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木叶养猫人 > 第三百三十章 天碍震星

第三百三十章 天碍震星


  热门推荐:
  第一时间听到舍人话的忍者们,都以为他在讲笑话。
  看着他满脸笑容的模样,也的确像是在讲笑话。
  可是渐渐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却在告诉他们,这显然不是一个可以讲笑话的时间段。
  并且大野木等人难看的脸色无疑也说明了这件事。
  紧接着,众人才感觉脑中一阵轰鸣。
  木叶火影要在这一刻挑战除木叶外的四大隐村?
  以绝对的力量换来绝对的和平,这难道不是晓组织,不是宇智波斑的做法?
  的确,这听起来是和晓组织的宗旨有点类似,甚至于,晓组织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几只尾兽,此刻也都成为了舍人的囊中之物。
  宇智波斑完全复活,他就失去了秽土转生后的那双冒牌的轮回眼,而此时两只轮回眼都在舍人手中,没有人能和他抢夺十尾的控制权,除非是六道仙人复生。
  本来舍人召集了这么多人,也只是为了对付可能会出现的白绝大军。
  只是带土等人的行动速度比他想象中的慢很多,他们才将将完成尾兽查克拉的注入,都没有多少时间来召唤这些白绝大军。
  直接控制了十尾后的舍人,忽然就觉得的,现在貌似对自己来说也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他本来就有着要通过武力统一整个忍界的想法,只是因为晓组织的计划,因为可能会复活且难以对抗的宇智波斑而搁浅了。
  现在,各大隐村的大部分战斗力,各个高层都已经集中到了这里。
  只要将他们全部解决,那么就一劳永逸,不用再一家一家打过去了,直接完成忍界的统一。
  至于说,那些小隐村。
  连五大隐村都统一了,它们这些本来就是靠着依附大隐村,通过大隐村彼此之间矛盾才能勉强求生的小隐村,哪里还有它们的生存空间。
  而各个国家的大名。
  在拥有特殊能力的忍者面前,大名本身就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舍人可不是土生土长的忍者世界居民,他的思想不会那么老旧,追求什么正统。
  听话就留下他们乖乖做几只生活在囚笼中无忧无虑的宠物,不听话就干脆直接改革掉这种大名制度,将忍者的地位拔到最高。
  随着他这句话说出的短暂沉默后,此时处于他对立面的忍者大军中,立刻就爆发出惊天动地轰鸣声。
  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
  认为他太膨胀,认为他太嚣张,认为他目中无人等等。
  而此时处于他后方的木叶忍者大军中,经过短暂的慌乱后,尽管依旧不明白舍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声望,木叶报社日复一日的每天洗脑,他们已经能做到完全跟着舍人的命令走。
  就算是自来也他们三人,自来也不认同舍人的做法,只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做。
  难道当着这么多木叶忍者的面,当着整个忍界的面,公然反驳他们的火影?
  或者干脆就是叛村离开?
  这都不是他心中的最佳选择,并且他也知道,如果真的打起来,木叶损失不会小,而他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损失出现无动于衷。
  就算是要离开木叶,也要等到这次战斗结束后。
  和自来也抱着相同想法的人可能没有,不过和他一样不理解舍人做法的却是有很多。
  而此时最尴尬的,无疑是距离木叶军队不远处的雾隐村忍者大军。
  他们此时也是茫然的。
  理智告诉他们,不能就这样顺从木叶,顺从木叶的行为,可是看着他们的水影,那么在雾隐村拥有绝对地位和权利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他双手抱胸不为所动的模样,让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做。
  舍人给枸橘矢仓的任务很简单,或者说给这些雾忍的任务很简单。
  在旁边看戏。
  等到尘埃落定,他有的是能力和手段将整个雾隐村收服。
  至于说那些反抗者,更简单,以武力强压就可以。
  不知道为什么,当实力越来越强后,舍人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那种用武力干脆直接地解决问题的手段。
  或许是因为这种方式更加简单吧。
  所以说,武力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在忍者世界这种武力至上的世界中。
  大野木面色阴沉,罗砂和艾的脸色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两人代表砂隐村以及云隐村走上前来。
  三人隐约形成了一种联手的局势。
  此时,艾和大野木勉强放下了彼此心中的敌视和成见,面对气势有些咄咄逼人的舍人。
  “考虑得怎么样?
  放心,我真正所需要的,只是统一,而不是流血事件,所以只要你们的回答让我满意,并不会出现你们想象中的那些事情。”
  “四代火影,我承诺你的实力很强,可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玩火自焚?”
  大野木的眼神越发锐利,尽管他年龄越发老迈,可他依旧不觉自己是最弱的那一个。
  石头,是不会老去的。
  它只有两种结果,一种就是将敌人击败,一种就是自身化作粉碎。
  闻言,舍人轻轻揉搓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也是,这么贸然就让你们做出选择,的确是有些不太对。
  毕竟你们不知道现在的我处于何种实力层次。
  既然如此....虽然可能有些浪费,但还是让你们先感受一下我们之间的差距好了。”
  此时的舍人有这样的底气,就算是被誉为忍界之神的千手柱间此刻真的复活,他也有信心能将对方按在地上摩擦,没看见身后的宇智波斑在接受刺激的同时,都没有贸然地对舍人出手吗?
  他的须佐能乎的确强,可是没有了轮回眼,须佐能乎无法达到完全状态。
  别说是和舍人战斗了,就连他脚下的那只不完全的十尾,也不一定能战胜。
  轻轻点了点脚,身下的十尾略微有所动作。
  唯一的那只眼睛轻微转动,张开嘴巴,于嘴巴外形成了一枚暗红色的圆球,并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飞速扩张,形成一枚巨大的暗红色查克拉能量团,也就是尾兽玉。
  只不过这是十尾的尾兽玉。
  “虽然查克拉不够,没有达到最佳状态,不过毕竟是十尾的尾兽玉,也不是一般存在所能抗衡的。”
  近距离地感受着此时十尾所酝酿的巨大尾兽玉,大野木三人的眼中或多或少地流露出震惊。
  尾兽玉他们见过,可是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尾兽玉。
  理智告诉他们,这么一枚尾兽玉,绝对不是人所能抗衡的。
  可同样的,他们也清楚,这么一枚尾兽玉下去,他们后方那密集的忍者大军,只要被击中,绝对会在刹那间化作齑粉。
  这已经完全超越了忍者的能力范畴。
  并不给他们过多的思考时间,这巨大的尾兽玉脱离十尾,朝着正前方猛然轰出,所过之处,硬生生的犁出一道巨大的沟壑,不论是个中砂石还是岩堆,顷刻间也全都消失不见。
  在场的所有忍者都惊骇地看着这枚巨大的尾兽玉,不管是后方的木叶忍者、雾忍还是此时需要直面它的岩忍、砂忍和云忍。
  轰!!!
  伴随着两的冷汗滑落,不少心理素质相对没有那么强的忍者跌落在地上。
  双手撑在地上,瞪大着眼睛,剧烈地喘息着。
  他们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感受过死亡。
  尾兽玉并没有命中他们,因为舍人的控制,十尾的尾兽玉恰到好处地掠过他们,击中了远处,那只能隐约看清样貌的巨大山峰,那是雷之国内有名的巨大山峰。
  当爆炸声消失,混沌的灰尘归复平静。
  咕咚...
  巨大的山峰好似凭空消失一般,只剩下了一个好似被拦腰斩断的平台。
  舍人将手化掌停放在自己的双眼之上,眺望着远方,“哎呀,好像打偏了,本来目标应该是云隐村所在的那处群山的。”
  听着他的话,四代雷影艾的身体猛地绷紧,轻轻地颤抖着,两只铜铃一样巨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轻描淡写的舍人。
  他敢保证,刚才的那一枚尾兽玉要是真的轰在云隐村所在的群山中,别的不敢说,至少会有一半的云隐村被摧毁,甚至更多。
  “啧啧,这家伙可是还没有进化完全,不知道完全进化后,能攻击到多远的距离呢?”舍人的话中若有所指,给了大野木三人巨大的压力。
  这样的力量,居然还是没有完全进化前的力量?
  这是何等恐怖的伟力?
  不自觉的,三人的心中几乎同时一颤。
  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这样的力量,他们真的能阻拦住吗?
  这一次是舍人故意打偏了,下一次,恐怕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好运”。
  不只是他们,刚才差点直面这次尾兽玉的三大隐村的忍者们,也都是有着样的想法。
  “尽管一直使用别人的东西会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但没办法,谁让整个忍界仅此一对呢?”
  舍人的左手在自己的左眼轻轻一抹,将原本属于宇智波带土的万花筒写轮眼取下,将那只从长门眼中夺得的轮回眼嵌入眼眶中。
  也就是黑绝和宇智波带土需要长门的力量来驱使轮回眼,驱使外道魔像加快吸收尾兽之力,同时如果长门反抗强烈,黑绝也无法控制他的身体,否则要是早点用轮回天生之术复活宇智波斑。
  让他能使用自己的一只轮回眼,能将轮回眼的真正能力“轮墓·边狱”使用出来,舍人可能就没那么容易控制十尾,也没那么顺利将事情推进到现在这一步。
  拥有两只轮回眼后,舍人再一次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
  原本他体内有着阴属性和阳属性,已经形成森罗万象,只是这两种属性泾渭分明,只是名义上的森罗万象。
  可当他两只眼睛都变成轮回眼后,这两股力量才像是真正地融合成了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点像是色人曾经记忆中的阴阳两仪。
  远处的宇智波斑若有所感,及时没有眼睛,他也能隐约感觉到舍人身上的变化。
  当年他刚刚觉醒轮回眼时,因为身体已经彻底老去,体内的阳属性和阴属性相差甚远,所以他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变化。
  只感觉此时的舍人好像是上升到了一种新的高度。
  而当舍人缓缓睁开眼睛时,所看到的却不再是之前的场景。
  整个人处于一片灰蒙蒙的地带,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被这些灰雾所笼罩着,脚下则是一汪泉水,深处好似透露出点点浅黄色的光晕,将周围的灰色雾气也映照成了些许浅黄色。
  一个老者此刻正盘坐在湖面上,头上长有两只犄角,身穿白衣大褂,胸口前有着六个黑色勾玉状的图案,双膝之上横放着一根与此时舍人手中的黑色锡杖非常类似的权杖。
  仅仅只是一眼,舍人就认出来了,这个老者正是传说中的六道仙人,也就是舍人口中的大筒木羽衣,忍者,或者说忍宗的创造者,忍者世界的缔造者。
  缓缓睁开两只眼睛,双眼之中的轮回眼显得既深邃又带着些许惊讶。
  “果然这个世界中还残留着六道仙人的查克拉,为的就是防备可能会复活的大筒木辉夜吧。
  一个儿子这么算计自己的母亲,也真的是难为他了。”舍人心中略微感叹了一句。
  就在他感叹的同时,六道仙人也缓缓开口,“我并不是在算计自己的母亲,只是她的一些观点和做法我不能认同,为了这个世界更好的发展,所以才不得不留下后手。”
  仿佛是看穿了舍人心中的想法,六道仙人缓缓开口,看向舍人的眼中带着些许审视。
  “抱歉,我没有任何恶意。”
  自己的想法被看穿,舍人倒是没有太多惊讶,只是礼貌性地说了声抱歉。
  此时的六道仙人就像是原著中鸣人触发了身上九尾的封印后,出现的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一样,只是达到一定的条件后,所触发了对方存储在这个世界中的查克拉。
  并没有多少战斗力,只是拥有一些神奇的力量。
  六道仙人摇摇头,“没关系,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着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一部分,来自异世界的少年。
  不过你体内也同样蕴含着我的两个孩子阿修罗以及因陀罗的力量...”
  来自异世界的少年吗?
  舍人点点头。
  “你能碰到我,说明你已经触碰到了这最本源的力量,本来是给两个能拯救这个世界少年所准备的力量,可现在看来,母亲最后复活的可能,好像已经被你掐断。”六道仙人略微有些感慨。
  对于他的母亲大筒木辉夜,其实他打从心底尊敬和爱戴着的,只是大筒木辉夜的一些做法实在是让他无法接受,也会和他的兄弟大筒木羽村一起将之封印。
  大筒木羽村希望在月球上陪伴辉夜的封印,也同样如此。
  “所以,你所留下的这些力量已经没有作用了,不如就给我吧。”舍人直接道。
  四只轮回眼对视着。
  “少年,你有着太过强大的野心,这对你并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
  沉默良久后,六道仙人开口劝说着,只是才说到一半,就被舍人打断。
  “逝去的人就不要在这个世界过多逗留了,你的母亲做法的确不对,但你的两个孩子演变成现在这样,你的责任同样不可推卸。
  维持了千年的的阿修罗与因陀罗之争,就从我这里结束。
  我会给这个忍界带新的开始!”
  闻言,六道仙人再次沉默。
  “唉...”
  最后化作轻叹,人影一阵模糊,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妙木山的大蛤蟆仙人蛤蟆丸,紧闭着双眼沉睡中的它,忽然睁开眼睛,抬头眺望天空,“再见了...兄弟...”
  在那神秘的迷雾中滞留了一段时间的,而在忍界中仅仅只是几秒钟。
  舍人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两只手腕。
  右手是一个散发着些许金光的太阳,左手则是散发着淡淡荧光的月亮。
  轻轻握了握拳头,这股力量...
  而在别人眼中,舍人换了一只眼睛后,一睁一闭间,身体居然也出现了变化。
  原本的火影御神袍此时也变了,胸口前有着六个黑色勾玉状的图案,背部也有三排勾玉,每行三颗勾玉,一共九颗。
  额头处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护额一样的白色护额,其上有一大一小两个尖锐的白色尖角。
  手中抓着黑色金属锡杖,背后的求道玉变成了八枚,形成一个圆形悬浮在背后。
  六道仙人模式!
  此时的舍人可以自信地说,都是垃圾!没有针对谁,在场的全是垃圾!
  看向大野木三人。
  在他们三人的眼中,如今的舍人仿佛一下子换了一个人,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居然没有给他们任何不适的感觉,仿佛他就是应该用这种眼神看向他们才对。
  这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让他们错愕。
  “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
  将手中的黑色锡杖轻轻在十尾头顶一点。
  “天碍震星!”
  蓦然的,下方的忍者们就感觉自己头顶出现了一大团阴影,遮挡住了原本应该照耀大地的视线。
  所有人几乎都是下意识地抬头朝着天空看去。
  “这真的是忍术吗?”
  当他们看到天空的模样后,一个个地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不少人直接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上。
  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巨大的岩石陨星穿过云层,从空中径直落下。
  这种量级的攻击,给他们带来的震撼比刚才的十尾尾兽玉更加恐怖。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