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六章 意外的收获

第六章 意外的收获


  等着过了一会儿,众人也都缓了过来,都围过来看看情况。看着眼前的空棺材,众人都是傻了眼,弄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候,那刘老汉就问着白胖子道:
  “余道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白胖子想了想,说实话他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确实显而易见的,随即就说着:
  “刘老汉,现在什么情况,我还没弄清楚,不过你家老爷子的坟被别人给占了!”
  听了这话,那刘老汉当场就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有些颤抖地说着:
  “你说的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呀!”
  “刘老汉,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你不信也不行了!”
  听了这话,那刘老汉当场就号啕大哭,说自己不孝,愧对祖宗之类的话。白胖子也没理他,拉过来一个年轻的男子交代了一下后事的处理办法。然后就掏出一块罗盘,向着四周查探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白胖子跟着罗盘,一直在山里寻找那具女尸,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万般无奈之下也过来找过南茗笙,不过都没有遇到,今天又过来碰碰运气。
  “你说完了?”
  “嗯,完了!”
  “你说那具女尸穿的是大红的寿衣?”
  说着,南茗笙就看向了文老板,随后又看向了白胖子,想了一会才说道:
  “这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吧!”
  白胖子被这话说得一懵,向南茗笙投来一个求解的目光。南茗笙也没管他,拉着白胖子就上了文老板的车。“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获!”
  看着南茗笙坚定的眼神,白胖子也就跟着上了车。文老板开着车,穿过城区,沿着公路一直就向北驶去。南茗笙让文老板把鱼庄发生的事又说了一遍,白胖子听完就沉思了一会,随后才慢慢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那具女尸跑到文老板的养鱼的水库里去了?”
  “很有可能!咱们去看看就明白了!”
  汽车在公路上轰鸣着,路边的树木快速地向着汽车来时的跑去。行驶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文老板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找了一个地方把车停好,文老板这才拿起了手机,也没来得及看是谁打来的,就接起了电话。刚刚按下接听键,还没等文老板说话呢,就从听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爸,你在哪呢,我到车站了,没看见你呀!”
  “哎呀,是芯儿呀,你到车站了,爸爸马上就到了!”
  挂了电话,文老板转脸看了看坐在后座的南茗笙和白胖子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两位大师,看来咱们还得回城一趟!”
  “哦?文老板这话这么说?”
  “我女儿学校放假了,前几天就说好了今天过来接她的,不过被鱼庄的事闹的,我都忘了这事。这不,她刚刚到了车站没看见我,就给我打电话了!”
  说着,文老板摊开了双手,脸上露出一个很无奈的表情。南茗笙和白胖子对看了一眼,南茗笙就说道:
  “既然是这样,也不急这一时,回城把令爱接上一起走吧!”
  说完了这几句话,南茗笙就和白胖子小声地说着什么,没再理文老板。文老板发动车子,调转车头就往城里的汽车站开去。一路上无话,车子又行驶了十几二十分钟,就回到了城里。来到了汽车站门口,车子刚刚停稳,南茗笙就看见一个女孩子拉着一个箱子朝他们走了过来。这时文老板也朝那个女孩子挥了挥手,口里还说着:
  “两位大师,你们看,这就是我女儿文芯,漂亮吧!”
  说话间,文老板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和焦虑,一丝喜气溢于言表。看到文老板的变化,白胖子也就随口附和了一句。“漂亮!”
  白胖子漂亮两个字还拖着长音,眼神一直看着南茗笙,好像这文芯漂不漂亮和他有关系一样。被白胖子看着有些毛了,南茗笙也跟着说:
  “嗯!是挺漂亮的!”
  “哎呀,也不知道谁有这福气能娶到文老板女儿!”
  白胖子说着,还用胳膊捅了捅南茗笙,眼睛还眨了几下,好像就是在说,你小子还不好好表现,这么漂亮的姑娘,过了这村没了这店了!南茗笙那里不知道白胖子的意思,有些厌烦的打掉了白胖子的胖手,随后说着:
  “我看你就有这样的福气!要不你努力努力?”
  听着两个人的调笑,文老板也就当他们是在夸自己女儿漂亮了,也没放在心里,就说着:
  “两位大师说笑了,芯儿这次是带着男朋友回来的,我想两位应该不会介意吧!”
  听了这话,南茗笙和白胖子瞬间觉得无地自容,都有些尴尬地看着文老板,心里都在想着,这么好的大白菜,究竟被哪只猪给拱了?不过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一副淡然的样子,倒是有一些仙风道骨的风范。白胖子打了个哈哈就说道:
  “欸,文老板,这是你的家事,刚才我们也就是说笑,还请文老板不介意才是呀!”
  就在这时,文芯也走到了车子旁边,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就坐了进来,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这时她也发现了坐在后座的南茗笙和白胖子两个人,就问道:
  “爸,这两位是?”
  “哦!这两位是我请来驱邪的大师,这位是南茗大师,这位是余大师!”
  “大师?驱邪?”文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后座的两个人,白胖子看着倒还勉强像个法师,黝黑的肥脸,穿着一身的道服,再加上他的年纪也有三十好几了,就算是骗吃骗喝的骗子,那也是有模有样。不过她看着南茗笙就觉得有些不相信,就见南茗笙秀气的脸上显露着一丝稚嫩,看着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长长的头发披散在红色的长衣之上,怎么看也都是个非主流而已,和大师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心里想着这些,文芯就断定自己的父亲是被骗了,刚刚想说南茗笙和白胖子是骗子,可惜还没等她说话,就被文老板的话抢了先。
  “嗯,咱们鱼庄出了件怪事!欸,对了,你不是说带了男朋友回来吗,怎么不见人呀?”
  原本还想说南茗笙和白胖子是骗子的,可惜被文老板的话打乱,文芯也只能随着话题走了。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就说道:
  “哦儿,他呀!去买水了!欸,他来了!”
  说着,文芯就伸出手向着外面摇晃着,嘴里还喊着:
  “赵临川,这里!”
  顺着文芯的目光看去,就见一个青年男子向着文芯的位置跑来,手里还提着几盒礼品和刚刚买的水。这酷暑的天气,赵临川提着几盒东西跑着,他的额头几颗豆大的汗珠正在顺着脸颊往下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