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须佐

第二百四十二章 须佐

就在角都和鬼鲛还想继续“沟通”一下的时候,他们面前,空间开始扭曲旋转,一个人缓缓从这扭曲的空间中浮现。
  
  注意到这变化,以及这悄无声息出现带着雾隐村暗部面具的忍者,角都与鬼鲛表情同时一变。
  
  角都丢下了自己肩膀上的尸体,鬼鲛则将背上的鲛肌握在了手中,只要他愿意,鲛肌就能在第一时间张开身上的倒刺。
  
  “你们两个干什么?”
  
  面具下,传出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鬼鲛一愣,角都却是撇撇嘴,没好气地说道:“下次出来的时候,能不能吱一声,我怕我没能及时停下手。”
  
  对于角都的抱怨,舍人并不是很在意,摆摆手。
  
  “舍人先生?!”鬼鲛这才反应过来,这用这么新颖方式出现的人,居然是舍人。
  
  “嗯,鬼鲛,看来你和角都相处得不错啊。”舍人笑着说道,轻轻地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也不怪鬼鲛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因为此时舍人的气息的确是有些变化。
  
  鬼鲛对于舍人每次出现都会发生变化不同,角都对于他这一段时间不见必定会发生变化已经习以为常。
  
  只是这次,就算是他,在看到摘下面具后舍人的双眼时,也愣住了。
  
  两只猩红的眼珠,右眼之中是他们认识的宇智波一族的三勾玉写轮眼,也是宇智波一族的招牌。
  
  但猩红的左眼内,却是一个旋转着的风车,这让他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舍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睛微微一眯。
  
  角都和鬼鲛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视线一阵模糊,再次聚焦时,发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红一片,而他们两人,则被束缚在巨大的十字架上。
  
  站在他们面前的,还是那个似笑非笑的舍人。
  
  “幻术?!什么时候?”
  
  角都眼睛瞪大,他第一时间分辨出这里是幻术世界中,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到幻术中的。
  
  他也仅仅只是盯着那只特殊的写轮眼看了一眼
  
  角都知道了,就是那一眼,就让他成功地陷入到了这个相当真实的幻术世界中。
  
  一轮猩红的圆月高高的悬挂在天控中,仔细看能发现,那个看似月亮的东西其实并不是月亮,而是那只特殊的写轮眼。
  
  鬼鲛也反应过来了,他双手用力想要挣脱,却发现不管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
  
  “鲛肌!”鬼鲛低喝一声。
  
  只要鲛肌能将大量的查克拉第一时间灌注到他体内,就能强行挣脱幻术。
  
  但不管他怎么叫,都没能感受到查克拉入体。
  
  在幻术外,舍人满脸贱笑地看着角都和鬼鲛,就像是一个十字架一样自己矗立在自己面前。
  
  而且不管他们怎么用力,就算额头的青筋暴起,也只是身体颤动几下。
  
  这就是幻术,从视觉、触觉、嗅觉、味觉和听觉入手,让对方的脑中神经下意识地认为这些东西都是真实的,从而就能做到让对方进入幻术,被幻术所束缚。
  
  至于说鬼鲛口中一直喊着的鲛肌,此时正匍匐在舍人身旁摇晃着尾巴。
  
  它对鬼鲛的查克拉认可,所以愿意认鬼鲛为主人,但对于舍人这个能让它一点查克拉也吸收不到的的人,这个能随时毁了它的人,是发自内心地畏惧。
  
  舍人的手轻轻地在鲛肌身上抚摸着,感受着它殷勤传递过来的查克拉,看着僵硬的鬼鲛和角都,满脸笑容。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万花筒写轮眼释放幻术,但却不得不承认,写轮眼对于幻术的增幅的确是相当可观。
  
  再加上他平时研究幻术时的一些理论技巧,幻术更加强大。
  
  不过,想要一直束缚住角都和鬼鲛两人是不可能的,没看见角都想到是舍人释放的幻术后,就干脆直接放弃了挣扎。
  
  他明白,舍人这个小阴比就是想要拿他们试一下他的幻术能力。
  
  角都只是淡淡地说道,“你再玩下去,信不信等会我掉头就走,那群雾忍你自己解决?”
  
  听到角都的话,舍人表情一僵,知道再玩下去,朋友要没得做了。
  
  旋即一挥手,角都和鬼鲛眼前的幻术世界好似镜子一般轰然破碎,再次睁开眼睛时,就看到舍人满脸笑容地站在他们面前。
  
  鬼鲛和角都几乎是下意识地低下头,不去看舍人的眼睛。
  
  “好了,没事了,我就是想试一下,不会再对你们用幻术了。”
  
  但不管他怎么说,角都和鬼鲛的视线都不愿意再与他的眼神产生接触。
  
  对此,舍人表示也很无奈,他真的就纯粹只是试试,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这也是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角都问道。
  
  他是第一次看见舍人将自己的眼睛更换成为写轮眼,不过他并不是很意外。
  
  因为他知道舍人经常会做一些非常特殊的人体试验,宇智波一族作为整个忍界都有名血继限界家族,研究他们的写轮眼也并不令人意外。
  
  只是这只特殊的左眼,让他有些不敢确定。
  
  “没错,万花筒写轮眼,三勾玉写轮眼的晋升版。”舍人点点头。
  
  “万花筒写轮眼?”角都眼睛一眯,旋即好似是想到了什么。
  
  再次确认道:“万花筒写轮眼,当初与忍界之神千手柱间齐名的宇智波斑的万花筒写轮眼?”
  
  鬼鲛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万花筒写轮眼,不过听到角都这么一追问,他的脸上也浮现出惊讶。
  
  舍人犹豫了一下,再次点点头,“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其实也可以算是同一种眼睛,就是我和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差距还是有些大。”
  
  听到舍人承认这就是和宇智波斑的万花筒写轮眼同等级的写轮眼,角都眼中泛出抑制不住的惊讶。
  
  千手柱间的木遁,宇智波斑的写轮眼!
  
  此时舍人身上几乎已经聚集了当初两位强者的全部能力,虽然都比他们要弱上一些,但实力是可以慢慢提升的,毕竟舍人现在也才只有十几岁,距离成年都有很长一段路。
  
  很那想象,将来的他会拥有怎么样的实力。
  
  就算是骄傲如他,在此刻,也不得不被舍人的实力所折服。
  
  至于说鬼鲛
  
  他当初在海上的时候,就已经被舍人的实力所折服了。
  
  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舍人的话。
  
  不得不说,舍人跟着大蛇丸这么多年,他的蛊惑、忽悠人的能力,倒是提升了不少。
  
  “我也只是刚刚得到,正好可以用这群雾忍试验一下它的能力。”舍人眼中闪过兴奋。
  
  角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那要不我和鬼鲛避让一下,先让你玩玩?”
  
  “别别别,没必要,用不着这么多人来测试。”舍人连连摆手。
  
  要是他真的想要以一敌二百,用得着将鬼鲛和角都都给喊过来吗?
  
  “鬼鲛,对手是雾忍,没关系吗?”同时,舍人看向鬼鲛略带犹豫地问道。
  
  不管怎么说,鬼鲛曾经也是雾忍。
  
  却只见鬼鲛咧开嘴巴,将鲛肌抗在肩膀上,“舍人先生你不要忘了,就算我还没有离开雾隐村,死在我刀下的,也全都是雾忍。”
  
  闻言,舍人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笑着摇摇头,“也是。”
  
  没有让他们等待多久,雾忍的大部队终于是来到了他们的不远处。
  
  “来了。”
  
  舍人再次将雾忍暗部的面具戴上,将自己的面貌遮挡起来,同时开口道:“比比看,谁杀的多。”
  
  “好!”鬼鲛跃跃欲试。
  
  角都也点点头,不过他又补充道:“要是你放大招,就不算,而且,别忘了提醒我们,免得自己人被你炸死!”
  
  他口中所说的大招,无疑就是像雷遁-麒麟,螺旋轮虞甚至是尾兽玉这种程度的攻击。
  
  “好!动手!”
  
  嗖嗖嗖
  
  三人朝着雾忍两百人的大军直接冲了上去。
  
  舍人取出双刀·鲆鲽。
  
  没有什么时候比这种情况更适合鲆鲽的了,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鲆鲽的威力也就会越来越强。
  
  同样如此的还有鬼鲛,大规模的战斗中,他就不会担心自己的查克拉不够用。
  
  “鬼鲛!”舍人低喝一声。
  
  “明白,舍人先生!”鬼鲛立刻就明白了舍人的意思。
  
  两人同时结印。
  
  “水遁-大爆水冲波!”
  
  “雷遁-云腔雷走!”
  
  鬼鲛纵身一跃跳到半空中,从口中吐出近乎无穷无尽的水流,几乎将面前的一片森林完全笼罩。
  
  舍人则顺着他的水流,单臂将大量的雷电灌注进水流中。
  
  雷电在水流中快速传递,只要接触到这些水的,要不被电死,最好也是被电得全身酥软。
  
  “特么的,你们两个作弊!”角都低骂一声。
  
  舍人和鬼鲛对视一眼,眼中满是得意。
  
  而他们对面的雾忍,陡然面对这么大量的水流,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先头部队,第一时间被水流所冲击到,身体一下子麻痹失去了行动能力。
  
  紧接着,后方的人才感觉不对,不是抵抗就是闪躲。
  
  一瞬间,两百人整齐的队形,居然在这一瞬间被轰散。
  
  这就是舍人和鬼鲛所想要的。
  
  虽然一刀下去砍倒一片地感觉很爽,但这种情况有时候也容易被反制,他们还是一个个砍比较舒服。
  
  “这是这是大刀·鲛肌!这是我们雾隐村的大刀·鲛肌!”终于有雾忍发现了鬼鲛手中的刀居然是他们雾隐村的七把忍刀中的大刀鲛肌。
  
  “嘿嘿,没错,这就是鲛肌。”
  
  鬼鲛冷笑一声,直接用鲛肌将刚刚喊出声的人砸得血肉模糊,并且他身上的查克拉几乎是一瞬间被鲛肌吸食殆尽。
  
  “他是干柿鬼鲛!那张鲨鱼脸没有错的,他是西瓜山河豚鬼大人曾经的手下,雾隐怪人干柿鬼鲛!没想到居然是他抢走了大刀·鲛肌!他是叛忍,是血雾的叛徒!”
  
  同时,鬼鲛的身份也被认了出来,因为他那鲨鱼的外表实在是太好辨认。
  
  鬼鲛冷着脸不再回答,只是看着一个一个的雾忍倒在鲛肌之下。
  
  充裕的查克拉让他可以肆意挥霍。
  
  “水遁-千食鲛!”
  
  这是他目前所掌握的,群体攻击范围最大的水遁忍术。
  
  千食鲛,顾名思义,就是一千只鲨鱼的攻击。
  
  另一边,倒在舍人鲆鲽下的雾忍也越来越多,鲆与鲽上所积蓄着的查克拉也越来越强。
  
  “这两把是双刀·鲆鲽!他是木叶苍猫!就是他抢走了我们血雾的三把忍刀!”
  
  与此同时,认出舍人的鲆鲽也就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一听到舍人的名头,这群血雾忍者非但没有害怕后退,反倒是双目狰红,其余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看着这群前赴后继的雾忍,舍人脸上的笑容抑制不住。
  
  也就是他现在脸上还带着雾忍暗部的面具,他们并看不到他的表情。
  
  不过看着他脸上的雾忍暗部面具,雾忍们感觉更加嘲讽。
  
  各种铺天盖地的水遁忍术、手里剑、苦无、起爆符等等东西,全都照着他的脸砸去。
  
  轰!!轰!!轰
  
  “成功了吗?干掉他了吗?”
  
  这么多的雾忍一齐攻击,就算他实力再强,也抵挡不住吧?
  
  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干柿鬼鲛略带担心地看向烟雾中心。
  
  在他一愣神的功夫,一个水遁就快要攻击到他,所幸被及时出现的角都轰散。
  
  “别去担心他,他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你所需要担心的,注意自己的对手,赶紧多杀人,我有预感他要放大招了,你再不快点,恐怕就要追不上了。”角都话音落下,就再次闪身攻了上去。
  
  论对舍人的了解,鬼鲛和他的差距绝对比鬼鲛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
  
  听到角都的话,鬼鲛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舍人被攻击的地方烟雾散去。
  
  就看到舍人依旧站在原地,而在的身体之外,包裹着一层青色查克拉所凝聚而成的东西。
  
  乍一看就像是一个人的肋骨骨骼,以及一只完全由骨骼所组成的手臂。
  
  在骨骼与骨骼之间,还是存在着比较大的空隙,不过就算是这样,刚才雾忍们的所有攻击,都没有对舍人造成任何伤害。
  
  看上去,就像是这些骨骼保护了他。
  
  目睹这一幕的鬼鲛喃喃道:“这就是角都前辈所说的,舍人先生的底牌之一吗?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和他拥有同样疑惑的,还有刚刚那些发起了进攻的雾忍。
  
  “这究竟是设么么东西?”
  
  “为什么攻击全都无效?”
  
  “这不可能!!”一名距离舍人最近的雾忍不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手持着看苦无直接冲了上来。
  
  叮
  
  一声清脆的声响,他的苦无撞在这巨大青色骨骼中的一根上,苦无应声而断,而那骨骼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站在这些骨骼中间的舍人满脸异样地看着这个手持苦无捅上来的人。
  
  这应该是目前为止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尝试用苦无捅须佐的人吧?
  
  看着这将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骨骼与查克拉层,一种非常安心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就是万花筒写轮眼的最强能力之一的须佐能乎吗?真是恐怖的防御力。”舍人心中默默地感叹着。
  
  没错,这将舍人包裹起来的骨骼,就是须佐能乎!
  
  虽然并不是完全体的须佐能乎,只能算是最基础的须佐能乎,但这防御能力已经体现出来了。
  
  这顶多就算是初始形态的须佐,连人的模样都没有呈现出来,甚至连头都没有,就只有肋骨和一只手臂。
  
  不过舍人已经很满足了。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万花筒写轮眼的须佐,能将之使用出来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心中念头一动,那只拦在身前作为防护的骷髅手臂,一把抓住那名刚刚冲上来的雾忍。
  
  轻轻用力,在一声惨叫中,化作一团血雾。
  
  “既然你们对血雾忍者这么执着,那么我就送你们变成真正的血雾!”舍人冷笑一声。
  
  这种状态下的须佐攻击力不算强,不过这防御力已经相当可观,能让舍人完全无视雾忍的攻击。
  
  一时间,如入无人之境。
  
  接下来,就只是雾忍们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鬼鲛轻轻地咽了口口水,他发现自己好像上当了,他们这根本就没法比。
  
  自己还以为能凭借着无限查克拉多杀几个人,可是一看到舍人的须佐,他就将这个念头完全抛弃在了脑后。
  
  注意到鬼鲛表情变化的角都轻笑一声。
  
  还是太天真了,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比什么。
  
  他知道,以舍人的性格,既然他想着要比赛,那就代表着他有必胜的把握,否则根本不会提出这个比试。
  
  就问你,一个人类再怎么强,破坏力能和一个奥特曼相提并论吗?
  
  虽然这并不是完整版的的“奥特曼”,但那也是“奥特曼”。
  
  本身这群雾忍的实力就没法和舍人他们相提并论,如今舍人更是开挂,那无疑是加快了雾忍们的毁灭速度。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青,作为这支雾忍部队指挥的青,已经开始让雾忍们撤退。
  
  只可惜,他们想走,舍人却不会让他们走。
  
  在他们的后方,一条体型巨大的红色蟒蛇包围了上来。
  
  正是被舍人安排骚扰雾忍进攻的赤牙。
  
  前后夹击,再加上鬼鲛和角都的左右夹击,这群雾忍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PS:明天就是新的一个月了,槿木厚着脸皮求一下大家下个月的保底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