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单车变摩托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单车变摩托


  大蛇丸却对舍人的话不以为意,只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和三代雷影战斗中的八尾牛鬼。
  露出兴奋的神色,“这就是八尾的力量吗?所有尾兽中实力第二强的八尾?还真是令人羡慕的力量...”
  舍人无奈地扶了扶额头。
  大蛇丸就是这样,当出现真正让他感兴趣的东西时,就会进入这种忘乎所以的状态中。
  不过暂时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继续看下去。
  三代雷影和八尾的战斗还在继续。
  他们也算是对互相有比较深的了解,三代雷影和八尾战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曾经他们大战三天三夜,最后都不分胜负,力竭昏迷。
  而据说拥有“最强之盾”称号的三代雷影,他右胸上唯一的一道伤疤,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不过却不是八尾留下的,而是他自己。
  凝聚了全部的力量使用地狱穿刺·四贯手想要八尾拼最后一把,不过在使用出来之前,自己却先昏倒了,最后导致四贯手而非但没有落在八尾身上,因为昏迷时正面倒下,将手臂压在了身下,反倒是将攻击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他胸前这个最明显的伤疤,也被他看成了一生最大的耻辱。
  同时拥有“最强之矛”和“最强之盾”的三代雷影,用亲身经历告诉了我们,矛与盾的碰撞,究竟是谁取得了胜利。
  但瑕不掩瑜,无论是谁都不能无视他的强大。
  用一句话来形容三代雷影...
  真男人,就大战三天三夜!
  两种体型完全不对等的生物,激烈的大战让人看得有些热血沸腾。
  同时也让他明白了,雷遁查克拉模式的最终方向。
  “封印班来了!!”
  “封印之壶来了!”
  “一起的还有三代之子迪卡伊!”
  “...”
  封印班的到来,让很多人都看到了取得胜利的希望。
  只见满脸涨得通红的迪卡伊,背上背着一个体型比他本人还要巨大的瓶子,或者干脆说是大缸,在其上捆绑着四条特质的锁链,以及一个明晃晃的,仿佛闪烁着雷电的“雷”字。
  迪卡伊显得非常兴奋,以远超封印班的速度抵达这里,将封印之壶摆放到距离八尾不远处的平台上。
  喘着粗气,双眼通红,并不是累的,只是有亿...点兴奋,看向八尾的眼神都不像是在看一只恐怖的尾兽。
  注意到迪卡伊状态的人很多,不过在他们看来,迪卡伊是心疼云隐村,心疼受伤或是战死的云忍,这是被气得。
  一瞬间,迪卡伊在众多云忍心中的形象又高大了不少,也有不少人在心中默默地感叹着:云隐村后继有人!
  唯独舍人看到迪卡伊的状态,抿着嘴唇身体一颤一颤的,脸也涨得通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身上带着某种会震动跳跃的东西让他难以忍受呢。
  迪卡伊之所以会这样,罪魁祸首不就是舍人吗?
  他所使用的计量,甚至都能让一头大象兴奋一天一夜,也就是迪卡伊年轻力壮,要是换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估计会直接兴奋得爆体而亡吧?
  三代雷影也注意到了迪卡伊的状态,不过他的想法和大多数云忍的想法差不多,只是鼓励地喊道:
  “迪卡伊,上来帮老子一起揍它!”
  让其余的云忍都不要插手,却让只有十几岁的迪卡伊参与进来,可以感受到到三代雷影是多么没有把迪卡伊当成自己的儿子,怎么磨炼他能把他给弄死,就怎么磨炼他。
  迪卡伊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
  脸特别烫,仿佛在脸颊下,血液在沸腾,心跳的速度也非常快,一次次起起伏伏的跳跃,加速了全身的血液流动速度,让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仿佛是充满了无尽的力量,急需一个宣泄口。
  特别是下半身,他感觉到了下半身那最坚硬处的异常,也是他全身上下,最让他注意的地方。
  只是未经人事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认为这可能是兴奋的后遗症。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他一点也不在意的一些女忍者,她们胸前的胸肌,在这一刻却格外地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总之,现在的他非常希望找人打一架。
  大蛇丸看了一眼正在憋笑中的舍人,“现在要集中注意力,如果云忍无法在八尾身上弄下点什么,那么我们就只能自己来了。”
  来都来了,八尾都好不容易让他们给整出来了,要是不弄点东西下来,被封印后,估计就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放出来了。
  舍人玩笑的表情也逐渐收敛。
  叮叮叮叮——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群云忍抓着一条条金属的特质锁链冲了出来。
  这群就是云隐村的封印班,专门对付尾兽,手中的铁链是经过一定特殊处理的铁链,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被捆绑住生物的查克拉流动,对于八尾这样的庞大尾兽来说,一条锁链的作用可能微乎其微,但如果是数条或是数十条,那就不一样了。
  “封印班准备!”
  “吼!”
  封印班的各个忍者在湖面上找到自己应该负责的方位,甩动着手中的铁链。
  对于云隐村的封印班,八尾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所以他有一定的准备。
  拼着强行承受三代雷影的一拳,尾巴疯狂扫动,连续摆动将两名封印班的忍者直接拍成肉酱。
  面对同伴的死亡,云忍们一个个咬着牙。
  三代雷影更是怒发冲冠,裹挟着震怒的一个回旋踢直接将八尾狠狠地踢在地上。
  “水遁-大河冲波!”
  “雷遁-雷遁暴走!”
  汹涌的巨浪遮天蔽日,再加上有忍者在其中夹杂了大量的雷电。
  八尾看着朝自己汹涌而来的雷电浪潮,就知道要遭,立刻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不过却被三代雷影死死地拽住。
  “哞!!!”
  母猪被逼急了都会上树,何况是被逼急了的尾兽。
  八尾怒吼怒吼一声,强行挣脱三代雷影的束缚,顶着他的力量直起身。
  就在此刻,另一个身披雷遁铠甲的忍者从天而降,落在八尾的另一边,一把拽住它的牛角。
  来人正是出于极端兴奋中的迪卡伊。
  兴奋的他就连施展出来的雷遁查克拉模式都得到了加强,再加上本身不弱的力量,与三代雷影一起,一人抓着八尾的一只牛角,再次强行将他按在了水面之上。
  “好小子!”
  三代雷影艾看见自己的儿子今天居然格外的勇猛,眼睛忍不住一亮。
  就这样,爆发出吃奶的劲的八尾,却被三代雷影已经他的儿子强行按了回去。
  一声不甘且充满怒气的牛吼声从他嘴中传出。
  “哞!!!”
  但迎接他的,却是那充满雷电的汹涌浪潮。
  哗——
  席卷而过,沾湿了身体的八尾在加上雷电的刺激,让它有一种身体酥酥麻麻使不上力量的感觉。
  “封印班,趁现在!”
  “是!”
  一条条的锁链从他们手中甩出,捆绑住八尾的八条尾巴以及两只拳头。
  大量的雷遁查克拉顺着铁链也传递到八尾的身上,让他原本有些酥麻的感觉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明显。
  瞬间乏力的感觉袭上心头。
  猜到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再次一咬牙,挣脱同样被雷电影响到的三代雷影以及迪卡伊。
  牛头再次可以移动,但也仅此而已。
  三代雷影看八尾被制服得差不多了,纵身一跃来到封印之壶旁边,双手结印,准备开启封印之壶上的封印、
  不过这个能封印尾兽的封印术可不简单,需要一点点时间。
  “封印班,坚持住!等我开启封印!”
  “是!”
  束缚尾兽,本来就是一件非常累且吃力的事情,就算是现在被限制得很严重的八尾,他们为了束缚它,也已经用上了吃奶的力气。
  八尾看到三代雷影的动作,疯狂挣扎起来,作出它最后的抵抗。
  另一边,正在看戏的舍人与大蛇丸。
  “差不多了,我们要动手了,再不动手,八尾就要被封印起来了。
  等会,我负责从八尾身上弄下点东西,你躲在水里记得收集。”
  大蛇丸对舍人说道,脸色显得有点凝重。
  从八尾和三代雷影的战斗中,他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不过因为这样的威胁就不出手了,显然也不是大蛇丸的风格。
  “好。”舍人应道。
  两人同时沉下地面,消失不见。
  而在做最后挣扎的八尾,也不是迪卡伊一人能压制住的。
  尾巴和手被铁链锁住,但它的头却依旧能动,牛角也是它很强的攻击武器。
  察觉到不对的迪卡伊表情一遍,立刻喊道:“它的头!”
  封印班的忍者们也反应过来,立刻甩出锁链想要束缚住它。
  动作却终究还是慢了一点。
  “哞——”
  再次一声牛吼响起,顿时鲜血四溅,几名封印班的忍者被牛角扫到,立刻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甚至还有一人因为闪躲不及,直接被牛角穿了一个透心凉。
  看到这一幕的迪卡伊目眦欲裂,一把捡起被丢在一旁的铁链,丢上去缠绕住八尾的一只牛角,同时大量的电流顺着锁链传导进八尾的体内。
  迪卡伊的雷遁也不是别的人所能比拟的,顺着封印术炼制成的锁链,死死地抓住了八尾的角,甚至因为雷遁足够强,锁链上的雷电都在他角上积蓄。
  吃痛的八尾忍不住怒吼出声。
  “你们这些该死的人类,不要小看本大爷啊!!吼!!”
  这一刻的迪卡伊,目睹了同伴的死亡,目睹村子被大量摧毁,数之不尽的村民受伤惨重,心中悲愤不已。
  纵身一跃,雷遁铠甲再次附身,脸上通红,双眼中血丝密布,伸出的右手三指合并,这是他目前所能施展的最强攻击。
  地狱突刺·三贯手!
  被雷遁所包裹的手掌,在这一刹那与八尾牛角上凝聚着的大量雷电产生共鸣,再加上铁链事先做出的铺垫。
  八尾坚硬的牛角,在这一刻却成为了干脆的木头。
  被迪卡伊自上而下,切割而断!
  八尾牛鬼的角,断裂!!
  “吼!!!”
  吃痛的八尾高声怒吼,双眼死死地盯着落地后面色惨白满头虚汗喘着粗气的迪卡伊。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发起攻击,三代雷影的封印术终于是准备好了。
  打开盖子。
  “封!”
  咆哮着的八尾瞬间被封印之壶吸收而进,吼叫声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没有爽够不说,居然还被人斩断一只角。
  这可是真真切切地被斩断了,他不是一尾,全都由沙子组成,就算被轰成稀巴烂也不怕。
  八尾被封印后,所有人都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有些人甚至用力过度,或者是查克拉用力过猛,直接昏倒了过去。
  与他们一起的,还有明显脱力了的迪卡伊。
  此时他那股兴奋劲已经完全消散,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感,原本对自己身体感觉极度自我良好的他,此刻却感觉身体仿佛被掏空,大量的虚汗从额头、背上冒出。
  全身软绵绵的,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身为八尾人柱力的布瑠比,此时却失去了全部的生机,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与之一起的,还有这次惨死的云隐忍者们。
  三代雷影一步步地走到布瑠比尸体的面前,眼中充斥着说不出的悲伤。
  他是现任的“艾”,布瑠比是现任的“比”,两人是密不可分的兄弟,彼此之间的关系更是好到能穿一条裤子。
  虽然布瑠比在成为八尾人柱力后,被别人所疏远,这其中却并不包含他,他一直都是将布瑠比当成自己的亲兄弟。
  但就在今天,为了封印暴走的八尾,为了减少八尾所造成的破坏,他却不得不亲手将其封印。
  将八尾封印在封印之壶内,毫无疑问的,就等于是将布瑠比身上的八尾剥离而出,一个失去了尾兽的人柱力,其结果可想而知。
  轻轻地将布瑠比从湖面上抱起。
  从这一刻起,他们的“AB”组合,就失去了“B”。
  而潜伏在湖面下的舍人,也庆幸他们没有贸然出手。
  东西就掉落在他们的不远处。
  舍人更是双眼放光地盯着喘着粗气的迪卡伊。
  那啥药,还能这样用?
  舍人都惊呆了。
  他给迪卡伊用的药量,如果不发泄出来,绝对能让他兴奋三天三夜。
  没想到这一下子居然还能而爆发出的这样的威力,超长发挥了啊。
  这可不可以成为一张底牌?!
  这...好像可以有!
  虽然当时会很难受,爆发后也会有一种索然无味全身乏力的感觉,但...难道不是每次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一开始兴冲冲,最后换来的不过就是刹那间的爆发,爆发后,又会觉得空虚乏味,并且还信誓旦旦地保证以后不会再用。
  可有时候,真香定律往往就是这么的强大。
  要是能开发成为一张底牌,只要能够保命,管他副作用是什么。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件事情的时候,趁着他们的都沉浸在悲伤中,没有功夫注意在八尾的角上时,赶紧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用多说,大蛇丸已经行动了,拿出一把小刀轻轻地在八尾的角上刮下了一层碎屑。
  单单只是作为研究作用的话,这么一点碎屑就足够了,留下一部分作为样本,培养一部分用来观察,再用一小部分作为研究,足够了。
  大蛇丸刮了大约一袋大小的碎屑。
  “大蛇丸老师,你取材完了?”
  看着心满意足地将一袋八尾角的碎屑收起来的大蛇丸,舍人问道。
  “嗯。”大蛇丸淡淡地嗯了一声。
  “嘿嘿,那剩下的,我就不客气了啊。”舍人搓了搓手掌。
  大蛇丸眉头一皱,“不要做太过,他们虽然现在注意力不在这边,但这么大一个角消失,肯定也会注意到。”
  “老师你就放心吧,我比你还要怕死。”
  说着,舍人来撩起袖子,只见他的左手与右手的手腕处,包裹着的腕带上,都刻画着一个非常复杂的封印阵。
  这是他花大价钱事先准备好的。
  只见他将右手放在八尾的角上,一眨眼的功夫,八尾的角凭空消失。
  紧接着,左手上的封印阵一闪,一节超级大的木头出现,左手放在木头上,右手食指与中指的并拢竖在胸前。
  默默在心中低喝一声,巨大的木头变成牛角的模样。
  感觉到有一丝丝异常的三代雷影朝着八尾掉落的角所在的方位看去,发现八尾的角还完好地漂在那里,除了湖面有点点波纹外,没有任何的异常。
  而此刻,大蛇丸拎着一脸后怕的舍人躲在隐蔽的角落中满脸无语。
  你说你胆子小吧,敢在那么多云忍,特别是三代雷影的面前偷走八尾牛鬼的角。
  你说你胆子大吧,现在却一副快要被吓死,劫后余生的模样。
  这是什么稀烂操作?
  要不是大蛇丸在这里,舍人估计都不知道怎么死。
  不过...
  内心平复下来后,舍人却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八尾货真价实的角,其上可不仅仅只是拥有八尾的部分成分,还有其庞大的查克拉,这些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和大蛇丸仅仅需要八尾的碎屑有很大的区别。
  当然,其实拥有部分八尾的身体成分,也是能模拟出八尾查克拉的,不过终究是没有其本身的查克拉那么优秀。
  既然有机会,当然要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而且谁说他一点后手都没有准备的?
  ————————
  PS:再次5000字送上,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