只有达到五层的硬涡,也就是一支水矛中,要有五层旋转方向不同的水流,加上性质变化,才算是真正做到了“水遁-硬涡水刃”的理想状态。
  五层硬涡才算是真正的S级忍术,从理论上来说,是不输于将来太子鸣的“风遁-螺旋丸手里剑”级别的忍术。
  一般的的忍者,论事下忍还是上忍,甚至是精英上忍,只要没有特殊的保命手段,正面吃这么一招水遁,绝对是一命呜呼。
  就算现在只有两层硬涡,其破坏力,也超出了舍人的预料。
  “不愧是真正的对术剖析得非常透彻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除去他的那些黑科技,单单就水遁忍术而言,也足以坐的上火影的位置。”
  舍人心中忍不住默默地感叹着,却发现旁边有一道视线,穿过墙壁落在他身上。
  朝着视线的方向,略微有些僵硬地看过去,只见到是一双充满怒火的双眼。
  “玖...玖...玖辛奈,你听我说,我是在....”
  “金刚封锁!”玖辛奈娇斥道。
  嘭!!
  一记粉拳,毫不犹豫地砸在了舍人的脸上。
  “啊!!救命!!!水门,救命啊!!!”
  动静太大,终于将舍人另一边的水门也给吵醒了。
  睡眼惺松的水门打开舍人的房门时,脸色微微一红。
  只看到的四条金光灿灿的锁链直接把舍人钉在地上,一丝都不能动弹,玖辛奈非常霸气的一只脚踩在舍人的身上,两只粉嫩的拳头带着猎猎作响的风声,就往他的脸砸去。
  每一次落下,都伴随着舍人的一声哀嚎。
  因为门被水门打开,所以又有更多的人被吵醒了,渐渐的,围观的人原来越多。
  看舍人被揍,那可不太常见。
  要说谁兴致最高,那绝对是靠在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出现了爆米花的宇智波吉成。
  就玖辛奈现在的这个状态,就问有人敢上前阻拦吗?
  水门给舍人投去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
  ...
  三天后。
  阴雨连绵雨隐村,并没有因为来的人而改变。
  雨隐村内到处都是一些好似竹笋一样高耸的建筑,占地面积都不大,但就是足够高。
  因为这样,雨水落下的时候,才更容易排水,也不会在房屋上造成积水。
  而且雨隐村地下的排水能力,那绝对称得上整个忍界的一大特色。
  在雨隐村为数不多的,比较宽敞的训练场上的,一波一波的和舍人他们一样参加中忍考试的忍者们,来自于各个隐村的忍者们,就都站在训练场上,淅淅沥沥的小雨让大多数人都不太习惯。
  “我说舍人,你真的就想用这样的身体来参加中忍考试?”
  玖辛奈伸着手指,轻轻地在“舍人”身上戳了戳,倒是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异样。
  三天时间,舍人对于这个实体傀儡的控制和操作也差不多都掌握了,乍一看的话,倒是和普通人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唯一比较尴尬的,可能就是表情吧,表情会有些僵硬,所以还是板着脸更好。
  宇智波吉成和奈良吉乃也是一脸无语。
  和这样的人成为队友,有时候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总之,执行任务的时候,只要听这个家伙的点子,基本上任务是不会失败,最重要的是任务的风险程度绝对会降到最低。
  当然,前提是能抗住一些令人眼镜大跌的骚操作。
  “你们不懂,看看这次参加中忍考试的都是些什么人吧。
  擅长使用傀儡术和毒药的砂忍,喜欢躲在土里或者是岩石堆里的岩忍,仗着自己身体强大就横冲直撞的云忍,以及...最后赶到的,喜欢盯着人体要害去捅的雾忍,还有零零碎碎的小隐村的下忍们,多多少少都有非人的手段。
  和这样的人战斗交手,不保险一点怎么能算安全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们暗算了,所以,保险起见,我倒是觉得这样只是多了一层保障而已。”
  虽然舍人的话里话外听起来都很有道理。
  但,为什么总感觉这家伙这么...
  猥琐?还是胆小?
  可是真的要从实力上来说,他应该是木叶这次参加中忍考试的人群中,数一数二的那几个才对啊。
  对于众人奇怪的眼神,舍人表示看不见。
  “忍界是一个这么危险的地方,特别是下忍这个层次,绝对是卧虎藏龙,小心一点总是没错,可惜就是水门还没得到飞雷神,否则要是把飞雷神学会了,绝对安逸得一匹!”
  就在舍人想着自己以后要朝什么方向发展的时候,训练场最前面的高台,一群带着雨忍护额的忍者走上台。
  而为首的,是一个嘴巴上带着一个巨大的面罩,肩膀上披着一件好像雨衣一样的半长披风,腰间挂着一把巨大的镰刀,镰刀的末尾连接着一条锁链,在锁链的另一头则是一个像秤砣一样的东西。
  看到这个人出现,训练场中来自各个国家的下忍们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就算是那些跟他们一起来的带队老师,此时也是屏气凝神,忌惮地看着此时站在台上最前面的男人。
  这可是在忍界之神千手柱间去世后,唯一一个再次得到整个忍界认可的“神”。
  哪怕只是半神,那也是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就算是木叶的大蛇丸和旗木朔茂,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表情都不得不变得有些严肃。
  半神,山椒鱼半藏!雨之国雨隐村的首领!
  也是挑起第二次忍界大战的罪魁祸首!
  为了扩大雨之国的领土,山椒鱼半藏代表雨之国,同时向火之国、风之国和土之国还有像铁之国等小国宣战。
  最终雨之国虽然战败,但这样挑衅几大国的行为,却并未导致雨之国的覆灭,就是因为这个人的存在。
  雨之国向火之国投降,雨隐村向木叶投降,输的只是雨之国和雨隐村,但半藏并没有输,从未有人在正面击败过他。
  这个身上移植了剧毒山椒鱼的毒囊,哪怕只是吐出一口气,场上的下忍基本上都得死亡的男人,给全场的人,都带去了巨大的压力。
  “按照各大隐村的委托,这次的中忍考试由我们雨隐村负责,但我们只负责考核,一切都按照规定来,无论你们谁死谁活,都与我们雨隐村没有任何关系。”
  半藏的嘴巴上带着巨大的通气管面罩,所以说话的时候,有种瓮声瓮气的感觉。
  没人敢小瞧他的话。
  极度自信的半藏,在经历了一次残酷的忍界大战后,也终于学会了向现实低头。
  为了雨之国,这次的中忍考试,他不得不接。
  不过,死不死人,死多少人就不是他管的,他还巴不得那些大隐村的下忍们全都死完。
  “我旁边的这三位雨隐村的上忍,分别是三轮考试的主考官。”半藏在说完这句后,就直接退到一旁的位置上坐了下去。
  紧接着,负责第一轮考试的雨隐上忍上前一步说道。
  “第一轮,抗毒考试!
  我们会在整个训练场中释放一种稀释版的山椒鱼毒,只要能在毒雾中坚持十分钟的时间,就算通过!
  如果发现自己坚持不住,只要举手,我们工作人员就会将解药送上,又或者是倒地,我们也会及时地送上解药。
  但是!
  三人一组的小队中,只要有任何一个人放弃或者说是倒地失败,那么这一组的三人都将全部淘汰!”
  山椒鱼的毒雾?
  就算是稀释版的,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抵抗的。
  紧接着,都没有等他们准备好,站在周围的雨隐村的忍者,就构建起了一道屏障,将稀释版的山椒鱼的毒雾注入进去。
  站在外围的带队上忍们,此时的表情也不太好。
  因为全权将中忍考试的交付给了雨隐村,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考试的内容是什么,哪知道上来就是山椒鱼的毒雾。
  在这里的可都是多多少少参加过第二次忍界大战的人,山椒鱼毒究竟有多么强,他们也是见识过的。
  特别是砂隐村,要不是千代的在关键时刻找到了解毒的方法,估计砂隐村肯定死伤惨重。
  随着毒雾的注入,在训练场内的下忍们,也纷纷施展自己的绝活规避或是抵抗山椒鱼毒雾。
  忍者的基础屏息能力还是很强的。
  但面对山椒鱼的毒,不仅仅只是屏息凝神就能规避的,要是身上有什么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毒素也能通过接触直接进入血液内。
  甚至于山椒鱼的毒还带着强烈的腐蚀性,长时间没有任何防备的接触,会导致皮肤的坏死,甚至被腐蚀掉表层。
  而一旦皮肤被腐蚀掉,那么毒素想要进入体内,是再简单不过了。
  所以,为了抵抗毒素,下忍们纷纷开始施展自己的能力。
  砂忍中有一个人,拿出卷轴召唤出了一个巨大的傀儡,将砂忍们全都封锁在傀儡中,躲避毒雾的侵蚀。
  岩忍更是夸张,一群人配合非常默契地合力召唤出了一个巨大的岩石罩子,将所有人都笼罩了起来。
  雾忍最夸张,一个看似年纪不大的人,直接化作一滩水,将另外两人用水隔绝开。
  鬼灯一族!
  还有一些人玩火,一些人玩风,总之一切的目标都是为了规避山椒鱼毒雾,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则失败了。
  全场唯一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就只剩下舍人。
  坐在位置上的山椒鱼半藏看到舍人没事人的模样,一下子兴趣就上来了。
  能无视自己山椒鱼毒雾的人,这还是第一个。
  “哦?
  不是真人?还是个傀儡。
  啧啧啧...在砂隐村的忍者面前这样使用傀儡,还真是...嘲讽啊。”
  山椒鱼半藏觉得现在砂隐村的带队上忍们应该是鼻子都要气歪。
  没错,本来是看不出什么,但是在山椒鱼的毒雾中,却是看出了一些东西。
  砂隐村的领队是原本就在雨隐村外盯上大蛇丸的长老海老藏,以及这次带队来的罗砂。
  “罗砂,那个小鬼真的就是那天和纲手一起对抗我们砂隐村的人?一个这么年轻的小鬼拥有这样的实力?”
  海老藏缓缓开口,他姐姐千代的意思是让他一定要赢了木叶的人,否则砂隐村这次绝对是亏大。
  但如果木叶真的有一儿爆发后堪比上忍的下忍的话,那的确是非常麻烦。
  罗砂点点头道:“是的,长老,因为那小子还是木叶的人柱力,而且是那种和尾兽关系极佳,能随时动用尾兽力量的人柱力,绝对是这次中忍考试我们砂忍们的头号敌人。”
  “呵——木叶的人还真是说一套做一套,看来姐姐的决定是对的,三代就不能怪罪在姐姐的身上,明明当时你们已经将秘典卷轴以及接触过卷轴的木叶忍者都解决了,现在木叶的人却依旧用傀儡术来参加中忍考试。
  这是什么意思?向我们示威?”
  海老藏的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长老...这个小鬼的傀儡术,好像和我们的傀儡术有很大的不同,有点像是...像是...”
  罗砂说到一半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
  “人傀儡,对吧?这个小鬼并不是人傀儡,那是我们砂隐村的禁忌,就算是在‘傀儡之书’中也没有关于人傀儡的制作方法,我看他只是在原有的傀儡外,披上了一层伪装,但是...
  满打满算接触傀儡术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吗?”
  他没有弄清楚,其实舍人就是借助了傀儡术的一个骨架,根本就不算是真的傀儡术,他也只是接触了点皮毛。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姐姐的那个亲孙子,蝎,那个小小年纪就拥有超强傀儡术天赋的孩子。
  “没关系,长老,我们砂隐村这次也带着必胜的决心,只要有她在,傀儡在她面前就只是摆设。”
  罗砂看向场地中的一个带着砂忍护额,穿着露背装的女孩。
  在她的身体周围包裹着一大圈灼热的火焰,仔细看的话,能够发现这些火焰的颜色和普通的火焰有很大的不同,更重要的是,这些火焰所冒出来的烟气,要比普通火焰亮得多
  罗砂说的这个人,海老藏当然也知道。
  “有她在的话,砂隐村成功的可能性的确会高很多,这可是砂隐村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
  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陆续有人倒下。
  舍人一直默默地环顾着四周,观察着别人的能力,情报对于这次中忍考试来说,可能比实力更重要。
  虽然奈良鹿心也给他们介绍过一些人以及他们的实力,但就像舍人不会完全展露自己的实力一样,别人也肯定不会。
  有时候自己收集的情报,比靠听别人来的靠谱得多。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就看别人了,每当自己身旁有木叶的同伴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都会给他们送上一枚小的药丸。
  这是从纲手那里学来的解毒药,如果面对完整的山椒鱼毒素可能起不到什么效果,但现在只是稀释过的,吃下解毒药扛过十分钟并不是什么难题。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分给他们?
  当然是为了锻炼他们啊!
  好吧,其实是为了省钱,解毒药不用钱吗?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但雨隐村的这种考核方式的效果却是非常明显,几乎有一大半的下忍,全都倒在这场毒雾中。
  当然,剩下的那些人,都是各大隐村中的强者,其中还有几个都让他侧目。
  “砂忍中那个玩火露背的女人,该不会就是将来那个被称为‘砂忍英雄’的灼遁叶仓吧?还有那个头上戴着半个遮面白帘的小鬼,是马基?还是像马基的人?这个人的特点倒是不清楚。
  云忍倒是老熟人,迪卡伊也在其中,那个带着奇怪墨镜的比我还小的小鬼,是奇拉比?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成为八尾人柱力没有,云忍已经丢失了二尾,估计如果真的是八尾人柱力,应该也离不开云隐村。
  岩忍的人倒不是很熟悉,也不是说岩忍就没有年轻强者了,实在是...实在是岩忍好像都长一个模样啊,都差不多是憨憨胖胖的,这是秋道一族占领了岩隐村吗?
  雾忍这次一共就来了三个人,不过这三个倒是不简单,那个刚才化水的忍者,应该就是雾隐村的豪门,鬼灯一族的人吧?另外两个人没有展现出实力,倒是不认识,不过那么小的女孩参加中忍考试真的没问题吗?”
  舍人心中分析着这些人的身份以及实力。
  还别说,其中真有不少实力强大的“熟人”。
  这次的中忍考试不简单。
  ————————
  PS:第三天了,差不多两万字的更新了吧?也就是2000字一章的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