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十二章 同归于尽

第十二章 同归于尽


  流丹市南郊一座高山之上,屹立着一颗百年老松,而此刻一个身穿红色长衣,满头白色长发的男子就站在树尖,山顶的劲风肆虐,吹得红色长衣在空中狂舞,就像受惊后在空中翩翩飞起的鸿雁。只见男子眼睛深闭,口中还呢喃着。
  “想不到这流丹的景色竟然如此的好!果真没有白来。”
  而这位身穿红色长衣的男子,正是南茗笙。他慢慢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打开一看,整个人就愣住了。
  “小师弟:
  当你看到这封信,师兄已经不在紫兰居,你不用找我,安心历练,切记!”
  “师兄这是又云游去了,也罢,也罢!”
  收好信,心念一动,刚刚想要施展术法离开,却想到这次下山是来历练的,自然要和普通人一样走路,随即施展术法落到地面,开始寻着山间小路向着流丹市走去。南茗笙接连翻过几个小山坡,山间鸟兽虫鸣,大显一派生机盎然。又走了一段路,南茗笙就发觉不对劲,四周已经没有了鸟兽的鸣叫,却多出一丝阴冷的气息。当即展开念力,施展法术向四周搜索而去,只是片刻之后,南茗笙就被惊出一身冷汗。
  “冤家路窄呀!”
  随即身影就消失在原地,向着北方快速遁去。
  红发女子趁着对峙的这段时间,将之前吞噬的魂魄炼化,又把功力恢复了几成。而与之对峙的三个人已经有一个支持不住,摊倒在地。红发女子瞅准时机,果断出手,把刚刚倒地的人的魂魄捏在手中,快速地吞了下去。剩余的两人眼见这样的情况,也同时出手,向着红发女子攻击而去。怎奈此时实力悬殊,剩余的两人只是在几个回合之后,就被打飞到三米之外,口吐鲜血,已然没有了再战之力。与此同时两道黄符迅速打在红发女子身上,没有防备之下,她也踉跄的退后几步。只见一胖一瘦两个人又分别打出一道黄符,身后跟着的五个人也都各自施展着自己的法术,向着红发女子打去,一时之间寒光四起,喊声震天。
  “不是叫你们先别动手吗?怎么搞成这样?唉!”
  胖子旷其盈对着刚刚倒地的两个人说着,手里的动作也不停。又打出了几道黄符之后,七个人纷纷掏出了桃木剑配合着符纸,就向着红发女子冲杀而去。可此时红发女子的实力已然和刚才有了明显的区别,七个人虽然已经使出了全部本事,但是时间久了就慢慢落了下风。红发女子打出来的力道,有时像千斤的重锤,有时又像一把利刃,让人难以应付,一不留神就会被击中。眼看着七个人已经快倒下了一半,双籁发对着旷其盈就问道:
  “怎么援兵还没到,再这样下去,我们要全军覆没!”
  “他们现在要从外面回来,没那么快!我们还得想办法多撑一会!”
  说话之间又有一个人倒下,双籁发怒吼一声又接连打出几道黄符。红发女子抬手把这些符纸引向另一个方向,直接就打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就在此时,一道红光闪过,一个身穿红色长衣的男子出现在红发女子的头顶,而这名男子正是南茗笙。施展术法遁到红发女子头顶之后,南茗笙将一道紫符迅速打出,接着又结出一个巨大的圆形法印向下压去。红发女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此时周围几人已然围攻过来,一个闪身躲过刺过来的桃木剑,顺势抓住这人向着头顶抛去,紫符直接打在这人身上,顿时口吐鲜血。南茗笙见势不好,便立刻收回法印,若是这法印落在那人身上,就是必死无疑。收回法印的南茗笙顿时就受到法印的强烈反噬。原本想着一击将红发女子击败,却不曾想到出了这样的变故,此刻南茗笙只觉得身体之内有千万只蚂蚁在叮咬,气息的运转也受到了强烈的阻碍,而此时红发女子已然缓过劲来,抬手就向着南茗笙打来,只觉一道强大的力道迎面而来,南茗笙迅速结出一个法印挡在身前。就在这道法印结好之时,红发女子打出的力道就和法印接触上了。顿时两股强大的力道撞击在一起,空中传来一声巨响之后。南茗笙直接被打出五六米远,掉落在地上,一口鲜血直接喷出。而红发女子也好不到哪去,刚才强大的力道冲击之下,她的双腿已经被土埋过了膝盖,再打出的力道已经不似之前的那么强悍。显然刚才的一击也让她受了不小的伤。
  “蒂氏姬?想不到你恢复这么快!”
  说完这句话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南茗笙赶紧盘膝坐好,开始调整气息。旷其盈、双籁发几个人也在南茗笙被打出后,不过几个回合就被红发女子打飞在地,鲜血直流。红发女子拔出刚才几个人趁着他对付南茗笙时插入她身体的桃木剑,这些桃木剑虽然没有插到要害的部位,可是剑上的灵力会不断地消耗他的功力。拔出所有的剑后,红发女子也坐在地上,炼化之前吸收的魂魄。有些虚弱地对着南茗笙说着:
  “氏吟虚那个老家伙倒是教了你不少东西呀!”
  “哼,十年前倒是多亏了你呀,不然我也没有今天的成就!”
  “你也不用谢我,你看,现在我们两败俱伤的,不如我们都收手,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哼,你想的倒是挺美的!”
  南茗笙瞬间想起了往事,不由得怒火攻心,没有控制好气息,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那咱们就这样耗着。待我恢复七成的修为,那必然不是眼前的这幅场景。”
  这话南茗笙听的暗暗心惊,没想到眼前蒂氏姬的修为竟然还没恢复到七成,就已经如此恐怖,要是等他恢复了全部的修为,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心念至此,南茗笙的冷汗就下来了,没想到自己刚刚下山就遇到了这个冤家。不过他想到白云遏白胖子的惨死,心中暗暗下了决定,嘴里轻轻地说着: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随后南茗笙对着天空大吼了一声,然后说道:
  “各位道长可还有一战之力?”
  见有三四人硬撑着站起身来,南茗笙接着说道:
  “我们合力把他擒住,我自有办法对付她!”
  话音刚刚落下,几个人就各自施展术法,对着红发女子打去。南茗笙一个闪身就来到红发女子身旁,与之缠斗起来,随后大叫一声:
  “你们快退开!”
  随后对着蒂氏姬微微一笑,就掏出一道空白的紫符,快速画出一道符咒。
  “是引雷符,快退开!”
  旷其盈见南茗笙所画的乃是引雷符,也是脸色一变,马上反应过来南茗笙要干什么,立即拉着几个人就拼命地向着远处跑去。此时南茗笙死死地缠着红发女子,使其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随着南茗笙口中一段晦涩的音节念出,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阴云密布。片刻之后一道天雷就直劈而下,打得大地都在颤抖。在天雷击打范围的四周,树木在天雷的冲击下瞬间化为碎屑,随着山风飘荡,顿时这些碎屑和尘土飞扬,弥漫着这一片空间。
  就在天雷落下的前一刻,一个空间结界落在旷其盈几个人的四周,才使得几个人免于天雷的强大冲击。‘轰隆隆隆’,一道接着一道天雷打下,以南茗笙和红发的蒂氏姬为中心,两三米的范围内均是天雷打下的范围,此时南茗笙死死地缠住红发女子,使其无法逃走,而每打下一道天雷,都会使得两个人的身影变淡一些,整整九道天雷打下来,天空才恢复之前的晴朗,可是天雷击打的范围内已然没有了南茗笙和红发女子的身影,而地面上却多出了数道深坑。旷其盈几个人想过去看看情况,却被南茗笙设下的空间结界所阻拦。
  一片黑暗的空间,南茗笙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他想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去看,却总看不到这片空间的边界在哪!他使劲地跑着,跑着,想着自己跑得再快一些就可以冲出这片黑暗。他跑了很久,眼前还是一片黑暗,不过他没有停下来。最后他不知道是把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重重地摔在地上。此刻他已经筋疲力尽,上下眼皮沉重的要粘在一起,就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的眼前闪现了一道金光。等到南茗笙再次醒来,已经是好多天之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