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七十章 “友好”交谈

第二百七十章 “友好”交谈

    结束为了庆祝舍人成为火影的聚餐。
  
      因为现在还处于战争时期,所以他有不少朋友还在战场上,不能一起庆祝。
  
      不过都无所谓了,所谓的庆祝也只是舍人在使用各种手段明争暗夺成为火影后的一种自我安慰。
  
      一大两小走在月光照射下的林间小道上。
  
      “你们两个怎么了今天?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出来吧。”
  
      开口的是舍人,而与他走在一起的,正是宇智波止水以及宇智波鼬。
  
      “没有...”止水立刻否决,脸上看起来略微有些慌张。
  
      “止水...”旁边的鼬轻轻拉了拉止水的一副,小小的眼睛中,并没有多少那本该属于这个年龄阶段孩子的天真,反倒是隐约能从中看到智慧的光芒。
  
      鼬绝对是忍者世界中,天才早熟的代表。
  
      在舍人见过的所有人中,能被认为是天才的人并不少,因为越是这种战乱的世界和时间段,就越是容易出现天才。
  
      但如果要让他说那个天才最优秀。
  
      在他看来,旗木卡卡西、宇智波鼬以及砂隐村的赤砂之蝎这三人是忍界独一档。
  
      看看他们的个人履历。
  
      卡卡西五岁上学,同年就直接从忍者学校毕业,六岁晋升中忍,十二三岁别人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年龄晋升为上忍。
  
      如果不出现宇智波带土和原野琳的连环事件,不受写轮眼的影响,再不用面对老师以及师母的死亡,不说第四代火影,第五代火影是非常有机会争夺一下的。
  
      要知道卡卡西可不是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他能拥有那样的晋升速度虽然有些人会说是因为战争,但怎么就没见战争中除了他之外还那么天才的?
  
      所以说,卡卡西的天赋肉眼可见。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命不好,几乎克死了身边的所有人。
  
      再说砂隐村的赤砂之蝎。
  
      在砂隐村那种教育水平明显不如木叶的地方,那种资源库匮乏的地方,能七岁从忍者学校毕业,八岁晋升为中忍,大约在十四五岁的年龄,就单挑杀掉了号称砂隐村历史最强风影,掌握了磁遁血继限界的第三代风影。
  
      不说第三代风影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既然他动了恻隐之心导致自己被干掉,那是不是也说明赤砂之蝎其实也将这一点算了进去?
  
      心机也同样是力量之一。
  
      况且他一个才十几岁的年轻人,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砂隐村众多傀儡师的傀儡类型和用法,一个人改变了砂隐村的傀儡师格局。
  
      这也是不折不扣的天才。
  
      就是过早死了父母导致自己钻进牛角尖。
  
      最后再说舍人现在的弟子宇智波鼬。
  
      六岁上学,七岁毕业,八岁开启写轮眼,并且和带土一样开眼既是双勾玉,这样的晋升速度看起来和前两个人是有点差距。
  
      但看看别人对他的评论,猿飞日斩说七岁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鼬就能用火影的思维站在火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可见是一个极端早熟的智者型天才。
  
      而且接下来,十岁独自一人参加中忍考试并通过,成为木叶历史第一位独自参加中忍考试并通过的人。
  
      十一岁加入暗部。
  
      要知道能以中忍身份进入暗部的,可比上忍进入暗部还要难得多,那个时候应该是已经有了上忍实力只是没有完成上忍的任务量。
  
      十一岁上忍实力,就算是因为有着写轮眼的辅助也足够优秀。
  
      同年目睹挚友宇智波止水被夺眼后自杀死亡开启万花筒写轮眼。
  
      刚开启万花筒写轮眼还不能熟练使用的他,不说一举拥有了影级实力,但精英上忍是绝对算往低了说的。
  
      十一岁的精英上忍,一举反超了前面两人。
  
      十三岁就在带土和团藏的帮助下屠戮了整个宇智波一族,这个时候的他绝对是已经拥有影级实力。
  
      虽然这一世的经历未必还会像原本的世界一样,不过他的天赋绝对是三人中最顶尖的。
  
      当然,不可否认的这其中占据了写轮眼这个血继限界的优势,但就算除却写轮眼,单单是他的能力,就足以称得上是天才。
  
      缺点是弟控,为了弟弟能舍弃一切。
  
      这三人中鼬无疑看起来是最优秀的,不过因为写轮眼的优势,再加上卡卡西的确没有正常成长,所以舍人习惯将他们三人划分在同一级别。
  
      真要给他们分一个一二三,那就是鼬第一,卡卡西第二,赤砂之蝎第三。
  
      当然,这仅仅只是他的个人看法,并不代表前世的其余人。
  
      就这样的一个人,他现在也才三四岁,就已经开始帮止水出主意了。
  
      “止水,还是跟老师说吧,现在的我们没有决定权。”鼬继续将自己的话说完。
  
      而止水也并没有因为鼬的年龄比他小得多所以有些不愿意听他的建议。
  
      止水可是比鼬他老爹宇智波富岳更明白他是一个怎么样的天才。
  
      略微沉吟后,面露难色的他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老师,我说了您别生气。”
  
      舍人看他这幅模样,倒是笑了起来。
  
      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让他这个性格外向的弟子收敛了半天性子,现在还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看到舍人点头,止水才咬了咬牙开口道:“老师,族中的长辈让我找机会,以你弟子的身份进入暗部,帮助宇智波打开木叶管理层的缺口。”
  
      终于,止水涨红了脸一口气将话全都说了出来。
  
      说完后他感觉自己的压力一下子就小了很多。
  
      止水的天赋是整个宇智波一族都知道的,并且也都知道他是舍人的弟子。
  
      如今舍人成为火影,宇智波一族的那些老家伙躁动的内心一下子就按捺不住了。
  
      止水是第二代火影精锐护卫部队成员中宇智波镜的后代,接受了从初代火影和宇智波镜流传下来的“火之意志”,从小就像镜一样超出狭隘的本族主义。
  
      所以这次族中长老提出的这个要求让他难以抉择。
  
      最后还是在鼬的鼓励下,认清了自己的本心。
  
      这一刻他将心中的话说出来,无疑就证明了,在他心中村子是凌驾于宇智波一族之上的。
  
      舍人的笑容一滞,感觉到他变化的止水身体一紧,缓缓低下头。
  
      一旁的鼬立刻说道:“老师,这和止水没关系,都是因为...”
  
      啪——啪——
  
      两声清脆的手掌拍在脑袋上的声音,只见舍人半蹲下身,两只手分别拍在了他们两人的头顶,导致年幼的鼬身体直接矮了矮,倒是在他那因为思想早熟而露出的脸上增添了一分可爱。
  
      止水也愣了一下,缓缓抬起眼睛朝着舍人看去,发现他的脸上笑容非常灿烂。
  
      用力地在两人的脑袋上揉了揉。
  
      略带宠溺地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就是进入暗部嘛?我本身也有这意思。
  
      你们要知道,我刚刚成为火影,可是缺少很多能完全放心的人来用啊。
  
      止水只要你晋升中忍,我就特许你进入木叶暗杀战术特殊部队,很辛苦的哦,你可是要做好准备。
  
      还有你,鼬,你也要努力,一旦成为中忍,只要你愿意,也进入暗部来帮止水和帮老师的忙。”
  
      止水和鼬两人愣愣地看着舍人。
  
      他们有想过舍人的反应,也考虑过他是不是会因此而感到生气,甚至还考虑过是不是说出来后他就不会再认他们这两个弟子了。
  
      但结果却和他们预想的出入有点大。
  
      “老师,你不生我们的气吗?”止水有些愣愣地问道。
  
      在懂事的他们看来,自己两人成为了宇智波一族在舍人身边安插的钉子,任何人知道了心中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开心吧?
  
      舍人再次在他的头上揉了揉,感受着他头发的柔软。
  
      “我为什么要生你们的气,你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甚至你们还主动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非但没有生你们的气,反而为你们感到骄傲。”
  
      止水和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舍人笑着解释道:“木叶,是我们所有人的木叶,包括所有个人和所有的家族,不可否认的是,在木叶拥有很多的家族忍者,在他们心中,家族的地位高于村子,将家族的利益凌驾于村子之上。
  
      老师很欣慰,你们两个小家伙并没有这么做。
  
      你们要记住,木叶是大家,而家族是小家,如果大家都没有了,那小家还如何子这纷乱的忍者世界中生存下去?”
  
      “大家...小家...”止水重复着舍人口中的这两个名词,眼睛越来越亮。
  
      一旁的鼬也眼睛明亮地紧紧盯着舍人,他的这种理论,给年幼的鼬心中埋下了一颗非常重要的种子。
  
      “老师,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努力凭借自己的能力进入暗部,成为老师的力量,帮助老师你更好地管理和守护我们木叶的这个大家!”
  
      止水一脸坚定地说道。
  
      舍人露出了十分欣慰的笑容,看着不远处的宇智波一族的大门说道:“努力吧,有志气的少年!”
  
      说着,轻轻推了他们一下,示意可以回去了。
  
      止水和鼬两人一扫之前的茫然和困惑,表情变得更加坚定,对着舍人摆摆手,快速地朝着宇智波一族的族地跑去。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舍人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
  
      “木叶是大家,而我才是这个大家唯一的掌舵者!”
  
      像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这样的天才,就是两棵正在茁壮成长的小树,等到他们成长起来,就会变成参天大树,将整个木叶承托起来。
  
      而站在木叶最顶端的,自然就是舍人这个火影。
  
      待到两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舍人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眼中冷光熠熠。
  
      “龙马。”
  
      话音落下,身穿根部符篆的龙马单膝跪地出现在舍人身后。
  
      “让所有根部成员到宇智波一族的族地周围聚集,我倒是要看看,这些老家伙们准备怎么在我身边安插他们的人。”舍人冷声道。
  
      “是!”油女龙马应声消失在原地。
  
      根部忍者在他的调度下,暗中将整个宇智波一族围了起来。
  
      宇智波一族虽然人多,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拥有战斗力,而且就算有些人拥有战斗力,顶多也只是一些下忍和中忍,这样的实力在根部忍者面前根本不够看。
  
      要不是他今天才刚刚成为火影,名义上接手了暗部但实际上却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暗部分队长及以上的人。
  
      想要完全掌握暗部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但根部就要简单很多。
  
      很快,龙马就回来了,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个戴着狗头面具的代表叫做寺井的根部忍者。
  
      这个寺井比龙马年轻很多,不过实力很强,是根部中团藏耗费很多资源和时间培养出来的强者,现在反倒是便宜了舍人。
  
      根部忍者和暗部忍者的服饰还是有所不同的,暗部带着面具已经足够,不过根部忍者却在戴上面具的同时身披着一件宽松的黑袍配合着宽大的兜帽,将他们的模样和身形掩饰得更加隐蔽。
  
      带着龙马和寺井,舍人并没有从大门进去。
  
      眼睛微微一眯,左眼万花筒迅速旋转,伴随着产生的空间扭曲将舍人和龙马与寺井一起带入了进去。
  
      再次出来时,已经在宇智波一族的族地内。
  
      “谁?!”一声略带苍老的厉喝声响起。
  
      紧接着,数道身影出现在舍人三人的身旁,警惕地将他们围了起来。
  
      只是当看到舍人身上的御神袍时,这些宇智波一族的忍者全都表情一变。
  
      从体型来看,这显然不可能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那么就只有今天刚刚上任的第四代火影。
  
      可是,在他们的认知中,宇智波一族和四代火影是站在同一阵线的,是“自己人”啊。
  
      所以这些宇智波一族的人在经历了最初的警惕后,变得有些迷茫和不住所错。
  
      吱——
  
      老旧的木门缓缓打开,一个身形佝偻看起来年龄非常大的老者出现在舍人面前。
  
      老者在侍者的搀扶下缓缓走出,看到了站在最前面身穿着御神袍的舍人时,脸色一遍,看似浑浊的双眼中精光一闪。
  
      低着头掩饰得非常好。
  
      “四大火影大人突然到来,是我们宇智波失礼了,不知道火影大人是有什么吩咐?”
  
      老者并未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高,反倒是看起来显得有些谦卑和恭敬。
  
      可舍人是会被这种年迈的外表假象所欺骗的人吗?
  
      脸上浮现出一个非常假的笑容,“宇智波一族的大长老,宇智波火岛,不知道能否单独交谈一谈?”
  
      闻言,这个名叫宇智波火岛的宇智波一族的大长老脸色微微一变。
  
      就是这个人,是宇智波一族长老团的实际掌控者,也算是和宇智波斑是同一时期的人。
  
      当初宇智波斑提议整个宇智波一族脱离木叶却遭到强烈反对,其中这个宇智波火岛就是当初反对最强烈的几个人之一。
  
      而但宇智波斑这个族长离去后,宇智波一族短时间内群龙无首,也正是宇智波火岛他们一帮当初反对力度最大的人,掌握了宇智波一族的大部分权力,并且建立所谓的长老团,让他们掌握权力变得更加名正言顺。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就不再是一言堂了,这长老团美其名曰不想再看到宇智波斑这样的族长出现,其实就是放不下手中的权力。
  
      所以宇智波富岳才会想要和舍人合作,想要再次将宇智波一族的全部权力。
  
      在这一点上,宇智波富岳和舍人算是一类人。
  
      “四代火影大人的这个要求还真是突然...”宇智波火岛干笑一声。
  
      对于舍人这大半夜的冲到宇智波一族的族地,说是要找他这个大长老单独谈话,他还真的有些发憷。
  
      毕竟年龄大了,担心的东西也就多,也更加怕死。
  
      但他这样的婉拒,却对舍人来说没有半点作用。
  
      忽然上前一步,轻轻推开扶着他的侍者,自己搀扶上了这个火岛。
  
      能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体一僵。
  
      舍人抓着他手臂的手更是一紧。
  
      火岛惊惧地看着舍人,却只看到了舍人脸上那极其虚伪的笑容,就再也看不出别的东西。
  
      “不突然,一点也不突然,火岛长老你年纪大了,忘了我们约定好时间了的?”
  
      说着,就搀扶着他往房子内走。
  
      身后的宇智波一族忍者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是该阻止还是就这样散去。
  
      火岛一句话都没说,他们也不明白究竟要这么做。
  
      有人上前一步想要询问,却发现龙马和寺井两个根部忍者此时已经矗立在门口,不让他们再上前一步。
  
      面对根部忍者,这些宇智波一族的忍者也不敢太过嚣张。
  
      只是看着两人走进去的背影感觉有点怪怪的。
  
      但是想到身为火影的舍人和宇智波一族的友好关系,他们还是放下了心中的奇怪感觉,和龙马还有寺井一起站在门外。
  
      而此时被舍人扶着的火岛呢?
  
      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水,被舍人搀扶的手臂却感觉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钳制住了。
  
      他有感觉,只要敢稍稍有所动作,或是开口说话,自己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就这样,舍人和这个宇智波一族的大长老,宇智波火岛进入屋内进行了“友好”的单独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