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赤砂之蝎VS三代风影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赤砂之蝎VS三代风影


  一个偏僻隐蔽的地下基地。
  两道人影坐在基地隐秘的角落中,在他们面前是几只模样不同,但神色以及表情都非常人性化的猫咪。
  昏暗的房间中,微弱的灯光照射出两个人的容貌。
  正是在完成了汤之国的护送任务后就再也没有接任务的舍人,以及在整个忍界的地下世界中,赫赫威名的顶级赏金猎人,角都。
  两人如今坐在一起,显然不是为了喝茶聊天。
  这段时间,砂隐村内发生的事情,都在他们的关注下。
  那两张交到罗莎手上的两张纸条,毫无疑问是出自于舍人之手。
  “那个名叫蝎的小鬼,真有这么强的实力?”
  带着面罩的角都,声音中显得有些沉闷。
  舍人脸上挂着笑容。
  因为他的出现以及介入,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但也有不少东西并没有因为的介入而导致改变出现。
  事实证明,世界并未被他完全改变,其修正能力相当出色。
  这次的赤砂之蝎事件,就并没有因为他的介入而没有发生。
  结局可能会有所改变,也要可能不会,不过影响已经不大了。
  “在你眼里,我不也只是一个小鬼吗?你觉得我的实力怎么样?”舍人反问道。
  角都绿油油的眼睛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面罩下黑色细线蠕动着。
  “你这家伙能用正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不要把你当成普用人,别人和你不一样。”
  闻言,舍人眼睛一眯,脸上笑容更甚:“那你怎么就觉得赤砂之蝎这个你口中所谓的小鬼,就不是一个特殊的人呢?”
  看着一脸自信的舍人,角都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发现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的确不是没有可能啊。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尽出你们这种变态的小鬼。”
  角都忍不住感叹一句。
  不过心中仔细想想,就算是舍人口中的那个赤砂之蝎再怎么变态,和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家伙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吧?
  继续道:“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那个罗砂会乖乖地成为你手中的一颗棋子,有点难度吧?”
  舍人也同意地点点头:“不是有点难度,是根本不可能,他一个有可能成为第四代风影的人,怎么会被别人所摆布?
  不过这么做也不是没有作用的无用之举,这会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但就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就无法再发挥作用了。”
  虽然不知道舍人的计划是什么,不过角都知道舍人心中的念头很多,心思很沉,在每一次算计的时候,就算是无法发挥作用,那也是在有理有据的推算之后得出的结论。
  “那,那个你口中疯狂推崇的赤砂之蝎呢?玩傀儡的小鬼,你想将他吸引到组织中?”
  如果按照舍人推算的那样,赤砂之蝎会成为砂隐村的叛忍,并且拥有极高的潜力,如果能将他吸纳入组织的话,毫无疑问会让他们这个连名字都还没有取的组织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只是舍人缓缓地摇摇头。
  角都有些诧异,这么优秀甚至到赞不绝口的程度,居然别想着将其吸纳入组织下,那目的是什么?
  他有些弄不明白。
  舍人眉毛轻轻抖了抖,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他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啊。”
  在记忆中,蝎也是一个心思很重,心机很深沉的人。
  嗯?为什么要用“也”?
  蝎在成为叛忍离开砂隐村后,并不是立刻就加入了晓组织。
  当时正处于三战时期,蝎没有在战场上活跃,只是一直完善他的傀儡大军,同时召集一些战场上的孤儿,将他们培养自己的间谍,安插到忍者世界中的各个角落,各个国家和隐村中。
  其中最典型的无疑是的将来最成功的多面间谍药师兜。
  虽然后来蝎还是加入了晓组织。
  只不过,蝎和角都不同,舍人和他存在人际关系的矛盾,而且不清楚他知道自己算计他的事情,会不会不起别的心思。
  总之,蝎不是合适的人选。
  不过砂隐村还有其他人是舍人所看重的。
  紧接着,舍人又说道:“不过不招募,却不代表不接触,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尝试接触一下,看看能否进行一些交易。”
  “用什么名义?难道现在还用个人的名义?有点不太合适吧?”
  闻言,舍人若有所思地摩擦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现在的确是不太适合再用个人的名义行动,既然砂隐村的蝎开始动手了,那么既有可能和原本一样,杀掉第三代风影,成为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导火,那么急计划中的要发战争财的那一步也需要早点行动起来。
  “霞。”舍人轻轻地吐出一个字。
  “什么?”角都有些没听清。
  “就叫‘霞’吧,听上去还蛮应景的。”舍人的中二之魂在体内熊熊燃烧。
  既然忍者世界中将来最有名的组织是“晓”,那么自己这个组织与之对应,也算是满足了舍人那颗中二之心。
  “‘霞’?晚霞?忍界的落幕?还不错,我觉得不错。”
  本来,舍人自己在那边自娱自乐还没什么,可是角都这么一本正经的地开口,反倒是让舍人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城墙一般厚脸皮的他,此刻居然脸红了。
  所幸这个灯光灰暗,角都并没有感觉他的异常。
  “那以后就用这个名称来自称吧。”
  舍人表示自己还在缓解尴尬中。
  “对了,上次你说的那个雨之国的‘晓’组织,我打听过了,并没有这个组织存在的痕迹。”角都又说道。
  闻言,舍人一愣,旋即若有所思地摩擦了一下下巴。
  也对,以长门三人现在的状态和实力,应该是还没有建立晓组织,而且第三次忍界大战还没有发生,雨之国只是在舔舐第二次忍界大战时留下的伤疤,雨之国内生活状况虽然不太好,不过没有战争,也不会激发起弥彦心中的那个远大的目标。
  “没关系,多关注一点雨之国的情况,一旦这个晓组织的诞生,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完,舍人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角都诧异地看着他,“怎么?有任务?”
  舍人嘴角一扬,“还从未见识过一个村子的影可能会陨落的战斗呢,哪怕只是死于自己的心软,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可以看一下的。”
  “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兴趣了。”角都绿油油的眼睛闪烁着精光。
  这可是一个村子的影,在地下赏金界,拥有最高悬赏金的几个人之一,可不会是一个三千五百万两能够比拟的。
  两人从这个临时地下基地离开。
  不过蝎和三代风影的战斗可能发生在风之国的任何地方,特别是到处都是沙漠,就更加难以寻找。
  所以舍人的意思去逛逛,说不定能够遇到呢?
  大致的方向还是有的。
  两人离开后,原本昏暗的地下基地再次沉寂了下去。
  再出现时,已经处于无边无际的沙漠之中。
  只是就算是有大致的方向,这也不容易寻找,就跟大海捞针一样。
  “我说,我们真的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吗?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啊,已经找了这么久,就除了砂子一个人影都没看到。”角都忍不住抱怨出声。
  这么长的时间,他说不定还能接一个赏金任务,能转到不少钱。
  舍人眉头也一直没有松开过,沙漠的环境虽然对于他们这种实力层次的忍者来说影响不大,不过的确是不太舒服。
  刚想说话,肩膀上一只浅蓝色的猫咪虚影慢慢凝聚成型。
  对于二尾的出现,角都一点也不惊讶,他已经知道舍人就是二尾人柱力,并且几乎就是完美人柱力,与尾兽的关系相当融洽。
  看到二尾舍人眼睛也一亮,“感知到什么了吗?”
  两人都不是感知型的忍者,不过二尾对于空气中的查克拉特别敏感,特别是出现剧烈查克拉波动时。
  遥指一个方向,二尾的声音有些凝重,“那个方向,大概二十里的距离,查克拉有剧烈波动,就算是这么远也能感知到。
  舍人,交手的两人不简单。”
  舍人点点头,看向角都,非常肯定道:“应该就是那里,走!去看看能不能在最后关头捡漏!”
  角都绿色的眼睛一亮,这可真的是拥有超高价值的人头。
  两人同时加快速度。
  远远地站在很远的地方不敢有所靠近,并且两人在脚掌上也都附着了厚厚的一层查克拉。
  三代风影的操砂术绝对比罗砂还要强,他们如果直接在沙子行走,周围沙地有任何的波动都可能会引起三代风影的注意,到时候就麻烦了。
  而且,也不能靠太近,只能在远处的看着模糊的两个人影在沙漠中战斗,掀起滔天杀狼。
  虽然看不真切,不过两人谁优谁劣却是一眼就看得出来。
  “你说的那个和三代风影战斗的小鬼就是他吧?赤砂之蝎?”
  “嗯。”舍人淡淡地应了一声。
  紧接着,两人同时蹙了蹙眉头,“这就是你说的,将会成为第三次忍界大战导火线的战斗?
  那个小鬼实力的确是不弱,应该是已经接触到了影级的门槛,或者说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影级,这在别人眼中已经是了不得的强者,可是和称为‘史上最强风影’的三代风影,还是有不小差距啊。
  别的不说,单单就这个三代风影的砂铁之术,就对那个小鬼的傀儡术非常克制,这可不是能战胜他的样子。”
  角都的年龄很大,又一直以赏金猎人的身份游走于忍界几十年,这经验当然是相当丰富的,哪怕是隔这么远,也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战斗情况。
  说蝎处于劣势还算是给舍人面子,真正懂得人能看得出来,三代风影就是在让着蝎在打。
  应该是想要劝说他回去。
  不管怎么说,蝎都是砂隐村最有名的天才,还是长老千代的孙子,最重要,蝎父母的死,和他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关系。
  蝎的父亲,是他亲卫队的队长。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不过据我所知,一个傀儡师,可不要只是盯着他所控制的傀儡,每一位傀儡师都可以算是一名用毒专家。”舍人眯着眼睛远远地在远处看着。
  现在的情况是两人不能介入。
  以三代风影现在展现出来的还实力看,舍人和角都联合起来都不一定能战胜他。
  人家对蝎留手,那是因为看在蝎的父母和奶奶的份上,没有全力出手,他们一旦出现,肯定会迎来三代风影的疯狂反击。
  舍人可没有把握能赢他。
  毕竟,这里可是沙漠,是他的主场!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躲在远处关注着,而蝎和三代风影的战斗也是越来越明朗。
  随着砂铁不断地附着吸附在傀儡的金属上,特别是一些裸露的关节,让蝎的几只傀儡的灵活性大大降低。
  也就是蝎的确是足够天才和优秀,在这种完全不利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控制着这几只残破不堪的傀儡保持一定的威胁性。
  盯着他们战斗的舍人,目不转睛。
  砂隐村的傀儡之书也曾经过他手,对于砂隐村的傀儡术以及傀儡有一定的了解。
  而蝎此时所使用的傀儡和傀儡之书上的傀儡没有任何关系,显然都是他自己创造的傀儡。
  再加上他在操控傀儡时的一些特殊技巧,算是让舍人受益匪浅。
  几只普通材质的傀儡在砂铁的影响下,最终还是失去了行动能力。
  不过紧接着蝎再召唤出来的傀儡,却让与他战斗的三代风影和在远处观战舍人以及角都两人都惊住了。
  四具从外表上看起来和普通人几乎没有多少区的傀儡。
  人傀儡!!
  三代风影眼睛瞪大,尽管他已经大概猜到了蝎做了禁忌的人傀儡,只是当真的亲眼看到时,心中的震撼却不会骗人。
  “这...这些东西也是傀儡吗?”角都的绿色眼睛中,都能清晰地看到其中惊讶的神色。
  舍人面色凝重,不过还是点点头,解释道:“很早之前,砂隐村其实就提出过人傀儡的理论,甚至在当时有人也实践过,但因为太过血腥和不人道,最后被砂隐村的高层勒令禁止了,并且也没有将这些资料记录下来。
  而据我所知,当初参与到其中的人中,就有他的奶奶,千代,砂隐村最强的傀儡师。”
  沉默一段时间后,继续道:“而人傀儡的特点是,能够保存傀儡生前所拥有的能力以及查克拉,甚至理论从理论上来说,生前的血继限界都有可能被完整地保存下来。
  所以,人傀儡才是傀儡术真正的巅峰,并且人傀儡只要制作恰当,就不会受到磁遁-砂铁之术的重大影响。
  蝎是有备而来,一开始的那些傀儡,只是试探。”
  听到舍人的解释,角都再次看向远处战斗的赤砂之蝎和三代风影。
  “这么说,看来是真的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个被称为‘赤砂之蝎’的小鬼,我倒是有点开始期待这个少年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继续看下去吧。”
  看到蝎所控制的四具人傀儡,三代风影有些难以抑制心中的怒火,出手的力度也逐渐大了起来。
  他已经做好准备,今天就算是用强硬的手段,也要把蝎给带回去。
  唯一不能做的,就是在这里把蝎杀了。
  就算他拥有一切正当的理由能够在这里将赤砂之蝎就地正法,但他却不能这么做。
  本就因为他父母的死,导致风影与以千代为首的长老团关系很僵硬,要是在这里把蝎给处理了,那么就算是他真的拥有一切正当的理由,却也不能这么做。
  否则,以后风影一系与长老团一系,会越来越激化。
  但他不带着必杀之心,蝎却带着毫不犹豫要杀掉他的心。
  单单就两人的决心而言,就存在差距。
  不过,三代风影之所以被成为历代最强风影不是没有原因的,磁遁-砂铁之术实在是太强了。
  强大到舍人和角都联手都不愿意去面对他。
  眼看着蝎的几具人傀儡慢慢被凝聚成块的砂铁给砸得稀巴烂。
  “天才的确是天才,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没准真的会比这三代风影还要强,现在的他还是差了点。”角都忍不住感叹道。
  舍人看了一眼有些惋惜的他,却是摇摇头道:“我说了,傀儡师不能只看傀儡,现在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要分出胜负了。”
  就在舍人的话音刚刚落下。
  原本气势高涨的三代风影,陡然间脸上一红,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吐而出,散落在沙漠上,留下了几道猩红的血迹。
  随着他这口血吐出,三代风影整个人的脸色一白,他所控制着的悬浮在半空中的砂铁硬块全都掉落。
  沉重的砂铁硬块砸在沙子上,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凹坑。
  只见他一脸震惊以及难以置信,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中的毒。
  蝎控制着他仅剩的两只残破不堪的人傀儡,看着单膝跪在地上一脸难看的三代风影,脸上第一次浮现出笑容。
  双眼中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才是他在一开始盯上的,唯一能被他制作成完美傀儡的人。
  也只有三代风影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