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组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组织

    舍人扬了扬自己手中的卷轴,随手将其放入忍具包。
  
      看到这一幕的罗砂脸色再次一黑。
  
      这个混蛋...
  
      “你可以走了!”
  
      罗砂轻轻一甩手,散落在绿洲之上的砂子化作溪流,一点点地离开绿洲。
  
      不过舍人却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看到舍人还不离开,罗砂眉头一皱,以为他还没有打够,还想再打。
  
      随着他的表情变化,绿洲外盘旋着的沙暴再次活跃起来,那刚刚散去的砂浪,也一副要再次凝聚出来的模样。
  
      他罗砂顾全大局不愿意将战斗规模再次加大,却不代表别人就能抓住他的把柄的再次肆无忌惮地挑战他。
  
      如果对方硬是要和他继续中战斗下去,罗砂也不介意将这个在忍界中拥有不小名气的苍猫留下。
  
      但却见舍人缓缓地将圆舞刃送回刀鞘。
  
      看到舍人的动作,罗砂旋即一愣,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
  
      就听见舍人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淡淡道:“罗砂上忍,如今你在砂隐村的处境好像不太好吧?”
  
      闻言,罗砂紧皱的眉头再次一紧,他不知道舍人突然说这些,目的是什么。
  
      不过却回应道:“我的处境不好?我在砂隐村处境怎么样,和你一个木叶的暗部忍者有什么关系吗?”
  
      以罗砂特殊的身份以及他强大的实力,在砂隐村怎么可能处境不好。
  
      不说受万人敬仰,但么个遇到他的人,尊称一声罗砂大人还是比较常见的。
  
      舍人摆摆手,“这可不一定,罗砂先生你在砂隐村的处境,和我这个木叶的暗部忍者的确是没有太多关系,但如果作为罗砂先生你的合作伙伴,这个关系可就大了。”
  
      “合作伙伴?”
  
      罗砂可不记得自己和一名木叶的那部忍者有什么合作关系。
  
      要知道,和外村的暗部忍者私下联系,可是能以判村而定罪的,甚至就算不是暗部忍者,只是与一个外村的普通忍者有过多的联系,都能以判村的未定论。
  
      舍人伸出自己上手摊了摊,示意自己并没有多少恶意。
  
      “罗砂先生,不要被表面的现象所影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根据自己实际需求出发如果你真决定自己的目标很容易达到,那就当我没说,不过我觉得现在的你应该是很需要一个合作伙伴才对。”舍人略带诱惑的声音响起。
  
      闻言,罗砂的心脏突然漏跳了半拍,从舍人的话语中,他仿佛是听出了些什么。
  
      舍人继续道:“如果罗砂先生的目标,只是想要成为砂隐村的众多支柱之一,只是想要在将来成为砂隐村的长老之一,那我觉得以你现在的能力和手段,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罗莎低喝一声。
  
      绿洲外,盘旋着的沙暴非但没有平缓下来的趋势,反倒是动反应越来越大,甚至有一种要将整个绿洲都笼罩进去的感觉。
  
      呼啸着的沙暴,在这一刻,化作了一只在沙漠中咆哮的凶猛老虎。
  
      “罗沙先生,作为三代风影的弟子,并且天赋也绝对是砂隐村中最顶尖的一批人。
  
      如果没有人干预的话,将来成为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可惜啊......啧啧...”
  
      舍人佯装成一副惋惜的模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从他的语气中,好像的确能够听出他对罗砂处境感到惋惜。
  
      “你知道什么...”
  
      罗砂刚刚想要开口,却被舍人打断,就听到他继续道:
  
      “可惜啊,砂隐村出现了一个更顶尖的天才,‘赤砂之蝎’!
  
      似乎人家有更好的出生,一个作为实权长老的奶奶,而且他离世的父母,曾经也被当成风影来培养,各种人脉关系可是不会随着他们的离去而消失,甚至可能会被寄托到下一代之上。
  
      一个顶尖的傀儡大师,一个仅仅才年仅十多岁出头,居然能够研制发明出对整个砂隐村的傀儡师都提供帮助的天才傀儡师,在三代风影还处于壮年时期,对方好像更加有能力和潜力成为下一任的风影吧。”
  
      赤砂之蝎,这个名号起源于砂隐村,所形容的就是的砂隐村千代长老的孙子,那父母被木叶白牙旗木朔茂所杀的砂隐村傀儡天才。
  
      没有参加忍者学校,仅仅只是自己独自一人在千代的傀儡库中自己琢磨,就在七岁成为了砂隐村的下忍,八岁成为了砂隐村的中忍,如今十几岁的他,已经在整个砂隐村中声名鹊起,天才傀儡师之名,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从天赋、出生以及年龄来看,赤砂之蝎的确是非常适合成为第四代风影的人选。
  
      罗砂的目标毫无疑问肯定是第四代风影,赤砂之蝎就成为了他成为第四代风影上最大的阻碍。
  
      听完舍人的话,罗砂面无表情,不过他眼中流转的神采毫无疑问地暴露了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舍人一针见血地点出了此刻他的处境。
  
      在两三年前,他还有自信自己能够在第三代风影卸任后,成为第四代风影,并且他也是为了这个目标一直在努力着。
  
      可是就在近几年,千代的孙子赤砂之蝎强势崛起,天才之名响彻砂隐村。
  
      短短两三年,砂隐村众多忍者们的而风向就出现了变化。
  
      其中罗砂丝毫不怀疑,但其中肯定有千代这个砂隐村的实权长老参与到了其中。
  
      这既是他现如今尴尬的局面,被舍人一语道破。
  
      “说了这么多,你们木叶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说说吧?想挑拨我们砂隐村的内部矛盾然后坐享其成?还是说想要扶持一个傀儡风影,让砂隐村慢慢地成为木叶的附庸?最后甚至一点点地为木叶所吞噬?
  
      虽然说我的目标是四代风影,并且为了这个目标而付出一切,但却不代表我愿意任你们摆布。”罗砂气势汹汹。
  
      对于舍人说出这些话的目的,给予了一定的猜测。
  
      不过舍人却夸张地连连摆手,“不不不...我说的,‘我’是你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我们’。”
  
      “你?...究竟是谁?!”
  
      罗砂眼睛一眯,声音略微有些低沉。
  
      他一直认为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木叶这段时间突然声名鹊起的苍猫,只是随着说了这么多的话,罗砂产生了怀疑。
  
      可如果不是木叶的苍猫,那又是谁?
  
      难道砂隐村和木叶之间的特殊交接场地,被别人知道了?
  
      半年份的任务清单交给了一外人?
  
      罗砂沉寂下去的杀意再次升起。
  
      只是舍人没有要再次和他战斗的意思。
  
      “我?我只是一个木叶暗部的普通忍者,代号苍猫。”
  
      “难道额你就不怕我将你刚才的这番话告诉你们木叶的高层?这样你恐怕就不得不成为叛忍了吧?”
  
      “谁信?”舍人淡淡反问。
  
      罗砂气息一滞。
  
      的确,谁信?
  
      显然,一个外村的忍者来投诉一个本村的忍者,而且还是做出了巨大贡献忍者,只要本村的高层不是傻子,肯定是不会相信这样的话。
  
      舍人继续道:“我知道你现在不信,但没关系,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
  
      “你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罗砂自认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是特别有价值的,唯一的可能就是砂隐村中不低的身份。
  
      但就算他无法成为砂隐村的四大风影,也不会出卖砂隐村的东西或者是人给一个外村人。
  
      “不用紧张,并不会对你们砂隐村带去什么伤害性的事,等看到我们的诚意,你自然就会知道我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在两人的长时间对视中,罗砂离开了这片绿洲。
  
      从盘旋在他身体周围的风沙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风影之位,对于他这样的一个野心家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待到罗砂完离去后,舍人解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看着他离去的方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人就是将来有可能成为四代风影的人吗?”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舍人身后响起。
  
      “不是可能,是必定!”舍人没有回头,他知道来人,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次任务,舍人提前通知了角都。
  
      毕竟是砂隐村,从前几次人任务的份额交接中,就知道砂隐村的忍者们,越来越躁动,鬼知道会不会在这一次交接中突然暴起。
  
      以他一切求稳的性格,通知角都并不意外,而且他也的确是有些事情需要和角都交流一下。
  
      “你觉得他不行?”舍人问道。
  
      角都绿莹莹的眼睛中,散发着略微有些阴森的光芒,“也不是,在沙漠的主场,他的磁遁配合操砂术,很强。”
  
      能让角都这样和千手柱间交手过,并且活了几十年的家伙都说“很强”,可见罗砂的实力并不弱。
  
      当然,言外之意,在沙漠之外,罗砂的实力,可能就没有那么强。
  
      舍人的脸上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这家伙可不仅仅只能看他表面,无论是心机还是手段,都是砂隐村第四代风影的上上之选,而他此刻面前的障碍就只有赤砂之蝎一人而已。
  
      但赤砂之蝎...呵——一个即将偏离轨道的人。”
  
      “就算他真的成为风影,也不可能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难道你你觉的这个人能给我们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吗?”
  
      “之所以说他手段和心机,只要为了达成目标,他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再次感叹道,“这样的人,才能在这个世界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才能活得滋润啊,那些太过天真、太过想当然的人,如果想要成功,难度可比这样的人大多了。”
  
      听着舍人的话,角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曾经的他不也是活在理想的世界中吗?
  
      最后的迎接他的,也只是背叛与厮杀。
  
      所以他才会放弃相信任何一个人,他所相信的,就只有金钱与利益。
  
      而舍人正是抓住了他这一点,两人之间的合作,就是因为到处都充斥着利益,彼此利益纠缠,才成为了不错的合作伙伴。
  
      并且随着合作的不断加深,他们之间的利益交互也会越来越多,也就越难以分开。
  
      “对了,最近情况怎么样?”
  
      “还可以,这个田之国大名的确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答应了给我们的拨款一分没少,按照你的要求,我在一些流浪忍者,地下赏金兑换所的忍者中,召集了几个实力不弱,并且同样也能被利益捆绑住的忍者。
  
      其中一共四名上忍实力层次的忍者,中忍十二人。
  
      至于说下忍,也是按照你的想法,从头培养,从整个忍界各地,寻找了一些看起来有潜力的孤儿,通过洗脑、思想灌输后,再传授他们一些忍术知识,一共四十人,如今已经有十人通过了全部的测试,正式拥有了下忍的实力。”
  
      角都就好像是一个大管家,一点点地将他们在田之国的“产业”告诉舍人这个甩手掌柜。
  
      听着角都所讲的信息,舍人是有点惊讶的。
  
      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就成功地在田之国这么一个没有忍者背景的国家中,建立起了这么一股拥有不弱实力的小势力。
  
      再加上角都,就是一名影级强者,四名上忍、十二名中忍,以及四十名介于下忍左右的孩童。
  
      这绝对可以算是一股不弱的势力,如果想要成立隐村的话,这足以成为一个小隐村的基础。
  
      也就是角都在整个地上赏金界拥有不小的名声,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招募到这么一批忍者。
  
      当然,本来是可以招募到更多人,只不过舍人的要求是宁缺毋滥,所以很多达不到要求的人,都被角都剔除了出去。
  
      最后剩下的这些,不说秉性有多么的纯良,但至少拥有一定原则,不是滥杀之人。
  
      至于说,拥有拥有很大的野心或者说是非常贪婪,这一点在舍人看来,都是正常的。
  
      有野心的人,才会尝试去提升实力,而贪婪的人,才能用利益将他们束缚并且利用起来。
  
      不过他也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那些从头培养起来,用洗脑手段控制住的孤儿不用担心,而那些招募进入的人,在进入组织后,都会被分配一只猫。
  
      名义上的作用是为了彼此之间联系更加方便,并且这些猫也都是忍猫,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帮助,还能提供很多的情报与线索,将会是非常得力的助手。
  
      但本质上,这些猫也是为了让舍人能够监视他们,凡是发生出格的事情,他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只是现在舍人所掌握的庞大,遍布整个忍界的猫群体,需要一个明确的族群限定。
  
      最好是能弄到一个像三大圣地那样的契约卷轴,建立一个正式的猫族通灵兽,这样更利于他管理这么一个庞大的猫族群体。
  
      经过几年努力发展,由一传十十传百的快速且高效的传播,舍人能够非常自信地说,整个忍界中所有的猫,其中三成都在他的掌握中。
  
      但这差不多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再不建立一个猫族的通灵族群,恐怕想要继续扩张,就比较困难了。
  
      收回思绪,听着角都继续讲述着田之国的情况。
  
      因为人数并比多,而起隐藏得比较好,所以并没有引起木叶的注意。
  
      “现在所有的收入全都来自田之国大名的拨款,如果想要继续扩张,要么是我们自掏腰包,要么就是给组织增加一些收入业务。
  
      不过就算是我们自掏腰包扶持,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我建议是开发一些业务,增加收入。
  
      我们招募这么多人,也不是为了养着他们而已吧,不如让他们出去做一些任务,哪怕只是做一些赏金任务也好。”
  
      角都继续道:“而且,我们这个组织也差不多建立有一年多的时间了,难道不应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吗?”
  
      听着角都讲了这么多,舍人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角都这家伙是真的非常适合担任大管家,特别是金钱的管理上,非常敏感,一分一毫都不会过度地浪费。
  
      也难怪原著中在他输给佩恩,答应加入晓之后,就成为了掌管晓组织财务的唯一人选,而他也的确是一丝不苟地完成了。
  
      “自己的名字吗?”
  
      舍人想了想,缓缓摇摇头,“暂时还不是时候,拥有名字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重视,如果在别人面前展示出就像是流浪忍者,反倒是不会引起过多的反应。”
  
      “至于说,资金来源问题,地下赏金兑换所的任务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曾经他们只能单独完成任务,但现在,他们可以通过组队去完成,拥有我们所提供的情报,以及彼此的协作能力,任务成功率肯定会更高。
  
      短时间内,这可能会成为主要收入之一。
  
      不过,看似平静的忍界,马上会再次变得热闹起来,第三次忍界大战只需要一个契机就会爆发,到时候才是我们真正赚钱的时候。
  
      赚战争钱肯定是最好赚的,我们可以以雇佣兵的身份,接取一些大隐村的任务。”
  
      角都点点头,将舍人的话记在心里。
  
      和舍人接触了这么多年,他渐渐地已经习惯了听从排。
  
      倒不是说他自己没有什么主见,纯粹只是因为和舍人相处这么长的时间,已经习惯了他的先见之明,那种对于一些重大事情的敏锐嗅觉。
  
      所以,两人说是合作,慢慢地演变成了以舍人为主,为方向的模式。
  
      毕竟,从合作到现在,舍人的话就没怎么错过。
  
      “对了,不只是我们,听说最近雨之国出现了一个名叫‘晓’的组织,他们的几个首领很有潜力,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接触一下。”
  
      舍人突然想到,在这个时间段,晓组织应该是已经建立了,并且已经开始招兵买马,推行他们“和平”的理念。
  
      “仅仅只是接触吗?要不要把他们吸纳进来?”
  
      “不用,接触一下就可以,那几个人,后面可有人在盯着...”
  
      就是为了不要引起那个人的注意力,所以舍人才不想要自己好不容易在田之国弄起来的一点点班底暴露出去。
  
      这可是他在整个忍界留下的一张不弱的底牌,关键时刻能发挥出大作用。
  
      至于说罗砂这张牌,反正不管用不用得到,他们都不用付出什么代价,赤砂之蝎自己就会走向砂隐村的对立面,到时候只要假装是他们做的就可以。
  
      无付出,有概率高回报的事情,舍人觉得很有必要尝试一下。
  
      ——————————
  
      PS:求订阅!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