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噩梦之血 > 猎人梦境

  杰再次醒来从病床上爬起来,却记不起来任何事,环顾四周,杰了解到自己身在一个治疗机构,四周都是输血器材,杰感到十分疑惑,翻看着周围的一切,突然杰发现了门边沙发上的一封信,信上用潦草的笔迹写着:寻找苍白之血,以超越狩猎。
  房间里有的两扇门,房间深处的一扇是锁死的,杰推开了通向一层的门,血红的夕阳透过对面的窗户照进诊所,一切显得那么荒凉。“哒,哒,哒”,木质的楼梯发出了沉重的脚步声,杰感到周围很寂静,似乎偌大的诊所只有他一个人,杰准备去外面看看有没有城镇的居民,可以问问自己从哪里来的,杰转过一个走廊准备出诊所时,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一墙之隔的房间里传来了野兽的阵阵低吼,杰好奇的探过头去,没想到看到的场景让他瞬间额头上渗出了一层汗珠,一只巨大的狼人正在啃食着医生的尸体,狼人体型有两张病床大小,杰小心翼翼的准备离开,缓缓地抬起左脚希望不要被它发现,但是人越是紧张越容易出错,杰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输血瓶,狼人的耳朵迅速竖了起来,转过头来血红的双眼看着前方,杰吓得一动不动,终于狼人转过头继续大快朵颐,杰长舒了一口气,迅速从诊所逃了出去。
  杰心中疑惑,诊所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怪物,杰走在亚楠的街道上突然远处的大桥上响起了一声野兽的鸣叫,杰向着远处的大桥看了一眼,决定先去看看是向着亚楠中心的大桥走去,仿佛那里有什么在吸引着他。
  远远的杰看到了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支火把,杰兴奋地跑过去想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然而那个拿着火把的人却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火把一边叫喊着“离我远点!”杰向后跳跃回避火把,杰发现自己跳出了很远仿佛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杰疑惑“难道是输血的原因吗”,这时那个拿着火把的人突然从身后取出一把斧头冲回来,向着杰的脑门砍去,杰迅速回避过去,斧头擦着杰的兜帽砍下,杰抬腿一蹬居然将那个人踹飞出去撞翻了街道边的油桶。细看发现街道的周围堆积着很多的油桶,好像是在焚烧一些东西似的,杰隐约闻到一些烧焦味。
  杰发现亚楠的这些居民攻击性很强,不管看见什么都一律发动攻击,这些手持武器的亚楠居民杀死对方之后会使用街边的油桶焚烧尸体。杰四处躲避街上游荡的人群,寻找通往大桥的路,慢慢的大桥已经在杰的头顶上了,大桥隔壁楼顶有一户人家亮着灯,杰通过外墙梯子到达了顶楼。
  杰敲了敲窗户,问道“有人吗?”“咳咳,你是外乡人吗”,杰见他好像身患重病,询问道“你身体不舒服吗,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诊所,不过好像没有人”,“啊,你不需要太关心我,我得的是不治之症,咳咳,但是这座小镇给了我希望,他们奇怪的血液为我赢得了时间,我很幸运,没有被怪兽的瘟疫所伤,咳咳,我还可以以人类的身份死去”,“人类的身份是什么意思,怪兽瘟疫是什么意思?”,屋里的那个男人虚弱中带着惊讶“你不知道吗,今晚是猎杀之夜,咳咳,今晚亚楠的居民会走上街道寻猎一切不在屋内的生物”,“我恐怕帮不了你什么了,不过我房子前有一盏灯,它能够沟通古老猎人的梦境,你只需要点亮它”,“谢谢你,我还会回来的!”
  杰点亮了屋子前的小灯,一群之前在病床上出现的小鬼从灯柱下爬了出来。杰从灯前消失了......
  杰醒来时来到了一个小小的庭院,庭院草坪开满了白色的花,庭院的铁门前的木牌上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