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三百零九章 现场建造

第三百零九章 现场建造

通过和罗砂的简单交谈,舍人也明白了,为什么没有收到一点点信息的前提下,身为第四代风影的罗砂居然会亲自来到木叶。
  
  原来是我爱罗已经成为一尾人柱力,并且因为砂隐村本就不强的封印术,年幼的我爱罗根本就承担不起一尾守鹤对他进行的意识侵蚀。
  
  “我知道了,等到这次中忍考试结束后,我会第一时间去砂隐村,帮你解决这个麻烦事。”舍人最终对罗砂承诺道。
  
  既然是自己从一开始就答应的事情,那么舍人也就没有推辞的意思,反正现在的砂隐村,应该是没有多少人能拦下他。
  
  在时空间忍术面前,人数有时候并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罗砂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提前表示感谢了。”
  
  说完,穿着砂隐村的风影服饰,头戴着砂隐村的风影斗笠,走到门口时又停下脚步。
  
  “对了,可以问一下你准备怎么处理和云隐村的关系?”
  
  “秘密。”
  
  舍人一笑,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对罗砂有过多的交谈。
  
  罗砂也不意外,毕竟这关乎到了木叶以后的对敌方针,不可能就那么随随便便地说出来。
  
  他补充道:“没关系,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
  
  我想让你知道的是,这一次,不管你们木叶做出什么选择,我们砂隐村都会选择和你们木叶站在同一边,就当做是前几次失败后,我们砂隐村所吸取到的教训吧”
  
  说着,罗砂不再犹豫,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倒是会议室中的舍人一愣,看着罗砂的身影消失在空间中,忽然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还真是识相啊,罗砂。”
  
  舍人没有想到,罗砂经过几次教训后,心中居然有着这样的决断,虽然事实证明,这个决断并不是一件坏事。
  
  等到罗砂离开,波风水门和奈良鹿久走了回来。
  
  两人对刚才罗砂和舍人聊了什么并不是很关心,或者说,这也不是他们所应该关心的东西。
  
  鹿久的说中捧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球,来到舍人面前坐下。
  
  “这次来自各个隐村参加中忍考试的人中,有什么需要特别重视的吗?”舍人问道。
  
  奈良鹿久既然负责本次中忍考试,那么为了能让木叶更好地博得头筹,自然是做了一系列的调查,将这些前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们的资料收集了很大一部分。
  
  奈良鹿久也不迟疑,伸手轻轻一挥,他所抱来的水晶球上,呈现出一个个人影。
  
  “需要特别重视的人不是很多,其中这个来自于雾隐村,名叫桃地再不斩的下忍需要格外重视,据说他在雾隐村进行毕业考核时,将所有与他一起参加毕业考核的同伴一个不剩地全部屠杀殆尽,因此导致整个雾隐村改变了‘血雾之里’这项血腥的政策。
  
  这是一个需要非常重视的。
  
  还有”
  
  鹿久一个个地介绍起来,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各大隐村的下忍、
  
  他们虽然是下忍,不过真正的实力,却是并不比一些中忍弱,甚至其中出类拔萃的,中忍都不一定是对手。
  
  “对了,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人,来自于川之国的川隐村。”奈良鹿久突然想起了一个比较特殊,也令他重视的人。
  
  紧接着,水晶球中,呈现出一个头戴川隐村护额,双眼紧闭,身穿着一件通体白色且宽大的长袍,仅仅只有双手从夸大的袖口中显露。
  
  有着苍白的皮肤和蓝白色的长发,细长的柳叶眉,明明不是很冷的天气,脖子上却是围着一个棕黄色的围巾。
  
  能看出,这个人的年龄不算小,大概应该有十六七岁甚至更大。
  
  这样的年龄,在这次中忍考试中,已经算是年龄比较大的一批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则只有七八岁。
  
  看到这个人的模样,舍人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个人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不过他又确定,他是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怎么了吗?”
  
  “其实好像也没什么。
  
  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出彩,甚至于因为他的眼睛好像是失明了,所以在这次中忍考试的众人中,反倒处于劣势方,这一点也和川之国川隐村忍者的身份很符合。
  
  只是,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不过当我派人进行调查时,却发现了异常。”
  
  说到这里,奈良鹿久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凝重,“居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的情报,川隐村内,就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信息。”
  
  “任何信息?那这次和他一起来参加中忍考试的川忍呢?难道也没有关于他们的情报吗?”舍人也感觉有些意外。
  
  鹿久缓缓摇摇头,“那到不是,另外两人能调查到关于他们的信息和情报,是川忍无疑。”
  
  舍人缓缓摩擦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既然如此,这个人就稍微重视一点吧。”
  
  只是一个中忍,在他看来,应该是不至于出现多大的影响,甚至于就算是一个影级强者,在舍人看来,只要有他在,也就不会有任何影响。
  
  不过这个人或多或少地给了他一点点,一点点的陌生却又熟悉的感觉。
  
  就这一点,就值得他稍微重视一些。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忍者世界中,有很多东西是他所知道,而别人所不知道的。
  
  尽管因为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很多东西他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不过能让他产生这种熟悉又陌生感觉的,肯定是和原著或多或少有一些联系,这就足以让他重视。
  
  “明白。
  
  以上这些就是这次中忍考试中所需要特别重视的,不过反正你的本来目的就不是为了这中忍考试,你的目标不是那几个隐村吗?”奈良鹿久一脸无奈。
  
  尽管他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木叶与别的隐村的关系,肯定是这次中忍考试更重要,可没办法,舍人让他负责这次中忍考试,他还是要重视。
  
  “哎呀,不管这次的目的是什么,这次中忍考试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要有怨言嘛,鹿久。
  
  大不了,等这次中忍考试结束后,免去你一个月的洗碗任务好了,你觉得怎么样?”舍人也知道鹿久在抱怨什么。
  
  “两个月,不管我不干了,你自己来。”鹿久终于聊到了自己想要的话题。
  
  “一个半,不然我没办法更跟继美阿姨和吉乃交代。”
  
  “成交!”
  
  一旁的水门一脸羡慕地看着他们两人在那里就洗碗的这一个“重大”问题商量着。
  
  要知道,他可是没有选择权的,每次家里吃完饭后,必然是他洗碗。
  
  灵香负责做饭,玖辛奈根本就不敢让她洗碗,舍人就更加不会碰,只有水门能收尾
  
  就在舍人、鹿久以及水门讨论着关于洗碗这件“重大”的事情时,受到整个木叶所重视的中忍考试第二轮也终于是开始了。
  
  死亡森林并不是一个小地方,其中生活着不少的野兽,其中就有很多以人类为目标地野兽……
  
  所以进入死亡森林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伤亡。
  
  当然,进入死亡森林后,最危险的肯定还是各个隐村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们。
  
  而死亡森林外,有着众多木叶忍者守卫着,防止中忍考试的忍者们,妄图逃出来,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忍者随意地进入死亡森林中,对本次中忍考试带来影响。
  
  不只是死亡森林,就算是整个木叶,也有大量的忍者防卫着。
  
  但有的时候,这些防护还真不一定就能百分百地避免一些东西进入木叶。
  
  毕竟木叶的范围是非常大的,就算是木叶忍者能完全监视,也只是将自身的查克拉密布在木叶的周围,任何携带查克拉,或是有生命活动的东西靠近,就能清楚地察觉到。
  
  可要是一些没有查克拉,且没有生命活动的东西,或者干脆就能完全隐匿自己的生物靠近,还真不一定能被发现。
  
  谁也想不到,在现在的这种木叶的关键时刻,却是出现了一些本不该出现的东西。
  
  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
  
  木叶的高墙内边缘处,一道黑影缓缓浮现,橙黄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此时的木叶。
  
  “真没想到,本来还以为没机会了,本来还以为他们不应该存在了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来了,只能说是天助我也吗?”
  
  这道黑影正是黑绝,他想要进入木叶,及本上是没人拦得住。
  
  在他说话时,两道黑影出现在他身测。
  
  奇特的是,这两个明明是人,身上却没有任何气息,也没有任何的查克拉波动。
  
  看到他们的到来,黑绝抬起手,遥遥一指,指了一个木叶的方向。
  
  他们不迟疑,闪身离开。
  
  “没想到,好戏也是一出接着一出,那趁着这个是时候,我也该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话音落下,黑绝隐没到土中,消失不见
  
  就在这暗流涌动中。
  
  中忍考试的第二阶段就结束过。
  
  众多参加这一阶段考试的来自于各个隐村的下忍们,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亡。
  
  只是,不管出现多少伤亡,第三阶段的中忍考试,还是继续进行。
  
  因为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所以这一次作为火影的舍人不能再继续躲在后方偷懒了,必须要出去坐镇这次中忍考试。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
  
  “我说木叶的第四代火影大人,难道这最后阶段的考试,要在这空地上进行吗?”云隐村土台看了看舍人,再看了看此时面前的空旷平地。
  
  听到他的话,舍人还没有什么反应,他身后的那些木叶忍者或是准备观战的木叶平民,此时却是怒目而视。
  
  这块平地可不是普通的地方,正是当初舍人以及宇智波斑战斗结束后,那个巨大的土坑被填埋后,所产生的平台。
  
  不是不想在上面建造任何东西,而是在那天战斗结束,确定要举报中忍考试后,就规定要将这里作为中忍考试的最后阶段。
  
  这里是他们的木叶火影,与恐怖的敌人战斗后所留下的痕迹,不是这些云忍可以随意嘲讽的。
  
  显然土台是不知道这种情况。
  
  只是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为了木叶众人的敌视对象。
  
  舍人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只是看着此时现在他面前,那些剩下的,通过第二阶段考核的各村中忍们。
  
  一个个或多或少的身上都带着一些伤,不过通过了这第二阶段考核的下忍们,还是能从他们脸上看到自信。
  
  特意在自己的弟子宇智波止水的身上停留了一段时间,看着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就知道他应该还没用全力,在等待着最后阶段的考核。
  
  为了自己的弟子,舍人也算是费尽心思,和他组队的两人,实力都不弱,都有着中忍的实力。
  
  除了宇智波止水,还有桃地再不斩等人,也是毫无疑问地通过了第二轮。
  
  舍人的眼睛也扫到鹿久之前给他提醒过的那个川隐村的忍者,那个一直闭着眼睛,皮肤白皙穿着宽大白袍的忍者,他也同样通过了第二轮的考核。
  
  作为一个小隐村身份的忍者,能在这种规模的中忍考试中通过第二轮的考核,脱颖而出,应该是足够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情。
  
  他的同伴们脸上就带着喜悦,不过他却依旧面无表情。
  
  再一次看到这个人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舍人也是对这个人第一次产生了特别的关注。
  
  将注意力收回,看了看旁边的土台,以及沉默不语的黄土,罗砂等人。
  
  嘴脸微微一扬,轻轻掸了掸御神袍上的灰尘。
  
  “自然不可能是让各位就在这平地上举行这最后一轮考核,只是略微有些抱歉,因为举办得太过仓促,所以有些东西,就只能现建了。”
  
  说着舍人身上缓缓腾气查克拉。
  
  现在他身边的波风水门和奈良鹿久非常默契地后退一步。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所有在后面观看的木叶居民们,后退一步的同时,脸上无法抑制地浮现出兴奋的表情。
  
  旁边不远处的外村忍者们,看到这一幕纷纷一愣。
  
  只有枸橘矢仓也有样学样地后退一步,导致现在他身后的青、照美冥以及舍人的木分身都不得不后退一步。
  
  看到身为四代水影的枸橘矢仓如此果断,罗砂愣神过后好像是一下子想到什么,带着马基同样后退了一段距离。
  
  与之一起的,还有来自岩隐村,曾经见识过舍人怎么胖揍大野木的黄土。
  
  然后就只剩下了一脸茫然地土台,他不知道别人为什么都后退了那么一段距离。
  
  难道这里有什么洪荒猛兽出没吗?
  
  当他还在思考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舍人身上的查克拉已经全都运转了起来,“既然觉得平地不太行,那么就现在造,也来得及!”
  
  “木遁!”
  
  说着,舍人直接将双手直接按在地上。
  
  轰隆隆
  
  一座巨大的建筑直接拔地而起,大量的木头从这空旷的地面中抽出,不停地汇聚。
  
  以大木枝为骨架,小木枝进行包裹,不仅非常牢固的同时,看上去居然还非常好看。
  
  大量的查克拉转变成为生命能量,灌注进入木枝内,让其在舍人的意识下,自由地成长为自己所想要的模样。
  
  木叶居民们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狂热以及自豪。
  
  这就是他们的火影,他们的第四代火影,他们的自豪,他们此时所依仗的对象。
  
  别人只是感叹于此刻所看到的,土台就没有他们那么轻松了,一个个升起的木桩让他不得不来回闪避,否则就会被有些针对他的人木头给包裹住。
  
  要知道,舍人的这些木遁可是能抑制他人的查克拉流动,甚至还能吸收他人的查克拉,要是这样被包裹住,想要出来就困难了。
  
  最外圈的围墙构筑完成,将所有人都包围了起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们,就处于正中心。
  
  慢慢的,舍人脚下升起一个平台,缓缓升高,将他举到了最高处。
  
  一只手依旧放在处于他面前的木桩上,另一只手朝着那些正在观看的人轻轻一挥,从他们脚下也升起一个个的平台。
  
  看台,场地,指挥台等等所有的东西全都建设完成。
  
  整个过程并不慢,一共也才过去一分钟,整个第三阶段的战斗擂台就构筑完成,所有的观看者,此时也在舍人的控制下,一个个地坐在了他们的位置上。
  
  只是这一分钟,对土台来说,可是生死时速。
  
  一分钟结束,他满头大汗一脸疲惫,看向现在高台上的舍人,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舍人在他看过来的同时,也看向了他,嘴角带着或多或少的戏谑。
  
  “这就是木叶第四代火影的木遁吗?第一次见到这一幕,还真是令人惊讶。
  
  曾经被称为忍界之神的千手柱间,也有着这么强大的能力吗?”
  
  被舍人控制的枸橘矢仓非常合时宜地说出了这句惊叹的话。
  
  不过却没有多少人来反驳他的这句话,因为别人或多或少也是有着相同的想法。
  
  “木遁,这真的是和其他血继限界一样的能力吗?”现在他身后的照美冥也感叹着。
  
  其实木遁和别的血继限界的确是有所不同。
  
  别的血继限界除了那些流传于血脉之中的,比如说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日向一族的白眼。
  
  还有的就是像沸遁,溶遁这样的,是普通属性的查克拉通过一种特殊的结合方式进行重组,最后产生的血继限界。
  
  不过木遁却是查克拉转换成为生命能量,再用生命能量催生植物进行快速且高效地生长,这种生长模式,就是木遁的呈现。
  
  所以说,木遁的确是和别的血继限界,有着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