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九十章 战后

第一百九十章 战后


  轰——
  轰!!轰!!轰!!
  先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紧接着则是在雷电触碰到地面后,触碰到其余东西或者人时,发出的轰鸣声。
  舍人的这个雷遁一直都是在场的所有人所关注着的,看到这个悬挂于头顶的巨大雷电麒麟落下,几乎所有人都驻足观望。
  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到那爆裂而开的雷霆,以及那被散落的雷霆所缠绕住的砂忍们。
  最终,罗砂的第一选择还是保护自己,同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处于他身旁不远处的砂忍们也的被他的金砂保护起来。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信心在这样的雷遁中活下来,如果不是舍人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给了他更多的准备时间,恐怕在那一瞬间就已经死了。
  他能够分出一部分力量去保护别人,已经是仁至义尽。
  当然了,砂忍们也不可能一直站在原地等待着舍人的攻击,尽可能地躲避是他们最后的挣扎。
  一个几十米宽,数米深的,散发着焦臭味以及烤肉味的巨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还有大量的形态各异的金块。
  在强大的高温的的雷电下,罗砂的那些金砂全都被融化重组成了金块,不再是金砂的模样,就算是他拥有磁遁,想要再次掌控也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他现在还活着吗?
  谁也不知道...
  众多在这次攻击中存活下来的砂忍,看着悬浮在天空中的那道身影,双眼之中掩饰不住的惊骇。
  不,应该说是胆寒。
  特别是在看到那双像猫眼一样的瞳孔时,那不带一丝感情的冷漠双眸。
  这一招“仙法-雷遁麒麟”下,到底死了多少人?
  如此大范围的攻击,处于攻击正中心,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防御力量的话,毫无疑问的,哪怕是上忍也绝对没有存活的可能。
  而被波及到的人,几乎也都是一个结局。
  保守估计,死在这麒麟下的砂忍,就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这是何等夸张的破坏力,如果舍人的释放速度能再快一点,砂忍们再集中一点,罗砂的防御能力再差一点,这一招下去,估计四千五百多的砂忍,有三分之一要折在这里。
  但,就算没有造成这么大的破坏,砂忍们也害怕了,心中的战斗欲已经降到最低。
  或者说,士气已经降到最低。
  就算现在多多少少还有一定人数上的优势,却也不是木叶的对手。
  一方士气高涨,一方士气低落。
  士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人数上的差距,实力上的差距。
  “舍人大人!!舍人大人!!”
  “舍人大人!!”
  “舍人大人!!”
  “...”
  木叶一方的阵营中,响起这样的欢呼声。
  雷霆麒麟落下后,天空中积郁着的乌云仿佛是被舍人消耗掉了大量的能量,就连雨都停了,缓缓消散。
  在雨之国的上空,非常难得地展露出了一缕阳光。
  就像在风之国的沙漠中难得遇到一次下雨一样,在雨之国遇到一次阳光的出现也并非是容易的事情。
  而这缕阳光就照射在处于半空中的舍人身上,看上去就像是他用一人之力劈开了天空。
  正下方的巨大凹坑中,正中心,一块巨大的金块的下方,一缕缕细小的流沙从中缓缓流淌而出,慢慢凝聚形成一个人的模样。
  随着模样的逐渐成型,罗砂那狼狈的模样在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此刻他的心中也满是震撼,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他放弃了金砂,转而使用普通的砂子保护自己,正面硬钢那一下舍人的雷遁麒麟,估计是活不下来的。
  虽然在高温下,普通的砂粒也在顷刻间出变成了透明状的好似玻璃一样的硅晶体,不过至少是不到电。
  在化砂隐藏起来后,倒是勉强躲过了一劫。
  站在地上朝着上方的舍人望去,嘴中喃喃道:“这就是木叶苍猫的实力吗?”
  木叶苍猫!
  罗砂并未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在这种巨大雷遁落下,全场惊骇寂静的环境下,作为忍者听到他的话并不意外。
  他们知道了舍人的另一个身份,木叶苍猫!
  那名在木叶白牙之后,又一位使用短刀的木叶暗部忍者,那个在整个忍界都拥有不小名头的木叶苍猫,没想到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对方不但擅长使用刀术,同时还是一位恐怖至极的雷遁忍者。
  随着罗砂的话传开,木叶一方的忍者们,也都知道了舍人在暗部的代号。
  那位在木叶白牙之后,唯一一位在两年时间中,保持百分之百任务完成率的暗部忍者,那名在木叶暗部中,拥有不小名气的独行暗部忍者!
  “木叶苍猫!!木叶苍猫!!”
  “苍猫大人!!”
  “苍猫大人!!”
  “...”
  至此,舍人“苍猫”这个代号总算是被人们所熟知,正如曾经的木叶白牙,经过一次惊天动地的战斗后,为人们所认识,所熟知。
  只不过与白牙不同的是,舍人是一招灭掉了近千砂忍,而白牙则是以一敌三,三位成名的影级强者,并且成功斩杀两人。
  从战绩上来说,还是白牙的战绩更有说服力。
  而且明眼人也看得出,舍人是借助了天空中闪电的优势,否则这个忍术破坏力不会这么强大。
  这是白牙与苍猫的不同之处。
  不过在这一刻,木叶却需要一位英雄,需要一位既能够震慑住他国忍者,又能给己方忍者,带去更多信心的英雄。
  此刻的舍人毫无疑问地成为了这样的人,就如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木叶白牙所体现出的作用一样。
  “撤退!!!”
  千代苍老也有些无力的声音响起于砂隐村众多忍者们的耳中。
  是显得那么的无力又无奈。
  其实,就算是砂隐村损失这么惨重,但整体实力上依旧不逊色于木叶,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小优势。
  可是,阵型散了可以再次聚集起来,士气散了却没有那么容易再次提起来。
  提升士气的办法也不是没有,甚至可以说很简单,那就是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舍人给干掉,又或者是将木叶这次的总指挥大蛇丸给干掉。
  只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在场却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指望刚刚被舍人击败的罗砂?
  还是一直被大蛇丸拖住的千代?
  都不可能。
  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撤退,组织人手,以后再发起进攻。
  估计短时间内他们心中的恐惧是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抹除的。
  所幸,这次砂隐村损失最大的还是下忍以及中忍部队,上忍虽然也有所损失,不过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而且上忍的承受能力也比下忍们强得多,在千代发话,找到主心骨后,迅速行动起来,收拢部队和人手。
  “上忍适当多出力,尽可能地护送下忍们撤退!”
  千代一边打,一边后退,同时还统筹指挥所有的砂忍部队。
  “我说,千代长老,你是不是太无视我的存在?”
  大蛇丸森林且嘶哑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条蛇不经意间从他的袖口中射出,一口咬在千代的手臂上。
  叮——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听到声音的大蛇丸眉毛一挑,诧异地看向千代,特别是停留在她的手臂上,那刚才本应该被毒蛇咬到的手臂上。
  此时有两个小孔,甚至毒液都还在,却并未看到血液,甚至就连大蛇丸研制出来剧毒都没有注射到她的体内。
  抓着大蛇丸这一愣神的刹那,千代控制着近松十人众迅速后退,带领着砂忍部队后退着。
  眼看着千代逃出自己的攻击范围,大蛇丸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露出了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代表着他有些兴奋的舌头再次伸了出来,轻轻的舔舐着自己略微有些干燥的嘴唇。
  “这个老太婆,还真是有意思啊,居然舍的对自己下手,我倒是开始有些欣赏她了。”
  喃喃地说着,目送千代离开。
  而半空中的舍人也缓缓落下,与罗砂对视。
  脸上带着笑容,嘴巴微微张开,露出口型为....
  合作继续!
  读懂了舍人口型的罗砂忍不住蹙眉。
  对于舍人的话,以及他所提到的合作,原本罗砂是完全不屑的,不过此刻他的内心是动摇了。
  合作吗?
  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被他直接丢出脑后,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护送着砂隐村部队后退,弥补他战败的损失才是最主要的。
  这次砂隐村四千五百人突袭木叶的三千人部队,居然还战败了,损失人数高达上千人!
  这绝对是一次巨大的损失,一次难以推卸责任的损失。
  毫无疑问,作为总指挥的千代无论如何都要承担最大的责任,而与舍人战斗的他,所需要称承担的责任也不算小。
  如果想要摆脱这样的污点,就只有重新整顿,再次对木叶发起攻击。
  砂隐村的第一次试探进攻,算是以惨败为结果,并且还损失惨重,下次再发起攻击,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不过,舍人这次的进攻手段,震慑住砂隐村忍者大军的这个忍术,单单只是罗砂以及千代,就看出了他这个雷遁所使用的技巧,下次再想借助自然界的优势,就不会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舍人从天空中落下,大蛇丸出现在他的身旁,两人遥遥地看着那迅速后退中砂忍们。
  大蛇丸的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看着舍人脸上的浅蓝色眼影逐渐褪去,他眼中的惊艳却从未消散。
  “舍人君,这就是你地仙人模式吧?还真是令我感到意外啊。
  看来需要从重新审视一下那个老家伙们令人有些想要嘲讽的话了,在关键时刻,这所谓的仙人模式,还是挺有用处的啊。”
  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兴趣,以及那充满磁性的话语。
  舍人咧了咧嘴巴,淡淡道:“如果大蛇丸老师想要学的话,学生愿意奉上。”
  闻言,大蛇丸缓缓偏过脑袋,看了一眼舍人,缓缓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还是算了吧,我更喜欢的自己研究。”
  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才是可信度最高的,大蛇丸是如此,舍人又何尝不是这样。
  说完,看着这满地的残骸,砂隐村、木叶的,人类的、动物的甚至傀儡的。
  “这就是战争啊...”
  舍人轻轻地感叹了一句。
  “是啊,这就是战争,明白为为什么人类会这么脆弱了吧?在查克拉面前,在忍术面前,在体术面前,在毒素面前,人类的身体实在是太脆弱了,是吧?”
  “毫无疑问...就是有的忙了。”
  紧接着,大蛇丸开始组织木叶的忍者打扫战场,清理痕迹。
  作为战胜方,木叶忍者们唯一的优势就是能够将同伴们的尸体带回去。
  这真是悲哀却又一定要争取的东西。
  而舍人则开始组织一直在部队后方等待着的医疗忍者部队救治伤员。
  此刻,木叶的忍者们才从胜利的喜悦中摆脱出来。
  赢是赢了,不过这只是暂时的,而且有太多的同伴死于这次的战争中,原本的喜悦全都被这一刻的痛苦所替代。
  渐渐的,疼痛的喊叫声开始响起,失去了敌人后,咬牙忍受着疼痛的他们,此刻失去了那支柱后,也忍受不住。
  这么看来,在各种鬼哭狼嚎中,这里更像是修罗场了。
  唯一让人感到有一丝温暖的,大概就只有那划破云层好不容易照射出来的一缕阳光吧。
  ...
  “舍人大人!这里的病人失血过多,需要帮助!”
  “舍人大人,这个病人伤口感染了,需要进行大规模切除手术!”
  “舍人大人,这里有人心跳终止,需要紧急救治!”
  “舍人大人...”
  别人在这场战斗结束后,就能好好休息一下了,但舍人这个医疗部的副部长,战场医疗指挥,却是不得不在立下了滔天大功后,已寄回忙碌于医疗部所处的特殊帐篷中。
  巨大的帐篷内,一张张临时搭建出来的医疗床上,躺着重伤患者,。
  而在地上躺着的,则是相对而言受伤比较轻的人。
  不过也只是相对而言。
  一百名医疗忍者,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进行大型手术的能力,甚至其中有一些伤,就只有舍人才有可能完成。
  而负责帮助舍人的,则是他曾经第三班的那三名医疗忍者,如今他们一人管理三十几人,算是能分担舍人的压力。
  比医疗帐篷内更忙碌的,是帐篷外,那一群等待着自己朋友、兄弟、恋人等等,等待着他们活着出来的人。
  在医疗忍者帐篷旁,一个更大的帐篷,则是医护帐篷,脱离了危险期的人会被送到这里,由专门的医疗忍者负责照顾、清理小伤。
  这一百名医疗忍者中,几乎有一大半就在这个帐篷中忙碌。
  这些人所等待的,就是每一个被送出来的人,期待着是自己认识的人。
  仿佛这顶医疗帐篷就是地狱一样,走出帐篷的人就是走出了地狱。
  当然,有人被治愈好,当然也就有人渡不过危险期。
  这些人会被医疗忍者中专门负责殓尸的人负责统一收拢,再交给舍人,随后运送回木叶,最后再由各个家族认领。
  一般情况而言,平民都是由木叶同样举行英雄葬礼。
  只不过这次这三千人的木叶部队不同,这次的忍者中,有不少日向和宇智波这两大豪门的忍者,他们的尸体只要找得到,一律都是需要埋葬在各自族地专属的目的中,防止家族的血继限界外流。
  不过,就算是要领取尸体,也需要在将尸体送回木叶后,而不是在战场中。
  回去之前,这些尸体都会被封印在封印卷轴中,要么是由统筹医疗部的舍人负责管理,要么就是由总指挥大蛇丸进行管理。
  而这些,就是战场所默认的规矩。
  从大战结束,再到治疗结束,一共耗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但满脸憔悴的舍人离开医疗帐篷时,受到了所有人尊敬的目光。
  他们都默契地没有喊他,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的舍人大人已经非常累了,让他回话或是点头示意都会耗费他的体力。
  这就是舍人他通过这次这次战斗,在这战场上,在这剩下的不知道有没有两千人的木叶部队中,迅速建立起来的威望。
  所以才说,战场是残酷的,但同样也是最容易出现英雄的地方!
  而此刻,至少舍人是成为了这些人心中的英雄!
  来到总指挥大蛇丸的营帐中。
  为了等他,本该在结束战斗后第一时间就开启的会议,硬是等到他结束治疗后才开始。
  拖着疲惫的身体。
  这次真的疲惫。
  明明在释放完那个震慑住所有砂忍的仙法后,他就有些脱力,却硬是使用医疗忍术持续的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那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那种一晚上要十几次的感觉,明明还只是出于发育期的舍人,却硬是承受这他的年龄所不应该承受的压力
  所以说,这年轻人啊,就是需要克制。
  要是年轻的是时候不克制,以后恐怕就算是想要坚硬,坚持下来都是难事。
  真以为每个人都能像猿飞日斩那样,四十几岁了还生一个儿子吗?
  年少不知查克拉珍贵,老来望啥只能空叹息。
  “你来了!”看到舍人走进帐篷,大蛇丸说道。
  疲惫的舍人只是点点头,他现在就想睡一觉,别的什么也不想做不想理睬,就算有二尾一直在体内辅助,他也快要坚持不住。
  不过这个战后会议,却还是要参加,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在战场上展现出来的实力。
  在大蛇丸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坐下。
  “既然舍人来了,那么就开始吧,先统计一下这次的人员损失。”
  ————————————
  PS:求订阅!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