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一十章 来袭

第二百一十章 来袭

距离舍人和水门覆灭的第一个城镇,已经过去三天时间。
  
  这三天中,前两天,他们都是换一个地方破坏一波,直接将数个出城镇夷为平地,并且每次都留下那么一两个忍者去报信。
  
  两天时间一过。
  
  在舍人看来,他们造成的破坏应该就差不多了,毕竟没有怎么留手。
  
  第三天整整一天,两人就隐藏了起来,只留下了一点痕迹。
  
  他们要的不是和云忍鱼死网破,而是要把云忍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最好是能吸引一些强者过来,缓解木叶军队在正面的压力。
  
  一个雷之国边边角角的山洞。
  
  正在研究飞雷神之术以及飞雷神之术可以衍生出来战术的两人,正是这次惹得雷之国大名都为之震怒的舍人以及水门。
  
  “舍人我跟你说,利用闪光弹散发出刺眼的电光,让敌人误以为是阻碍视线的忍术偶偶从而更快更顺利,这个战术绝对是非常完美的,我还给它取了一个十分切合的名字,螺旋闪光超轮舞吼三式!”
  
  说到这个战术时,水门眼中迸射出难以抑制的兴奋,毕竟他“黄色闪光”这个称号就来自于这个战术。
  
  而听到这个名字的舍人则略微有些无语。
  
  虽然他也经常取一些稀奇古怪的名字,但人就是这样,别人想出来的名字就不一定符合自己的口味,就比如水门的这个“螺旋闪光超轮舞吼三式”。
  
  这绝对不是双标!
  
  这是品味不同!
  
  “咳咳,水门,这是你的起手式,也可以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战术,但是难道你没有感觉你的收尾方式有些单一吗?就只是普通的苦无攻击。”舍人提出自己一定的感觉。
  
  水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说的的确是一个不足的点,我也有所感觉,不过飞雷神战术就是突出一个优势,那就是快!快到对方反应不过来的那种,而利用苦无直接攻击是我能想到的最快的攻击方式。
  
  要是在那种情况下还是使用忍术的话,第一结印耗费时间,第二威力弱的忍术不一定有苦无威胁大,第三结印的时间极有可能导致自己成为别人的靶子。”
  
  对舍人提出的东西,水门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中间存在着一些弊端,所以目前还搁浅着。
  
  “其实你可以换个方法,就比如说,用飞雷神之术转换身形后,可以使用一种专门被你简化了印式的忍术。
  
  如果你能够学会使用单手结印,那苦无加上忍术,那飞雷神之术的终结方式就更多,也能增加一击必杀的能力。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倒在一支苦无的进攻下,就比如擅长雷遁铠甲的云忍,特别是将雷遁铠甲修炼到精通的人,好似三代雷影以及他的儿子那样的,只是苦无的攻击,说不定还会成为被他们反制的契机。
  
  我也有学习雷遁铠甲,知道这个看似不怎么起眼的术,对身体有多么大的增幅,防御力有多么恐怖。”
  
  “我知道,我有接触过,速度很快,防御力很强,力量也同样如此的,能跟上飞雷神之术速度的人不多,三代雷影父子他们算两个,你也算一个。”水门跟着自来也大战云隐村,多多少少和他们还是交过手的。
  
  甚至自来也被三代雷影的“地狱穿刺-四贯手”击成重伤后,第一时间救下他的人就是水门。
  
  如果不是他反应足够迅速,并且三代雷影对飞雷神之术的机制不是很了解,恐怕那次出手就变成有来无回。
  
  “其实你说的,不论是将一个威力大的术印式简化,还是学习单手结印,这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短时间内我恐怕是没有这个时间。”水门继续道。
  
  舍人点点头,他当然也明白其中的难度。
  
  就单单这个单手结印,说说很简单,但整个忍界却没有几个人将之做到真正的精通,最多就是一些简单的忍术能勉强使用单手结印。
  
  就从结印来说。
  
  结印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无非就是让忍者体内的查克拉,按照结印的顺序在体内按照不同的方式运转,从而施展出各式各样的忍术。
  
  结印越简单,查克拉的流转方式也就越简单,结印越复杂,查克拉的流转方式也就越复杂。
  
  不过结印的简单与否,和忍术的强弱没有太多的关系,但大多数情况下,结印越复杂,忍术的威力在一定程度上也就越强。
  
  而单手结印就需要忍者打破常规,以一只手模拟出两只手的效果,并且还要查克拉也正常运转,如何是简单的还好说,但要是结印十分复杂的忍术,就有些难以实现了。
  
  比如说极其复杂的水遁-水龙弹之术,没有将之简化前,一共需要结四十四个印,这单手结印恐怕是弄死也不一定能捣鼓出来。
  
  所以说,单手结印,在结印上是方便了,但修炼难度和得到的效果,付出的时间与收益,却是有些不太成正比,所以很多人都不会将精力用在单手结印上,就算真的要学,也只是针对几个特定的忍术。
  
  “那这样,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什么?”
  
  舍人看着水门的眼睛,缓缓吐出几个字:“无印忍术!”
  
  虽然在第四次忍界大战中,那些真正的大佬战斗,都是手掌一拍,各种忍术就信手捏来,不过那些人不是目前的他们所能比的。
  
  “无印忍术?”
  
  水门愣了一下,嘴中嘟囔着这几个字。
  
  “是啊,无印忍术,既然结印是阻碍,是弱点,那为什么就不研究出一个无印忍术呢?
  
  如果真的研究出来,那恐怕你的飞雷神战术就真的完整并且没有太多缺陷了。”舍人由衷地说道。
  
  旋即水门苦笑了一下,“无印忍术,哪有这么简单,你这都比单手结印难度更高了,恐怕没个三年五年是不会有结果的,我现在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你没有头绪,可我有啊。”舍人开口。
  
  闻言,水门眼睛一亮,“真的?!说说!”
  
  旋即,舍人就将他所记得的,关于原本就该被水门研发出来的螺旋丸的部分资料,以及描述讲了出来。
  
  舍人一边说,水门的眼睛越来越亮,因为如果真的按照舍人所说的,把这个无印忍术研究出来,那他飞雷神战术的最后一块短板就算是被补齐了。
  
  不过听到后面,水门明显一愣,“你都已经有这么详细的研究过程,把这个术钻研出来,应该问题不大吧?为什么要告诉我?”
  
  “一个术的开发,哪有那么简单,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时间更能缩短一半,要是这个人是个天才,时间就更能缩短不少,你说是不是?”
  
  就如舍人自己说的,那种一个术也几天研究出来的,好像就没几个,反正舍人自认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再加上他之前就没怎么把“螺旋丸”这个术放在心上,毕竟这玩意需要近身后才能发挥作用,当时的舍人可没有任何想要跟敌人打近身战的意思,所以就一直搁浅。
  
  现在八门遁甲也算是小有成就,近身战斗对上大部分的忍者,反倒不再是劣势,而是优势。
  
  还有上次在使用尾兽玉的过程中,能明显地感觉到,如果自己掌握了螺旋丸这个无印忍术,肯定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威力以及掌控力。
  
  所以他现在才想着要把螺旋丸给琢磨出来。
  
  那就没有比和水门这个螺旋丸的主人更加合适地参与者了。
  
  创造出一个为了强大的无印忍术无疑会产生不小的声望,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了。
  
  只要能尽快把螺旋丸这个术研究出来,不论是对水门还是他自己,都有不小的实力提升。
  
  他们现在可是深入敌人腹地,短时间的实力提升,作用无疑是最大的。
  
  对于舍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水门当然不知道,不过他能确定的是,舍人的这个术,绝对能给他的飞雷神战术提供很多帮助。
  
  在两人沉浸于新的术,以及飞雷神之术时,他们所一直等待着的敌人,也终于出现了。
  
  并非舍人和水门隐藏得不够好,而是他们刻意的地留下了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为的就是来寻找他们的人可以出现。
  
  再杀一轮这些前来追捕他们的人,那么云忍的部队就真的算是被是他们引诱住了。
  
  在他们激情地讨论到的一半时,舍人的话突然一停,在他的肩膀上,一只猫的虚影缓缓浮现。
  
  “怎么了?”
  
  水门看到舍人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舍人凝重的神色恢复正常,脸上浮现出笑容。
  
  “鱼儿上钩了,休息了一天,也该动身了,将这次的这波人解决后,云忍就真的上钩了,并且还是咬的死死的那种。”
  
  闻言,水门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从地上站起来,若隐若无的冷意在他眼中流转。
  
  “那动手吧,他们多少人?”
  
  “四个!都是上忍及以上的忍者,怎么样?怕不怕?”
  
  “你还不知道我?走!”
  
  话音落下,水门抓住舍人的手臂,两人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山洞内。
  
  再次出现时,则是在一棵印有水门飞雷神之术术式的树上。
  
  隐藏在茂密的树林中,看着下方树林中若隐若现的几个身影。
  
  就如水门在一开始所预料的一样,云忍既然想要寻找到舍人和水门两个人,只派遣一个小队肯定是不可能的。
  
  届时就看来的这些人实力强不强,如果不够强,那么舍人和水门就正好可以解决他们。
  
  就算实力很强,也一定要打一场。
  
  不过他们是有优势的。
  
  他们是以逸待劳,状态良好,对方是匆忙赶路,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肯定有所缺陷。
  
  而且在这个树林中,在这个他们亲自挑选的战场中,水门留下了许多飞雷神之术的术式,再加上他身上特殊的苦无,打还是撤退,不过就是他一个念头的事。
  
  舍人在半空中轻轻地比划一下,示意水门一人两个。
  
  水门点点头。
  
  而在做出决定后,舍人刚要起身,水门的身影级已经消失。
  
  飞雷神之术在这种野外的战斗中,占据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略微感觉有些无奈后,他也纵身从树上跃下。
  
  在他跃下的瞬间,他就明白了,对方这虽然是四名上忍,却没有他最重视的三代雷影之子艾,也没有八尾人柱力奇拉比。
  
  那战斗无疑会轻松很多。
  
  身上慢慢响起雷鸣声,这样的动静吸引到了剩下的两名的云忍注意力。
  
  “雷遁铠甲?”其中一人看到舍人所施展的雷遁查克拉模式明显一愣。
  
  要不是他额头带着木叶忍者的护额,而且长得白白净净的,估计他们都要以为舍人这是云忍而不是木叶忍者。
  
  “他就是艾大人口中那个,偷学了我们云隐村雷遁铠甲的木叶苍猫,不要掉以轻心,他的实力很恐怖!”另一人立刻就喊出声提醒。
  
  “明白!”
  
  两人神色凝重,对于木叶苍猫这个近段时间在整忍界名声大噪的人,他们当然不敢有任何的小视。
  
  毕竟,盛名之下无虚士。
  
  “雷遁-黑斑差!”
  
  “雷遁-刺时雷雨!”
  
  两人同时结印,一只全身漆黑裹挟着众多雷电的豹子朝着舍人疾驰而去,伴随着的,是一根根的,好似尖锐千本一样的雷电之雨,数量密密麻麻不可细数。
  
  奔跑中的舍人眼睛一眯,右手在腰间轻轻一抹,圆舞刃出现在手上。
  
  面对凶猛的雷电黑豹,以及雷雨丝毫不惧,手腕轻轻一抖,大量的雷遁查克拉灌注进入圆舞刃之内。
  
  对着冲刺过来速度极快的雷电黑豹就是轻轻一抹,一圈圆刃乍现,那只奔跑中的黑豹行动戛然而止。
  
  刹那间的停顿后,雷电黑豹炸裂而开,化作一丝丝电流四散在空气中。
  
  至于说那些好似好千本一样的雷电之雨,舍人更是不放在眼里。
  
  圆舞刃在手中旋转,一根根的雷电千本全都被斩断,几乎没有造成多大影响。
  
  云隐村的两人神色凝重。
  
  “好强的雷遁,好快的刀!”
  
  论雷遁以及刀术,云忍们就没有一个会服输。
  
  看到舍人的雷遁铠甲以及刀术,两人眼中迸发出浓烈的战斗欲望。
  
  和强者战斗,也是云忍们所热衷的。
  
  两人几乎同时抽出自己的刀。
  
  其中一人所使用的是长刀,背在身后,还有一人使用的则是两边小太刀,别在腰间。
  
  看到他们用刀,舍人心中也是有些欣喜。
  
  自从他学习刀术开始,就没有遇到过太多的刀术强者,唯一能稍微看上眼的,还是在中忍考试时期遇上的雾隐村的鬼灯千刃。
  
  只是那个时候舍人刀术还没有成自己的体系,和鬼灯千刃的战斗中更多还是用的忍术。
  
  而后面和砂隐村的战斗中,他们都是使用傀儡术和操砂术的忍者,虽然说刀术对擅长使用傀儡术的忍者有很大的优势,一刀一个感觉很爽,却还是没有和刀术强者交过手。
  
  而云隐村的忍者们,就非常喜欢使用身体和刀术,这次遇到的两名云隐村的上忍,可以说是舍人目前为止遇到的,用刀最强的两个敌人。
  
  第一个迎上的,是使用两把太刀的云忍。
  
  锵!锵!
  
  两声极其清脆的声响,舍人眼睛微微一眯。
  
  就在刚才一瞬间的时间,圆舞刃与对方的两把小太刀碰撞,迸射出点点的火光的同时,两人几乎同时神色一遍。
  
  两把刀,就代表着对方拥有更多的出手机会,更多的威胁。
  
  而那名云忍之所以惊讶,则是因为在他的两爱刀上,肉眼可见地出现了两个小豁口。
  
  “这么快!这么锋利!”
  
  这是对方的惊讶。
  
  圆舞刃的锋利在再加上雷遁查克拉的灌注,这锋利程度可以说在整个忍界名列前茅也不为过。
  
  与此同时,不给舍人过多的反应机会,那名使用长刀的云忍脚踩着雷电,瞬间出现在他身后。
  
  “来得好!”
  
  舍人心中低喝一声,身体呈现出一种非常诡异的角度,反手将圆舞刃架在自己身后。
  
  锵!
  
  顿时就感觉一股势大力沉的斩击狠狠地砸在自己背上,脚下一个踉跄,身体的重心出现偏移。
  
  这个时候,那名使用双刀的云忍也不再考虑自己刀上的豁口,双刀齐齐斩出。
  
  双刀,占据刀刃优势,拥有更多一闪而逝的进攻机会。
  
  长刀,占据距离优势,一寸长一寸强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拥有距离优势,只要能拿捏住这个优势,敌人就只能戏耍于股掌之间。
  
  那为什么还有一些人喜欢使用短刀?
  
  因为短刀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快!灵活!
  
  极致的快是什么样的?
  
  舍人在重心向前偏移的情况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借助着反作用力前进,迎着云忍的双刀就是冲了上去。
  
  脑中浮现出曾经木叶白牙旗木朔茂教导他时,那种一往无前的坚定,又浮现出当初和磁遁罗砂战斗时,砍在他的斥力上的那种专注。
  
  脚下浮现出一抹雷电,同时身上的雷遁铠甲的雷遁查克拉瞬间收敛,灌注在脚下,以及握着圆舞刃的那只手臂中。
  
  一瞬间的雷遁刺激,让舍人右臂几乎膨胀了近一辈,脚下的雷遁则让他速度更快,类似于“雷遁-地走”的一种另类使用。
  
  这就是完全放弃防守的进攻方式,也是使用单柄短刀的最佳使用方式的。
  
  在危险中寻找机会,在刀尖上跳舞,一旦自己无法抓住那一闪而逝的机会,所需要面对的可能就是死亡。
  
  正是这种游走于生死边缘,这种肾上腺素疯狂刺激神经的感觉,会让使用短刀的忍者拼命地抓住那一闪而逝的机会。
  
  十分之一个呼吸的时间。
  
  就听见的
  
  锵!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