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塑明之师 > 第五十五章 初露头角 下

第五十五章 初露头角 下


  “这风险的确很大,可家师与咱,也没有想让李前辈出头的意思,就是像你借一些人手,借些弓弩而已。”朱元璋随即又说道。
  “你要多少人手?”李钢问,
  “二十个。”朱元璋伸出两根手指说道。
  “二十个?衡家的家丁护院都不止这个数目,不知我这二十个人能起多大的作用?”李钢有些疑惑。
  “这个咱们自有办法,这件事呢,李前辈知道得越少,对你越好,若你愿意借人,也最好偷偷的借。”朱元璋说。
  能够和自己撇开关系,当然是最好的,到时候要是高凡做出了什么得罪衡家的事,自己也可以装作毫不知情,若是真能趁此机会板倒衡家,自己也算是卖了高凡一个人情,于是李钢便说,“二十个人没问题,可这弓弩……弓箭倒是有,不瞒你们说,弩我自己也没多少,这都是朝廷有数的……”
  “没关系,没弩也行,弓的话五副没关系吧?”朱元璋又说。
  “没问题,你们什么时候要人和弓?”李钢也是个爽快人,立马答应了下来。
  “越快越好。”朱元璋答道。
  “那我现在回营,命人把人送来。”李钢也是个急性子,说着就马上站了起身。
  “等等,人的话,咱们可以自己选吗?”朱元璋叫住了准备走的李钢。
  “自己选?”李钢有些为难,可又想着反正这盟都结了,一不做二不休,送佛送到西,便说,“好,你们什么时候来选人。”
  “如果方便,不如咱们现在就去?”随即,朱元璋也站了起身。
  正当一行人准备出门,田掌柜说话了,“那我……该做点什么?”没办法,这贼船都上了,这些话自己全都听了去,再想往外摘是不可能了。
  “若是田掌柜愿意,后续咱们缺银子的话,还希望田掌柜可以帮衬一把。”朱元璋对着田掌柜抱了抱拳。
  “银子没问题,我能拿得出来的,一定给。”田掌柜也拍了拍胸脯。
  “好,那咱们就先去选人。”朱元璋说完,就准备往外走,突然想起自己师父一句话还没说,又低下了头,对高凡说道,“师父,咱们现在就去,您觉得如何?”
  “终于想起我来了啊!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师父呢!”高凡这才气呼呼的起身,一巴掌拍在了朱元璋的头上。
  “徒儿知错。”朱元璋也不躲,就站在那里任由高凡打。
  只见朱元璋虽是低着头,可腰却是挺得笔直,声音虽是谦卑,面上的表情却是不卑不亢,高凡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天呐,我在干啥,这可是未来的明太祖啊,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的明太祖啊。”
  想到此,高凡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算了算了,你也是急着为为师分忧。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了,选人什么的,你去就好,我就不去了,你办事,为师是很放心的。”
  待到朱元璋告辞离去之后,高凡才是松了一口气,突觉得腿一软,一屁股坐回在凳子上。
  “高公子,我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一旁的田掌柜突然说道。
  “哎呀,你们总是婆婆妈妈的,有什么话,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你都这样说了,我难道让你别说吗?”高凡气没撒在朱元璋身上,见田掌柜自己伸了过来,便都使在了他身上。
  “那我就说了,我这辈子开这个客栈,不说见多识广,也算是阅人无数,你这徒儿,绝非常人啊。”田掌柜说道。
  这已经是高凡听到第三个人这样评价朱元璋了,高凡不由有些好奇,“他除了长得丑了一点之外,还有啥不同寻常之处的?”
  “高公子,话可不能这么说,人不可貌相,何况,这种长相,不叫丑,叫天生异象,从面相学来讲,这种面相的人,要么是大奸大恶之人,要么就是……”说到此,田掌柜捋了捋须。
  “要么是什么?你说话能不大喘气吗?”高凡有些不耐烦。
  “我不敢说,不过此子绝非常人,绝不会是愿意屈居人之下的,我有一句忠告给高公子,以后,对你这徒弟好一些吧。”田掌柜说完,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若是高公子需要钱,尽管来找我,四方居的新店马上也要开始营业了,以后我就长期呆在新店,你来找我也方便。”
  “哦,好吧,那你去忙吧,我也回去了。”高凡说完便出了四方居,上了自家的马车。
  马车上,高凡一直在想着田永岚的话,“我是不是太高估了古人对师父的尊重程度?也是啊,古人虽说都视自己师父为亲爹,可也不乏有弑父之人,何况,我只是一个师父,也不是真的亲爹,看来以后对朱重八要客气一点,不能动不动打人脑袋了。”想到此,高凡又打了个冷战。
  这几天床垫厂的事也与自己无关了,许多便整日呆在家里料理家中事务,而家中事务本身就没什么,就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了。
  高凡到了家,便看到正坐在厅堂椅子上撑着手打瞌睡的许多,“咋了?昨晚没睡好吗?”
  听到这话的许多立刻睁开了双眼,随即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小的该死!小的失职!请少爷责罚!”虽说自家少爷平日里脾气也不差,可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许多也看出自家少爷心情很不好,这要是迁怒在自己身上……
  高凡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顺手拿起茶盏喝了一杯茶,“好了好了,起来吧,不就打个瞌睡吗?晚上没啥事你就早些休息,家中的事交给别人便好。”
  听到高凡这样说,许多也送了口气,忙是起身端起茶壶,“少爷,茶凉了,小的去给少爷换一壶。”
  “不用了不用了,我就喝一口解个渴,来,你过来坐下。”高凡指了指刚才许多坐着打瞌睡的位置。
  “小的不敢。”许多端着茶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叫你坐你就坐,你是不是非要我骂你两句你才听话?”高凡声音提高了几分。
  许多忙是战战兢兢的坐下,“少爷有何吩咐?”
  “关柴房那人,怎么样了?”高凡又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说道。
  “回少爷,还活着,就是精神不太好,估计是血流多了,再这样下去,估计也活不了几日了,要不要请个大夫给他瞧瞧?”许多问道。
  “请大夫不花钱吗?少爷我现在是家徒四壁,都快破产了,还给他请大夫?走,随我一同去看看。”高凡说着放下了茶盏,起身往柴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