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爱罗与守鹤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爱罗与守鹤

    看起来有些刻板的房间内。
  
      墙壁上,还有桌子上,甚至是地面上,到处都粘贴着一些看起来非常稚嫩的画。
  
      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勘九郎和手鞠这两个是我爱罗的哥哥姐姐们的杰作。
  
      也正是因为有着他们的这些画,才让这个房间看起来不是那么生硬,多了一丝温馨。
  
      那三朵从舍人手中得到的三朵花,此时全都被插在一个花瓶中,就放在我爱罗床旁边的柜子上。
  
      勘九郎和手鞠就趴在我爱罗的身边看着他。
  
      现在看来,其实我爱罗能有这样两位疼爱他的姐姐是非常幸运的。
  
      不过有这么一个狠心的父亲,却又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
  
      舍人走到床边,看着那个躺在床上,左边额头上刻写着一个鲜红色的“爱”。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年幼时期的我爱罗,真的是非常可爱,圆圆的脸以及非常大的眼睛,那深黑色的黑眼圈,不仅是因为他是一尾人柱力不能睡,还是因为他的父亲罗砂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黑眼圈“患者”。
  
      “呀呀”
  
      我爱罗看到舍人,立刻伸出双手,在空中挥舞着,一些细小的沙砾在他的双手之间浮现。
  
      舍人眼睛一亮,“相当恐怖的操砂天赋啊,罗砂,他跟你很像。”
  
      “舍人哥哥,我爱罗他很喜欢你呢。”手鞠看到这一幕,立刻惊喜地喊道。
  
      “哈哈哈——”
  
      不用手鞠说,舍人也感觉到了我爱罗对自己的态度。
  
      只是他们看起来很高兴,但罗砂却一直板着一张脸。
  
      现在眼前的一幕不是自己想要看的,也不是他计划中应该出现的一幕,他觉得要给我爱罗换一个居住地,这件事情迫在眉睫。
  
      罗砂走上前,沉声道:“手鞠,勘九郎,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事情要和你们的舍人哥哥有话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罗砂居然平白无故地高了一辈,不过这还是舍人自己承认的,他也只能被动接受。
  
      “哦——”
  
      手鞠好勘九郎两人小声地应了一声。
  
      对于他们严肃的父亲,两人还是有些害怕的,只可惜他们那个性格温柔的母亲在生下来我爱罗后,就去世了。
  
      这也是手鞠的性格会这么大大咧咧的原因。
  
      就在两人走到门口时,手鞠又犹豫地停下脚步,转过头对罗砂道:“父亲大人,弟弟他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哭,你”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罗砂就立刻打断他,“我知道了!”
  
      听着他的语气有点重,所以手鞠吐了吐舌头,略带担心地离开了房间。
  
      可见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听听手鞠说的话,舍人都感觉心中有点小舍不得,可罗砂就是板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这简直就是铁石心肠嘛。
  
      等到勘九郎和手鞠都离开后,罗砂也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他不是铁石心肠,只是经历过忍界战争的他知道,整个忍界有多么残酷,他身为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肩膀上所需要担负的,不仅仅只是他们的这一个小家,更多的还是砂隐村这个大家。
  
      而他曾经亲身感受过作为一名擅长操砂术的忍者,配合上一尾守鹤的控砂能力,提升绝对会非常大。
  
      所以在当时他就想到了,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尾人柱力在。
  
      只要我爱罗能成为完美人柱力,配合上他的磁遁,绝对能在沙漠中有着绝对的力量。
  
      甚至就算是没有他,只要我爱罗能成为完美人柱力,也能在沙漠中依靠独自一人庇护整个砂隐村。
  
      尽管我爱罗是他的孩子,尽管他的老婆加琉罗极力反对,尽管这看起来有些残忍。
  
      不过在做出这个选择时,他心中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应当有的准备。
  
      可能连自认为非常心狠的罗砂都没想到,他会这么对待我爱罗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爱罗的出生导致了他的老婆也就是勘九郎好和手鞠的母亲加琉罗的死亡。
  
      “舍人君,麻烦了。”罗砂沉声道。
  
      舍人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只是来完成承诺的。
  
      轻轻地将手搭在了我爱罗的肚子上,眼睛一闭就进入了守鹤所在的封印空间。
  
      几乎与曾经分福和尚所在的封印空间相同,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没有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盘坐在守鹤面前,念诵着一些经文。
  
      守鹤被一些铁链封锁在封印空间,它的每一次全力挣扎,这处封印空间就轻轻颤抖一下,从这能看出这封印的确是不怎么牢固。
  
      “守鹤。”再次看到它,舍人脸上浮现出笑容。
  
      虽然他和守鹤一直都是出于敌对状态,不过有一说一,舍人本身还是非常喜欢守鹤的,尽管它有时候嘴巴臭得可以。
  
      “又是你!!”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守鹤立刻朝着舍人咆哮着,在它那不大的脑容量中,好像并没有害怕这一个词语。
  
      就像它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九尾,可就是不停地会挑衅九尾找虐一样。
  
      “怎么样?在这里生活还不错吧?”舍人调侃道。
  
      “哼——”
  
      从守鹤的鼻子中,喷出两团砂子。
  
      “你又来做什么?我告诉你,不管你说什么,我一个字都不会听!”
  
      “哦?这好像由不得你!”
  
      话音落下,舍人一个闪身来到守鹤面前,声音中仿佛是拥有着某种特殊的吸引力,“看着我的眼睛。”
  
      守鹤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舍人。
  
      当它反应过来脸色大变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对你,还真是屡试不爽啊”
  
      不过这一次,舍人并不是要用万花筒写轮眼强行控制它。
  
      对于一只尾兽,如果他一直在身边,那么写轮眼是能做到持续控制的,但他不可能一直在砂隐村,所以这次动用写轮眼,并不是为了控制它,只是为了让它看点东西。
  
      一分钟后,守鹤的眼睛缓缓恢复清明,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再次那么暴躁,也是舍人第一次从它脸上,看到了一丝丝的惊恐。
  
      作为尾兽,死亡不会是它们的终点,所以只是生死是无法真正威胁到它们的,唯一能真正让它们彻底失去自我意识的,就只有
  
      回归十尾!
  
      所以刚才舍人真真切切地让它看到了它们几只尾兽被吸收进入外道魔像的画面。
  
      非常真实,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守鹤都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么跟你说,你刚才所看到的一幕,现在算是假的,不过再过一段时间后,可能就是真的了。”
  
      “可那东西,不是已经被老头子封印在了月球吗?”守鹤还是有些不太愿意相信。
  
      舍人耸耸肩,轻轻取下了遮挡住自己右眼的那个面罩,露出了那只轮回眼。
  
      “这只眼睛!这只眼睛是”
  
      “轮回眼。
  
      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只要拥有这只眼睛,就能将外道魔像通灵出来!”
  
      守鹤看着舍人右眼眼眶中的那只轮回眼,“是你要将我们所有尾兽整合起来?”
  
      舍人摆摆手,“怎么可能,我自己还是二尾人柱力,怎么可能是我要整合你们?你说是吧,大漂亮,九喇嘛?”
  
      “没错,舍人不会这么做。”说话的是二尾。
  
      “好久不见啊,臭狸猫。”
  
      紧接着,就是九尾。
  
      “二尾,还有臭狐狸,你们都相信这个人类的话吗?”守鹤难得地看到九尾没有直接暴走。
  
      因为这一次,如果这事件真的发生,那么它们就真的是站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蚁。
  
      “这只眼睛已经足够说一切了,不是吗?”
  
      舍人继续道:“想要对付你们的,是这只眼睛的原主人,他从月球召唤来了外道魔像,我抢夺到这只眼睛后,也尝试过通灵它,不过失败了。
  
      显然对方已经将外道魔像藏了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对你们动手。”
  
      “他为什么牙哦这么做?”守鹤开始有些想相信舍人的话了。
  
      “这还不够明显吗?你们每一只尾兽对任何一个忍者来说,都是非常强大的力量,那还有比整合九只尾兽后的十尾力量更强的吗?没有了吧?”
  
      听到他这么说,守鹤沉默了。
  
      因为不管是舍人给他看的,那非常真实的画面,还有就是这只轮回眼,没有什么是能比这只轮回眼更能证明的了,再加上二尾以及九尾,可靠性就更高了。
  
      “那你找到我,是想我做什么?”守鹤问道。
  
      “很简单,安安静静地积蓄力量,不要再想着对这个人柱力动手,你有这个时间,不如想想能不能提升这个人柱力的实力,说不定会对以后会发生的战斗带来一些好处。”
  
      闻言,守鹤沉默了。
  
      尽管它很不愿意这么做,不过现在看来,这些与回归十尾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它没有给予肯定的回答,但舍人知道,它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收回放在我爱罗小腹上的手。
  
      只看见原本还睁着眼睛正在吵闹中的我爱罗,此时已经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不管怎么说,他都还只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因为守鹤的原因成为了灵媒不能睡觉,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
  
      一旁的罗砂愣愣地看着熟睡中的我爱罗,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我爱罗睡着而守鹤没有出现。
  
      “这就已经好了吗?”罗砂喃喃道。
  
      舍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罗砂,说一句同样身为人柱力的实在话,你那种想要用仇恨的方式让你儿子获得掌控尾兽力量的方式已经过时了。
  
      现在,对于人柱力而言,最有效的绝对要用感情,比如是这个。”
  
      说着,舍人的手指轻轻点在了我爱罗的额头,那个鲜艳的“爱”字上。
  
      听着舍人的话以及看着他的动作,罗砂再次一愣。
  
      “你好好想想,毕竟我只是一个外人,不过有一点作为火影,我要提醒你一下,保护好你们砂隐村的人柱力,现在已经有一个组织盯上了这些尾兽。
  
      至于说人柱力在被剥离尾兽后,会面临什么,这就不需要我提醒你了吧?”
  
      这最后一句话说完,舍人直接离开,去找勘九郎和手鞠玩了。
  
      不管怎么说,手鞠将来也自己的侄媳妇,奈良鹿丸说不定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半个小时后,罗砂走出了我爱罗的房间,从他轻轻将门关上的动作中可以看出,因为舍人的一些话,应该是已经做出了一些改变。
  
      略带感激地看了舍人一眼。
  
      “多谢了,舍人君。”罗砂由衷地说道。
  
      舍人摆摆手没有说话,他根本就不是为了罗砂,也不是为了砂隐村,只是为了和鸣人一样拥有着非常不好命运的我爱罗,以及将来可能会需要面对的敌人。
  
      “还有一件事,作为砂隐村的风影,希望能与木叶再做一次交易。”
  
      “哦?”
  
      “请求木叶的第四代火影木遁舍人,能用你的木遁帮助的我们砂隐村建设一片树林,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予足够多的报酬。”
  
      说话间,身为第四代风影的罗砂朝着舍人鞠了一躬。
  
      对于罗砂会有这样的请求,舍人倒是一点也不例外,从他刚才看着自己给勘九郎和手鞠用木遁制造花时,就看出来了。
  
      随后双方就进行了一些身为各自村子的影,所应该做的交谈。
  
      如果是以前,舍人肯定免不了会狮子大开口,只是现在的的这个局面,让他做出了很大的让步。
  
      预想中的第四次忍界大战很有可能会提前开始,那么适当地增加砂隐村的战斗力,无疑能增加他们这所有人的战斗力。
  
      所以,经过一番友好的交谈后,舍人同意了罗砂的请求。
  
      当然,相应的,砂隐村也给出了一定的代价,只是没有被舍人狠狠地宰一刀而已。
  
      做完了在砂隐村所需要做的,同时也算是改善了整个砂隐村对于木叶,对于舍人这个木叶的第四代火影的感官和看法。
  
      回到木叶。
  
      舍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木叶火影的身份,向其余四大隐村,给出了警示,告知他们注意各自隐村人柱力的安全,已经有一股势力盯上了这些人柱力体内的尾兽。
  
      只是他提醒归提醒,别的隐村不一定会听。
  
      比如说岩隐村的大野木,就对舍人的话并不是很在意,或者说,是大野木管不到。
  
      他和四尾人柱力老紫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老紫也常年不在岩隐村内。
  
      自从上次舍人的霞组织帮忙抓回了四尾人柱力老紫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老紫早就凭借着自己的能力逃离了岩隐村。
  
      这一次就算是大野木也不知道老紫所在的位置。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五尾人柱力汉还是比较听话的,老老实实地待在岩隐村内。
  
      还有云隐村。
  
      如今只剩下了一只尾兽的他们,就算是没有舍人提醒,他们也会保护八尾人柱力奇拉比。
  
      自从第三次忍界大战中,第四代雷影的父亲第三代雷影战死后,艾就非常担心自己所重视的人再次离自己而去,所以他早早地就已经将奇拉比禁足,关在了能移动的龟岛上。
  
      雾隐村的三尾矶抚是目前为止唯一死亡的尾兽,而它的死亡,也算是给舍人争取了一定时间。
  
      至于说六尾人柱力泡沫,一直就被舍人所掌控着的枸橘矢仓带在身边,短时间内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其余的就是砂隐村的一尾,木叶的二尾与九尾。
  
      唯一让他想要寻找位置的,是七尾重明。
  
      舍人可不只是动用了根部的力量,还有忍猫的力量,还有霞组织的力量,都在寻找七尾人柱力上,用了不小的力气。
  
      同时,舍人还盯上了晓组织。
  
      命令这些被他派出去的人,只要锁定晓组织的位置,就第一时间汇报,他会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并且他也将自己的的好友波风水门也给派了出去,任务就是寻找晓组织的成员,一旦遇到身穿黑底红云袍的人,不要犹豫,就地格杀。
  
      以波风水门的实力,面对晓组织如今的任何一个人,应该是都不会有太多危险,就算是打不过,以飞雷神之术的能力,逃跑也是不成问题。
  
      而波风水门也是目前整个木叶中,舍人唯一放心能派出去对抗晓组织的人。
  
      除了这些安排,还有一件让舍人感到比较开心的。
  
      那就是自来也不负使命地终于是将纲手带了回来。
  
      尽管不是清醒着回来的
  
      而是一副烂醉如泥的模样。
  
      当然了,自来也本人也不是很清醒,而且两人也不是走着回来的,而是被两只蛤蟆给背回来的。
  
      没错,两人都是一副烂醉如泥的模样。
  
      为了完成舍人的任务,自来也从忍界的某处赌场中找到大肥羊纲手,以请她喝酒之名与之斗酒,结果最后的结局就是两人都喝醉了,不省人事。
  
      不过自来也早有准备,让两只蛤蟆将他们背了回来。
  
      当然了,与之一起的,还有那负责照顾纲手的静音。
  
      现如今的静音,也从当初那个看起来单纯到随时都能卖掉的小姑娘模样,成长为如今一副亭亭玉立的模样。
  
      至于说纲手醒来后还会不会走。
  
      既然舍人让自来也将他带回来了,那么就肯定不会再让她离开了,大不了就让自来也被纲手打一顿。
  
      至此,随着纲手的回归,整个木叶的实力也达到了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