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二九章 忍刀七人众的没落

第二百二九章 忍刀七人众的没落

三代水影在这一刻袒露心声。
  
  估计这些话,身为忍刀七人众的他们,也都是第一次听到。
  
  站在三代水影身旁把玩着手中双刀·鲆鲽的舍人也略带诧异地看向他。
  
  不得不佩服他的隐忍能力。
  
  鬼灯一族在雾隐村内的地位,是整个忍界都有名的,不只是因为二代水影鬼灯幻月出自鬼灯一族,就算是在战国时期,鬼灯一族也是的和千手一族、宇智波一族、日向一族这等规模齐名的强大家族。
  
  因为他们特殊的水化之术,导致鬼灯一族的人对于水属性查克拉都有着极高的亲和力,而且鬼灯一族的人不仅擅长水遁,还擅长刀术。
  
  再加上鬼灯幻月成为二代水影,更是让鬼灯一族在雾隐村内的地位达到巅峰,除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辉夜一族外,雾隐村内没有任何一个忍者不敬畏鬼灯一族。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三代水影上任。
  
  他能忍到现在也是一种意志强大的体现。
  
  反正要是换成自己,以舍人对自己性格的了解,他是绝对做不到的,估计上任不久就和鬼灯一族干起来了。
  
  三代水影他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水影”在一个村子里就应该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不能有凌驾于水影之上的存在,否则雾隐村就不再是雾隐村,而是鬼灯一族的附庸。
  
  为了和鬼灯一族抗争,削弱鬼灯一族的影响力,他顶住压力推行“血雾之里”政策,努力从平民人群中挖掘出人才,充实自己的羽衣。
  
  甚至,为了做到这一步,他还和宇智波斑进行合作,哪怕是付出一定代价,也要将这扭曲的雾隐村带回正轨,让鬼灯一族明白他们在雾隐村的地位,是先有雾隐村,才有鬼灯一族,而不是先有鬼灯一族,再有雾隐村。
  
  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的鬼灯一族的影响力降低,等到忍刀七人众开始换代,他通过“血雾之里”所培养出来地年轻一辈的忍者们也如愿的有一些成为了新一任的忍刀七人众。
  
  但令他感到生气的是,其中有一些人,像枇杷十藏和黑锄雷牙这样的人,根本不愿意为了他而努力,不愿意为了雾隐村而拼搏,反倒是暗地里聚集了一群人,对他的这个“血雾之里”政策开始了讨伐。
  
  也正是因为这样,受到双重攻击的三代水影才决定掀桌子,直接以暴力手段抹平所有不服。
  
  此刻的鬼灯一族实力早就大不如前,如果今天这忍刀七人众也陨落,那么鬼灯一族将难以撼动他在雾隐村内的地位,他三代水影才会成为名正言顺拥有实权的水影。
  
  而舍人的出现,宇智波斑这个名字被点出,让他认为是他和宇智波斑约定好的时间到来了,是时候解决忍刀七人众这个雾隐村的“毒瘤”。
  
  在他眼中,舍人就是宇智波斑派出的打手。
  
  事实也证明了,掌握双刀·鲆鲽的鬼灯千刃,连刀都没用出,就被直接斩杀,鲆鲽还落在了别人之手。
  
  三代水影说完,脸上略显狰狞地看向站在对面的四人。
  
  让他有些失望的是,那四个人就算是目睹了鬼灯千刃的死亡,也没有动摇心中的选择。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像西瓜山河豚鬼这样的一个圆滑的人,能做到审时度势,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要站在哪一方。
  
  从现在的这个情况看来,显然是站在三代水影这一边胜率更高。
  
  轻叹一口气,“唉这一切都是为了雾隐村,为了以后的水影们,不要怪我动手!”
  
  随着他一声落下,八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动了起来。
  
  三代水影第一时间对上了爆刀·飞沫无梨甚八以及断刀·斩首大刀枇杷十藏。
  
  而舍人则对上了曾经交过一次手的钝刀·兜割的使用者通草野饵人。
  
  至于说栗霰串丸与西瓜山河豚鬼两人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是黑锄雷牙一人而已。
  
  不管怎么看,都是三代水影一方占据绝对优势。
  
  第一次使用双刀·鲆鲽,舍人感觉有些不太顺手,这是和轻盈灵巧的圆舞刃完全就是两种感觉。
  
  因为刀身足够大,就像是一把蒲扇,所以挥舞起来的速度没有那么快。
  
  但鲆鲽本来就不是这么用的。
  
  看到舍人那有些不太连贯的动作,通草野饵人对鲆鲽也有所了解,知道他是不习惯。
  
  通草野饵人脸上浮现笑容,双脚才地上用力一蹬,拿着斧头自上而下朝着舍人砍去。
  
  锵!!
  
  舍人握住鲆鲽的一个刀柄,直挺挺地架住了通草野饵人的这一斧头。
  
  兜割说是忍刀,其实就是一把斧子和一把锤子,斧子作为锋利的攻击武器,而锤子则敲打在斧子背后。
  
  本身斧子就足够锋利,再加上锤子的敲打,很容易就能斩斩断大部分的东西。
  
  这就是他手中的这把武器叫做兜割地原因。
  
  只是,舍人手中的鲆鲽也不是简单的武器,再加上他对兜割的机制还是有些了解的。
  
  再加上和鲆鲽截接触也有一段时间了,对于鲆鲽这柄特殊忍刀的功能有所掌握。
  
  握住鲆鲽的刀用力一扇,从刀身上的两个孔洞中,喷射出一团查克拉团。
  
  直接将通草野饵人挥出的斧头连同他本人一起轰飞。
  
  “不错,还真不错,难怪鬼灯千刃在这七把刀中,选择了这双刀·鲆鲽,以后的长十郎也选择它。”舍人将通草野饵人轰飞后,看着自己手中的这好似蒲扇一样的刀。
  
  双刀·鲆鲽在释放鲆鲽模式后,就能从刀身上的孔洞中释放查克拉团。
  
  并且,鲆鲽还有一个隐藏功能,随着杀敌数量增多,可以让武器蕴含查克拉增多,从而增强威力。
  
  因为每一次斩杀敌人,都能从敌人身上吸取到他们的查克拉,从而让鲆鲽释放查克拉团时,威力会更加强大。
  
  也就是说它是一种让使用者越战越强的武器。
  
  这就是鲆鲽这把刀的恐怖和真正强大之处,也是鬼灯一族钟爱他的原因。
  
  鬼灯千刃再之后的一人主人,鬼灯满月,也会选择它。
  
  而原本在舍人看来,在七把忍刀中凌驾于所有忍刀之上的,是大刀·鲛肌。
  
  现在看来,还是有能和鲛肌抗衡的存在,就是这鲆鲽。
  
  不过,鲆鲽也不可能无限制地成长下去的,它成长是通过吸收别人的查克拉存储在内部,当释放鲆鲽时,将其内部的查克拉释放出来后,就会导致它的成长降低。
  
  也就是说,如果不释放鲆鲽,不释放它内部所存储的查克拉,的确是有可能能一直成长下去。
  
  鲛肌能吸收别人的查克拉,那么鲆鲽也能吸收别人的查克拉,也就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被舍人直接轰飞的通草野饵人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舍人居然这么快就能掌握鲆鲽的使用方法。
  
  平稳落地,通草野饵人扫视一圈全场,整个人脸就黑了下去。
  
  黑锄雷牙一个人单挑栗霰串丸和西瓜山河豚鬼两人,无疑处于劣势。
  
  不过,狡猾的西瓜山河豚鬼怎么可能自己作为这个平衡的打破者,他深知枪打出头鸟,所以他并没有用全力,就是在一旁打打酱油,偶尔出手,更多的还是让栗霰串丸与黑锄雷牙战斗。
  
  这一边还好说,但无梨甚八和枇杷十藏两人和三代水影战斗,却是岌岌可危。
  
  三代水影对爆刀·飞沫和断刀·斩首大刀这两柄武器实在是再熟悉不过,凭借着一身超强的实力,战胜两人只是时间问题。
  
  一旦三代水影分出胜负,那么他四个人就真的玩了。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在第一时间解决自己眼前的这个对手,然后帮助黑锄雷牙解决危机,最后集合四个人的力量对方三代水影。
  
  这里距离雾隐村也不算太远,如果鬼灯一族足够警觉的话,应该能发现三代水影和他们忍刀七人众都不在雾隐村内。
  
  拖住三代水影,等到鬼灯一族的强者降临,他们就安全了。
  
  届时倒霉的就是三代水影无疑。
  
  “看来,只能尽快解决你了。”通草野饵人沉声道,一手抓着斧子,一手抓着锤子,手掌稍稍用力,斧子和锤子都在手中转动了一圈。
  
  舍人双手握住鲆鲽的两个刀柄,赞同道:“的确,要尽快解决你,否则就赶不上了!”
  
  锵
  
  轻轻一声,鲆鲽被再次打开变成两柄刀,不过这一次,不单单只是打开而已,舍人调用起了储存在鲆鲽内,那不知道存储了多久的查克拉。
  
  只看见浓郁的查克拉从鲆鲽内涌现出大量浅蓝色的查克拉,迅速将刀身包裹,就像是变成了两条鲜活的鱼。
  
  鲆鲽本身的形状就像是两条鱼,而“鲆鲽”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是因为它的模样和形状。
  
  在鲆鲽的刀身中心,有两个孔洞,那就是鱼的眼睛。
  
  鲆、鲽类皆属于鲽目类鱼,尾部明显且双目长在身体左侧的比目鱼通常称为“鲆”,而对应的双目长在身体右侧的则通常称为“鲽”。
  
  这正是双刀·鲆鲽这柄武器名字的来源。
  
  所以展开后的鲆鲽,被浓郁的查克拉包裹后,就像是两条鱼。
  
  看到原本对鲆鲽使用还非常稚嫩的舍人,居然这么快就将鲆鲽真正的使用方法给研究了出来,这不得不让通草野饵人感到惊讶。
  
  只是,现在却不是惊讶的时候。
  
  舍人身形一闪。
  
  “好快!”通草野饵人心中有些惊讶
  
  锵!!!
  
  鲆鲽分别从两边砍下,被通通草野饵人的斧子和锤子挡下。
  
  通草野饵人心中略微放松。
  
  还好,在使用上,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舍人对于使用的不熟练。
  
  就算他能这么快就将鲆鲽的机制弄清楚,但使用起来需要熟练度的。
  
  看到他的表情,舍人不用猜就知道了他心中在想什么。
  
  嘴角一扬。
  
  技巧不行,那就一力降十会!
  
  可不要忘了,自己是体术起家的忍者啊!
  
  握着鲆鲽刀柄的双手再次用力攥了攥,手臂瞬间隆起,将雷属性查克拉灌注到手臂中,一种类似于雷遁-重流暴的使用方法。
  
  刺激手臂上的细胞和肌肉,让自己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与此同时,勾动鲆鲽内的查克拉。
  
  在舍人这一系列的变化后,两人的姿势还是不变,不过通草野饵人此时的脸色却是涨红。
  
  双臂颤抖,难以置信地看着舍人。
  
  这是什么力量?
  
  舍人却是不管他什么表情,双手再次发力。
  
  轰!!!
  
  地面皲裂,通草野饵人脚下的地面破裂,不少的碎石块因为挤压,从地面中迸射而出。
  
  并且,随着舍人的持续用力,通草野饵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展出自己钝刀的真正优势。
  
  别说是钝刀了,他此时连动一下都是一个问题。
  
  让他稍微有些庆幸的是,舍人也没有手再对他动手。
  
  突然的,正在集中精神应对舍人,同时思考怎么才能从这个局面中挽回时,就感觉拿着锤子的左手忽然一松。
  
  随后,就感觉自己的脖子突然感受到一股凉意,一直压制着他的舍人忽然就抽身而退,将手中的双刀合并在一起,再次变成鲆鲽的模样。
  
  轻轻一甩,背在身后,看都不再看通草野饵人一眼,朝着旁边走去。
  
  通草野饵人有些没明白舍人这是什么意思,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刚才感受到的冷意,此时却好像变得很热?
  
  热?
  
  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左手。
  
  怎么有种湿润粘稠的感觉?为什么那种热好像从脖子上流淌而下。
  
  这么红?
  
  是什么?!
  
  鲜血吗?
  
  是谁的?
  
  我自己的?
  
  一系列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他的脑中,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当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刚才舍人是有那么一瞬间松开了握住鲆鲽的手,就看到从他腰间闪过一抹白光。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力量在缓缓流逝,体内的查克拉卡开始有些不听使唤,同时脖子处的那股的炙热越来越明显。
  
  不是鲜血在变热,而是因为他的身体在变冷。
  
  眼前的视线模糊起来,身体缓缓地朝着后方倒去,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在他倒下的同时,舍人再次来到了鬼灯千刃的身旁。
  
  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七把忍刀的通灵卷轴不在自己身上,短时间也没有想到解除通灵契约的能力,短时间内也没知道限制不被通灵的方法。
  
  所以,最好是找到七把忍刀的通灵卷轴,否则这双刀·鲆鲽恐怕就只能玩一会了,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收回去。
  
  舍人非常顺手且习惯性地看上了这柄特殊的忍刀。
  
  在鬼灯千刃的而身体上,舍人果然是找到了七把忍刀的通灵卷轴。
  
  “这个东西好像不用毁掉啊”舍人脑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就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卷轴,你带不走!”
  
  说话的是三代水影。
  
  虽然他还在和无梨甚八以及枇杷十藏战斗,但有一部分注意力却还是在舍人身上。
  
  如果舍人想要把这个卷轴带走,那他肯定会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也要从舍人身上抢夺回来。
  
  忍刀七人众,作为七把忍刀的持有者,对于雾隐村来说肯定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相比于这七把忍刀的持有者,更重要的无疑还是这七把忍刀,这才是雾隐村忍刀七人众的根基。
  
  而一旦丢失这个通灵卷轴,就等于是丢失了这七把忍刀,作为雾隐村的三代水影,肯定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他可以容忍忍刀持有者的死亡,但不能容忍七把忍刀的丢失,这是他的底线。
  
  至于说,将来的鬼鲛为什么能一直持有鲛肌而没有被回收,那是因为当时持有通灵卷轴的人是四代水影仓矢,而在背后操控仓矢的人是带土,鬼鲛又正好加入了被带土暗中操控的晓组织,所以鲛肌才没有被回收。
  
  只要舍人敢把这个卷轴带走,他就敢掉过头来对付他。
  
  所以,明白了三代水影的决心后,舍人抿了抿嘴唇。
  
  就这样想让他放弃折到手的双刀·鲆鲽他肯定不满意。
  
  那干脆
  
  拿着卷轴的舍人手猛地一抖,通灵卷轴在他手中化作齑粉。
  
  “你!!!”
  
  看到这一幕的三代水影眼睛一瞪,转过头就想对舍人动手。
  
  “注意你的对手啊,三代水影,要是他们跑了,你可就真的追不回这些忍刀了。”舍人并不慌张,开口提醒。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这句话,枇杷十藏不要命的一刀斩向三代水影,与此同时黑锄雷牙的雷刀·牙也伴随着雷光豁然出手。
  
  轰!!!
  
  咔
  
  爆刀·飞沫断刀·斩首大刀的碰撞,爆发出了超强的破坏力,甚至还导致了斩首大刀的断裂。
  
  不过,枇杷十藏也借助着这超强的冲击,拖着断掉的斩首大刀迅速后退。
  
  无梨甚八却与他完全相反,欺身而上。
  
  两人的选择不同,结果自然也就不同。
  
  无梨甚八倒在了三代水影的攻击之下,而枇杷十藏则借助着这冲击力迅速离开,消失不见。
  
  “诶?这样一来,斩首大刀好像真的不见了啊。”
  
  看热闹不嫌事小,舍人幸灾乐祸道。
  
  闻言,三代雷影怒目而视,
  
  但看到把玩着鲆鲽,一副有恃无恐模样的舍人,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将发泄目标锁定在了黑锄雷牙的身上。
  
  注意到分出胜负,一直在划水的西瓜山河豚鬼瞬间发力,和操控着缝针的栗霰串丸一举将黑锄雷牙压制,不给他逃跑的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