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夺根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夺根


  “混蛋,你们知道我们两是谁吗?居然连我们的命令都不听,去听那个小鬼的命令?”
  远远的,都还未走到监狱的最深处,就听到一个非常刻薄且苍老的女人声音。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木叶监狱的最深处,重刑犯专用审问所,恐怕还有人以为是街上有泼妇在骂街。
  “是谁在重刑犯专用审问所大声呼喊?”
  舍人带着药师野乃宇以及陪同一起进来的油女取象,故意假装自己的声音很严肃。
  随后就看到了重刑犯专用审问所的最深处,一个封闭的入口好处,两队暗部忍者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面不改色。
  而他们的面前,则是两个看起来年龄比较大的老人,正是和团藏一样身为火影顾问的水户门炎与转寝小春。
  刚才的叫骂声就出自于转寝小春之口,那么她口中的小鬼,自然就是此时脸上带着看起来非常和煦笑容的舍人了。
  “苍猫大人!”
  那些原本站着好似木头一样的暗部忍者看到舍人出现,立刻恭敬地喊道。
  舍人也是在暗部待过两年时间的,在暗部中也闯下了不小的名气,他那百分之百的任务成功率也是所有暗部成为所暗中敬佩的。
  如今他竞争火影,暗部中也有不少人是支持他的。
  本来暗部应该是保持中立,但他因为履历和人际关系,所以导致暗部也隐隐偏向他。
  此时这些暗部忍者听从他的命令而无视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这两个所谓的火影顾问就是因为这个。
  现在想要让他们让开,要么就是舍人来,要么就是身为火影的猿飞日斩来,否则不管是谁都没有用。
  看到来的是舍人,转寝小春眼睛一瞪就想训斥,幸好及时地被旁边还算是比较理智的水户门炎拦住。
  要知道,他们三个火影顾问中,实力最强,同样也是全力最大的团藏,此时就被面前这个满脸笑容看似人畜无害的小鬼给抓了起来关在里面的监狱中。
  而且看这群暗部的样子,好像就连猿飞日斩都认可了他的所作所为。
  他们今天早上得到消息,就立刻去找猿飞日斩,却没想到平时随时都能见到好友的他们,吃了一个闭门羹。
  所以才没办法两人来到了监狱中,本以为凭借他们的身份就算无法释放团藏,但见一面是肯定没问题的。
  却没想到最后这一扇大门,他们被拦了下来。
  现在就连舍人本人都来到了这里。
  被水户门炎一提醒,转寝小春才从脑子发热的怒火醒了过来。
  他们从刚才出门到现在,在街上听说的就全是,舍人其实是千手舍人,能使用木遁,和猿飞日斩的战斗不落下风、旗鼓相当等等传闻。
  甚至有不少人已经人认定,舍人就是下一任的火影,第四代火影。
  水户门炎露出有些难看的笑容,向前一步干笑着说道:“呵呵——舍人,是这样,团藏毕竟曾经是火影顾问,现在把他关在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他们三个人加上猿飞日斩从小就是朋友,又都师从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关系自然是比较好的。
  再加上平时团藏都是给他们两个出谋划策的人,很多时候都是他们三个站在一边对抗身为火影的猿飞日斩,关系更加紧密。
  舍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哦?火影顾问?作为叛忍的火影顾问?用自己村子同伴做人体实验的火影顾问?坑害同村忍者的火影顾问?
  不知道两位‘顾问’,你们在说谁?”
  特意在最后一个“顾问”两字上着重,对他们的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你!”水户门炎眼睛一瞪,指着舍人说不出话。
  “我们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这么可以...”转寝小春的脾气又上来了。
  舍人脸上的笑容转变成冷笑,“呵——倚老卖老,火影顾问,那是火影给你们的权力,如果火影不给,那你们连个就只是木叶的普通上忍而已。
  你们觉得,下一任的火影还会继续聘请你们担任顾问吗?
  你们道难道不知道这里面关押的是重刑犯吗?
  你们是跟他一伙想要掩盖真相杀人灭口?还是说你们想要私自放一个木叶的叛忍出来?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极有可能是共犯?”
  说着,舍人的眼神变得冷漠起来,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两具冰冷的尸体。
  与此同时,站在门口的两队暗部忍者,也随着舍人的话,眼神和动作也有所不同。
  感受到周围空气中的气氛变化,以及几人的气势变化,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两人表情一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气的不轻。
  “哼——”
  最后,两人只能冷哼一声败下阵来,朝着外面走去。
  在走过舍人身边时,就听到他细弱蚊声的声音传进他们两人的耳中。
  “木叶并不介意多两个养老的人,更不介意前线多出两位上忍...”
  这些话是通过特殊的方式传进他们的耳中的,所以别人并听不见。
  但听到他的这些话中毫不掩饰的威胁,两人的脸色涨得更红,红得发紫,脚下的步子更快,逃也似地离开这里。
  感受到他们的离开,舍人轻蔑地笑笑。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靠实力说话,他们这样的所谓的火影顾问就是依靠着猿飞日斩过日子,失去了猿飞日斩他们两个现在要实力没实力,要经验没经验,什么都不是。
  等到他们离开后,舍人对几名暗部忍者道:“我进去一下,麻烦你们再辛苦辛苦,不要让别人靠近。”
  “是!”
  说着,他们打开大门,放舍人以及药师野乃宇走了进去。
  大门缓缓关上。
  “舍人君还真是温柔啊...性格真好。”油女取象感叹一声转身走向大门。
  几位暗部忍者这一刻倒是没有忽视这个油女一族的人,听到他的话心中不由认同地点点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刚才趾高气扬的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一比,舍人无疑是要优秀无数倍。
  走进这最深处的监狱。
  昏暗的牢房中显得有些湿润,整个方将都空荡荡的。
  这种牢房是特殊制造的,土遁忍术无法在这里使用,不论是墙壁还是地面都是金属制造,坚固无比。
  而舍人这次要见的人。
  团藏。
  此时依旧被他的木遁结实地束缚着,并且还的幻术控制着,默默低着头没有任何动静。
  药师野乃宇看到团藏,身体还是下意识地紧绷一下。
  由此可见团藏在根部忍者心中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地位。
  就算是她这种拥有足够多自我意识的人,对团藏都有着本能的敬畏。
  这洗脑能力,绝对是没的说。
  舍人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理论上来说,一个人脑中的所有情报,只要他想就都能得到。
  只可惜,就是为了对付这种方式,还有像山中一族的心转之术等等能直接窥伺他人内心的秘术,忍界中有一类特殊的封印术,能封印记忆,封印情报。
  舍人就曾用这种方式封锁原野琳的记忆。
  赤砂之蝎也有“潜脑操砂之术”能封印一个人的记忆。
  而作为根部首领的团藏,他脑中的情报自然是非常重要,绝对不能泄露,所以他脑中也有着这样的封印。
  这封印,要是没有正确的方法,强行触碰只会导致这个人的记忆被全都销毁,甚至厉害一点的还会直接将这个人脑子摧毁。
  像团藏这种这么狠的,脑中说不定还有着同归于尽的封印,类似于“里·四象封印”这样。
  所以,药师野乃宇的存在就显得至关重要了,因为她特殊的身份,为了收集情报,掌握了很多这方面的破解之法。
  同时对根部的封印术就更加了解。
  而团藏脑中的封印术,与她脑中的几乎无异,她专研了几十年想要摆脱束缚,专研出来的破解方法倒是有了用武之地。
  团藏也知道普通的方式限制不了她,所以才一直用孤儿院威胁她,要是能控制她,以团藏的性格当然是越粗暴越好。
  当然,也正是因为她有这样的能力,才会成为根部情报收集第一人,这都是相对地。
  “开始吧。”舍人对药师野乃宇说道。
  只要得到团藏脑中的情报,那么掌控根部,就不再是问题。
  “好!”药师野乃宇点点头,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舍人眼睛一狰,万花筒写轮眼快速旋转,控制他的同时,开始解析他脑中的封印术。
  “啊——”
  团藏本能地因为疼痛而叫出声。
  所幸这间牢房密封性非常好,隔音效果也很好,外界并听不到这凄惨的叫声。
  本来嘛,团藏干脆地死去还算好,他却偏偏仗着写轮眼的伊邪纳岐在那里疯狂挑衅,导致现在变得更惨。
  其实,就算团藏死了,舍人也有办法从他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是有一个术,叫...秽土转生?
  幸运的是,这个术舍人和他的老师大蛇丸都会,而给他们这个术的还是团藏本人。
  所以舍人并不担心药师野乃宇的这种尝试,弄死了他会不会得不到他脑中的情报。
  死了就秽土转生召唤出来继续呗。
  鞭尸是感觉有些惨。
  伴随着凄惨的惨叫,团藏七窍流血,模样十分凄惨。
  三个小时后。
  舍人和药师野乃宇一起离开木叶监狱。
  并且舍人也解散了两队暗部忍者对这个监狱的照看。
  因为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舍人直接将团藏丢进神威空间,留着他还有最后一点作用。
  离开监狱。
  “野乃宇,你先去忙吧,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舍人说道。
  闻言,药师野乃宇点点头,她知道舍人接下来要做什么,这些事情她不适合参与,“好的,舍人君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随时来找我。”
  “不会跟你跟你客气的,放心吧。”
  毕竟是行走的巫女,团藏怎么也不愿意放手的人,战斗力、医疗忍术、情报收集能力都是顶尖。
  两人分开,舍人转身准备去接手此时还在木叶的根部忍者。
  很多根部忍者都还在外面执行团藏交代给他们的任务。
  舍人已经让药师野乃宇用团藏的名义将他们全都召集回来。
  他只要接手这第一批,后面的陆续自然会有人帮他收拢。
  此时的这些根部忍者全都按照他的命令被勒令待在暗部基地中,等待着他或是猿飞日斩去接收。
  对猿飞日斩能否接手根,舍人非常放心。
  要是根不忍者这的这么容易就能被收服,那团藏也就不会形成这种尾大不掉的局面。
  猿飞日斩肯定是会尝试。
  可能在昨天晚上就会尝试,也有可能今天早上舍人在查看团藏脑中的信息时会尝试,但结果肯定都是一样的。
  团藏掌控这些根部忍者除了从小给他们洗脑外,还有就是依靠着各种掌控他们的咒印,或者还有极少数像药师野乃宇这样的,用她所重视的东西来要挟。
  而舍人从他手中接过的信息中,这些就是他接手根部的重要信息之一。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用团藏的名义向他们下达指令,让他们对待舍人等同于对待他的命令。
  来到暗部基地的最深处。
  进入暗部舍人基本上就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猿飞日斩当时没有否定舍人千手一族的身份,也没有因为舍人当着他的面指挥暗部,导致很多人都先入为主地认为,猿飞日斩默认了舍人那看似僭越的行为。
  这个众人传递的一种信息就是。
  猿飞日斩几乎认同了舍人继任火影之位这件事。
  当然,虽然现在的猿飞日斩已经度过了巅峰期,实力有所下降,但只要他愿意,还是能在火影的位置上坐很久的。
  前提就是,没有发什么事情逼迫他不得不卸任。
  所以舍人初入暗部没有人会阻拦。
  “苍猫大人。”
  在暗部最深处看守房间的两名带着面具的暗部成员对着舍人点点头。
  “现在木叶的根部成员都在里面吧?”舍人问道。
  “是。”
  “之前有谁来过吗?”
  两名暗部成员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觉得不什么大事,说道:“两个小时前,三代大人刚刚离开。”
  闻言,舍人笑着点点头,推开门走进去。
  根部原本也算是暗部的一个分支,是专门给暗部提供人才的部门。
  只不过后来随着团藏越来越强势,手段越来越厉害,才导致根部从名义上来还是暗部的分支,但在实际职权上,其实已经等同于整个暗部,甚至还要超越暗部。
  根部忍者执行命令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就算是暗部忍者,他们有时候也并未放在眼中。
  但根部的掌管者是团藏,下达命令的也是他,他的罪行其实与这些成员并未有太多的关系。
  所以现在只是将他们关押起来准备进行审讯、调查。
  如果确定没什么问题,就能放他们回去继续过自己的生活。
  原本世界中,根部也有被猿飞日斩强行解散,只是因为根部成员全都听命于团藏,所以就算是解散,团藏手中的力量还是没有变。
  进入房间。
  就看到数十个穿着根部服饰的忍者正老老实实地待在这个房间中。
  甚至有些人眼神涣散,就好像一个雕塑一般。
  没有任务,没有命令,这就是他们平时的状态。
  这些往往都是团藏从小培养起来的一部分人,洗脑以及各种特殊的训练方式导致他们就只是任务机器。
  根部的养蛊培养方式,舍人也是有所耳闻的。
  舍人的到来除了少部分的人的眼神有所波动外,其余的人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将这几个眼神有波动的根部忍者记在心中。
  粗略地扫视一圈,舍人眼睛一亮。
  他还看到了几个面容比较熟悉的人。
  其中最令他重视的,无疑是一个带着黑色墨镜,右边嘴角处有着一道紫色的看起来像是经脉纹理的人。
  油女龙马!
  是曾经大蛇丸在根部时期的搭档,拥有极强的实力,是团藏所依仗的左膀右臂。
  能被大蛇丸这么高傲的人认可为搭档的,这个油女龙马的实力绝对不弱。
  除了他之外,舍人还认出了油女取耿、山中风这样的年龄还比较小,但拥有很高培养价的根部成员。
  舍人的万花筒写轮眼转动。
  伴随着一阵空间扭曲,志村团藏略微有些呆滞地出现在这个房间中。
  “团藏大人!”
  看到团藏,原本或呆滞或发愣的根部忍者们,几乎同时单膝跪地,恭敬地喊出声。
  就算是油女龙马这样并不是被完全洗脑的实力强大的忍者也不例外。
  这是舍人一直眼热根部忍者的原因。
  这才是在他脑中最理想的忍者模样。
  “起来吧。”
  团藏缓缓开口,他唯一的一只眼中,万花筒写轮眼的纹理若隐若现。
  站在他身后的舍人的万花筒写轮眼缓缓地旋转着。
  破解了他脑中的封印后,想要完全控制他,对舍人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是!”
  听到团藏的命令,所有人站起身。
  动作整齐划一。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拥有团藏,拥有关于根部的全部信息,掌握能控制他们的各种咒印。
  ...
  半个小时后。
  “舍人大人!”
  舍人从团藏的背后走到前面,看着这跪在地上的数十个根部忍者,饶是他现在的实力,心中也是略微有些澎湃。
  这就是只听从命令的好处。
  “从今天开始,根部暂时隐匿到木叶群众中,等待我的命令。”环顾众人,眼中神采奕奕。
  有这么一股力量,就是他和猿飞日斩交涉的资本之一。
  “是!”
  根部忍者们恭敬地喊道。
  再次将团藏收进神威空间。
  接下来还有不少根部忍者会一点点地从外面回来,团藏还有作用,等到将所有根部忍者完全掌握,直接让大漂亮把团藏的灵魂给消化,这样就算是有秽土转生,也无法再让他出现,也就没人能干涉到舍人掌管根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