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四章 真有人跳河

第四章 真有人跳河


  清风拂过,柳絮生烟,睢园县的景色也甚是迷人。南茗笙和白云遏从下临县回来之后,就各自忙活自己的生意去。此时天边显出一抹白光,睢园县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南茗笙经过一番洗漱之后,穿上红色长衣就出了门。穿过几条街道,南茗笙红色长衣随风飘荡,倒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他的面容很俊秀,再加上一头的长发和红色的长衣,从远处看,要是不注意的话,还会把他认成一个古风打扮女孩子,因为这个也闹出了不少的笑话。后来大家都熟悉了,也就习惯了,不过还是被他的打扮给吸引住了。也有人问过他为啥都是这一身打扮,他只是说喜欢这身衣服,而究竟为什么喜欢,就没有人知道了,或许就连南茗笙自己都不知道。
  穿过了几个街口,南茗笙向着河岸走去。那里有不少算卦的老先生,南茗笙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到这里走走,和这些老先生学一学相术方面的知识。不过他好像是高估了自己,尽管他觉得自己在学习道术方面还是有点天赋的。不过自从他和这些老先生学习相术之后,是彻底放下了精通相术的念头,就连那些老先生都说了,你呀就是这个命,你要是啥都有天赋了还要我们这些老家伙干嘛。这话说的也对,人无完人嘛,一个人也不可能什么都会。不过就是这样,南茗笙经过几年的努力,知道一点皮毛的知识还是不成问题的,只是要他凭着这些知识就能够给别人算卦,还是有些为难他了。
  很快南茗笙就来到了河岸,见到已经有几算命先生在那里摆摊,南茗笙上前打了招呼。
  “川泽先生,您老够早的呀!”
  被南茗笙称呼为川泽先生的人,看上去已经六十几岁,苍白的头发,再加上那一绺的胡子,戴着一副黑色的圆框眼镜,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有道行的先生。刚才南茗笙是从他的侧面过来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这时听到了说话的声音,才转过头来,说道:
  “是南茗先生啊,你来了,正好有个事跟你说呢!”
  南茗笙听了就是一愣,不知道这老先生能有什么事,当即问道:
  “川泽先生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南茗先生啊,你不是对捉鬼擅长嘛,有个活你接不接?”
  听了川泽先生的话,南茗笙有些调笑地说着:
  “哦!川泽先生这么说,莫不是您家里闹鬼了?”
  “咳,你个臭小子,不是我家,你往那看,就是那个人找捉鬼的先生,一大早就来了。我们几个老家伙卜卦算命看风水还能应付,不过对于捉鬼驱邪这样的事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就等着你过来看看了!”
  南茗笙顺着川泽先生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一个四十几岁的男子,正在和另外一个算命的先生攀谈着什么。南茗笙和他的关系也不错,那人姓赵,比川泽先生稍微年轻一些,不过也和川泽先生一样戴着个黑色的圆框眼镜,好像这黑色圆框眼镜是他们这一行的标配一样,另外的几个算命先生也都戴着。这时候那个赵先生也看到了南茗笙,朝着南茗笙的方向指了指。随后那男子和赵先生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小跑着向着南茗笙和川泽先生的位置过来。等他跑到了近前,先是对着川泽先生欠了一下身子,打了一个招呼,这才说道:
  “川泽先生,这位就是您说的南茗先生吧!”
  南茗笙稍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脸色有些苍白,眼睛有些红肿,显然是昨夜没有睡好。听到那人说话了,这才回道:
  “我就是,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嘿!啥先生不先生的,在下姓文,这次过来呢,是有件事情要麻烦一下南茗先生,就是不知道好方不方便?”
  “哦?文老板遇到什么事了,这样苦恼?”
  “这事就是孩子没娘说来话长了!”听了鱼庄文老板的讲述,南茗笙也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就在五天前的下午,文老板和往常一样在自己的鱼庄里巡视。要说这文老板还真是有能力,自己花钱在一个河道上建了一道拦水坝,水里养着鱼,河岸开着酒楼,也算是有一番作为了。文老板沿着河道边走着,就看到对岸有个人从山里向着山下跑了,因为距离有点远,文老板并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面貌,就看到那人的长发在肩上披着,身上穿着大红的衣服,全身上下就像在水里泡过一样,湿漉漉的。文老板心想山上也没有水,这人怎么弄的一身湿漉漉的,当即睁大了眼睛仔细看去。这时候那人也跑到了河岸边,这下文老板看得仔细,那人身上穿的衣服有点不像是活人穿的,倒像是死人穿的寿衣。这一下给他下了一个激灵,擦了擦眼睛再看去,就发现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河里传来一道道涟漪。跳河里去了?想到这里,文老板‘嗷’的一声就跑回了自己的鱼庄酒楼,叫了店员报警,自己带着另外几个店员就驾驶着船,向着那个人跳河的地方开去。文老板虽然已经是四十几岁的年纪,不过他从小就在河里长大的,水性非常好,就让那几个店员在船上等着,他一个猛子就跳了下去。约摸过去了两三分钟,文老板才从水里冒出头来。
  “真是奇了怪了,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说完了这句话,文老板就又下去了。来来回回也有了十几趟,文老板才回到了船上。
  “这事可真邪啊!下面我都摸遍了,连根毛都没看见!”
  说着,几个人就驾驶着船回到了酒楼。这时候警察也到了,文老板把情况说了一遍,警察也是暗暗咋舌,不过还是派了专业的潜水员下去搜索。时间浅浅流逝,眼看着天都黑了,下水的搜救人员也没发现什么线索,带队的一个男子当即就安排收队。
  “文老板,河底下我们的人可都搜遍了,没发现什么线索,你是不是报假警,提高你酒楼的热度呀!”
  这话说的文老板哑口无言,自己确实看到有人跳河,就说道:
  “不是,真有人跳河,真的,我真看见她跳下去了!”“哼!我告诉你,我们的警力是非常紧张的,还有很多案子要处理,要是被我发现你报假警,有你好看的!收队!”
  这下文老板是真的愣住了,没有这个道理呀,怎么会没有找到呢?难道她就是下河洗澡,自己又爬上岸了?想到这里,文老板就摇了摇头,又想了一会还是没有想通,也就不想了,忙其他的事情去了,很快这件事也被他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