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发难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发难

“舍人老师!”止水立刻兴奋地叫出声。
  
  鼬还有一些犹豫,不过在看到止水这么兴奋后,他也喊道:“舍舍人老师!”
  
  声音还有些糯,有些稚嫩。
  
  “富岳兄,他们就交给我了!”舍人满意地点点头。
  
  “好!”
  
  看着离去三人的背影,宇智波富岳还是略微有些担心,在舍人走过他身边时,忍不住小声道:“舍人君,鼬年纪还小,你轻点!!”
  
  背对着他的舍人挥了挥手,做老师,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旋即,舍人带着两个小家伙离开了宇智波富岳的家,离开了宇智波一族的族地。
  
  有心想要稍微考校一下他们两人,在前面奔跑的舍人控制着自己的速度,感受着后方两人的状况以及应对能力。
  
  止水毕竟年龄比加大,而且也学习了查克拉,从忍者学校毕业,基础还是相当优秀的。
  
  就是鼬的年纪太小,就算他如今已经能释放豪火球之术,可终究还没有系统地学过关于忍者的知识,所以他在行动上就显得有些不太连贯,难以跟上他的速度。
  
  注意到这种情况止水立刻放慢速度来到鼬的身旁,一点点地教导他,忍者在赶路时,在奔跑时,应该是怎么样的发力方式,又是怎么的着力方式,如果条件允许,在自己的脚上应该附着查克拉等等。
  
  随后,鼬就在舍人面前狠狠地秀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天才”!
  
  他的速度一点点加快,虽然和止水还是有些差距,不过却比一开始要快得多。
  
  舍人必须承认,人和人之间还是存在差距的,有些人要努力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做到的程度,有些人就只需要几分钟。
  
  他上一个见过如此天才的人,还是旗木卡卡西。
  
  注意到情况后的舍人也就放弃了继续考校的意思,主动放慢速度来到两人身旁,从最基础的东西开始给他们传授知识。
  
  而两人的学习能力也真的是很强,有些东西一点就透,甚至还能做到举一反三。
  
  并且他发现,宇智波止水的天赋丝毫不弱于鼬,特别是在速度,在移动能力上,更准确地说是在瞬身术这一个术上的天赋,更是将鼬都甩在了身后。
  
  此时的舍人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的猿飞日斩在自来也、纲手和大蛇丸三人中,会如此钟爱大蛇丸。
  
  因为,有时候教导一个天才,会让当老师的觉得特别轻松。
  
  这一点在止水和鼬两人的对比上感觉不出来,但如果将舍人另外的三个弟子拿过来对比,猿飞阿斯玛还可以,他的天赋纯粹是他自己选择费,就是迈特凯和夕日红,一个擅长体术一个擅长幻术,除此之外是一点也不用想着交给他们。
  
  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专精一个分支的他们可以比全面的人做得更加优秀,让他们全面发展反倒是浪费了他们原本的天赋。
  
  可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就是能全面发展,并且每一项都做到和别人专精一项一样优秀,甚至是更加优秀。
  
  三人来到训练场。
  
  跑了一路的宇智波鼬撑着膝盖喘息着,
  
  毕竟还只是一个两三岁的孩童,这个年纪正是依偎在母亲怀中讨要糖果的时候,而不是开始接触查克拉和忍术这种用于杀人的东西。
  
  舍人眼中闪过一丝同情。
  
  鼬自己也有原因,他太早熟了,早熟得令人有些心疼。
  
  喘息了一段时间后,鼬知道的舍人和止水在等自己,强行按下自己的疲惫,努力挺直身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的舍人忽然就不想教了。
  
  让一个孩子,特别是这么小的孩子就承受本不该他所需要承受的压力。
  
  宇智波富岳是一个严格的父亲,也是一个有野心的父亲,作为他的儿子,鼬绝对会成长得相当出色,可绝对不会过得很开心。
  
  想到以后那个年仅十三岁就为了保护弟弟而屠戮整个宇智波一族的年轻少年,想到那个为了让弟弟健康成长而卧底在外面最危险的组织中,为了让弟弟成长成为人上人而将自己作为他的磨刀石。
  
  这样的一个弟控,实在是让舍人替他觉得有些不值
  
  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出的笑容。
  
  “好!作为你们的老师,我决定!今天的训练任务为三色丸子!!”
  
  “好!!嗯?”止水应答后才反应过来。
  
  三色丸子?
  
  听到这个名称,宇智波鼬那一只没有太多情绪的眼睛中,迸射出莫名的光亮,那种原本这个年纪的孩子所应该拥有的光亮。
  
  他只在配宇智波美琴逛街的时候吃不过此,他只记得是颜色很好看的,味道甜甜糯糯的东西。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就算他很喜欢,懂事的他也不会主动讨要。
  
  “舍人老师”止水忍不住开口。
  
  舍人蹲下身一把抱起还在发愣中的宇智波鼬,笑着对止水说道:“我是老师,听我的没错,等会教你一招很厉害的,但现在,我们要先去把肚子填饱,冲咯!!!”
  
  说着,抱着鼬不由分说地冲了出去,止水下意识地跟在身后。
  
  此时的鼬才反应过来,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舍人的怀抱。
  
  可是以他现在的年龄怎么可能会是舍人的对手。
  
  这是他懂事后,第一次有人抱他。
  
  他的父亲宇智波富岳只有在鼬刚出生的时候抱过他,倒是他的母亲宇智波美琴心疼他会抱抱他。
  
  但女人的抱和男人的抱感觉是不一样的。
  
  挣扎了一段时间后,鼬就放弃了。
  
  三人不分前后地来到了木叶最有名的丸子店。
  
  “老板!来二十串三色丸子!再来十串红糖丸子!”舍人显得非常豪气。
  
  看着坐在位置上的宇智波鼬,尽管表面看起来比较淡定的模样,可他的眼神和那无处安放的手已经证明了他的此时内心并不平静。
  
  时间飞速流逝。
  
  火影办公室。
  
  猿飞日斩正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水晶球,里面所呈现的,是舍人和宇智波止水还有宇智波鼬三人的画面。
  
  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
  
  在他面前,团藏也正杵着拐杖观看着水晶球内的景象。
  
  今天,是团藏找到了猿飞日斩并且告诉他,舍人这段时间和宇智波一族走得有些过于近。
  
  如今舍人的身份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作为火影之位的有利竞争者,现在每一个尝试想要和他接触的人都是非常敏感的。
  
  别的人可能还没什么感觉,但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两人却格外重视。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就代表着猿飞日斩卸下火影之位的时刻。
  
  而且还不是等待一段时间,最多不超过一年时间,必定卸任。
  
  作为和岩忍沟通的主要人员,团藏正在极力劝说大野木。
  
  一旦岩隐村被劝说成功,那么失去了岩隐村这个强力的敌人后,砂隐村和云隐村对于木叶的压力也就没那么大。
  
  届时,第三次忍界大战就距离结束不远了。
  
  可是岩隐村的忍者在战场上杀了不少的木叶忍者,木叶迫于压力和他们签订和平协议甚至是结盟,那么就必定要给在与岩忍们战斗牺牲的木叶忍者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答复。
  
  迫于各方压力下,猿飞日斩就只能被迫卸任。
  
  所以,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后,猿飞日斩必将卸下火影之位,此时被他所看重的波风水门和舍人两人中的一个,就极有可能在那个时间段上任成为第四代火影!
  
  别人不知道团藏此时沟通到了什么程度,但猿飞日斩知道。
  
  所以他们对于此时舍人和水门两人非常重视,此时的任何一点点的特殊行动,都有可能会成为他们评判接任者的标准。
  
  而知道舍人今天进入宇智波一族的族地后,团藏就在第一时间找上了猿飞日斩。
  
  之后就是两人看到的这个景象。
  
  “日斩,并不是我有什么私心,只是舍人和宇智波一族的关系走得太近了!”团藏沉声道。
  
  猿飞日斩摆摆手,显得有些累。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老伙计团藏是什么性格,有什么想法,对于火影之位,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
  
  只是不管怎么样,猿飞日斩都不会让他成为火影的,因为以他的性格绝对不适合担任火影一职。
  
  “宇智波止水我知道他,境的后辈,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忍者,刚刚从忍者学校提前毕业,关于他的所有资料我都知道。
  
  毕业考试成绩中,‘火之意志’满分,这足够说明一切问题,要知道,在这之前‘火之意志’考到满分的,就只有水门和舍人两人。
  
  而且他还是宇智波吉成的表弟,我相信你也知道宇智波吉成和舍人的关系吧。”
  
  猿飞日斩对于宇智波止水这个人一直都关注着,或者说,宇智波一族内出现什么天才,他都有关注。
  
  “另一个年纪较小的,名字应该叫宇智波鼬,宇智波富岳的儿子。
  
  舍人和宇智波富岳的关系本身就不错,再加上水门和舍人也都欠他一个人情,照顾一下他的儿子也能理解。
  
  你也看到了,只是两个小家伙,就算是一项以训练严格闻名的舍人,也只是带着他们去吃三色丸子。
  
  可见在他看来,他们都只是小孩子罢了。”
  
  从这两段话中就能听出,猿飞日斩看似不怎么在意宇智波一族,但他却对宇智波内的一些成员十分了解,可见他对宇智波一族还是非常重视的。
  
  对于这一段,团藏当然也听出来了。
  
  “你是火影,你比我们更清楚的宇智波一族在木叶的地位,你应该没有忘记过老师的话吧?”
  
  他们的老师,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就对宇智波一族非常忌惮,从而也影响到团藏人让他对宇智波一族充满偏见。
  
  听到这句话,猿飞日斩脸色一沉。
  
  在他成为火影后,团藏每次说到宇智波一族时,都是用千手扉间的这句话来提醒他。
  
  可是猿飞日斩虽然是千手扉间的弟子,但他对宇智波一族却有着自己的看法。
  
  当然,这些看法都是基于他原本的实力上。
  
  作为忍雄的他,自信就算是宇智波一族,也没有能与他抗衡的存在。
  
  只是,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忍雄了。
  
  “不用每次都拿老师的话来提醒我,你应该知道,宇智波一族并不能一概而论,当初的镜你也是相处过的。”猿飞日斩反驳道。
  
  说到宇智波镜,团藏也沉默了。
  
  “我做出的决定不会改,除非你真的找到了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就像大蛇丸”
  
  话讲到一半,猿飞日斩讲不下去了。
  
  他一直没有告诉别人,就算是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问他,他都没有说关于大蛇丸的事情,因为他不想说。
  
  团藏已经将大蛇丸从事人体实验这个秘密告诉了他,并且拿出了实质性的证据,这也是导致猿飞日斩将他剔除了火影之位继承者的范畴。
  
  其实仔细想想,最恐怖的还是团藏。
  
  他可能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大蛇丸在进行人体试验,当初他使用手段将旗木朔茂逼死,只剩下力了大蛇丸。
  
  只要等到再次竞争火影之位时,将大蛇丸的事也全都抖出来,那么就没人能和他竞争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出现了水门和舍人。
  
  “你怎么就知道身为大蛇丸弟子的舍人没有和他做一样的事情?!”团藏眯着眼睛反问道。
  
  杵着拐杖的他显得胸有成竹。
  
  轰
  
  猿飞日斩身上迸发出异常凶猛的气势,好似那身为忍雄的猿飞日斩回来了一般。
  
  虽然他年龄增大,身体和反应全都下降,但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还是下了团藏一跳。
  
  唰唰唰
  
  三道身影全副武装地出现在他身旁,警惕地看着团藏。
  
  猿飞日斩身上气势散去,挥挥手,三名暗部忍者消失不见。
  
  “拿出证据!”猿飞日斩沉声道。
  
  团藏直视着他没有退让,“我会拿到给你看的!”
  
  猿飞日斩没有说话,要不是团藏是他从小到大的伙伴,以他的行事作风,不知道该死多少次了。
  
  看着团藏离去的背影没有说话。
  
  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
  
  团藏再次出现在猿飞日斩的办公室。
  
  “一件事你需要知道,雾隐村,对我们宣战了!”
  
  闻言,猿飞日斩心中猛地一阵,抬起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原因?”
  
  “木叶苍猫舍人,联合雾隐村忍刀七人众中斩首大刀的主人枇杷十藏偷袭忍刀七人众,导致七人众中五名成员战死,罪魁祸首舍人和枇杷十藏逃离,同时导致大刀·鲛肌、双刀·鲆鲽以及断刀·斩首大刀失踪。”
  
  “什么?!”猿飞日斩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惊讶。
  
  他怎么也想不到,好不容易就要看到和平的曙光,会在这个关头出现这种情况。
  
  “我想,具体的经过就只有你把舍人叫过来问一下才能知道了,不过动作要快,根据情报所传递回来的时间推算,此时的雾忍部队,应该距离火之国不远了。”团藏淡淡地说道。
  
  “来人,给我把舍人喊来。”猿飞日斩低喝一声,挥手将水晶球上的和谐景象抹去。
  
  一个人影从火影办公室外消失。
  
  五分钟后。
  
  按照惯例正在和宇智波止水还有宇智波鼬吃三色丸子的舍人,被叫到火影办公室。
  
  被叫过来的他有些发愣。
  
  却见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两人面色沉重地站在办公室内等着他,就知道这次事情不简单,面色逐渐沉了下来。
  
  “三代大叔,团藏长老,不知道叫我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舍人问道。
  
  猿飞日斩和团藏对视一眼,还是由团藏开口,“雾隐村向木叶宣战了!”
  
  舍人眼睛一眯,“原因呢?”
  
  于是团藏就将刚才他和猿飞日斩说的消息重复一遍。
  
  闻言,舍人表情不变,只是心中明白了情况。
  
  “真是小气的宇智波斑,借用一下名头都不行,等你挂了我就疯狂毁你清誉。”心中忍不住对宇智波斑这个人吐槽着。
  
  表面却淡定地解释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明显是想陷害我,其实真正对忍刀七人众动手的是他自己,只不过我从中间成为了被他利用的人而已。
  
  但结局还是好的不是吗?云隐村的危机解除了。”
  
  “可现在的情况是雾隐村整个隐村都向我们宣战了,我们哪里还有人手去抵抗雾隐村的进攻?”团藏目光灼灼地盯着舍人。
  
  哪知道听到他的话,舍人却只是呲笑一声。
  
  “呵团藏长老,你没有进入过雾隐村所以不了解情况,三代水影现在根本就是自身难保,他想来进攻木叶,也要看他在村子里的对手允许不允许,恐怕最后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对此时三代水影的处境他再清楚不过,能派出的忍者数量有限,难以组织出实际性的进攻。
  
  闻言,团藏还想说什么,却被猿飞日斩伸手打断。
  
  “听说,雾隐村七把忍刀中的,鲆鲽、鲛肌和斩首大刀都在你手里?”
  
  听到猿飞日斩的问题,舍人也光棍,拿出封印卷轴将双刀·鲆鲽召唤出来,直言道:“我都说了他是冤枉我,在我手中的就只有双刀·鲆鲽,至于另外两把究竟落在谁手里,我不清楚。”
  
  “听三代水影的意思,只要你交出三把忍刀,他们可以放弃进攻。”团藏补充。
  
  舍人眼中一抹寒光闪过。
  
  “团藏长老这是什么意思?打算将我交出去避免战火?!”
  
  一句话,整个火影办公室内的气息就变得凌厉起来,舍人和团藏两人之间,一股浓郁的火药味能清晰地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