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契约

第三百一十八章 契约

“四代风影,你先回去吧,不出一个月,我必定会去一趟你们砂隐村。”
  
  木叶门口,舍人作为火影送别这些准备回归的外村忍者以及这些影们。
  
  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罗砂说道。
  
  这一次,罗砂可是给足了舍人面子,同时也个给足了自己的诚意。
  
  砂隐村前面几个影,可能会做出对抗木叶的决策,那是因为当初的木叶所拥有的忍界之神千手柱间以及能与之媲美的宇智波斑。
  
  所以在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相继去世后,就立刻联合各大隐村对木叶发起了第一次、第二次忍界大战。
  
  可现如今,木叶好似又再一次回到了当时那种刚刚结束战国时期时,木叶傲视整个忍界的实力。
  
  虽然别人可能觉得,他是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就算是不如舍人,那也应该能抗衡一二。
  
  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如今舍人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抗衡的。
  
  看看他来到木叶这么长时间,见过舍人这么多次,却从未敢正面直视舍人的眼睛。
  
  单单是这一点,就能看出他和舍人的差距。
  
  所以在他成为风影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和木叶结成同盟,这并不是他软弱,而是因为他清楚,如今这个忍界已经差不多进入了木叶或者说进入了舍人的时代。
  
  这是新的忍界之神的时代。
  
  “没问题,只是希望四代火影不要忘了这件事。”罗砂点点头。
  
  转身带着马基以及一种前来参加中忍考试的砂忍们离开了木叶,一路上会有暗部忍者在半路上进行护送,保证他们能安全离开火之国的同时,不会在火之国内进行过多的停留。
  
  砂隐村的队伍离开后,舍人走到了枸橘矢仓的面前。
  
  尽管枸橘矢仓已经完全在了他的掌控中,不过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第四代水影,这次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我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希望以后我们木叶能和你们雾隐村一直保持友好的关系。
  
  这柄原本就属于你们雾隐村的双刀·鲆鲽,物归原主。
  
  愿我们友谊长存!”
  
  说着,舍人伸出手。
  
  “友谊长存。”
  
  枸橘矢仓点点头,郑重地接过双刀鲆鲽后,交给身后的佐佐木,也笑着伸出手和舍人轻轻一握。
  
  通过这一次握手,木叶与雾隐村,将会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估计不下几十年的友谊期。
  
  同时,舍人也一次性在枸橘矢仓体内补充了大量的瞳力。
  
  雾隐村也离开了。
  
  这次离开,注定是雾隐村的一个新的开始,见识过木叶的繁华后,这些雾忍们一定会更加努力地去发展雾隐村。
  
  至于还剩下的岩隐村黄土,云隐村土台,就没有风影和水影这么好的待遇了,毕竟身份不一样。
  
  送完这些人,回到办公室。
  
  一路上遇到地木叶居民和忍者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正式结束,中忍考试木叶夺得头筹,并且因为舍人强大的实力给予绝对安全感,整个木叶的全部居民都感觉非常安安心。
  
  现在凡是看到舍人的,都会非常恭敬地打招呼。
  
  就在这样特殊的忙碌中,舍人回到了火影办公室,而此时已经有几个人在这里等待着他了。
  
  “老师。”
  
  一个身穿木叶中忍的制式绿色小马甲,背后斜放着一柄不足五寸的短刀,并且在短刀的末端处,镌刻着代表着宇智波一族的团扇。
  
  看到他,舍人脸上浮现出笑容。
  
  “止水,终于成为中忍,并且还成功帮助老师赢了这中忍考试的第一名,这很好!”
  
  此时,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拥有一名顶尖天才级学生,是一种什么感觉。
  
  “是老师教得好。”
  
  止水咧开嘴巴轻轻用食指搓了他的大鼻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尽管他一直能舍人口中听到赞扬,不过每一次他都会感觉很开心,因为他的老师不是别人,是目前整个忍界最前列的顶尖强者,木叶的守护神,第四代火影!
  
  舍人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道:“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只要合理,老师一定会满足你。”
  
  听到舍人这么说,宇智波止水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嘿嘿”
  
  看到他这副模样,舍人就知道了他肯定是有着什么想法。
  
  这在宇智波止水身上还是比较少见的。
  
  “说说看。”
  
  止水的性格比较外向,不像宇智波鼬,就算是他真的想要什么,如果舍人不看出来,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老师是这样你上次跟我和鼬都说过,等我们实力到了,就可以拥有一只属于我们自己的通灵猫,嘿嘿”
  
  看着他揉着自己的大鼻子,舍人真替他的鼻子感到可怜。
  
  “我明白了。”
  
  说着,舍人咬破手指。
  
  通灵之术!
  
  嘭
  
  一只体型约莫有两个人高的巨蓝灰色圆鼓鼓的肥猫出现在办公室内。
  
  “舍人大人!”
  
  本来还看起来有些懒洋洋的巨大蓝猫,看到是舍人召唤它后,立刻站直身体,恭敬地喊道。
  
  不过随着他的动作,那全身上下赘肉都是一颤一颤的。
  
  舍人知道它的性格,不过旁边的止水却是有些不能忍受。
  
  在他的印象中,他曾经在舍人的猫舍中见过的猫,不管体型有多大,都是一副非常可爱的模样,与此时在他面前的这只蓝灰色肥猫有着巨大的差别。
  
  可这是猫却是让他有些不能忍受,一下子感觉对猫的三观就全都颠覆了。
  
  与此同时,这只蓝猫出现后,从舍人的胸膛中,跃出了一只寿比大小长有两根尾巴的猫,正是小二尾。
  
  看到二尾,蓝猫眼睛一亮,“又旅大人!”
  
  舍人将手放在小二尾的背上轻轻摸了摸。
  
  如今的二尾,早就已经习惯了舍人的抚摸,立刻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真正地呈现了,不止撸猫会上瘾,就算是被撸,也一样会上瘾。
  
  被撸,也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两种。
  
  小二尾直接在舍人火影办公桌上坐下,低下头享受被撸的同时,也伸出舌头缓缓舔着自己爪子上的毛发。
  
  “蓝胖子,不要废话,把卷轴拿出来。”
  
  舍人看到蓝灰色肥猫还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立刻没好气地说道。
  
  这只猫的名字就叫做蓝胖子,据说是当初小蓝取的名字,它当时不懂事,还欣然接受,现如今已经被叫习惯了,就算是想改,也改不掉了。
  
  “好嘞,舍人大人!”
  
  说着蓝胖子像一个人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伸出爪子在自己身上浓郁的毛发中寻找了起来。
  
  一旁的宇智波止水却是露出了一个有些难看、僵硬的表情。
  
  舍人看到了他这幅模样,稍微想了一下后,就明白了他此刻的想法,笑着问道:
  
  “怎么了吗?止水?”
  
  听到舍人的问题,止水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直到他抬起头,看到舍人正笑着看着他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老师你不会是让它成为我的通灵兽吧?”
  
  舍人还没回答,蓝胖子正在自己腹部白色柔软且茂密的毛发中寻找东西的双手忽然一停,看向宇智波止水。
  
  “我认为你这是在看不起我?看不起我蓝胖子?”
  
  “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止水连连摆手。
  
  其实他并不是看不起蓝胖子,以它能这么自如地说话,以人类的思维方式进行思考,就能看出它并不是普通的猫。
  
  只是对于这种体型的猫,他一下子就有些驾驭不住。
  
  “你就是这个意思,我这暴脾气,舍人大人,我可以动手揍这小子吗?”蓝胖子一下子站起身,四肢伏在地上,慢慢地靠近宇智波止水。
  
  舍人耸耸肩,“随便你,不过我可是要给你一个忠告,止水的实力,可比肩上忍。”
  
  蓝胖子表情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上忍有什么只要不是影级,我都不带怕的。”
  
  说着,一脸凶狠模样地挪动四肢,来到宇智波止水的面前。
  
  只是它的凶狠模样,在宇智波止水看来,这完全就没有半点威慑力。
  
  不过从它前后的脚步坚定程度还是能看出,它是略微有点心虚的。
  
  终于,它停在了宇智波止水的面前,恶狠狠地瞪着他,“我蓝胖子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几位大人,就没再怕过谁,今天你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我们整个忍猫族族群,看不起创造这个族群的舍人大人以及又旅大人。
  
  就算是别人答应,我蓝胖子也绝对不答应!”
  
  宇智波止水一脸苦笑,摆着手道:“没有,蓝胖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希望你能”
  
  “别说话!这梁子今天已经结下!,我告诉你,今天谁也拦不住我!”蓝胖子恶狠狠道。
  
  止水带着求助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老师,希望他能帮自己说一句话。
  
  可惜,他的那个无良老师,此时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一包零食,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宇智波止水一脸无语。
  
  没办法了,看来这一次战斗恐怕是无法避免。
  
  本来他是来和猫签订通灵契约的,怎么现在就要和一只猫干起来了呢?
  
  这是他没想到的。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得多的蓝色巨猫,宇智波止水的表情也略微变得有些凝重。
  
  他知道,既然自己的老师没有阻止,那就说明对方的实力应该是一点也不弱,自己需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性。
  
  缓缓伏下身,保证自己能有良好的发力点,能随时起速,右手摸到背后,握住了背后的那柄短刀。
  
  蓝胖子眯了眯眼睛,全身的肌肉绷紧,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这一猫一人,就这样僵持在了舍人的火影办公室内。
  
  眼看着蓝胖子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凝重,止水握着背后短刀的手也是越来越紧。
  
  他承认自己的确是有些小看这只猫了,居然能给予他这么大的威胁,也难怪老师会不加干涉。
  
  “恐怕是想让自己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些通灵猫的实力吧?”止水心中这样想着。
  
  蓝胖子看他一直不动,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张开嘴巴,露出了它嘴巴中那锋利且尖锐的牙齿。
  
  “你小子倒是出刀啊!快砍我啊!砍我!”
  
  听到它这么说,止水一愣。
  
  咔嚓咔嚓
  
  此时办公室内变得非常安静,就只有坐在火影位置上的舍人吃零食时,发出的一点点声响。
  
  他这副模样,妥妥的吃瓜群众啊。
  
  “砍你?”止水愣愣道。
  
  “对啊,你快砍我啊,你要是不砍我,怎么体现出我的强大?!”蓝胖子肯定道,并且用一副你怎么这么墨迹的眼神看着宇智波止水。
  
  对于这种请求,止水承认自己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既然如此,舍人也没有阻止,抽出背后的短刀,朝着它的脚砍去。
  
  一抹寒光划过。
  
  锵
  
  明明是砍在对方看似毛绒柔软的脚上,却是发出了一声金属的碰撞声,甚至是从刀刃处,迸射出点点星火。
  
  这是宇智波止水所没有想到的,会发生的情况。
  
  “你就只有这点力量吗?用点力气啊!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蓝胖子叫嚣着。
  
  听到它这么说,已经刚才那一刀下去的感觉,原本还担心会不会伤到对方而不敢用力砍的宇智波止水,也总是放了点心。
  
  这一刀,打用上了全部的力量。
  
  看到他的表情,蓝胖子就知道这一刀不简单,不敢再脚去迎接,而是低下头,用自己最坚硬的脑袋去迎接!
  
  锵
  
  这一次,依旧是火星四溅,不过蓝胖子的表情却终于是变了,立刻抱着自己的脑袋。
  
  “嘶这一刀还不错,有点疼。”
  
  有点疼
  
  感觉宇智波止水整个人僵住了,他用上自己全部的力气一刀砍下去,居然只是让它感觉有点疼。
  
  他承认自己是真的有些小看这蓝胖子了,以它的防御力,得到了宇智波止水的认可。
  
  “你还有没有更厉害的?”轻轻揉了揉脑袋,看着自己手中一些断裂的毛发,蓝胖子再次问道。
  
  宇智波止水眼睛一眯,紧接着猛地睁开,两只眼睛变成了三勾玉写轮眼,同时鼓全身的查克拉,朝着自己手中的忍刀汇聚而去。
  
  看到他的眼睛,蓝胖子一愣,脱口而出,“宇智波家的?写轮眼?”
  
  只是,当它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时,就看到宇智波止水此时已经跳了起来,凶猛的一刀眼看着就要落下。
  
  蓝胖子猛地一阵肝颤,它就只是问一下,没有要让宇智波止水再次攻击的意思啊。
  
  可因为前两刀砍得宇智波止水太舒服了,它这么问几乎是让止水下意识地认为。
  
  所以这一刀,是他目前为止,最厉害的一刀。
  
  “停!停!停!”蓝胖子连忙喊着。
  
  只是箭在弦上,而且因为愣神,它也喊晚了。
  
  蓦然的,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这一猫一人的中间。
  
  锵
  
  碰撞后,宇智波止水翻身落地,踉跄几步后退。
  
  站定后就看到原本应该在一旁看戏的舍人此时正站在蓝胖子的头顶,缓缓将手中的圆舞刃送回腰间。
  
  止水心中一惊,他刚才已经听到了蓝胖子的话,不过跳起来他实在是收不了手,虽然他极力调转方向,不过还是会落在蓝胖子身上。
  
  所幸有舍人阻止。
  
  不过刚才舍人的速度太快了,止水就算是有着三勾玉写轮眼,居然也几乎是捕捉不到舍人的动作。
  
  “舍人大人!”
  
  “老师!”
  
  蓝胖子和宇智波止水几乎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止水,现在看到蓝胖子的能力了吗?”舍人从蓝胖子的头上跳下,来到宇智波止水的面前。
  
  宇智波止水连连点头,就这防御力,足以让他佩服。
  
  “蓝胖子有它的特殊能力,所以也就有着它的特殊职责。”
  
  说着,将手伸向蓝胖子,这一次,它很快就从自己腹部柔软的白色毛发中,拿出了一个巨大的卷轴交给舍人。
  
  “它的能力是防御,他最强也是防御,所以它所负责的就是看住这个关乎到整个忍猫一族的通灵卷轴。”
  
  将那个印着一个猫爪印的卷轴在宇智波止水面前打开。
  
  “这个忍猫的通灵卷轴,只要你在上面留下属于你的印记后,就能使用通灵之术召唤出所有与这个卷轴中留有记录的猫类,以及他们的后代。”
  
  紧接着,舍人指了指空白的地方,说道:“来吧,止水,在这里留下属于你的名字以及印记,这契约就算是签订完成了。”
  
  想要将一个通灵种族发扬光大,仅仅只是依靠一个契约者,肯定是不够的。
  
  最好是多契约几个强者,通过他们打出名气。
  
  宇智波止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还为自己的老师是让自己和单独的一只猫签订契约,没想到居然是和整个忍猫族群签订契约。
  
  这点知识他还是懂的。
  
  毫不犹豫地在卷轴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并且咬破手指,留下自己的印记。
  
  这样一来,契约就算是签订完成了。
  
  舍人将卷轴还给蓝胖子,让它好好保管。
  
  “宇智波止水,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也记住我的气息,如果有需要,随时都能通灵我。
  
  舍人大人,又旅大人,蓝胖子先撤了哈。”
  
  看到舍人点头,它直接解除通灵术,“嘭”的一声后消失不见。
  
  “又是一个新的通灵族群啊”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窗户边,忽然响起了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