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交易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交易

汤隐村首领的办公室。
  
  等待了一段时间通报,两人成功地见到了汤隐村首领。
  
  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约莫有五六十岁的老者,单单只是看外表,特别是皮肤的话,倒是略微偏向年轻化。
  
  估计是因为汤隐村内到处都是温泉,每天泡一泡,天天十年少。
  
  进入办公室后,对于一个隐村的首领,哪怕只是小隐村的首领,舍人应该拥有的尊敬还是有的。
  
  “首领大人,在下奉三代火影大人之命,护送河野太郎先生回到汤之国汤隐村任务完成!”
  
  舍人微微行礼后,不卑不亢地说道。
  
  汤隐村的首领,麻吉卡,一位年龄高达五十几岁的老者,真要算辈分的话,他甚至比猿飞日斩都要高一倍,也就当初的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的能与之相比。
  
  作为从曾经忍界之神年代走过来的人,他无疑见识过曾经木叶最辉煌时候的人。
  
  忍界之神千手柱间再加上唯一能与之媲美的宇智波斑,两人凭借实力盖压整个忍界的盛况。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上一任的汤隐村首领,就坚定不移地选择跟随木叶的脚步,而他则同样继承了上一任首领的意志。
  
  正是因为首领的态度,以及汤之国所处地理位置等种种原因加起来,才让整个汤隐村乃至整个汤之国的人都向往和平。
  
  麻吉卡看到舍人,立刻露出了菊花般灿烂的笑容,并且在看到了被他背于身后的猩红镰刀时,脸上的笑容更甚。
  
  倒是在看到河野太郎在,这位汤隐村科研部部长时,没有舍人想象中的热情。
  
  不过想想也是,汤隐村崇尚和平,但河野太郎他们所研究的东西,一旦出现和有可能就会破坏这个和平。
  
  他之前同意让河野太郎去木叶学习,也是认为他们的实验不会成功,就算是有足够的理论基础,没有实质性的结果也没有用,并且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出现成果。
  
  只是没想到才离开没几年,河野太郎就回来。
  
  视线从河野太郎身上离开后,再次回到舍人的身上,笑着说道:“不知道三代火影的身体怎么样?是不是还健朗?”
  
  舍人笑着点点,“多谢首领关心...”
  
  两人继续寒暄几句。
  
  “看来舍人小哥你们这次来的路上也并不太平。”
  
  视线转移到舍人背着的猩红镰刀上。
  
  闻言,舍人眉头一挑,看来这个汤隐村的首领应该是知道这个邪神教的存在。
  
  将背上的镰刀拿在手中,于半空轻轻的挥舞了几下。
  
  镰刀发出清脆的金属与空气震动的声音。
  
  嗖嗖嗖——
  
  感知到办公室内的动静,三名带着面具的忍者瞬间出现于办公室内,警惕地盯着手持猩红镰刀的舍人。
  
  看着出现的三人,舍人眉头一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向年迈的汤隐村首领麻吉卡。
  
  仿佛是感觉到舍人看穿了这些人的意图,麻吉卡轻咳一声化解了自身的尴尬,挥挥手遣散了这三名忍者。
  
  “舍人小哥,让你见笑了。”
  
  舍人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询问道:“首领似乎认识这柄镰刀?或者说认识这柄镰刀背后所代表的东西与组织?”
  
  麻吉卡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看了河野太郎一眼,得到他无声的同意后才缓缓开口。
  
  倒是舍人对于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觉得有些意外。
  
  “舍人小哥你也知道,我们汤之国,汤隐村,拥有‘忘却战争的村子’这个称号,所以我们国家内的,无论是普通居民还是忍者们都崇尚和平,并且从几十年前开始就一直维持着这样的情况。
  
  因为汤之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所以汤之国还算富饶。
  
  但有些人开始不用为了生活而奔波的时候,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便开始滋长。
  
  汤之国的一个名门望族,河野一族,从大约七八年前,开始不甘于这样的平静,首先是向我进言,希望我能够成为汤隐村的第一位影,成就一代目汤影,以渴求将汤隐村跻身进入五大隐村的行列。”
  
  听到这里,舍人的表情变的有些奇怪,望向河野太郎。
  
  河野一族?
  
  影,从理论上来说,是每一个隐村最高首领所专属的称号,比如说木叶的火影,云隐村的雷影的,岩隐村的土影,还有风影以及水影,这些人分别是五大隐村的最高首领。
  
  但目前为止,已知的用了影这个称号的,就只有这五大隐村的首领而已,其余就再也没有人使用了。
  
  就算是拥有“半神”称号的雨之国雨隐村的首领山椒鱼半藏,都只是用首领自居,而没用有雨影。
  
  为什么?
  
  一旦用了“影”这个称呼,就是在告诉五大隐村,告诉整个忍界,他们将凌驾于所有小隐村之上,成为与五大隐村并驾齐驱的存在。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实力还好说,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实力去尝试打破忍界几十年下来的平衡,毫不客气地说,这就是在找死。
  
  但凡是有点智商和心中有点数的人,都不会选择用“影”这个称号。
  
  看着舍人脸上的奇怪表情,麻吉卡也知道这件事情听起来有点搞笑,“我知道这听起来是有点荒谬,但当时的河野一族的确是这么进言。
  
  不过我当场就言辞拒绝了。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是他们脑子突然抽风,之后他们也的确没有再提起过。
  
  但慢慢的,还是发现了异常。
  
  汤隐村内来来往往的各国人员不少,同时村子内的人也不少,但开始频繁地出现人员的失踪,紧接着开始出现一些身穿黑袍的人开始宣传什么邪神教,宣传什么邪神大人。
  
  幸亏发现得早,及时地发现了河野一族在汤之国内做的事。
  
  我们发现...我们发现...”
  
  汤隐村的首领麻吉卡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发现在做人体实验。”
  
  开口的不是麻吉卡,而是旁边一直听着的河野太郎。
  
  麻吉卡口中所说的这个汤之国的名门望族河野一族,当然就是河野太郎所姓的河野。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河野太郎没有和那个河野一族在一起,舍人心中有些疑惑。
  
  不过麻吉卡看到河野太郎开口,他的神色复杂的地没有开口。
  
  只听见河野太郎淡淡地说道:“当时河野一族进行人体实验时,那个首席研究员就是我,也是我统筹的全局,河野一族目前的族长是我父亲。”
  
  人体试验?!
  
  舍人眼睛眯了起来。
  
  果然不管是在哪个地方,都有这种血腥的东西。
  
  这是这个世界导致的,为了追求力量,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并且因为这个世界中充满了太多神秘的血继限界,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太大,有些后天不足的人就只能通过这种非常规手段来后天提升自己。
  
  汤隐村虽然说是向往和平的村子,但向往和平却并不代表不向往力量,这两者并不对立,拥有更多力量才能更好地拥有和平,这也不矛盾。
  
  所以...
  
  舍人看向麻吉卡以及河野太郎,作为一个隐村的首领,真的不知道在自己的隐村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最开始可能的确是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可能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
  
  说不定,河野一族最开始进行的人体实验还是麻吉卡默认的,只是到后面邪教出现,他实在是有些兜不住,才不得不出手。
  
  否则现在站在这里,并且掌握着人体实验核心技术的河野太郎,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只不过,邪神教的出现,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邪神教?也就是昨天晚上对我们发起攻击的那群人吧?那群疯狂歇斯底里的的人,就算是死的时候,也面带笑容的人吧?”舍人开口道。
  
  “没错,邪神教非常恐怖,并且这个邪神并不是虚构出来的,它真实存在!
  
  甚至它的出现,我还亲眼见识过。
  
  但这个邪神教,它教义很血腥:光身边的人,让他们拥抱邪神怀抱!
  
  为了保护裕子,我选择了脱离河野一族,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首领...”
  
  听起来,仿佛河野太郎是为了女儿而改邪归正,而汤隐村首领动用力量推翻了这个家族,并且将这个邪神教赶出了汤隐村。
  
  一切真的就这么简单?
  
  估计两人多多少少的都隐瞒了一些东西。
  
  只是舍人毕竟是外村人,能让他知道这些,也只是因为汤隐村的首领麻吉卡希望通过他的口来让猿飞日斩知道,汤隐村依旧是那个还好和平的隐村,汤隐村的那些破事都是这个邪神教做的。
  
  看来这个汤隐村的首领,对于木叶的畏惧的确是发自内心。
  
  再次交流了一段时间,并且让舍人带去对猿飞日斩的问候后,两人离开了首领的办公室。
  
  从窗户上看着离去的两人,麻吉卡的脸上带着些许无奈,“既然失败了,那么就一直失败下去吧,我的时间似乎并不允许我再拥有那种无谓的野心,还是将未来交给下一代...”
  
  被成为“忘却战争的村子”的汤隐村,就真的所有人的想法都这么统一,连一个拥有鞋野心的人都没有吗?
  
  不见得...
  
  与河野太郎离开后,舍人脑中思考的,并不是关于人体实验的事,而是一直在计算时间。
  
  “六七年左右,这并不是一个准确的时间,但如果往大了算,也就是七年甚至再稍微多一点的话,好像就能够吻合了。”
  
  舍人在计算什么时间?
  
  “如果没有算错的话,七年多前,应该是处于二战后期,也是木叶压力最大的时候吧?
  
  如果我是雾隐村的水影和云隐村的雷影,肯定是选择这个时候对涡潮隐村发起攻击,那么似乎就有些对应得上了。
  
  汤隐村也出手了?
  
  还是说就只有汤隐村的这个河野一族动手了?”
  
  之所以会让舍人产生这样的怀疑,实在是因为邪神教的这个所谓的邪神,和漩涡一族的那个死神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并且如果河野太郎说的不假的话,他可能的确是见过这个邪神,将来作为晓组织最年轻的成员,从邪教走出的飞段,也说见过邪神大人。
  
  所以,舍人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个邪神教的邪神是不是就是根据漩涡一族的死神才创造的?
  
  再加上飞段要使用邪神之力时,就必须通过血液、阵式,这不就是血液签订契约,阵式召唤邪神之力吗?
  
  只不过漩涡一族所创造的死神更加正规,方法更加正统。
  
  河野一族可能只是得到其中一部分,东拼西凑就弄出这么一个邪神。
  
  一个需要人的生命才能存活下去,才能发挥作用的邪神。
  
  就一个伪神都算不上的存在。
  
  估计真实情况应该和他猜测得差不多。
  
  “河野太郎先生,我们一开始约定好的。”舍人开口道。
  
  河野太郎表情一滞,旋即僵硬地点点头,“好,请跟我来。”
  
  说着,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朝着汤隐村一片豪华的宅邸走去。
  
  只不过这从远处看非常豪华且庞大的宅邸,靠近之后却发现大都是断壁残垣,有些残破不堪,并且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
  
  但河野太郎却好似很熟悉,七拐八拐的之后就来到中心处,最大的宅邸中。
  
  并且主动解释道:“这里就是河野一族曾经的族地,当初父亲说发现了一些很神奇的东西,希望我和弟弟能够进行研究。
  
  只是进行到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次的实验居然这么血腥,但为了裕子,我忍了下来。
  
  可当邪神教出现,实在是接受不了他们的教义,我不能让裕子和我一样承受这种压力,所以...
  
  那次事情发生后,我付出了一切,甚至包括我那一身的查克拉。”
  
  两人打开暗格走下楼梯,一边走一边还讲述着这些情况。
  
  紧接着,两人来到地下最深处。
  
  舍人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到了。
  
  理论上来说,以他大蛇丸弟子的身份和阅历,再加上自己本身也开始接触人体试验,没有道理会被吓一跳。
  
  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
  
  一个巨大的地下基地中,陈列着几十个上百个的玻璃缸,里面填充满了绿色的营养液,以及这些营养液和剥离缸中装着的,那一个个失去了生机的人。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些失去了生命的人,脸上非但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反倒是满脸诡异的笑容。
  
  “是不是感觉整个人都有种毛毛的感觉?当初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是如此。
  
  我想你和他们交过手,应该明白我选择脱离他们的原因,这与所谓的忠诚和家族荣誉感无关,我只是不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女儿这样被关在里面,或者是她看到我被关在里面。”
  
  说着,两人来到中心的实验台,只见河野太郎轻轻地在实验桌上东敲敲,西按两下,一个小巧的暗格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里麻吉卡首领都没有来过,所以这里这么恐怖的景象也没人收拾,我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还是会如此。”
  
  河野太郎从暗格中拿出一叠文档交到舍人说中,继续道:
  
  “我父亲他们一直在寻找我的踪迹,或者说寻找这个实验的这些报告,之前我们遇到的袭击就是他们派出的人,并不担心他们会杀了我,就是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还未到手。”
  
  “我在后来的那次袭击中,遇到了这柄红色镰刀的主人,一个年轻的男子,他有一种特殊能力,那就是怎么打也打不死,甚至于斩断了他的手臂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修复过来的。
  
  这个男人,就是你们的研究成果吧?”
  
  河野太郎神色复杂。
  
  “镰刀,是我们河野一族的标志,所以麻吉卡首领在看到这把镰刀的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不过那个人并不是研究成果,真要说的话,只能算是半成品,最多就只能存活一个月的时间,超过一个月后,就会直接死亡。”
  
  停顿片刻后,他继续解释道:“当初,我作为这项实验的首席研究员,而我的弟弟则是副手,当我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刻将研究成果藏了起来,所以他们的只是半成品,是残次品。”
  
  “这么说,你在去木叶之前,就已经将这个实验完善了?”舍人略带诧异地问道。
  
  河野太郎点点头,“就差一点。”
  
  “那你去木叶也不是为了所谓的学习,纯粹就只是为了躲避你父亲和弟弟,躲避这个邪神教吧?”
  
  “没错!只是作为外来人员,就算拥有麻吉卡首领的推荐信,停留的时间也有限。
  
  本来我的想法是带着裕子回到汤隐村后,将她交给首领,然后我就带着这些秘密安静地离去。”
  
  “只是你没想到,我这个木叶上忍居然在无意之间,也盯上了这些东西。”舍人似笑非笑地说着。
  
  闻言,河野太郎沉默。
  
  他不知道舍人纯粹只是好奇于他的研究成果,还是知道些什么东西。
  
  当时两人避开所有人谈条件时,舍人的条件就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这些研究成果。
  
  “其实,在一开始你也并不是真的想要将这些东西给我,你的想法大概是回到村子后,将裕子交付给首领,随后你无论是生是死,就关系不大了是吧?
  
  只是没想到后来邪神教的人突袭,我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你惊讶,所以你想将裕子托付给我,让我带回木叶肯定比在汤隐村更安全。”
  
  舍人也差不多将这件事情以及河野太郎心中的算计看穿多,直接点出了他的计划。
  
  从他手中拿过那叠厚厚的研究资料。
  
  “不管怎么说,交易继续。”
  
  听到舍人这么说,河野太郎轻轻松了一口气。
  
  “那位年轻的朋友,不知道能不能将你手中的东西交给我们?邪神大人会记住你做出的贡献!”
  
  就在舍人准备翻看资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地响起。
  
  ——————————
  
  PS:求订阅!月票!推荐票!这个月已经36万字了,并不算少吧,求一下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