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狗粮

第二百四十五章 狗粮

    在木叶看似逐渐平和下来的外表下,整个忍界还在暗流汹涌着。
  
      各方势力都在默默积蓄力量。
  
      经历了上次失败和挫折后,岩隐村和云隐村并未就此放弃。
  
      只有雾隐村,看似好像就此正式退出了第三次忍界大战,可能就只剩下小猫两三只还在忍界活跃着,显示雾隐村的存在。
  
      当然,暗中积蓄着力量的,也不只是他们。
  
      随着黄色闪光和木叶苍猫在战场上的声名鹊起,木叶在高端战力的安排上,变得更加游刃有余。
  
      就在这看似暴风雨的宁静中,忍界的一处地方正在发生着战斗。
  
      雨之国。
  
      一群身穿着岩忍服装,带着岩忍护额的忍者们,正在和一群身穿着黑袍的奇怪忍者战斗着。
  
      可以看见,这群岩忍在这群身穿黑袍的忍者们面前,没有多少反抗能力,只是几个照面,就有一个忍者陨落。
  
      “长门!不要留手,他们都是岩忍,是入侵者!砂忍那边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但岩忍这一边,我们晓组织一定要将他们拦在雨之国外!”一个橘黄色头发的青年低喝着,一名岩忍在他的水遁忍术中失去战斗能力。
  
      这群穿着黑袍的忍者,就是晓组织的忍者。
  
      如今的晓组织,经过几年发展,吸收大量的忍者后,已经成为雨之国内除了雾隐村外最大的一方势力,拥有不俗的影响力。
  
      晓组织能这么快发展起来,和他们推行的“和平”政策有很大关系,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的三位首领。
  
      特别是名叫弥彦的首领,那发自本能的领导能力。
  
      当然,这段时间的雾隐村以及雾隐村首领山椒鱼半藏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砂忍身上,才给了他们如此大的发展机会。
  
      如今的晓组织,在雨之国背面地区,拥了极强的影响力。
  
      今天突然有岩忍从土之国内进入雨之国,也被他们第一时间发现并阻拦。
  
      于是就发生了眼前这一幕,晓组织的首领弥彦带着晓组织的众人,拦截岩忍。
  
      “好!”一头红发的长门应声道。
  
      他天生性格温和,不是嗜杀的人,所以战斗中都留手了。
  
      不过听到弥彦的声音后,长门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留手。
  
      拥有轮回眼的长门,完全爆发实力,这些岩忍更加难以阻挡。
  
      不稍片刻,所有岩忍都被解决。
  
      弥彦和长门等人脸上都浮现出难以抑制的喜悦。
  
      他们终于成长到了能保护雨之国的地步,这就是他们一直所追求的力量,能保护自己的国家,再到给世界带来和平。
  
      他们的老师自来也的思想给他们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拥有力量后并未想着用力量强行换取和平,而是通过更加友好的方式。
  
      “小南,半藏他给我们回消息了吗?对于我们的联手提议有没有回复?”弥彦问道。
  
      蓝紫色头发的小南摇摇头,轻声道:“并没有。”
  
      “那就再给他写信,让他明白我们晓组织的诚意,这次我们将岩忍拒之门外,他迟早会明白我们其实和他一样,都是为了雨之国。”
  
      弥彦没有丝毫气馁的意思,既然一次不行,那么就多来几次。
  
      “嗯!”小南用力地点点头。
  
      对于弥彦的话,她言听计从。
  
      ...
  
      只是,晓组织的众人高兴了,但有一个人却不高兴了。
  
      那就是木叶根部首领团藏。
  
      本来他的意思是让根部的忍者假扮成为岩忍在雨之国内搅风搅雨,让雨隐村的首领半藏对土之国,对岩隐村产生怨气甚至是直接宣战。
  
      不要怀疑半藏的脾气,第二次忍界大战时,他就是这么做的。
  
      团藏想要借助雨之国,借助半藏的力量给岩隐村施压,让三代土影大野木同意他的提议和计划。
  
      只是团藏没有想到,雨之国除了一个雨隐村外,居然又诞生了一个晓组织,并且这个晓组织的实力非常强大,将他派出去的根部忍者全都覆灭了。
  
      心中有气无处发泄,团藏感觉很憋屈。
  
      不过从根部忍者临死前传递回来的信息,让他有了一个新的计划。
  
      “给我把巫女叫来。”团藏的声音的在根部地下响起。
  
      “是。”
  
      看不见的阴暗角落立刻有人应声。
  
      在这根部基地中,他团藏的话就是一切,就算是猿飞日斩来了,也会自己带着暗部忍者。
  
      在根部忍者的眼中,团藏的命令高于一切。
  
      没有让他等太久,一个带着面具,全身包裹在黑色长袍下的暗部忍者出现在团藏面前。
  
      “这次任务圆满完成,就给你放一段时间的假。”团藏说着,将一个卷轴递到他面前。
  
      行走的巫女,真名为药师野乃宇,是木叶一所孤儿院的院长,也是团藏所最为依仗的根部情报人员之一。
  
      “不能...就这样结束吗?”药师野乃宇并未接过卷轴,反问道。
  
      团藏眼睛一眯,“那你就去做一个为期三年的潜伏任务,我就放你自由,但是你的孤儿院失去你三年,失去木叶的资金扶持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就不敢保证了。”
  
      沉默,面具下的药师野乃宇满脸沉重。
  
      她知道估孤儿院失去了她后,那些有潜力的孤儿可能会被团藏吸收进入根部,而那些没有潜力的,肯定会被遗弃。
  
      这是她无法接受的。
  
      无奈只能接过团藏手中的卷轴,悄无声息地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团藏陷入沉思。
  
      “晓组织,有意思的组织,估计就连半藏都没有发现这个组织的威胁吧?”
  
      ...
  
      “舍人,你说卡卡西怎么办?”
  
      木叶内一处偏远的训练场中,舍人、水门还有玖辛奈三人坐在这个训练场旁的小河边。
  
      这是他们曾经一起训练的地方。
  
      随着实力变强,身上的责任越来越多,所需要做的任务也越来越多,很少拥有时间能让三个人一起聚一聚。
  
      水门和玖辛奈坐在一起,舍人就距离他们稍微远一点。
  
      并且他的目光直直地看着流淌着的河流,不愿去看水门和玖辛奈。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想吃狗粮,也不想成为一个锃亮的电灯泡。
  
      在舍人看来,最尴尬的事情就是三人行,两人忽然成对,那么最后剩下的那个人,就显得非常尴尬和难受。
  
      没办法,有些事情,就是来的这突然。
  
      要说当时以他们三人的关系,其实舍人也是有机会能追求玖辛奈的,说不定也能成功,但他却根本就没有往那个方向想。
  
      主要还是因为作为穿越者,他先入为主的思想。
  
      当时他刚刚来到忍界世界不久,看着水门、玖辛奈就是遇见了明星,显得非常不真实。
  
      而且在他的潜意识中,水门和玖辛奈就是一对。
  
      有时候一个人的潜意识,影响就是会这么强大。
  
      就比如第一次见到大蛇丸,身体和思想会不走自主地产生害怕的情绪,可事实上,他从未见过大蛇丸,为什么会害怕?不就是因为固有思想,因为潜意识。
  
      面对团藏的时候同样如此。
  
      作为穿越者,有着先天优势的理解层面的东西,但也会被固有思想所影响。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舍人的那种排斥感,置身于事外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弱,很多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一个忍者世界忍者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情。
  
      就比如现在的卡卡西。
  
      先后经历了自己的两位同伴的离去,特别是后面的原野琳,更是死在自己手上,这种刺激让他完全难以接受。
  
      如果是站在穿越者的角度,原著中的卡卡西这个时候就应该进入木叶暗部去历练,经过无数任务后,就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些问题。
  
      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让卡卡西渐渐忘却这种心灵的疼痛。
  
      可站在舍人现在的角度,绝对不会推荐卡卡西加入到暗部。
  
      要知道他现在的内心已经非常昏暗了,再进入到暗部这个几乎看不到阳光的部门中,想要让他走出心中的阴影根本不现实,只是以黑暗来消磨黑暗而已。
  
      事实证明,后来的卡卡西就被团藏钻了空子利用了。
  
      被团藏蛊惑去袭击面见火之国大名中猿飞日斩这件事暂且不说。
  
      玖辛奈的生育日期,知道的就只有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波风水门和玖辛奈夫妇,以及身为玖辛奈作为暗部贴身保护的卡卡西。
  
      那么,当时的面具男宇智波带土,是怎么知道玖辛奈的产期的?
  
      无论是猿飞日斩、还是水门以及玖辛奈都不可能泄露,那是谁说的,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将卡卡西送到暗部,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因为现在这个年纪的他,虽然已经是上忍,可终究还是只有十三四岁,基本的辨识是非的能力还是有些薄弱,很有可能就会被蛊惑。
  
      “我建议,从新给他分配两名队友吧,既然失去了某些东西,那么就再次给他弥补回来,不要尝试让时间去冲淡悲伤,有时候反而可能会出现反效果,到不如用新的感情去冲淡原本的感情。
  
      给他再次分配两名队友,是最好的选择。”
  
      舍人给出了自己最诚心的建议,因为他不想看到,将来不管卡卡西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都不想看到自己最认可的两位好朋友因此而陷入危机。
  
      这一次,舍人他自信,就算是带土再次出现,他也绝对会将他拦下来。
  
      原本的水门就算拥有飞雷神之术,在鸣人和玖辛奈之间无法做出选择,但这一次,有他和水们在,绝对能护下玖辛奈和他们的孩子鸣人。
  
      不知道舍人的心中究竟做出了什么决定,水门只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可是...卡卡西他已经是上忍了,成为上忍的他,能独当一面...自己带队了吧?”水门有些犹豫。
  
      其实,最困扰他的就是此时卡卡西的上忍身份。
  
      他都已经是上忍了,那么从理论上来说,同样是上忍的波风水门就没有资格再成为他的带队老师了,顶多就是上忍小队的队长。
  
      可是上忍们的任务基本上都是随机分配的,很多任务都只需要一名上忍的参与,两名上忍就显得有些浪费,毕竟上忍就算在木叶中也是比较有限且贵重的资源。
  
      而且,成为上忍后还一直跟着自己的老师,会给人一种不够有担当的感觉。
  
      之前是执行紧急任务所以没办法,没看见后来波风水门做任务都是一个人去,所以才被团藏钻了空子掳走了原野琳。
  
      “拿出你老师的强硬态度出来,这个时候的卡卡西绝对需要你,要是这个时候你都不管他,那就真的没人能帮他了。”舍人语重心长道。
  
      卡卡西的命运其实也挺惨的,年少时自己的父亲就被人陷害而自杀了,紧接着母亲也随着他的父亲一起离去。
  
      成为上忍后,两个最重要的同伴相继离去,甚至其中一个还死在了自己手上,正常人这个时候不是落入黑暗就应该承受不住巨大压力。
  
      卡卡西还只是意志消沉,已经算是非常坚韧的一个人。
  
      “但你也知道,以卡卡西现在的能力,同龄人中根本就没有人能再跟他配合了,而且以他的性格,靠近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时卡卡西的处境的确不太好处理。
  
      要说他的实力吧,已经是上忍,除了火影和少数几个长辈,别人无法再以身份优势跟他说话,但年龄却又偏偏还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虽然心智成熟,但也没有那么成熟。
  
      毕竟他在年幼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而旗木朔茂也不是那种心机和城府很深的人,否则也就不会被人算计。
  
      这和宇智波鼬又有所不同,宇智波鼬从小经历宇智波富岳这个心机、手段和城府都很深的人熏陶,思想变得很成熟。
  
      用猿飞日斩的话来说,宇智波鼬在七岁的时候就能像火影一样思考问题。
  
      就在舍人和水门都陷入沉思的时候,一旁听了很久的玖辛奈忽然开口道:“我听说凯和卡卡西的关系还不错,他是为数不多能在学校中和卡卡西有所交流的人,也是到现在卡卡西还理睬的几个人之一。”
  
      闻言,舍人和水门的眼睛同时一亮。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那就把迈特凯调到你的小队!”
  
      “那就把卡卡西调到你的小队!”
  
      玖辛奈:“......”
  
      “你俩一起吧,我感觉我才多余的那个。”对此,玖辛奈表示很无语。
  
      舍人和水门相视一笑。
  
      水门一把拉住了作势就要离开的玖辛奈,将她拉了回来。
  
      玖辛奈本来就只是做做样子,所以也就顺势坐了下来。
  
      “你们够了,我还在呢,就不能回去再卿卿我我吗?让卡卡西跟着你们,我敢保证他只要坚持一个月,不疯的话,就绝对好了。”舍人捂着额头满脸无语。
  
      这一口狗粮吃的,实打实,千足金!
  
      水门倒是没什么,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玖辛奈脸皮薄一点,脸颊微微一红。
  
      舍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贴身保护玖辛奈的卡卡西会被团藏蛊惑。
  
      这尼玛的天天看着这两个人你侬我侬,自己一个人在角落中舔舐伤口,好兄弟去世,喜欢自己和自己也喜欢的女孩被自己亲手杀死,这是个人都会疯的吧。
  
      他们以为温暖的亲情能将卡卡西从悲伤中拉回来,殊不知,过多的狗粮,只会让人疯狂。
  
      当然,玖辛奈也不是那种害羞就不敢说话的人,就算脸红,她还是叫嚣道:“你看不惯就自己也去找一个啊,我看灵香妹妹就挺好的,每天等着你回去,给你坐一桌好吃的,要是我...啧啧,这么好的女孩子,哪里找。”
  
      “对啊对啊。”水门看热闹不嫌事小。
  
      “对个屁,说会正事,卡卡西那边你准备怎么办?反正我是不支持他加入暗部的,就算这对他的实力提升好处最大。”舍人强行将话题扯回来。
  
      说到卡卡西,水门和玖辛奈也放下了开玩笑的态度。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去问问三代大人能不能再安排一些人进入我的小队,或者就是干脆安排到你的小队里,毕竟现在能和他说上话的,恐怕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了。”
  
      “随你,只要你能说服三代,我都可以。”
  
      水门点点头。
  
      随后,三人又聊了一些别的东西。
  
      比如说水门和玖辛奈的婚期,水门和舍人争夺火影之位有做什么准备,如果舍人成功竞选火影,水门会做什么打算等等。
  
      对于火影之位,两人都重视,去又没有那么重视,可能因为竞争对手是舍人和水门。
  
      就算是玖辛奈也表示,不管是他们两人中的谁当选火影,她都可以接受。
  
      如今的她也算是明白了,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可能成为火影。
  
      不单单是因为她九尾人柱力的身份,更是因为她是目前为止,漩涡一族明面上唯一的遗孤。
  
      结束了难得的放松和聚会时光,舍人独自一人走在木叶的街道上,伴随着落日的余晖。
  
      不知道为什么,偶尔的这种放松社交,过程中很欢乐,但结束后却感觉到了更多的压力。
  
      “终究还是留下了羁绊...”
  
      此时的街道还是有些冷清,战争持续影响着木叶。
  
      直到在略带昏黄的的落日余晖中,看到了那个站在门口张望着的身影,舍人就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一下子消失了不少,就连脚步的速度都轻快了不少。
  
      “灵香,晚饭做好了吗?今天和水门还有玖辛奈插科打诨一天,肚子有些饿得慌。”
  
      灵性的眼睛弯成月亮,捂着嘴巴轻笑着说道:“早就做好了。”
  
      说着,两人进入了猫舍中。
  
      不过在进去之前,舍人的表情一冷,低喝道:“再敢让我发现你们监视这里,你们就都不用走了!
  
      把我这句话传给团藏后再做决定,你们还有一次机会。”
  
      话音落下,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