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九章 嗜杀成性

第九章 嗜杀成性


  南茗笙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看着被吓得哆哆嗦嗦蜷缩在船上的文芯,心中就是一股无名火气,不过现在也不是发火的时机。当即就看向了那具女尸,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
  “白胖子,你有没有发现,她身上既有鬼魂的阴气,又有死尸的尸气和死气了!”
  “你还别说啊,还真是!你说她到底是什么存在?”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轻轻地往岸边划去,而那具女尸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在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片刻之后就开口说道:
  “又是你们两个,真是有缘呀!不过既然都来了,那就别走了吧!”
  这句话吓得几个人一个激灵,南茗笙和白胖子同时就骂了一句:
  “卧槽!”
  可是还没等两个人说完,就见那女尸抬手挥动,南茗笙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当即就转身护住了文芯,这股力道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南茗笙和白胖子的身上。尽管两个人用尽了全部的法力抵挡,不过还是被这股力道打的连连后退,一口鲜血就吐到了水里把清澈的河水染得通红。文芯则一个不小心被他们两个人后退的身体给撞下水里,扑通着水喊着救命。南茗笙暗骂了一声活该,不过他还是和白云遏忍着剧痛,把文芯拉上了船。见那女尸没有再发起进攻,三个人稍稍松了口气。全都瘫坐在船板上大口喘着气,不过南茗笙和白云遏的眼神还是死死地盯着那条破船上的女尸,生怕一个不留神就着了道。那女尸现在也不着急,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已经是瓮中之鳖,就冷笑着说道:
  “哎呀,咱们几个还真是有缘呀!上次我得了这躯壳,你就出现了!”
  说着,还抬起了手指了指南茗笙,她这个动作吓了南茗笙一跳,不过他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异常的变化。而这时女尸又开口说道:
  “欸,别那么紧张吗,小家伙。上次又不是你,剩下的那几十道魂魄也足够做我炼尸的引子,只是可惜呀,你破了我的幻术。说实话,要不是那时候这躯壳还没有炼制,实在挨不住你来那么几下,你也活不到今天了!”女尸这几句话说完,就是一阵的冷笑,听的几个人心里都瘆得慌。南茗笙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剧烈的疼痛感让他强行镇定了下来,他仔细向着女尸看去,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就说道:
  “你不过就是一丝魂魄,死后不去阴司,反而在阳间为非作歹,草芥人命。我没遇到也就罢了,现在我遇到了,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把你拿下。”
  “说得好呀!倒是有些像我当年的风采!”
  南茗笙咬了咬牙,抽了几口冷气,动了动身体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之后就说道:
  “说实话,我现在真的很好奇你是谁?”
  听了这句话,女尸歪着头,斜着眼睛看着半空,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道:
  “唉,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个相熟的朋友叫我的名字,就连我自己都快忘了我是谁!不过细细想来,倒还有点印象。我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啊,对了,叫做蒂氏姬!”
  “蒂氏姬?没听说过呀!”
  女尸又是冷笑了几声,而这时白云遏这个胖子的脸上已经变得很难看了,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他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咬着牙就说道:
  “蒂氏姬,魂宗蒂氏姬!”
  听了白胖子的话,南茗深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没想到你这个胖子倒是有些见识呀,魂宗已经覆灭了百年之久,竟然还有人知道!”
  这句话说完,女尸的眼里明显多了一丝狠厉,有些恶狠狠的就说道:
  “差点把你给忘了,小胖子,你说我找了那么一个隐蔽的所在炼尸,还是被你找到了,也不知道是我的命不好呢,还是你的命不好?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让你们的魂魄为我这躯壳做最后的引子吧!”这几句话说完,也没等着南茗笙几个人反应,女尸就已经动手向着他们攻击过来。现在两个人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但是还是忍着剧痛拿着自己的法器抵挡着。只是在强大的实力碾压下,南茗笙和白云遏显然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是一个回合之后,白云遏脖颈上的大动脉就已经被划破,鲜血直接喷涌而出,落在水里染红了一片清水。南茗笙这是也好不到哪去,眼见着自己的好友惨死当场,他的内心是复杂的,恐惧、愤怒、无奈又或者是其他的感受。他撑着船板,拼了命的使劲想再站起来,可不管他怎么使劲都已经不能再站起来。他的眼皮越来越沉,就像万顷的力道要把他的上下眼皮拉到一起;他的眼前越来越暗,就像西斜的落阳被群山遮掩,天地之中尽是黑暗。就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就在刚才文芯被南茗笙和白云遏从水里拉上船的时候,离着水库两三里地之外的一处山顶山。一个白衣白发的年轻男子,站在一棵树梢之上这时,正在远远地望着水库里的发生的事情,嘴里还呢喃着一句:
  “有点意思!”
  见到南茗笙三个人现在的狼狈模样,白衣白发男子又呢喃了一句:
  “这,也太难看了!”
  随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女尸的身上。他仔细地看着,脑子又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就在女尸对着南茗笙和白云遏发起攻击的前一刻,白衣白发男子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就说道:
  “是她!”
  “不好!”话音未落,白衣白发男子人影一闪,树梢之上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而稍微弯曲的树梢此刻没有了压力,也挺直了躯体。就在南茗笙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白衣白发男子施展着术法快速来到了他的面前。白衣白发男子站在女尸所在另一个船头,先生向着南茗笙三个人所在的船抬手打出了一股力道,随后又抬手就向着女尸打去一股力道。而女尸对于突然出现的人也只是稍微迟钝了一下,手上也马上打出了一股力道,瞬间两股力道相撞在一起,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受到两股力道的冲击,河水被激起了一道又一道浪花。白衣白发男子口中呢喃着一句:
  “蒂氏姬,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倒还有点意思!”
  女尸蒂氏姬此刻也看清楚了来人,当即就冷笑道: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老家伙呀!怎么,氏吟虚,你还没死呢?”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变,嗜杀成性!”
  “少废话!”
  两个人几句话还没说完,就又开始动手。随后一股又一股力道相撞在一起,河水也被冲击的力道击打的体无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