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交换的眼睛

第二百三十六章 交换的眼睛

木叶养猫人正文卷第二百三十六章交换的眼睛【求月票】久违的烤肉店。
  
  这段时间木叶店铺的生意都不太好,不过大家也都能理解。
  
  甚至为了木叶能抵御住其它三个隐村的进攻,这些店铺的老板们联合起来,一起给木叶捐献物资,食品店的就提供食物,忍具店的就提供忍具等等,甚至就连开猫舍的舍人都捐了不少钱。
  
  不过这次一下子回来不少人,烤肉店的生意难得火爆。
  
  为了欢迎英雄们的归来,烤肉店的老板还特意降低价格,给众人打折,以表示自己的诚意。
  
  只是舍人吃得很开心,但水门、卡卡西和原野琳都胃口一般,要不是因为对方是舍人,估计以卡卡西现在的状态,应该挥袖离去。
  
  风卷残云一般地结束战斗,并且在他进食的过程中,波风水门也一点点地将那天他们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听着他的描述,舍人不得不承认,水门的确是进行了一个了不起的壮举。
  
  奈良鹿心派出布置防守的忍者最后一共也就剩下了四个人,而水门一人独战千名岩忍。
  
  最终以一人瞬杀五十名忍者的恐怖战绩打掉了岩隐村这支奇袭部队的心气。
  
  摧毁了神无毗桥岩隐村的忍者就真的无法再前进了吗?
  
  未免也太小看土遁忍术的威力。
  
  神无毗桥的确是至关重要,但只要他们想,随时都能用土遁忍术制造出无数座新的桥,神无毗桥、鬼无毗桥等等
  
  这只是他们一个后退的借口,真正让他们放下进攻的,终究还是水门瞬杀五十人的恐怖战绩把他们给吓到了。
  
  胆寒了。
  
  从水门口中可以得知,他的确是在几秒钟内凭借飞雷神之术以及螺旋丸斩杀了那么多的忍者,并且其中很大一部分还都是上忍。
  
  想象一下,一只近一千人的忍着部队中,能有五十名上忍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配置。
  
  但这五十名上忍中有一大半被敌方的一名忍者瞬间斩杀,试问剩下的几个人中又还有几个拥有再次前进的心气?
  
  所以,神无毗桥之战与其说是神无毗桥被毁岩忍们不得不放弃这次偷袭,倒不如说一夫当关的波风水门瞬杀五十人,将岩忍震慑住了。
  
  只不过岩忍要面子,才找借口说是神无毗桥被毁才选择后退。
  
  从这次的战绩中可以看出,水门的飞雷神之术不仅完全掌握,而且还在这之上有了超越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的属于自己的创新。
  
  不得不承认水门在空间上的天赋,飞雷神之术仿佛就天生是为他打造的时空间忍术,将他的才能完全释放了出来。
  
  “看来你们这次的任务还真的是非常危险,木叶也的确是到了最后的关头,让水门你们一个小队去阻拦近千名岩忍的奇袭部队,也不知道这种几乎等于送死的任务是谁想出来的。”舍人直言不讳地抱怨。
  
  任务完成,那是因为水门的实力足够强,但随便换个人,最后的结果都是一个死。
  
  水门无奈地笑了笑,其实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完全爆发后的自己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你呢?舍人,你背后一只背着那把用绷带包起来的忍具,可是从来没有见你用过。”水
  
  门注意到舍人身后的双刀·鲆鲽很长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之前的场合都不太合适,所以一直没问。
  
  闻言,舍人神秘地笑了笑,将鲆鲽从背后取下,放在桌子上。
  
  扁平的鲆鲽刀身非常大,几乎将整个桌子都压住了。
  
  “双刀·鲆鲽,雾隐村忍刀七人众中的一把,算是我这次的收获。”舍人不无得意地说道,轻轻地摸了摸鲆鲽的刀柄。
  
  鲆鲽和圆舞刃,两种完全不同的刀,可以适应各种不同场合。
  
  听到鲆鲽的名号,就算是一直情绪不高的卡卡西和原野琳也都被吸引了过来。
  
  听到舍人对于鲆鲽,对于忍刀七人众这个组合的描述,几人脸上都浮现出惊讶。
  
  “舍人,你把对雾隐村这么重要的忍刀带回来真的没事吗?”水门忍不住问道,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舍人摆摆手,现在的雾隐村,可不仅仅只是丢失一把鲆鲽而已,鬼鲛手中的鲛肌,枇杷十藏手中的斩首大刀,都已经丢失,现在的雾隐村一共也就只剩下了四把而已。
  
  看到舍人不太愿意在他的这次任务上细说,水门也就没再多问什么。
  
  “对了,你帮卡卡西看看他的眼睛吧,不知道为什么,在移植了写轮眼后,这只写轮眼就一直无法关闭,长时间的开启对于卡卡西来说,无疑是一种负担,毕竟他本身的查克拉就不是很充裕。”
  
  此时卡卡西的右眼还用绷带包裹着,并看不出其中的异样。
  
  舍人眉毛一挑。
  
  旁边的原野琳略带紧张和焦急地开口道:“舍人老师,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所以在移植带土写轮眼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不够仔细的地方,麻烦老师帮卡卡西检查一下。”
  
  原野琳脸上带请求。
  
  “放心吧,我本来就有这个意思。”
  
  舍人点点头,站起身继续道:“走吧,这里不太方便,去我的猫舍,那里比较安静而且还有不错的设施。”
  
  三人立刻站起身,跟着舍人一起离开了。
  
  来到猫舍,灵香好像早就知道舍人要回来一样,站在门口张望着。
  
  当她看到远处的走来的舍人四人时,脸上抑制不住地浮现出笑容,那种发自内心的最原始的笑容。
  
  看到在门口等待着的灵香,舍人脸上也出现笑容,脚下的步子稍稍快了些许。
  
  “舍人,你回来了。”灵香乖巧道。
  
  舍人轻轻地揉了揉灵香的头,对她说道:“灵香,有客人,你准备一下。”
  
  闻言,灵香点点头,立刻进入准备去了。
  
  因为和舍人关系不错,所以他们都是这间猫舍的常客,和灵香之间也算是熟悉的。
  
  再加上水门的女朋后玖辛奈和灵香的关系绝对是闺蜜级别的,所以卡卡西和原野琳也经常会一起吃放聚会。
  
  舍人的猫舍就开在一乐拉面的旁边。
  
  此时的一乐拉面在木叶早就打响名气,再加上舍人的猫舍,那绝对是强强联合,导致整个木叶的繁华街道都开始朝着这边出现偏移。
  
  提起就买下周边房屋的舍人此时你哪怕只是收租,也能过上非常富裕的生活。
  
  典型的包租公!
  
  来到猫舍内部。
  
  因为舍人和灵香都算是医疗忍者,所以在猫舍内部有一间小型的医疗间,平时都是灵香给一些猫治疗或是处理伤势,但如果必要的时候,人也是可以的。
  
  “卡卡西,跟我进来,你们在外面等等。”说完,换上装备的舍人带着卡卡西走进了医疗间。
  
  水门和原野琳略微有些担心,但想到舍人的医疗忍术水平,此时整个木叶就没有几个能与他媲美的,瞬间也就放心了。
  
  让卡卡西躺在医疗床上。
  
  解下他头上的绷带,就看见了那只猩红的左眼,以及在左眼外,那自上而下几乎贯穿整个半张脸的巨大伤疤,此时已经结痂。
  
  舍人将手放在卡卡西的眼睛上,掌仙术发动。
  
  因为受伤时间太久,所以脸上的伤疤已经无法完全抹除,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加速治愈。
  
  “可惜时间太长了,你这小家伙原本帅气的脸就破相了啊。”舍人忍不住感叹一句。
  
  “无所谓,长相什么的,再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半点用处。”卡卡西对于自己破相这件事根本就不在意。
  
  舍人摇摇头,“啧啧你这小家伙根本不懂,等你再长大一点就明白长相的重要之处了。
  
  可惜了本来以你的模样是有资格追上我的唉就我一个人长得这么帅,压力也是很大的啊。”
  
  卡卡西的额头浮现出几道黑线,对于舍人的自恋,尽管他是见过很多次,但终究还是不太习惯。
  
  “还有水门老师。”卡卡西说道。
  
  舍人表情一僵,“水门水门是还可以,但和我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
  
  说着,伸出小拇指比划了一下,示意差距不大,但还是有那么一点差距的。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舍人老师的脸皮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厚的多。
  
  “好了,说正事,你的写轮眼我检查过了,大的问题没有,只是其中有一些经络衔接得并不是很完美,所以我需要帮你把眼睛取出来再重新安装一遍。”
  
  “再装一遍吗”卡卡西喃喃道。
  
  “不过以后你的写轮眼不可能闭合,因为我们普通人的眼睛和写轮眼构造不同,你要做好准备。”
  
  “我准备好了,你来吧,舍人老师。”卡卡西眼神坚定。
  
  舍人点点头,直接对卡卡西施展了一个小的幻术,让他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对于写轮眼的构造,他的熟悉程度可能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宇智波一族成员。
  
  取下这写轮眼,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距离拥写轮眼的即插即用,已经不远了。
  
  只是,取下了这只写轮眼后,舍人却并未立即将这只眼睛装回去,而是拿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放置着两枚写轮眼,分别是三勾玉写轮眼以及双勾玉写轮眼。
  
  原本他从一个宇智波一族不知名成员身上得到的两枚双勾玉写轮眼,此时已经将其中一枚换成了宇智波富岳的三勾玉写轮眼,剩下的这枚一直未动的双勾玉写轮眼的左眼,就是我卡卡西所准备的。
  
  开启万花筒后能够使用神威这种空间忍术的写轮眼,据他所知整个忍界就只此一家。
  
  “卡卡西,我知道你很在意宇智波带土的眼睛,但我知道的真相远比你所看见地要残酷得多。
  
  而且对于你来说,写轮眼并非是助力,反倒是累赘。
  
  现在双勾玉的程度你还勉强能承受,可一旦晋升到三勾玉甚至是万花筒,它就会成为你的拖累。
  
  没经过你的允许是有些抱歉,不过我答应你,等我用完,肯定归还。”
  
  舍人在心中默默地对卡卡西说了一句。
  
  他在很早之前,对写轮眼开始感兴趣的时候就惦记上来宇智波带土的万花筒,思前想后唯一有机会入手的地方就是卡卡西这里。
  
  双勾玉写轮眼对他来说是负担,但还能承受,可一旦晋升到是是三勾玉,绝对是巨大的负担。
  
  虽然后来为他赚取到了“拷贝忍者”这个名传人忍界的威名,但不管怎么说都还是弥补不了,只要战斗就无法持续的缺点。
  
  如果没有写轮眼的束缚,他的实力可以更强。
  
  将带土的眼睛放回玻璃瓶,随后将那枚双勾玉写轮眼安置到卡卡西的眼眶。
  
  “写轮眼我暂时替你保管,这只就当是让你心中有个安心,不过为了你以后能更好地成长,这只眼睛我先暂时替你封闭起来,等你拥有足够的实力,再开启。”
  
  说着,舍人双手结印。
  
  这是一个需要结很多印的数,也是目前为止舍人所结过的最多印的一个术。
  
  “很早之前,就帮你设计好了这个封印术,算是我跟你借眼睛的报酬吧。”
  
  心中这个念头闪动,手上动作却是不停。
  
  “经络封印!”
  
  将写轮眼上自动传输查克拉的经络封闭十分之九,仅仅只留下了一道口子让写轮眼能保持形态,不能完全封死,否者写轮眼会因此查克拉无法抵达而坏死。
  
  这是最大限度帮助卡卡西缓解写轮眼所大带来的的压力,要是他学会一定的封印术,就能解开的这个封印的钥匙,能自由开启的写轮眼的查克拉消耗。
  
  只是这写轮眼的表象,却依旧不能掩盖。
  
  做完这一切,舍人解除卡卡西身上的幻术。
  
  缓缓苏醒的卡卡西,醒过来的第一反应不是询问情况,而是伸手朝着自己的眼睛摸去。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身查克拉消耗的减少,写轮眼的特殊能力虽然说失去了,但他本来就不是很需要依靠写轮眼的特殊能力。
  
  “怎么样?感觉舒服一点了吗?我在你的写轮眼上设下了一道封印,等你什么时候能够学会这封印术,你就能随时解除写轮眼上的封印,让写轮眼能正常使用。
  
  等会我会把这个封印术告诉你的老师,你可以跟他学习。
  
  而且这个封印术不仅能减少你查克拉的消耗,还能保护你的这只写轮眼,就算是被别人抓到了,他们不破解封印也拿不走你的写轮眼,甚至就算是你死了,封印也会自动销毁这只眼睛。”舍人解释道。
  
  这个封印术,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不仅仅结合了漩涡一族的封印术,更多的还结合了从日向一族的的笼中鸟中研究出来的东西。
  
  要说对眼睛的束缚,估计整个忍界都没有比日向一族的笼中鸟更厉害。
  
  这个术在一定程度上就借鉴了笼中鸟。
  
  “多谢舍人老师!”卡卡西感激道。
  
  卡卡西怎么说也是上忍,本来他一直纠结于宇智波带土的写轮眼,因为在他看来带土会死完全就是因为他,因为他的固执,因为他对忍者守则的过度追究,可是心在他才能明显感觉到写轮眼对于他的束缚。
  
  他勉强达到的上忍实力,在安置了写轮眼后,他觉得自己无法爆发出全部实力。
  
  但写轮眼别封印后,就能再次将全部的实力施展爆发出来。
  
  轻轻地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
  
  “对现在的你来说,写轮眼是负担,况且你和你父亲一样,本身的查克拉就不是很充裕,所以,如果不想辜负这只眼睛,就好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吧。”
  
  “我会的!”
  
  卡卡西郑重地点点头!
  
  做完这一切,舍人和卡卡西一起走出医疗间。
  
  “舍人老师!卡卡西!没事了吧?!”原野琳立刻上来询问道。
  
  “没事了,放心吧。”舍人摸了摸她的脑袋。
  
  听到舍人的话,原野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水门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木叶地下,根部基地。
  
  站在一处非常昏暗房间中的团藏,听着一个根部下属汇报情况。
  
  这名根部成员是他非常依仗的,在整个根部中,如果单论情报收集能力和分析能力,她绝对是整个根部最强的一个。
  
  行走的女巫,药师野乃宇!
  
  团藏派遣她潜入水之国,潜入雾隐村去调查,舍人在水之国究竟做了什么,居然真的能说动三代水影。
  
  听完她所讲述的内容后,团藏唯一露出的眼睛中,迸发出难以抑制的精光。
  
  “怎么说来,这小子的手脚,其实也不干净,就和他的那个老师一样。”团藏轻轻地拨弄了一下自己头上的绷带,将那只右眼露了出来。
  
  是一只写轮眼!
  
  “没错,而且除了水之国的情报外,属下还得到了一份刚于忍界黑市中所流传出来的留言”
  
  药师野乃宇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
  
  团藏没犹豫,打开卷轴一看,只是不到三秒钟,这个卷轴就被他销毁。
  
  “这个消息可靠吗?要知道,你的那间孤儿院如果想要继续开下去,谎报看似‘天方夜谭’一般的情报来博人眼球,可是不够。”团藏问道。
  
  药师野乃宇咬了咬牙,沉声道:“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把握。”
  
  “有意思,忍界又出现的了一名能使用木遁的强者
  
  据我所知,能触碰到千手柱间细胞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至于说,自然觉醒木遁血继限界的忍者,目前为止,还从未出现过。
  
  PS:求月票、订阅、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