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快了!都快了!

第二百三十四章 快了!都快了!

木叶养猫人正文卷第二百三十四章快了!都快了!【求月票】看着汹涌的海水,舍人缓缓落在海面上,他并未立刻就解除八门遁甲。
  
  将手中的鲆与鲽合并收拢,放到背后。
  
  “的确是好武器,真的是越来越喜欢。”
  
  相比于鲛肌,鲆鲽的查克拉吸收能力可能没那么强,但胜在它是没有生命的,不可能背叛。
  
  而且因为这次面对的是鲛肌,所以鲆鲽内的查克拉不能轻易使用,否则它绝对能爆发出更强的战斗力。
  
  海面缓缓归于平静,一具具被烧焦了的雾忍尸体浮上水面,当然还有那长相肥胖的西瓜山河豚鬼。
  
  只是,相比于其他雾忍,西瓜山河豚鬼的身体更加强壮一点,所以他并没有马上死亡,还留着最后一口气。
  
  不过看他的伤势,只要没有得到治疗,死亡也就是时间问题。
  
  只见他瞪大着眼睛,满是不甘和难以置信,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鲛肌无法吸收到舍人身上那明显外放的查克拉,为什么鲛肌会背叛。
  
  舍人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为为什么”西瓜山河豚鬼断断续续吐出这细弱蚊声的问题。
  
  “因为,这是体术!”
  
  舍人瞥了他一眼,还是选择让他死个明白。
  
  听到舍人的回答,西瓜山河豚鬼瞳孔一缩,紧接着瞬间涣散,缓缓失去神采。
  
  虽然对于舍人的回答他很惊讶,不过终究还是得到了答案。
  
  既然是体术,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那燃烧的火焰,刀锋与空气摩擦高温所产生的火焰,并不是查克拉所制造出来的火焰,所以鲛肌不能吞噬,为了自保,第一时间选着逃跑。
  
  看着西瓜山河豚鬼咽气,舍人没有任何表示,环顾四周,海面上再也没有一个人。
  
  “出来吧,不要让我去找你!否则后果自负!”舍人冷冷道。
  
  只是他的话音落下,周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看到这样的结果,舍人眉头一皱,缓缓蹲下身。
  
  突然!他的右手朝着海面之下猛地抓去,一个锋利坚硬的触感落入手中。
  
  之前选择逃跑回到海中的鲛肌再次出现在了西瓜山河豚鬼尸体的周围,本来它还想尝试能不能救一救他,当看到河豚鬼咽气后就想逃跑,曲美想到被舍人一把抓住。
  
  瞬间拎出水面。
  
  鲛肌想要反抗,它想要将自己刀柄处的倒刺再次释放出来,因为它真的不是很喜欢舍人查克拉,那种隐隐之中带着炙热的火焰的火焰气息,让它感觉不是很喜欢。
  
  不过还没等他行动,就听到舍人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敢反抗,我就毁了你,不要怀疑我的能力和耐性。”
  
  闻言,鲛肌动作一僵,好似感受到了舍人身上那冰冷刺骨的杀意,原本还想反抗的意图一下子就消散。
  
  立刻弯过身躯吐着舌头买对舍人,手柄末端那好似尾巴一样的须须头甩动着。
  
  这哪里是一柄刀,活脱脱是一只披着刀皮的狗嘛。
  
  看到它这副模样,舍人的表情才缓缓恢复,松开手掌,将鲛肌放下。
  
  得到自由后的鲛肌更加殷勤,立刻挪动到他身旁,将身上的倒刺全都收拢,手柄末端的须须头疯狂扭动着,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癞皮狗。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鲛肌在得到了舍人的同意后,将他它的嘘嘘头钻进了舍人的袖口中,源源不断浓郁的查克拉从它身上流淌进舍人体内。
  
  这种感觉,差点让意志坚定的舍人都呻吟出声。
  
  没想到,原来被鲛肌灌输查克拉居然是这种感觉。
  
  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鲛肌。
  
  对于鲛肌的识相,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么另一个
  
  “出来吧,鬼鲛,我知道你还活着,以你的能力肯定不可能就这样死了。”
  
  他在空中看得清清楚楚,在别人都释放水遁忍术企图阻拦他的攻击时,鬼鲛一个人用查克拉拟化成鲨鱼包裹自身,第一时间钻进了大海中,以他的速度,应该最多被波及,不会丧命。
  
  果不其然,听到舍人的话,一个蓝色好似鲨鱼一样的头缓缓从海上浮现,身上带着不小的伤,不过他却好似并不是很在意。
  
  湛蓝色的鲨鱼眼睛中,透露着毫不掩饰的迷茫。
  
  就在刚才那一刻,算得上是自己主人的西瓜山河豚鬼死亡。
  
  虽然干柿鬼鲛并不是崇拜他,听从他的命令也只是因为如果没有西瓜山河豚鬼的命令,他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为了什么。
  
  所以,干柿鬼鲛再次迷茫了。
  
  他并没有因为舍人的杀死了除他之外的雾忍而感到生气,因为见惯了同村忍者的死亡,甚至亲手解决的雾忍就不在少数,根本不可能因为这些雾忍的死亡而感到生气和愤怒。
  
  他此时脑中唯一的问题就是。
  
  我是谁?
  
  我应该何去何从?
  
  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一系列的问题袭上心头,鬼鲛发现自己居然一个都回答不上来。
  
  看着从水中爬起来的干柿鬼鲛就这么木愣愣地站在自己面前,舍人一把抓住鲛肌的刀柄,将它轻轻一丢抛向他。
  
  鬼鲛还在发愣中,不过他下意识地接住了鲛肌,紧紧地握住了它的刀柄。
  
  鲛肌被鬼鲛一把抓在手里,非但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反倒是露出享受的模样。
  
  因为它感受得到,鬼鲛身上的查克拉虽然质量好像不如西瓜山河豚鬼的查克拉,不过味道却好吃很多。
  
  质量这种东西是能提升的,但味道这种东西却是不可改变。
  
  旋即,就在这一瞬间,鲛肌找到了自己新的主人。
  
  但鬼鲛还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以后跟着我吧,鬼鲛,我会让你在死的时候清楚地明白到你自己存在的必要。”舍人看着鬼鲛缓缓地说道,声音很缓慢且从满磁性,仿佛蕴含无限的魅力。
  
  “我需要你,成为我的同伴!”
  
  “跟着三才先生?成为同伴?!”鬼鲛重复着舍人的话,渐渐的,他的眼睛越来越亮,好似寻找到了一个迷茫的宣泄口。
  
  “对!成为我的同伴!”舍人再次开口。
  
  鬼鲛的眼神恢复神采,他再次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好!!!”他郑重地应道
  
  忍界某个昏暗的角落中。
  
  在点点泛着白色的荧光下,能隐约看见一张床被摆放在这个四处都是岩石的封闭空间中。
  
  一个满头白发杵着拐杖的老者就站在这张床的旁边,看着躺在床上一半身体被特殊装置以及绷带包裹住的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
  
  老者猩红的双眼中古井不波,看着这个早就被他选中了的少年,这个他成事必不可少地少年,这个将会被他掌控一身的少年
  
  在他注视下,少年的右眼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缓缓张开。
  
  眼中满是迷茫和困惑,随着眼睛的全部张开,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并不是出现在了自己想象中的地方。
  
  而这个少年仅仅睁开的一只右眼中,也有着一枚猩红的眼球,两颗黑色的勾玉静静地停滞着。
  
  他呢喃着,“我死了吗?”
  
  终于,从昏迷中恢复了意识的少年看到了站在床边杵着拐杖衣衫褴褛的白发老者。
  
  再次开口:“这里是”
  
  白发老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苍老的声音响起,“冥界和现实的夹缝,我宇智波的族人啊。”
  
  此时少年才终于看清,这白发老者的眼中,居然是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
  
  “这眼睛难道老爷爷你也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
  
  闻言,老者轻笑一声,“呵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
  
  听到老者承认自己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少年对其地戒心一下子就减少了很多。
  
  “是老爷爷你救了我吗?”
  
  “你被那么巨大的岩石砸中,居然还能活下来,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奇迹,一种宿命,是你命中注定要经历的事情,我只是简单地给你包扎了一下,能活下来全因为你自己。”老者淡淡地说着。
  
  “嘶”
  
  少年听到自己还活着,一下子从床上弹射而起,只是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牵动了身上的伤势,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不过等到他缓过来后,还是继续道:“还是要感谢老爷爷你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少年弯下腰,将自己的头结结实实地倒放在床上。
  
  老者不为所动,只是继续平淡地说道:“这样的恩情,迟早有要让你还的时候,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的你还没有这样的力量。”
  
  “没问题,现在我终于得到了宇智波的这双眼睛,以我的能力,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成长起来,将来一定会报答老爷爷你的,只不过我现在的村子还在打仗,可能就没有时间来陪你,等这次战争结束后,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说着,少年就要站起身,此时的他心中充斥着喜悦,他一分都不想等,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自己的两个同伴面前,告诉他们自己还没有是死。
  
  特别是琳
  
  少年脑中闪过一个女孩阳光的面容,脸上忍不住浮现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没错,这个少年正是波风水门班中的成员之一,宇智波带土!
  
  但很快,这喜悦就被深入骨髓的刺痛所打断,残酷的现实将他拉了回来。
  
  带土满头大汗地倒在床上,他此时的身体根本就不允许他这样的大动作。
  
  老者刚想开口,却看到角落的昏暗中,一团漆黑如墨的阴影浮现,旋即他只是说了一句,“先养好你的身体再说吧。”
  
  说完,转身朝着那昏暗的角落走去。
  
  而好不容易再次缓过来的带土看到,这个衣衫褴褛的老者背后,竟然连接着数根管子,而这些管子通往看不真切的黑暗。
  
  带着疑惑,伴随着疼痛,昏了过去。
  
  在他昏迷后,一个全身苍白,看起来像是人模样的生物出现在床旁边,白绝。
  
  看着再次陷入昏迷中的少年,略带无奈地感叹道:“还真是乱来,拼接的身体处没有完全愈合,这样乱动只会导致伤势更加严重。”
  
  说着,将自己的手放在带土身上,一股股充满生命力的能量从他的身体中缓缓涌入到少年体内。
  
  另一边,白发老者步履蹒跚,十分艰难地走到角落中,在一张看似由巨大枯木形成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轻轻地喘了一口气。
  
  就算有外道魔像一直持续供应着查克拉,吊着他的生命,也差不多快要到极限了,如今的他就算是使用象转之术也很难再拥有多少战斗力。
  
  “怎么说?”
  
  将呼吸捋顺后,他对着出现的那团漆黑的阴影问道。
  
  在他的注视下,那团黑色的阴影来到他的身旁,“你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斑。”
  
  斑,也就是宇智波斑,曾经叱咤忍界,除了千手柱间外几乎没人能入他眼的宇智波斑,如今的模样却是如此令人唏嘘。
  
  他面前的那团黑色阴影自然就是替他监视忍界地黑绝。
  
  黑绝对于斑的身体很关心,甚至超越了他所询问的问题。
  
  静默两三秒后,黑绝才再次开口,“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看重当初那个木叶忍者,那个二尾人柱力,要知道,既然是人柱力,那么必定会成为我们的绊脚石,你这么放纵,难道就不怕养虎为患?”
  
  黑绝口中说的人,自然就是在忍界搅风搅雨的舍人。
  
  宇智波斑苍老的脸上轻轻地抽动,这是他目前为止所能展示的最大限度的笑容。
  
  “他又做了什么事?”
  
  黑绝看到宇智波斑居然对他的提醒不为所动,内心也是有些无奈,要不是他没有战斗力,早就把所以隐患都剔除。
  
  “还能做了什么?打着你的名号和三代水影接触,和他一起干掉了那些与之作对的忍刀七人众,并且堂而皇之地抢夺了双刀·鲆鲽。
  
  还用你的名义和三代水影做交易,借用了五十名雾忍奇袭雷之国的北海岸,强行帮助木叶缓过了气。
  
  更夸张的是,他还把这五十名雾忍全都干掉了,就连大刀·鲛肌都被夺走,我到的时候就剩下了一片狼藉。
  
  三代水影那个糊涂鬼还找我们兴师问罪。”
  
  越说,黑绝心中就越来气,但宇智波斑的眼中,神采却是越来越亮。
  
  黑绝还想继续说,但却被斑伸手打断,“很有意思,不是吗?这个小家伙很有意思,如果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人,绝对会是我的最佳人选,但这样也很好啊!
  
  柱间过世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能让我兴奋,能取悦我的人出现了!
  
  我倒是很好奇,当我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会成长到什么程度,能不能代替柱间给我愉悦?
  
  要知道一个人的无敌是非常寂寞的,连一个想看着起舞的家伙都没有,那将来创造完全和平世界的过程,会不会相当无趣?”
  
  就算是现在这个看似的随时都会死亡的宇智波斑,他心中的高傲也丝毫没有减少,能入他眼的人并不多,舍人目前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个。
  
  斑继续道,“他的能力不错,城府也不错,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麻烦还是可以找他,我看得出,只要我们提供的东西有足够的吸引力,他会老老实实帮我们做事的。”
  
  黑绝点点头,再次问道,“那这次的事情三代水影那个家伙现在可是没以前那么好说话了。”
  
  闻言,宇智波斑的脸色微微一冷,“哼一个小家伙,也敢无视我的命令?
  
  要不是我的眼睛给了别人,用得着和他合作?掌控他的生死易如反掌。
  
  不过没关系,我在他的意识深处设下了封印,一旦我强制开启,他会成为听从命令的傀儡,只是这不可逆,而且很容易被人看出异端,如果不是必要,不要轻易启动。
  
  既然他想要交代,那就给他一个交代,将舍人的信息告诉他。
  
  雾隐村也该参加到这次忍界大战中来了,舍人那小子不是想借助我的名头吗?那就让他付出应该有的代价。
  
  木叶的那个根部首领团藏,想必对他的一些东西很感兴趣,你可以适当透露一点。”
  
  有宇智波斑这么说,黑绝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怎么去拿捏舍人了。
  
  他们手中关于舍人的秘密情报可不少,有些东西一旦公布出来,那么恐怕
  
  木叶都未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这样的威胁,想必就能让他乖乖就范,按照他们的计划来进行了吧。
  
  “还有,哦逼多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按照计划进行吧,他心中的爱被毁后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勉强也能背负起我的名号。
  
  等到时机成熟,你让他控制长门将我复活。
  
  还有,我去世后,你将我的身体隐藏好,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被别人控制或是受到什么限制。”宇智波斑交代道。
  
  “你放心,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我一定会让人把你复活的,要知道我可是你的意志啊”黑绝信誓旦旦地承诺道。
  
  他想达成自己的目的,宇智波斑是绝对不能少的,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能开启轮回眼的因陀罗转世,这可是他千年的等待。
  
  对于黑绝,宇智波斑还是信任地。
  
  看了看自己年迈苍老的双手,在他眼底深处闪过厌恶,就算这是他的身体,这么苍老的身体,他也觉得厌恶。
  
  “快了一切都快了这地狱般的现实世界,终究还是要我来终结看着吧,柱间,我会证明我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