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三十九 宇智波富岳

第一百三十九 宇智波富岳


  木叶医院。
  舍人在被任命成为木叶医疗部第三班的班长,这还是第一次来木叶医院。
  说实话,自从来到火影世界后,如果不是必要,都没有怎么往木叶医院跑,就算有时候纲手是在木叶医院工作,舍人想要找她也都不会朝着医院跑。
  每次进入医院,那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他感觉有些恍然。
  “舍人上忍!”
  “舍人班长!”
  “舍人医生!”
  “...”
  在他进入医院后,一个个看到他,认识的都会打一声招呼。
  不管怎么说,舍人现在在木叶也算是有点名气的人,哪怕知道的不多,一传十下来,也就都认识了。
  “这个年轻的忍者是上忍?还是医疗班的班长?”
  一个正在接受治疗的忍者,从他的问题中就能看出他平时不怎么关注木叶的风云人物。
  正在给他治疗的医疗忍者刚刚想要回复他,在旁边休息的病人却率先开口:
  “木叶忍者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纲手大人的学生,大蛇丸大人的弟子,和波风水门、旋涡玖辛奈并称为‘木叶小三忍’,在不久前雨之国的中忍考试中,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胜利成为中忍,你居然都不知道他?”
  听到这段话,那个提出问题的人感觉有些懵逼。
  这么多的名号?
  不过第一个解释的声音刚刚落下,正对面的一个病人又开口道:“我知道得可是比你们还要多一点,我七舅家儿子的老婆的哥哥的兄弟是火影大楼的守卫之一,听说,现在已经不只是中忍了。
  就在前几天,经过纲手大人的推荐,三代大人知道他擅长医疗忍术的特点,不仅提升为特别上忍,而且还命其成为了木叶医疗部,第三班的班长,可以说一时风头无两,就算是各大家族的人,都不得不正视。”
  “这么厉害?!”
  提问的人,发现自己好像是有些孤陋寡闻。
  听到这些话,那个正在处理伤口的医疗忍者,觉得话都被人说完了,只能默默地点点头,甚至其中还有一些信息连他都不知道。
  这么多头衔加起来,听起来的确很唬人。
  忍者的听力一般都很好,他们交流的内容,整个大厅中无论是认识舍人的,还是不认识舍人的,又或者是不怎么认识的,此时都对他有了一个“船新”的了解。
  当然,听到他们交流内容的,也不只是他们,还有特意放慢脚步听他们说什么的舍人。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径直走上三楼,来到三班的负责处。
  纯粹的医疗班,和忍者的四人小班不同,一个医疗班的成员并不只有三个人而已,有着很多的医疗忍者。
  每个班都负责一部分病患,整个三层就是医疗三班的工作地点。
  根据猿飞日斩给他的资料,三班一共拥有十二人,分成三个小组,每组四人,每组都有一名组长。
  不过当舍人来到三楼时,却并未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来,因为所有人都在忙碌着。
  显然是有比较棘手的病人正在处理。
  而在门口的等待位上,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穿着木叶制式突忍者服装的青年正坐在椅子上,撑着下巴默默地等待着,表面看起来很沉稳,就是不知道内心是否很焦急。
  唯一注意到舍人到来的,也就只有他。
  两人本就不认识,所以只是互相点点头表示打过招呼后,就没说什么。
  舍人看着里面忙碌的人,也没准备打扰他们。
  准备等到他们完成这次的医疗任务后,再上去打招呼。
  “里面...是你的同伴吗?”
  沉默许久的舍人,认为还是开口打个招呼比较好,因为他觉得这个男人有那么一丝眼熟。
  男子点点头,脸上略带苦涩。
  “在执行任务中遭遇了埋伏,虽然完成任务,但却中了毒,我的两个同伴都受了不小的伤。
  特别是毒素,因为无法完全祛除,长时间的赶路回木叶时,毒素已经侵蚀了大部分的身体。”
  男子表面看似沉着,不过同伴受伤,内心肯定是的焦急,现在有人跟他聊天,权被他当做了宣泄口。
  舍人默默地点点头,倾听着他讲述的内容,差不多也明白了情况。
  虽然任务的详细内容不能透露,但多多少少还是能从中了解到一些东西。
  第一就是这名在这里等待的忍者,是这次任务行动的队长,一名货真价实的上忍。
  在十七八岁的年龄就能成为上忍,在目前那几个变态一样的存在都还没有出现之前,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而他们这次的任务和砂隐村划分给木叶的任务有关,在执行任务时遭到了埋伏,不熟悉的环境导致他们中毒,虽然最后因为强大的硬实力完成了任务,但也因为中毒而导致他们陷入了危险。
  听完他说完后,舍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才发现在他的另一边肩膀上,此时依旧鲜血淋淋,伤口还未完全愈合。
  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好意思,来不及处理伤口,擦一擦吧。”男子略带歉意地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块手帕。
  看着手帕中间印着的图案,舍人一愣,“宇智波一族?”
  男子也是一愣,看了看手帕才发现上面印着宇智波一族的族徽团扇。
  略微有些尴尬,“呃...我没有别的意思...”
  宇智波一族虽然是木叶的豪门,但因为宇智波斑的背叛导致签初代目千手柱间的死亡,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又对木叶抱有偏见,而根部的团藏还继承了千手扉间的遗志,对宇智波一族并不怎么友好。
  再加上本身宇智波一族成员的做法,导致他们在木叶很多人的印象中,是傲慢、自视甚高,看不起平民的一族。
  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宇智波一族在木叶居民和忍者们的心中,成为了不受待见的一群人。
  舍人摆摆手,伸出右手放在男子受伤的肩膀上,翠绿色的能量从手掌腾起。
  掌仙术!
  男子一愣。
  他既惊讶于舍人的行为,也惊讶于舍人对他的态度,更惊讶于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居然还是一名医疗忍者。
  会使用掌仙术这种高难度的医疗忍术。
  以他宇智波一族上忍的身份一眼就看出掌仙术这样高级的医疗忍术。
  眼看着他肩膀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舍人淡淡地说道:“你和很多宇智波一族的人好像不太一样,你似乎能看出宇智波一族尴尬的处境。
  我治疗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你是病人,我是医疗忍者,这是我的义务。”
  宇智波一族的人在木叶不怎么受待见,这是木叶的居民和忍者们心照不宣的事情,这和宇智波一族平时的做法,以及团藏根部的刻意宣传和打压有一定的关系。
  千手一族没落,木叶不会允许宇智波一族一家独大,扶持日向一族与之抗衡,这就是压制宇智波一族,扶持日向一族的过程。
  “你是...?”男子听着舍人的话,明显一愣。
  一个年纪不大的医疗忍者会使用掌仙术,而且还能看出宇智波一族的境况,单单是这两点,就说明这个人不简单。
  “宇智波吉成是我的队友。”
  舍人收回手,以掌仙术的治疗能力,对方肩膀上的伤差不多已经愈合。
  “你是舍人?纲手大人的学生,大蛇丸大人的弟子?”男子终于反应过来,说出舍人的身份。
  其实他在舍人使用掌仙术后就有一定的猜测,只是有些不太确定。
  闻言,舍人无奈地笑笑,就算他现在已经是特别上忍,别人在提到他的时候都会带上“纲手的学生,大蛇丸的弟子”这种标签。
  不过也好,这样不仅能生活在纲手和大蛇丸的羽翼下,要是真的有人想要对他出手,都要考虑一下三忍之二的纲手和大蛇丸能不能得罪。
  同时还能掩盖自己本身的实力。
  尽管心中感觉蛮舒服的,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
  这就是《情商》。
  否则别人还以为他仗着自己的两个靠山骄傲自大。
  男子看到舍人无奈的表情,瞬间就脑补完舍人的心理活动。
  顿时觉得两人是一类人。
  舍人“不太愿意”活在纲手和大蛇丸的羽翼下,而他也不太愿意被宇智波一族那强大的家族威望所影响。
  “初次见面,我是宇智波富岳,吉成是我的表弟,他经常和我提起你!”
  男子伸出手,以非常友好的态度介绍自己。
  宇智波富岳?
  宇智波一族的传奇族长?
  鼬神和二柱子的爹?
  舍人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以这样的情形来面对宇智波富岳。
  难怪他从一开始就觉的这个男人有点眼熟,本以为只是错觉。
  “富岳?吉成的表哥?”
  宇智波富岳脸上浮现出一点点的尴尬。
  “咳咳,你知道的,我们宇智波一族彼此之间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血缘关系,所以吉成从辈分上和族谱上来看,的确可以算是我的表弟,只是可能他自己没有仔细地了解过。
  不过我和他的关系的确不错,最近他在宇智波一族中,也是声名鹊起,几个月前晋升双勾玉,并且还一举通过了由五大隐村共同举办的中忍考试,可以说是给我们宇智波一族长了脸。
  最近他提到次数最多的人,就是你!
  说是你帮他开启了写轮眼,同时还在中忍考试中帮他的写轮眼晋升到双勾玉。
  要不是上面有族长压着,估计会有不少宇智波一族的族人找上你了。
  我也一直想要看看这个能帮我们宇智波一族开启写轮眼,甚至还能帮写轮眼完成晋升的奇迹少年到底是什么模样。
  现在一见,名不虚传。”
  听着宇智波富岳说了一大堆的东西,舍人确定一件事,从此他在能帮助宇智波一族觉醒写轮眼,并且帮助他们晋升写轮眼的路上越走越远,回不了头了。
  就算的他说无法做到以讹传讹下,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
  头疼得拍了拍自己的脑壳,“如果我说,一切都是巧合,你信吗?”
  宇智波富岳坦然道,“我信,如果真的有人能帮助宇智波一族觉醒写轮眼,甚至还能帮助其晋升,那我们本身研究写轮眼这么长的时间,没理由发现不了。”
  终于有个明白人!
  但你的眼神,我怎么那么不相信你的话呢?
  最先研究宇智波一族的人,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好不好?
  他当初对宇智波一族有深入研究,其中甚至可能进行了人体试验,否则也不会对宇智波一族有那么深的了解。
  宇智波一族是最有爱的一族,当他们失去了他们心中最重视的东西时,脑部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查克拉,舍人猜测很有可能就是阴遁查克拉,刺激到他们的眼睛。
  会让写轮眼觉醒,受到的刺激越大,就会让写轮眼爆发出更强的威力,直至开启万花筒。
  失去了心中的爱,会让宇智波一族的成员得到巨大力量的同时,也让他们逐渐被仇恨所填充,失去对事物的基本判断,开始为复仇而战斗。
  千手扉间就是担心再次出现像宇智波斑一样的人,才会抵制宇智波一族,或者干脆说就是忌惮。
  当然了,对于心向着木叶的宇智波一族成员,比如说宇智波镜这样的,千手扉间也能接纳他。
  这对后来的猿飞日斩能够接纳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所以,真正了解宇智波的不是别人,正是带头排斥他们的千手扉间!
  正当舍人还想和宇智波富岳说什么的时候,里面的医疗室中传来一声惊呼。
  “不行了,毒素蔓延向心脏了,开始有些抑制不住了,你们谁能过来搭把手!”
  “我们这里也抽不出手,这个人失血过多,需要用查克拉维持住!”
  舍人站起身,对宇智波富岳说道:
  “看来他们需要我,你的同伴可能也需要我,剩下的,就等会再聊吧。”
  宇智波富岳也站起身,略带期盼地说道,“舍人君,靠你了!”
  “不用靠我,我以后挺想靠你的两个儿子的,不知道给不给机会。”舍人在心中闪过这个充满诱惑力的念头。
  随手拿下挂在旁边墙壁上的白大褂,穿在身上,虽然有些宽大,不过既然是进手术室,那装备还是要的。
  推门而入。
  “终于有人来帮忙了?你们那边那个患者搞定了吗?”开口的是一道女声,听起来有些清脆。
  当她转头朝着门口看去时,却发现是来人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年。
  眉头一皱,想要说什么,还未开口,就听见舍人道:
  “中川杏奈?第三班第一组的组长?”
  女子听到舍人直接喊出她的名字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他走到了手术台前。
  面容全都变成了浅紫色,紧皱着眉头,表情痛苦地躺在上面。
  仅仅只是看一眼,就算不是医疗忍者都可以看得出,这个人绝对是中毒了,而且还是毒素已经蔓延全身的那种。
  “细患抽出之术没有使用吗?”
  舍人眉头紧蹙。
  有数名医疗忍者照看的情况下,其身上的毒居然还能蔓延到这种程度,毫无疑问,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毒。
  当然了,也很有可能是因为送来的不够及时,所以导致毒素已经蔓延,不好处理。
  “使用了,但身上的毒素太多,单单只是细患抽出之术,不足以抽出全部的毒素。”名叫中川杏奈的医疗忍者走到舍人身旁。
  本来她是想要制止舍人,但看着舍人熟练的动作,检查手法以及提出的问题,无不证明了他是一名出色的医疗忍者。
  听到回答,舍人点点头。
  伸出一根手指,运转查克拉,翠绿色的查克拉从他的指尖冒出,淡淡的荧光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
  查克手术刀!
  开始将其身上的一些特殊部位的皮肤划破。
  每一刀落下,都会有大量黑色有些粘稠好似血液一样的东西从伤口处溢出。
  散发着恶臭。
  “他这样会失血过多而亡...”
  舍人手指一搓,一枚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药丸出现在手中,递给旁边不知名的医疗忍者。
  “给他喂下去。”
  大量浓稠的黑色血液流出,这个人脸色看起来没有那么紫了,颜色也慢慢变浅,但随着紫色一起消消失的,还有脸上的血色以及生机。
  毒素的确是大量地开始排除,但失血过多也会让他直接死去。
  舍人紧皱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
  对方中的毒,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
  伸手搭在对方心脏处,查克拉输入感知。
  毒素已经朝着心脏蔓延,或者说已经蔓延进了心脏。
  “没有办法了...”
  一旁的中川杏奈再次皱眉,看向舍人的眼神中泛起一丝惋惜以及好奇。
  本来他们还可以再让这个人坚持一段时间,哪怕只是坚持一段时间,说不定还有挽救的机会。
  这个人行云流水的一顿操作看起来很厉害,却提前葬送了病人的性命。
  紧接着,舍人接下来的动作却吓了她一跳。
  抓起一旁的手术刀。
  在手中耍了亿个好看的花刀。
  垂直刺下,没入心脏。
  “哼——”
  紧闭着眼睛的的病患闷哼一声,身体猛地颤抖一下后,恢复平静。
  “你在做什么?!”
  中川杏奈眼睛一瞪,伸手抓住舍人的衣领。
  ————————
  PS:你们在做啥子?月票、推荐票走一波撒!自动订阅开一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