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日向

第二百九十六章 日向

    九尾还是屈服在了舍人和二尾的淫威之下。
  
      舍人也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剩下一只橘红色的可爱小狐狸和蓝黑相间的娇小猫咪在舍人的房间中玩耍。
  
      “舍人,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整整两天两夜。”水门看到舍人,立刻问道。
  
      “没关系,主要还是那天的消耗太大了。”舍人摆摆手。
  
      看到桌子上摆放着还略微有些温热的饭菜,立刻开始了一场风卷残云的战斗。
  
      “灵香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所以一直就把饭菜准备着。”水门提醒道。
  
      “阿巴...阿巴...”塞满嘴巴的他就只能阿巴阿巴。
  
      好不容易嘴巴里的食物少了一点,舍人才继续道:“救习纳肿么昂了?唔辣晓智撸肿么昂了?”
  
      水门满头黑线,“你小子,把嘴巴里的东西吃完之后再说话好不好?”
  
      咕咚——
  
      伴随着一口汤喝下,舍人终于是将嘴巴里的食物全都咽了下去。
  
      “我说,玖辛奈怎么样了?我那小侄女怎么样了?”舍人不得不再次强调一遍自己说过的话。
  
      说到这两个对于水门来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时,水门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玖辛奈在灵香的照顾下,已经先你一步醒了,身体虽然非常虚弱,不过灵香说她已经安全了,不会再有生命危险,只要以后吃好一点,想要恢复过来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说小鸣人...
  
      非常乖,简直就是上天给予我的最好的小天使。”
  
      看到水门脸上那幸福的笑容,舍人就知道玖辛奈和鸣人是真的,没问题了。
  
      满意地点点头。
  
      原本属于水门和玖辛奈的命运终于被他改变了。
  
      或者说,属于水门与玖辛奈两人的命运,早就在生活中,被他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
  
      至少,原本应该是男孩的鸣人,在这一刻居然成为了女孩,这是他绝对没想到的。
  
      “走吧,我们去看看你这辈子最大的恩人,以及你的小天使。”
  
      说着,舍人起身朝着玖辛奈所在的房间走出,餐桌上,就剩下了一些空的锅碗瓢盆。
  
      轻轻推开门,就看到灵香正在逗小鸣人玩,而玖辛奈则躺在床上,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孩子健康快乐更幸福的事了。
  
      看着她这副模样,舍人想到了自己前世曾经在看动漫时,听着玖辛奈在临死前对鸣人说的那些嘱咐,以及在鸣人尝试控制九尾时,玖辛奈的查克拉出来后,所讲述的那些话。
  
      舍人必须要承认的是,他前世看着那一幕是看哭了的。
  
      就算是现在,只要回想起那一幕的画面,整个人的鸡皮疙瘩就会不受控制地全都立起来。
  
      现在玖辛奈和水门健在,鸣人也没有成为人人厌恶的九尾人柱力,能在她一众长辈的细心呵护下健康成长,这就是舍人来到这个世界最好的证明。
  
      至于说以后会发生什么,以后又会出现什么,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会再按照原来的轨迹去发展了。
  
      “舍人君,你醒了?!”
  
      感知到舍人进来,抱着小鸣人的灵香脸上立刻浮现出惊喜。
  
      看着此时已经将自己头发的颜色恢复,并且脸上挂满了惊喜和开心笑容的灵香,舍人的嘴巴也不自觉地咧开。
  
      点点头。
  
      躺在床上的玖辛奈卡看到舍人,眼眶微微一红,感觉鼻子有点发酸。
  
      “谢谢你,舍人...谢谢你...”
  
      说实话,舍人倒是很少看到玖辛奈露出这样的表情。
  
      就算是身为她的好朋友,水门和舍人都很少看到这个女孩露出她那最软弱的一面。
  
      他也知道玖辛奈这是在感谢他什么。
  
      不仅仅只是感谢他救了自己,更多的是感谢舍人没有让抱着必死决心的水门赴死,没有让他们的小鸣人成为一个孤儿。
  
      “哎呀,玖辛奈你哭鼻子了,这可不像你啊...”
  
      舍人笑着摆摆手,从灵香手中接过小鸣人,看着她橘黄色综合了她父母波风水门以及玖辛奈发色的头发,以及她脸上那六道好似胡须一样的狐狸纹路。
  
      “我们小鸣人以后可是要成为一名非常坚强的忍者啊,绝对不要像你妈妈一样哭鼻子哦...”舍人的手指轻轻地逗弄着小鸣人的小手。
  
      水门脸上也带着笑容,没有人能比他感觉更幸福的了。
  
      轻轻拉过一把椅子,坐到玖辛奈的身旁,抓住她的手。
  
      听到舍人的话,玖辛奈脸上微微一红,“什么叫不要像我一样啊,既然是我的女儿,当然要像我,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传授给她,让她找到自己的忍道,成为一名顶天立地的忍者。
  
      最好是和她妈一样,目标是成为火影!”
  
      “那可不行,我估计还要在火影之位上,坐个几十年,我的小侄女鸣人,恐怕是出生时间太早了呦...”
  
      “哈哈哈哈...”
  
      房间内的众人都发出爽朗的笑声,就只有不知所谓的鸣人好像是被他们吵到了,哇哇大哭起来。
  
      不过她的哭声却是并没有让他们停止笑声,却反倒是让他们笑得更开心了。
  
      “对了,舍人你小子,你可是让灵香瞒得我们好苦,我现在才知道,木叶中居然还有一个漩涡一族的族人。
  
      我说怎么看到灵香妹妹的第一眼,就感觉非常亲切呢,原来是她也是漩涡一族的人。”
  
      “这也是没办法啊,当初木叶对你们漩涡一族是什么态度,相信你应该比我更了解,要是我让灵香暴露身份,她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自由,甚至...”
  
      当时的木叶,猿飞日斩虽然不会那么做,可团藏绝对有可能。
  
      要不是因为玖辛奈是九尾人柱力,恐怕他都要拿玖辛奈开刀。
  
      “也是,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你保护了灵香。”玖辛奈却是出乎意料地表示同意。
  
      “说什么呢,我想要保护灵香,可不是为了你们漩涡一族。”
  
      听着舍人的话,灵香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红晕。
  
      “好了,之后一段时间,你们就还是住在这里吧,就像自己家一样,这猫舍可是经历我木遁强化的,就算是一般忍术,也不可能攻破。
  
      放心,我不收你们的房租费,就算是给我的小侄女鸣人的第一件礼物吧。
  
      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次的麻烦事可是还有不少。
  
      而且我也发现了木叶一些令我不太满意的地方。”
  
      说着,舍人就准备离开。
  
      “舍人,我来帮你吧。”水门也立刻站起身。
  
      不过却被舍人伸手拦下。
  
      “又不是战斗,你帮什么呀,还是老老实实地陪陪玖辛奈和小鸣人吧,要是有战斗,我肯定是不会落下你。
  
      我给你放几天假,emmmmm....先放个一个月吧。”
  
      说着,舍人就直接离开。
  
      分出一个影分身去办公室处理事务,他昏迷了两天,估计鹿久已经疯了。
  
      然后自己则朝着木叶另一个方向走去。
  
      很快,来到了木叶一个相对比较偏远的地方,一大片建筑群落进入舍人眼帘。
  
      这里正是木叶两大豪门之一的另一大豪门,日向一族的族地。
  
      从这居住区距离木叶中心地带就能看出,日向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在木叶的地位,还是略微有一些差距的。
  
      舍人出先在日向一族宗家的大门前。
  
      立刻就有两名日向一族的忍者发现了他。
  
      他们出现在舍人面前,不过却并没有做出任何阻拦的动作,态度非常恭敬。
  
      “火影大人。”
  
      舍人笑着点点头,看向他们,知道这两个看守日向宗家大门的人,是日向分家成员。
  
      日向一族分为宗家和分家。
  
      宗家是日向一族真正的继承者,担负着保护和发扬日向一族的重任。
  
      分家则是日向宗家的守护者,担负着保护日向宗家的责任。
  
      宗家的继承者只能有一个,如宗家在同一代中有多名后代的话只能选取其中一个继承宗家,其他的全为分家。
  
      也就是说身为宗家的人一代只能有一人。
  
      这也是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良这一对亲兄弟,就只有日向日足这一个提前出生了十五分钟的嫡长子,才有资格成为宗家的下一任族长。
  
      而晚出生十五分钟的日向日差,却只能因为被接生时晚了十五分钟成为分家之人。
  
      分家的人要在宗家长子年满三岁时在额上刻上咒印“笼中鸟”,这个咒印可以封印白眼的能力,宗家也可以通过这一咒印控制和破坏分家成员的脑神经,从而控制分家。
  
      这就是日向一族极其残酷的流传方式。
  
      对于日向一族是怎么流传下去的,舍人作为外人并不想进行过度深入的探索,他之前也纯粹就是对日向一族的“笼中鸟”比较感兴趣。
  
      “两位,我曾受邀来日向家做客,不知道方不方便通报一声?”
  
      “火影大人不用等待,家主大人早就告诉过我们,如果是您到来的话,直接进去就可以了。”其中一个人立刻说道。
  
      “哦?”舍人眉毛一挑,“那我就直接进去了哦?”
  
      “欢迎火影大人来访我们日向一族。”两人同时说道。
  
      闻言,舍人也就不再客气,笑着摇摇头走了进去。
  
      日向一族,宗家一脉单传,也就是说,现在的日向宗家,其实也就只有日向日足和他的父亲,日向一族宗家的现任家主两人而已。
  
      不过宗家建筑的占地面积,可是一点也不小。
  
      从大门口走到内部建筑群,就让舍人整整走了五分钟。
  
      当他来到那最高的建筑前是,日脏宗家的现任家主带着日向日足以及日向日差两人已经是在大门口等待着他了。
  
      “哈哈哈...火影大人突然到来,可是让我们日向倍感荣幸啊!”日向老家主大笑着迎了上来。
  
      他曾经就十分看好舍人的潜力,很早之前就向他抛过橄榄枝。
  
      只是不管他怎么看好舍人都没有想到,舍人居然会成为如今木叶的第四代火影,并且还拥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
  
      前几天舍人和宇智波斑的战斗,他虽然没有近距离看到,可以白眼的能力,他可以说是比大部分人看得都要清楚。
  
      特别是那最后的一次碰撞,真数千手的顶上化佛,日向老家主敢保证,那一招下来,他的八卦回天是肯定挡不住。
  
      估计会被一巴掌拍的稀烂。
  
      所以面对现在的舍人,这个老家主是发自内心地尊敬。
  
      “很早之前就想来木叶两大豪门之一的日向家看看,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正好有点时间,希望不会叨扰。”舍人回应道。
  
      听到他说木叶两大豪门,日向老家主表情微微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原样。
  
      当初舍人和水门竞争火影之位,因为一直看不出猿飞日斩更偏向谁,再加上因为当初团藏和舍人的矛盾几乎是被摆放到明面上了,日向一族就更加不可能直接站队到舍人这一边。
  
      可宇智波一族却是没有这个顾忌,因为宇智波一族本就和团藏有着一些不可见人的矛盾,团藏也是当时木叶高层中,为数不多主张消灭宇智波一族以绝后患的人。
  
      所以宇智波富岳代表宇智波一族果断站队舍人,力挺他成为火影。
  
      最终舍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团藏,并且携大势逼迫猿飞日斩下位,最终成为第四代火影,这速度之快,根本就不给日向一族多少反应时间。
  
      别说是雪中送炭了,他们连锦上添花都没能做到。
  
      而作为那个最开始就支持舍人的宇智波一族,各方面多多少少都得到了舍人的扶持。
  
      原本眼看着就要追上宇智波一族,成为真正意义上并驾齐驱的两大豪门,却因为这一件事,再次让宇智波一族将他们日向一族甩在身后。
  
      所以当他从舍人口中听到这“两大豪门”这个词时,多多少少还是会感觉有些尴尬。
  
      他的表情舍人也看在眼里,不过他并不在意。
  
      “我们就要站在这里说事情吗?”
  
      “是在下失礼了,四代目里面请。”
  
      说着,一行人走了进去。
  
      日向一族是一个非常重视传统的古朴家族,所以他们平时都是穿着日向一族的传统服饰,白色的内衬外面一件宽松的衣袍。
  
      这样的服装可以让日向一族的人更加好地施展出他们的日向柔拳法。
  
      不过别看日向一族外面的建筑很宏伟,但其实内部的装饰还是非常朴素的。
  
      几人落座。
  
      因为传统,所以这落座也十分讲究。
  
      舍人可不是他们日向一族的人,没有这规矩,想坐哪里就坐哪里。
  
      “不知道四代目突然到访,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我们日向一族能帮忙的,绝不推辞!”日向老家主开口道,抢占话语先机。
  
      既然对方这么直接,舍人当然也不和他绕弯子,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浪费。
  
      “前几天木叶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各个家族损失都不小,我作为火影,当然是希望能更好地了解各个家族的损失情况,这样才能有足够多的依据来分配以后木叶的资源,对吧?
  
      毕竟付出和收获总是要成正比的,不能让一些付出了很多代价的人最后却只能得到那么一点点的赔偿,日向老家主你说是吧?
  
      我看日向作为木叶豪门,人丁兴旺,这次损失估计不在少数,所以特意上来询问一下。”
  
      此时舍人脸上挂着看似非常友善的笑容,可日向老家主脸上的笑容却是一下子就僵住了。
  
      看到他此时的模样,舍人心中冷笑一声。
  
      别看他当时在和宇智波斑战斗,但因为关心,所以对九尾那里的战斗他都看在眼里。
  
      他清楚地记得,但是距离并不算远的日向一族,仅仅就只有几个人在旁边打酱油。
  
      倒不是说一定要有的多少日向一族的人上去送死才算是做出贡献,但当时日向一族的族地距离九尾并不远,但他们却仅仅只是坚守他们的族地,对九尾破坏其他地方无动于衷。
  
      这就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时制服九尾后,就将日向一族记了下来。
  
      不过考虑到,当时讲出来并不能得到任何好处,所以才决定等到事情结束后,亲自上门拜访。
  
      日向老家主这一刻也终于是明白了舍人这次上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了。
  
      僵硬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啊。
  
      旁边的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担忧。
  
      他们当时也在场,也想上去帮忙,只不过因为他们的父亲阻止了。
  
      在他看来,对付九尾这种恐怖的尾兽,日向一族的柔拳法并不能发挥出太大的作用,与其让族人上去送死,倒不如留下来保护好家族族地。
  
      这对日向一族来说没有错,但对木叶这个一个大群体来说,就显得有些不太对了。
  
      “四代大人,说来惭愧,因为老夫的自私自利和错误决定,让我们日向一族没有分清主次,导致木叶的损失更加严重。
  
      这一切都是老夫的错,希望火影大人不要介意。
  
      等到这次事情结束,我会立刻卸下宗家家主之位,让我的儿子日向日足接任,以对我的错位决定予以惩戒。”
  
      “父亲大人!”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同时站起身。
  
      却被老家主伸手阻止。
  
      闻言,舍人眼睛一眯。
  
      他倒是有些没想到这个日向宗家的老家主居然会这么果断,以自己卸任来免去这日向一族可能遭受到的责罚。
  
      不过他这次来,本来就不是为了怎么责罚日向一族,不管怎么说,他们之前也为木叶捐献过不少钱。
  
      “老家主言重了,你们日向的接班人更替,我们木叶可是不会插手。
  
      只是木叶暗部即将扩建,日向一族的白眼在任务进行过程中能发挥出很大的用处,不知道,老家主觉得你们日向一族是否有族人能承担起这样的重大责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