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八章 出师不利

第八章 出师不利


  南茗笙和白胖子正在想着,就看到文老板从远处跑了过来,等到了跟前,喘着气就说着:
  “你们看,就是那,那个人就是从那里跳下去的!”
  南茗笙和白胖子顺着文老板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南茗笙就问道:
  “文老板,白天那个东西出现过吗?”
  “不知道呀,反正我白天没有看见过!”
  又是思索了片刻,南茗笙和白胖子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说道:
  “文老板,你给我们一条船,我们要到河里看看!”
  “好,我带你们去!”
  三个人又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小码头,那里停着不少的船只。南茗笙和白胖子上了一条木船,见文老板也要上来就说着:
  “文老板,你还是在岸上吧,我们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岸呢,你店里应该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处理。”
  说完两个人也没等文老板反应,就撑着船向着河中心划去,留着文老板在原地干瞪眼。看着远去的两个人,文老板也想上另外的一条船跟着过去,不过想到南茗笙都那么说了,而且店里确实有不少事情需要自己处理,当下也就放下了跟过去的想法,三步并作两步的就朝店里走去。划了不远的距离,两个人就看到了文老板所说的那种死鱼。南茗笙随手捞起了一只死鱼拿在手里端详着,随后说道:
  “这些鱼的精气都被吸干了!”
  说着就把那条死鱼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眉头就是一皱。
  “这鱼身上还有一道微弱的尸气残留!”
  鱼胖子听了心中就是一惊。
  “尸气?怎么会有尸气呢?那吸食这些鱼的精气的是什么东西?僵尸?还是鬼魂?欸,也不对呀,鱼庄里面那么多人,你说这东西不吸食人的精气,反而吸食鱼的精气,这说不通呀!”
  南茗笙又看着那一条死鱼一会,再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就把那条死鱼扔回河里,接着说着:
  “你之前迁葬看到的那具女尸,应该是有人养在那里的!”“你说有人养尸!那这尸养的也太久了,我看那棺材应该是刚刚下葬的时候就被掉包了,这样算来也得有二三十年了!养了这么久,这尸干什么用的?”
  “嗯,这么久?”
  南茗笙听到这女尸已经养了那么久的时间,也是不禁大吃一惊,心中也在盘算着这个尸体养起来要做什么用?一般养尸几十天就可以完成,这养了几十年的女尸,难道是养尸的人忘记了?也不太可能。
  南茗笙正在想着,就听到白胖子‘欸’了一声,南茗笙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就急忙问道:
  “发现什么了?”
  “欸,不是我说,你别急啊!我是想说,这水底下的东西到底是不是那具女尸,要是那具女尸,那她干嘛不直接冲进鱼庄里大杀四方,反而是跳进了水库里?”
  “要想知道这水底下是不是那具女尸,等到晚上就知道了,咱们回去吧!”
  南茗笙这句话刚刚说完,脸色就变得惨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水底下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个人影,一身的大红衣服,这身影南茗笙感觉有些熟悉。这时候那道人影又浮上来一段距离,这一下子南茗笙看得清楚了,顿时豆大的汗珠就流了下来,随后就大喊了一声:
  “快走,咱们是遇到大麻烦了!”
  白胖子也瞬间感觉到不对,也来不及掉转船头了,直接船头变船尾,就向着来时的岸边划去。南茗笙也没有闲着,拿起了竹竿快速地划着水。这时候他们感觉到的那一股强大的阴气里他们越来越近,两个人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而此时在他们的船后四五丈远的水下,有一个东西快速地向上浮起,并且向着他们追了过来。随着那个东西离船越来越近,就算有河水阻隔着,两个人也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尸气和死气袭来。两个人拼命向着岸边划去,一时之间也和那个东西保持着一段距离。
  “那是什么东西,有这么强的阴气?”白云遏拼命划着船,嘴上就问着,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南茗笙这时候也是有些恐惧了,汗水已经把身上的衣服浸透。他咽了一口唾沫稍微润了润干涸的嗓子之后就说道:
  “还记得前段时间我们在下临县遇到的事吗?”
  “什么?你是说!”
  “对,就是她!”
  “我的妈呀!快走吧!”
  两个人这时候更加拼命地划着水,那条木船快速地在水上穿梭。而就在这时,南茗笙就看见有一条船正在往他们这里划过来。刚才只顾着看船后的情况,没有发现有一条船已经悄悄地划进了河里。此时定睛一看,南茗笙就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竟然是文芯。不过还没等南茗笙说话,白胖子就大喊道:
  “你丫的,快往回划!”
  不过不知道是文芯没听见还是故意的,划过来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了,这给南茗笙和白胖子给急的。要是不管这文芯,照她这个速度划过来,肯定就要被那个东西拖下水。凭着自己和白胖子现在的能力,面对那个东西连自保都有些困难,更何况还得救一个人。当下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南茗笙只能控制着船直接向着文芯的船撞了过去。就听到‘嘭’的一声响起,几个人都被巨大的惯性带的一个趔趄,差点飞到水里,用手伏地都把手蹭破了一层皮。南茗笙也没时间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喊着:
  “快划回岸上去,水里有东西!”
  可是文芯还不知道现在面临的危险处境,大骂道:
  “你们两个臭不要脸的,居然敢撞我,我要告你们故意伤人!”
  可是南茗笙哪有时间听她骂街呀,大喊着:
  “白胖子,快到她那条船上去!”
  刚刚喊完,南茗笙就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一把桃木短剑,也来不及瞄准了,凭着感觉就朝那个东西扔了过去。也不管扔没扔中,南茗笙转身就朝另外一条船跑去。不过他刚刚抬脚走了一步,船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给顶离水面两三米高,重重地落在水里,木船直接就散了架,河水咕嘟咕嘟的就流进了船里。而南茗笙也被这一击,直接给摔进了水里,疼得他差点没晕过去。“欸~!有事没事!”
  白胖子大喊着,把竹篙伸向南茗笙,就把他往船上拉去,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道:
  “真是晦气,出师不利啊!”
  就在这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破水而出,直接就落在了刚才被顶飞的船头,这下白胖子看得仔细,不由得就骂了一句:
  “卧槽,还真是那具女尸!”
  这时候南茗笙也上了船,一口鲜血就吐到了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