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刺杀任务进行时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刺杀任务进行时


  “这么一个充满水汽的地方,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浓郁的雾气中,舍人就站在一棵树上,单手扶着巨大的树干,略带感叹地说道。
  “没办法,水之国在海上,现在是早晨,拥有这么大的雾气也是没有办法。”
  一道人影落在舍人的身旁,略微有些飘逸的金色头发,声音中也带着些许无奈。
  波风水门。
  “我说,你们两个也太淡定了吧,我可是紧张的要死,就不能考虑一下我们的心情吗?”
  话音落下,又是三道身影落在舍人他们的身旁,话语听起来好像是非常紧张,不过声音中却只有懒散。
  对于再次出现的三人,舍人没有理他们,只是转头看向水门,话语中充斥着“真挚”的疑惑,“水门,为什么我们两个会跟他们一起?我们就这么明显像是来抱大腿的吗?”
  水门耸耸肩,后面出现的三人,他们也都很熟悉,彼此算是知根知底,“我们和他们的任务不同,只是凑巧一起进入水之国而已。”
  “诶?原来他们和我们的任务不一样的吗?我还以为三代大叔早就为我们考虑好了,让‘传说中’的猪鹿蝶带我们躺着度过这次的上忍考核。”舍人无论是表情上还是声音中,充满了遗憾,可见是发自内心。
  后面出来的三人,正是目前一代的猪鹿蝶,奈良鹿久、秋道丁座以及山中亥一。
  都是舍人和水门的老熟人,彼此之间的关系相当好。
  毕竟舍人曾经还在的奈良鹿久家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在他们家拥有超级高的家庭地位,甚至一度成为了奈良鹿久心中魔鬼一般的存在。
  哪怕是现在因为猫舍的顺利开业,舍人创业成功,并且还一举成为了木叶有名的商业新星,每隔一段时间,也都会回奈良家去吃个饭,美其名曰,“看看奈良继美阿姨,顺便指导一下奈良鹿久做家务”。
  对此,奈良继美当然是非常欢迎。
  毕竟,他们一家,已经成为了舍人猫舍的忠实拥护者,单单是奈良继美一人,就直接购买了三只猫,是大客户。
  只是可怜了奈良鹿久。
  “拜托,不要每次都把你自己说得是那么的一无是处,说多了很容易让别人都这么认为,结果和你一打,就知道你忒么全都是乱说。”
  对此,奈良鹿久深有体会。
  他最近和舍人战斗过一次,在舍人的鼓动下,在他无量老爹奈良鹿心的“胁迫”下,最终以奈良鹿久惨败为结局。
  虽然他本身就不是正面战斗型的忍者,靠脑子混饭吃,但要知道他可是比舍人成为忍者早很多时间。
  在舍人刚刚来到木叶的时候,他已经是下忍了,但当舍人成为特别上忍时,他还只是中忍。
  就算到现在舍人已经开始为上忍考核做准备,他也还只是中忍。
  这次的水之国之行,他们五人一起行动,就像水门说的,只是因为正好顺路而已,他们的任务不同。
  不过水门却并没有反对舍人所说的,抱大腿的言论。
  哪怕现在舍人是特别上忍,水门也要参加上忍考核,在他们三人面前,依旧算是抱大腿的存在。
  当然,这是在舍人、水门两人都不暴露底牌的前提下。
  别看不论是奈良鹿久、秋道丁座还是山中亥一,都只是中忍。
  甚至不管是三人中的哪一个,和舍人单挑都绝对打不过,就算是他们单挑能力不弱,但结果其实还是差不多的。
  可一旦他们三人聚集起来,合体成为猪鹿蝶,估计舍人会被他们虐出屎来。
  就算是上忍,在他们三人面前,也不一定能占得便宜。
  这是只要组合起来,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跨越实力界限的组合。
  猪鹿蝶的名号,可是在木叶建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的。
  如今他们三人所组成的猪鹿蝶,是第十五代猪鹿蝶。
  奈良一族、秋道一族和山中一族,在战乱时期就是关系非常亲密的家族,不仅是他们,还有同样关系非常不错的猿飞一族。
  虽然猿飞一族没有三个家族那么亲密,不过猿飞一族却往往都是三大家族每一代猪鹿蝶的见证者。
  也可以算是猪鹿蝶这个名号的授予者。
  这是非常紧密的关系。
  当初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带领着森之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建立木叶隐村的时候,就是先先说服了猿飞一族,才成功将奈良、秋道、山中三族一起带入的木叶。
  真以为千手扉间收弟子时,只是随便收的吗?
  所以,三族之间的配合是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的,合理的配合方式再加上合理的组合,才有猪鹿蝶这个模式真正的诞生。
  当然,猪鹿蝶三族之前的关系,也并不只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秘术可以很好的配合,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们三族单单从家族层面也能做到互补。
  他们三个中忍组合起来,就可以媲美上忍。
  “舍人,如果你真的觉得是在抱大腿有点不太好意思,那么的这次回去后就请我们吃一顿烤肉就可以了。”
  嘴巴里无时无刻不在吃东西的秋道丁座,平时不怎么讲话,但只要一说到的吃,绝对是智商暴涨到奈良鹿久的层次。
  “可别,我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我很好意思的,一点也不客气。”
  舍人直接伸手打断秋道丁座的话。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都好说,就秋道丁座一个人,他不敢请。
  要知道就算是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真太子猿飞阿斯玛,也请不起秋道一族人吃饭。
  “好了,别扯皮了,任务最重要,接下来我们可能就要分开行动了,都要注意安全。”山中亥一发话了。
  猪鹿蝶中,拥有两个大脑,一个是奈良鹿久,另一个就是山中亥一。
  虽然他平时话不多,不过他的观察能力以及对人心的把握,绝对是非常出色的。
  说到这里,众人的表情严肃起来。
  离开火之国执行任务,已经算是比较危险的任务,这次更是直接进入五大国中的水之国,难度不会低。
  之前五人只是正好顺路,一起越过水之国最外围的雾隐村巡逻忍者,现在已经深入水之国内部,当然就要为了各自的任务而奔波。
  “没错,你们也当心,毕竟是进入了水之国,雾隐村的忍者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水门也提醒道。
  三人点点头,在奈良鹿久的示意下,消失在迷雾中。
  要说五人中,明明四个中忍一个特别上忍,为什么会做深入他国的任务?
  水门和舍人两人执行上忍考核任务,猿飞日斩知道他们两人可不只是表面展露出来的实力而已。
  距离上次舍人参加的忍者学校的开学典礼,又再次过去了一年的时间。
  一年,所能够改变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舍人跟着迈特戴修炼体术两年时间。
  超高强度的训练,再加上自己本身在这一年时间中身体的成长,更是在最近达到了一米七的新高度!
  这其中的实力变化绝对是相当可观的。
  甚至除了舍人自己外,别人都不知道他的实力提升到了什么程度,可能就只有平时一起做任务的宇智波吉成和奈良吉乃能够了解一二,反正平时的任务中,他们感觉越来越简单。
  就这样,舍人提升的幅度,相比于水门来说,多多少少还有些相形见。
  要知道,水门和玖辛奈,可是在自来也的“悉心”教导下,实力得到了质的飞跃。
  水门一直都是天赋出众的人,就算没有合适的老师教导,凭借自身的努力,也成为了木叶众多中忍中十分出彩的一个。
  这一年里,接受到自来也这种和他相性非常搭老师的悉心教导,实力提升是毋庸置疑。
  还有要提的就是,水门成为了自来也的正式弟子,据说是因为他看到了水门身上的闪光点,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玖辛奈并没有。
  不是自来也不想收,而是玖辛奈在知道了自来也的特殊癖好后,果断地选择放弃这个选项。
  虽然她依旧尊敬自来也,但不代表她能接受这一点。
  而且玖辛奈主要还是学习漩涡一族留下的封印术,自来也的一身本领,她学不到多少。
  所以现在的舍人和水门的实力,并不是表面看出来的。
  “那我们也行动吧。”舍人说道。
  水门点点头,两人消失在这里。
  ...
  在非战争年代,晋升上忍,一般都是需要进行上忍考核任务意思一下,不管是难还是简单。
  不过他们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暗杀水之国的财务大臣。
  虽然不知道这个任务是谁发布的,不过忍者只是执行任务,从来不用问任务的由来。
  水门跟在舍人的身后。
  他们这任务的全程,都是由舍人领头,水门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从未来过水之国的舍人,对水之国的熟悉程度,远远地超过了他。
  水之国的财务大臣,居住在水之国的国都内,作为水之国掌管钱财的首要大臣,当然也是有忍者贴身守卫。
  不仅如此,在水之国的国都内,肯定也有着雾隐村的忍者常驻。
  就比如火之国国都内,就有着守护十二人士这样的十二名上忍守护,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媲美影级强者。
  水之国可能不如火之国,不过守护的力量肯定也是有,而这些可能就两人所需要面对的。
  在越过了水之国的边境后,两人乔装打扮。
  很快,天黑之前,成功地抵达水之国的国都。
  在忍者世界中,虽然主要的战斗力量都是来自忍者,来自各个大大小小力量不一的隐村,但从名义上,却还有一个凌驾于各大隐村之上的存在,那就是每个国家的大名。
  各国的大名,几乎没有实力,但他们才是各个国家,名义上的统治者。
  就算是木叶这样整个忍界最强大的隐村,每一任火影想要上任,都需要得到火之国大名的认可,哪怕他的认可并没有什么作用,但没有得到大名认可的火影,就名不正,名不正就导致言不顺。
  而且最重要的,大名掌控着一个国家的主要财政收入,隐村想要正常发展,需要大名首肯的拨款。
  拨款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隐村接下来一年时间的发展。
  并且各大隐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不轻易的对国家大名出手,除非孤注一掷,一旦动手,可能会有引起的别的隐村的集体攻讦。
  “水门,先分开调查一下水之国国都内的情况,找到财政大臣的宅邸,最好是把内部的防守力量也调查清楚,有利于我们的行动。”
  “嗯,两个小时后在这里集合吧。”水门也应道。
  忍者的基本素质之一,情报收集。
  还好他们的任务不是暗杀水之国的大名,否则就算成功,也不一定能顺利地离开水之国。
  两人分开行动,舍人在第一时间使用通灵术。
  全身银白色的猫出现在面前。
  正是一年多前,成功融合了八尾查克拉的小银,如今的它也已经成为一只合格的忍猫,并且帮小蓝分担了一部分压力。
  其中水之国的情报,主要就是由它负责的。
  “小银,任务你已经知道了,水之国国都内的情报,让大伙努力一下。”
  “好。”
  说完,小银轻盈的身体跃上屋顶,收集情报去了。
  在这一年时间中,舍人提升的不仅仅是他的实力,还有他越发精确的情报系统,很多原本难以渗透的地方,此时也已经渗透了进去,原本就渗透了的,如今就需要做到更加精确。
  各大隐村难以渗透进去,但这些大国的国都,却并不是很难。
  两个小时后,水门回来了,脸色略微有些凝重,同样得到情报的舍人脸上也没有了一开始的轻松。
  两人对视一眼,就知道对方应该是得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的情报。
  深吸一口气,舍人开口道:“两名上忍,两名中忍。”
  水门点点头,补充道:“而且在他的宅邸周围,有很多水之国的精锐士兵拱卫,稍微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会引起所有守卫力量的重视。”
  “看来我们两个并不是第一个做这个任务的人,或者说,对方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两名上忍,这可不是一个大臣应该有的守备力量。”
  “怎么说?”
  舍人沉吟片刻道:“用毒。”
  “毒?”
  得到舍人肯定的眼神,水门也觉得用毒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我这里有一种,只要中毒,没有查克拉的普通人,坚持不过十秒钟。”
  “好!既然对方事先有准备,拖得时间越久,对于我们就越不利,不如今天晚上就行动?”
  两人都是雷厉风行的性格,一下子就拍板决定。
  夜黑风高,杀人夜。
  明明知道对方拥有两位上忍,他们却并没有畏惧。
  任务...开始...
  夜枭划过夜空,站在树梢,偶尔发出的嘶鸣响彻夜空。
  隐藏在暗处的杀机却无人可知。
  一缕清爽的夜风袭来,让夜晚巡逻的人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惬意。
  在他们刚刚想要松一口气,精神松懈的一瞬间,四人的巡逻小队,几乎一瞬间就全部倒地,脖子处溢出的鲜血,被划破的气管,以及发麻了的身体,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抬动,更何况想要张开嘴巴哪怕是一丝的缝隙。
  巡逻的士兵惊恐地瞪大眼睛,想要发出警报,却发现身体渐渐失去力量,眼中的神采缓缓消散。
  两人扶着四具尸体,动作缓慢地安置好。
  水门朝着舍人竖起一根大拇指。
  “好强的毒!”
  这是水门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种既致命,有能在对方丧命之前的麻痹作用,效果实在是太好了,绝对是暗杀的完美毒药。
  舍人无所谓地笑笑。
  他可是师承三忍黄赌毒中的毒,会用一些毒再正常不过。
  而且纲手的医疗手札,药师野乃宇的医疗手札中,都记录着的一些毒药的使用方法。
  一个个地拔出一些在明处、在暗处的岗哨。
  硬生生地在财务大臣宅邸的防御圈上,凿出一个缺口。
  外围的防守,对于他们这样的忍者来说,没有什么困难,但接下来忍者层次的防守,才是最大、最麻烦的。
  翻身进入外墙。
  再次熟练地解决几个士兵后,悄无声息地靠近内院。
  对于普通人来说,深夜绝对是他们意志最薄弱的时候,但对于忍者来说,无论是夜晚还是白天,只要是有任务在,都会高度集中注意力。
  跃入内院。
  但就在这时,数量不少的苦无和手里剑刮起劲风陡然袭向刚刚落地的两人。
  “被发现了!”
  舍人脸色一变,下意识地丢出数枚手里剑,一一将射来苦无和手里剑全都击落。
  “水遁-水冲波!”
  两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从院子的正前方,两道水波直袭而来,只稍片刻,舍人和水门就将被水流淹没。
  仿佛早有准备。
  从空中再次落下数只苦无,并且在苦无后,捆绑着一张张燃烧着的纸张。
  起爆符!
  舍人和水门几乎是同时行动。
  “土遁-土阵壁!”
  “风遁-压害!”
  ——————————
  PS:5000字送上,求订阅!月票!推荐票!每天稳定万字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