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五章 要人命的事

第五章 要人命的事


  身后的河水浅浅流过,文老板说的唾沫星子横飞,趁着他喝水的空隙,南茗笙就问道:
  “听你这么一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文老板喝好了水,就继续说道:
  “南茗先生您别急嘛!刚才就是个前奏!”
  说着,文老板的脸上还露出一丝恐惧的神情。原来,自从搜索没有结果之后,文老板自己也忘了这件事。不过就在两天前,文老板再一次来到河道查看,就发现有很多的鱼都翻了白肚子,这给文老板心疼的。就叫来几个店员把这些鱼给捞上来,可是太他们越捞越觉得不对劲,这些鱼就好像鱼干一样,瘪瘪的,完全没有刚刚死去的鱼的模样,而且摸上去感觉很硬,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文老板拿起一条刚刚捞上来的鱼,把鱼肚子划开,顿时就流出黑色的黏稠液体,还伴随着一股股让人恶心的腥臭味,有一个店员当场没忍住就吐了出来,另外几个人也是直犯恶心,在一旁干呕。文老板看这情况,当下那也是急了,他就想搞清楚这些鱼是怎么死的,于是就一直在河边守着。就在昨天夜里,一阵异常的响动把文老板给吵醒了。文老板醒来往河里看去,就看到水里冒着很多的气泡,还有很多鱼从底下翻腾着跳出水面。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有着月光的照射,再加上一个大型手电的亮度,文老板看得清楚,水里有一团东西正在追赶着鱼群。而那一团东西看着像是一个人,这一下文老板就想起了几天前的事情。
  “难不成是闹鬼了?”心里这么嘀咕着,文老板强忍着心里的恐惧,仔细地看着水里的变化。就见鱼群被追得到处乱窜,拼命地快速游走,可惜还是没有那个东西快,一条又一条鱼被吸成了鱼干,漂在水面上。此时文老板的冷汗已经把他的衣服浸透了,两条腿都在打摆子。当下他‘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给自己提了提胆气,快速向着酒楼的方向跑去。边跑还边哆嗦,摔了几个跟头之后才回到了房间。他把留在店里的几个人都叫了起来,几个人又奓着胆子来到了水库边。不过这一次却没有看见什么异常的情况,那几个店员都说是文老板出现幻觉了,让他赶紧回去睡觉。就这样,文老板不情不愿的也回去睡觉去了,可是他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安排了一下店里的工作,自己一个人就开着车进了城,托了几个朋友打听,这才找到河边来,就想找个高人去看看。
  听着文老板终于把事情说完了,南茗笙就说着:
  “文老板,你哆嗦啥?那东西又没掐你脖子!”
  听了这话,文老板心想也是,哆嗦的手稍微安定了下来。这时候南茗笙又接着说道:
  “文老板,你这事呢,我可以去看看,只是事成之后!”
  说着话,南茗笙就举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相互搓了搓。文老板也明白南茗笙的意思,就说道:
  “这个是自然了!”
  说着话,远处就有一个胖子向着南茗笙的位置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着:
  “南茗笙,终于找到你小子了!”
  随后就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南茗笙的面前,等着把气喘匀了,才说道:
  “快跟我走,出大事了!”
  说着话,那胖子就拉着南茗笙的衣袖要走。可是南茗笙向着哪里能走,用手弹开了那只胖嘟嘟地手,就说道:
  “不是我说,白云遏,白胖子,有话咱们能好好说吗,这样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见南茗笙不肯走,那白胖子也反应了过来,先是跟算命的川泽先生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对着南茗笙说道:
  “怎么,你又接到活了?”
  “哎呀,借你胖子的吉言,我也想休息呀,只是今天我不得不开张!”
  “欸,别呀,我这事吧,挺急的,再不处理就要出人命了!”
  “哦!那你先说说是什么事?”
  当即南茗笙让文老板先等等,听听白胖子到底要说的什么事!
  就在五天前,白胖子给一户人家的祖坟迁坟,本来一切都进行得挺顺利的。就等着棺材挖出来,抬到新的墓穴埋下去,事情也就完了。不过等到棺材挖出来,天空就发生了异变,一朵朵乌云在头顶聚集,还吹起了大风。白胖子眼看着这情况就知道要坏事了,就叫那几个干活的人动作麻利点,赶快起棺迁葬。很快那几个人就弄好了,随着白胖子的一声令下,几个人开始使劲地抬起来,可是那棺材竟然沉的异常,四个年轻的大汉竟然只是把棺材抬起来几分,根本走不了。眼见着这情况,又加进去几个人,这才能把棺材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着。不过还没走几步呢,天上一道旱天雷打过,有一个人直接就跪倒在地,口吐白沫,晕了过去。那棺材也因为少了一个人抬,失去了平衡,直接就哗啦一声落在了地上,就听到吱吖一声,棺材都快散了架,一股股腥臭的黑色液体就从摔的裂缝里流了出来。那股气味直让人恶心,有几个人熬不住这个味道,直接就把早饭吐了个干净。白胖子强忍着恶心上前查看,不过他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当下对于棺材里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就打开了棺材。棺材板一打开,刚才那一股气味更加的强烈。就见满棺材都是那种黑色的液体。这时候刚才抬棺材的一个人就骂道:“我就说嘛,这一棺材的水,能不沉吗?”
  另外几个人也说着:
  “咱们把这些水给弄干净了再抬,这也太沉了!”
  那些人见白胖子也没反对,就四下找东西把棺材里的液体给弄掉。过了好大一会儿,棺材里的液体都被弄干净了,不过众人也都惊呆了。那棺材里躺着的是一具女尸,女尸的面容红润,就好像是一个熟睡的少女,身上穿着一件大红的寿衣。不过很奇怪的是,那些黑色的液体满棺材都是,那女尸的身上却没有沾染一丝,不禁让看到这一幕的人诧异。白胖子见了棺材里的是一具女尸,背后也是一凉就一把饭店拽住要迁坟的刘老汉骂道:
  “你不是说这是你爷爷的坟吗?怎么现在变成了一具女尸?”
  那个被白胖子拽住的刘老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来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怪风吹了起来,顿时飞沙走石,逼得人都没有办法睁开眼睛,人也被风吹得站不起来。白胖子大喊了一声。
  “快,找东西抓住!”
  喊完了,白胖子自己也找了一棵树死死地抱着。就在这股怪风刚刚吹起来的时候,白胖子就察觉到有一股很强的阴气袭来,心想着这一次是完了,还没看见是什么东西呢,稀里糊涂的就死了。不过那股阴气只是停留了片刻之后就离开,随后怪风也停了下来。等着白胖子睁开眼睛,就看到有几个人被吹到了几米开外。见没有了其他的情况,白胖子这才松开抱着一棵树的手。走到棺材边查看情况,他却发现棺材里已经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女尸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