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晓

第二百四十六章 晓

    再监视就谁也不用回来了?
  
      哼!!还真是好大的口气!”团藏在知道了根部忍者传递回来的话后,冷哼一声,对于舍人这强横的语气他很是不满。
  
      现在他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只给舍人下了“舌祸根绝之印”这种除了无法在言语上战便宜的咒印。
  
      就应该直接在舍人的心脏上设下几个随时能要了他性命的术。
  
      “团藏大人”
  
      “暂时就先让所有的监视全都回来吧,有他在,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但他总不可能一直都待在木叶,不可能一直守护一辈子。
  
      他现在越是生气,就越说明他对那个女孩的重视。
  
      我还以为你没有弱点,这不就是他的弱点吗?”
  
      团藏冷笑着,对于舍人这次事情隐晦地表现出来的东西,看得非常清楚。
  
      “是!”
  
      应声完,那名根部忍者便直接离开了。
  
      “再让你嚣张一会,等到下次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我要让你成为我手中最锋利的刀,成为我火影之路上的垫脚石”
  
      “日斩,这次的任务,我需要一个高端战力支持。”团藏来到猿飞日斩的办公室,直接跟他提出要求。
  
      “嗯?你的根部忍者都无法处理吗?”埋头工作的猿飞日斩抬起头,审视着他。
  
      这次的要求在他看来就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团藏的任务只是个三代土影两天秤大野木接触,又不是和岩隐村打仗。
  
      “遇到了一些情况,出现了一个实力无法预估的敌人,我需要一个拥有足够实力的人作为保障。”团藏面色不改。
  
      对于任务猿飞日斩并不是非常了解,不过出于对团藏的信任,他点点头道,“你想要谁?”
  
      “舍人。”
  
      “不可能!”
  
      猿飞日斩直接拒绝,团藏和舍人什么关系他最清楚不过,两人现在说水火不容也不为过,他这是想要任务支持吗?
  
      看是想要找机会对舍人下手吧?
  
      最不济也是借此机会找一个他的把柄或是什么缺点。
  
      “日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在你的意识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为了私人恩怨不顾及大局的人?你要知道,不管我做什么事,这一切都是为了木叶!”团藏沉声说道。
  
      闻言,猿飞日斩沉默了。
  
      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道:“为什么?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知道猿飞日斩会这么问,团藏心中早就想好了说辞。
  
      “这次的任务在雨之国,我准备从雨之国入手给土之国,给岩隐村施加压力,但在雨之国的任务中,根部被一个神秘组织拦截,几乎全军覆没,在最后传递回来的情报中,怀疑对方有影级强者!”
  
      听着团藏的话,猿飞日斩的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
  
      根部忍者损失惨重,那也是木叶忍者。
  
      “我的计划就差最后几环,不能就这样前功尽弃,所以就算我和舍人有矛盾,也不会在这样的重要事情上产生,我相信他也一样。
  
      而且他是目前木叶中对雨之国了解最多的影级强者,也是最适合这个任务的人。”
  
      猿飞日斩必须承认,团藏的话还是比较有道理的。
  
      “水门不行吗?”
  
      不过他还是觉得团藏加舍人,这个组合不靠谱。
  
      “恐怕不行,波风水门的能力让他适合单独行动,而且论对雨之国的了解,应该没人比得上舍人。”
  
      再次沉吟,猿飞日斩心中还在纠结。
  
      最后,他还是选择相信团藏这个一起合作这么多年的同伴。
  
      “好!我希望能看到我想看到的结果!”
  
      说完,猿飞日斩写下一个卷轴交给团藏,这是他的火影任务,内容是让舍人配合团藏做任务。
  
      接过卷轴,团藏直接转身离开,在他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意
  
      正在训练场中教导两位小弟子的舍人突然表情一冷。
  
      “还真是找死!”
  
      话音落下,在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的眼中,他们的老师正说到一半,整个人就忽然消失不见,就算是同样擅长速度的止水都没有看清楚什么是怎么消失的。
  
      “好快!”止水眼中满是精光,他自认速度是自己擅长的,没想到居然都无法捕捉到舍人的行动轨迹。
  
      一旁的鼬也点点头,年幼的他,在心中已经将舍人这样的人归位强者一类,与之相比,自己的父亲好像差了一点。
  
      如果让宇智波富岳知道此时鼬心中的真实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让鼬拜师舍人。
  
      树林中,反手握着的圆舞刃,正架在一名根部忍者的脖子上,而那名根部忍者浑身僵硬,感受圆舞刃的锋利,一动也不敢动,脖子的皮肤一粒粒清晰的鸡皮疙瘩立起。
  
      “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
  
      根部忍者立刻将一个卷轴递到舍人面前,“任务”
  
      看到这个卷轴,舍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握着圆舞刃的手不变,左手接过卷轴,轻轻一抖,卷轴展开内容呈现在他面前。
  
      看到卷轴内的内容,舍人脸色变得有些精彩,说不上是好看,也说不上难看,总之很奇怪。
  
      “你走吧。”淡淡地摆摆手,将卷轴收了起来。
  
      根部忍者现在原地愣了一会后才缓缓消失在树林中。
  
      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看到舍人回来,都迎了上去。
  
      “老师。”
  
      舍人脸上浮现出略带歉意的表情,“抱歉,老师有任务又需要离开了。”
  
      “没关系的老师,你的任务最重要!”止水非常懂事地说道。
  
      “嗯!”鼬没有止水会说,但也坚定地点点头。
  
      舍人笑着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止水带着鼬练习吧,等我回来再带你们去吃三色丸子。”
  
      说罢,舍人挥挥手转身离去,几个纵身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看着离去的舍人,止水忍不住感叹道:“舍人老师,还真是温柔呢”
  
      一旁的鼬感同身受地点点头
  
      来到根部的特殊通道出口处,团藏已经带着数十个根部精英在这里等待。
  
      看到舍人到来,团藏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有一名根部忍者上前递给了舍人一个白色的猫脸面具,正是他曾经在根部做任务时所佩戴的面具。
  
      舍人也不排斥,熟练地将面具带在头上。
  
      看到最后等待的舍人也到达了,团藏便不再犹豫,领头带着根部精英通过特殊通道离开了木叶,一点想要给舍人解释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团藏作为根部首领亲自带队做任务这还是比较少见的,但这也说明了这次任务的重要性。
  
      跟在整个队伍最后面的舍人也能清楚地感知到这次任务的根部精英实力都不弱,最弱的一个应该也有普通上忍的实力,最强的应该介于精英上忍与影级之间。
  
      这在根部中,也是属于最顶尖的力量。
  
      看来团藏这次是下血本了。
  
      执行这次任务的都是精英,体力充沛只是基础,一路急行很少停下休息,没用多长时间就成功抵达了雨之国的边境。
  
      没有与大蛇丸所在的木叶忍者大军有任何接触,直接疾驰进去雨之国内。
  
      再度踏入雨之国,这阴雨连绵的天气,连续不断的雨珠,是那种来自身体本能的熟悉感。
  
      团藏想的没错,舍人的确是对雨之国非常熟悉,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熟悉,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比雨之国待过一段时间,执行过几次任务。
  
      主要其实还是因为晓组织的存在,或者更干脆的说,是“轮回眼”。
  
      因为晓组织,因为轮回眼,导致舍人对雨之国的关注一直不曾减少,甚至还随时调查晓组织的情况。
  
      如今的晓组织,已经成长到就连木叶根部首领团藏都不得不重视的不在。
  
      谁也想不到,当初那三个被自来也收为弟子的三个雨之国的孤儿,能成长到如今的地步。
  
      为了和平而战斗,为了和平而聚集到一起,这便是晓,一个不知名小势力成长起来后的模样。
  
      或许在一开始,一些忍者加入晓只是因为他们三位首领的实力足够强大,但到现在,就是纯粹地是因为“和平”这个理念。
  
      晓的壮大,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一些人的眼中钉,其中自然包括志村团藏,也包括雾隐村的首领山椒鱼半藏。
  
      团藏虽然没有说任何关于这次任务的事情,但舍人心中却是有数,而且这毫不犹豫的前进方向,明显就是雾隐村的所在。
  
      此时的雨之国并不太平,木叶和砂隐村虽然没有再进行大规模的碰撞,不过越是这样,气氛就越是压抑,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
  
      穿过重重雨幕,一行人终于是抵达了雨隐村的入口,两名雨忍看到这身形不加掩饰的忍者部队,立刻拿出苦无和信号装置。
  
      一脸警惕地看着出现在这里根部众人。
  
      团藏保持着足够远的距离,缓缓拉开遮挡在自己头上的黑色兜帽,露出了那张刻板严肃且包裹着绷带的脸。
  
      一直放在怀中衣服里的手一甩,一个卷轴朝着两人丢出。
  
      两个雨忍其中一人表情脸色一变,伸手接住的这个卷轴,让另一人继续保持警惕,他缓缓打开卷轴。
  
      看到其中的内容后,那名雨忍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点,朝着自己的另一位同伴微微点点头。
  
      他的那名同伴也悄悄松了一口气,不是敌人就好。
  
      “进去吧。”
  
      两人退到一边放开了路。
  
      团藏面无表情地带着众人进入了雨隐村,直奔雨隐村内最高的那处建筑,好似对于这里并不陌生。
  
      一群人紧随其后,踏着螺旋阶梯往上行走,不一会,就来到了顶楼的一个空旷的房间中,看到了那个忍界赫赫有名的“半神”山椒鱼半藏。
  
      “你终于来了,志村团藏。”带着防毒面罩的半藏说话时难免显得有些闷声闷气。
  
      “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让你久等了。”团藏一直板着的脸上,浮现出虚伪的笑容。
  
      “没关系,要不是你提醒我,可能现在都还没有重视那个组织。
  
      既然你已经来了,那么就出发吧。”
  
      话音落下,舍人能清楚感知到有数十道隐晦的气息出现在周围,下一秒,身影攒动,近五十道人影出现在这个房间内。
  
      清一色的雨忍着装,看上去应该是雨隐村的精锐部队。
  
      “首领!”这么一群人单膝跪地喊首领,气势还是挺足的。
  
      “出发!”半藏大手一挥,一群人纷纷转身消失不见。
  
      不用问,他们的目标就是此时雨隐村内已经开始对半藏产生威胁的晓组织。
  
      本来,绝对自信的半藏并不将雨之国内一些不成气候的组织放在眼里,毕竟对于错综复杂的雨之国来说,这种实力的诞生和覆灭,是实在是太常见了。
  
      而且现在雨隐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砂隐村上。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给了晓组织足够的时间去发展,去成长。
  
      直到团藏发现了这个晓组织,并且提醒了山椒鱼半藏,与此同时砂隐村的忍者大军又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中,所以半藏才有时间去处理这个晓组织。
  
      时机可以说恰到好处。
  
      所以,半藏和团藏达成协议。
  
      团藏帮助他处理这样已经拥有一定规模的晓组织,而他则帮助团藏争夺火影之位。
  
      两人各取所需。
  
      在半藏看来,如果团藏能成为火影,以他好战的性格,说不动能帮助雨之国做大,哪怕只是成为火之国的附庸,只要能让雨之国发展起来,几十年后,究竟谁主谁仆还真不好说。
  
      在两人达成协议后,一直对晓组织的提议不理不睬的半藏,在今天给出了回应。
  
      一共同追求和平的假象,诈骗晓组织的三位首领,弥彦、长门以及的小南,到雨之国的一处地方商谈合作的事宜。
  
      而雨隐村的忍者会和木叶忍者提前设下埋伏,请君入瓮。
  
      豆大的雨珠落下,一道道黑影将这些雨珠撞破,算罗成为一层薄薄的水雾,让原本视线就不是很好的森林变得能见度更低。
  
      带着面觉的舍人只是默默地跟在根部部队的最后方,看着团藏与半藏结成同盟,不为所动。
  
      他不知道团藏葫芦里究竟藏了什么东西,如果只是和半藏结盟对晓组织动手的话,其实根本就用不着他。
  
      带着一丝疑惑,一行人穿过雨幕来到了一处雨之国内比较少见的山石出,这里的岩石层起起伏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盆地。
  
      半藏带着众人来到这处岩石地最高的山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盆地内,众多忍者分别从两边散开,站成一排看着下方。
  
      此时的团藏也已经换成战斗服装,一柄入鞘的长剑被他当做拐杖,默默地站在半藏身后。
  
      这次的行动,以半藏为主导。
  
      “团藏,按照约定,捕捉人质的任务就交给你。”半藏看着前方,对他身后的团藏说道。
  
      团藏点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半藏也就不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抓捕人质,只是一步可走也可不走的棋,反正在他看来,这个晓组织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是他这个“半神”的对手。
  
      甚至,整个忍界能完全入他眼的人就不多。
  
      要不是这个晓组织的确是成了一定的规模,否则只要他一个人就能将之全部解决。
  
      这次甚至还联合了木叶的团藏,已经算是对这个晓组织非常重视了。
  
      “都隐藏起来。”
  
      雨隐村的忍者都非常擅长暗杀,自然也就精通隐匿手段,特别是在的这个阴雨连绵的雨之国中,他们特殊的装备可以说更是如虎添翼。
  
      看到雨隐村的忍者都隐藏了起来,团藏也命令根部的忍者全都隐藏起来。
  
      然后他单独留下舍人。
  
      “等会会有一群晓组织的忍者来到这里,你的任务就是将一个紫头发的女孩抓过来。”
  
      闻言,舍人眼睛眯了迷,冷声道:“知道了。”
  
      他没有拒绝,也没有因为半藏和团藏如此算计几个小孩子而感到生气或是愤怒。
  
      这就是忍者,只要成为了忍者,就没有年龄、性别的不同,有的只有不同的阵营、不同的村子、不同的实力。
  
      很快,所有忍者都隐匿了起来,甚至包括团藏。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数十道身影出现在这处盆地中,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橘黄色头发,双手握着一柄长剑杵在地上的青年。
  
      晓组织首领弥彦!
  
      而在他身后的,这是一男一女两名年纪相仿的忍者。
  
      其中那个男的一头红色齐肩长发,过于长的刘海将的右眼遮挡了起来,但从他的左眼依旧能看到与他人的不同。
  
      一圈圈圆圈几乎无法分辨瞳孔和眼球的诡异眼睛。
  
      轮回眼!
  
      而另一个女孩,就是舍人这次的目标,头上带着一朵不会被雨水所浸湿的白色纸花,她就是晓组织三位首领中唯一的女性小南。
  
      在他们三人身后的,才是晓组织的其余成员。
  
      “人还没有到吗?”弥彦缓过盆地四周,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应该是还没有,距离我们约定好的时间,还差一点。”小南说道。
  
      弥彦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等一会吧。”
  
      并且有让他们等待太久,一群身穿着深色防雨披肩,头上带着面罩的忍者出现在盆地上方,为首的正是山椒鱼半藏。
  
      看到来人,弥彦并不慌张,只是微微偏过头,对身后的人说道,“对方来了,保持警惕,注意周围的动静。”
  
      紧接着,弥彦上前一步。
  
      半藏也带着几名雨忍跳跃进入盆地内,来到了弥彦等人的面前。
  
      防毒面罩下,眯着眼睛的他,眼神锐利地看着这个晓组织的首领弥彦。
  
      心中忍不住感叹一句,“的确是个人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