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十三章 还有气

第十三章 还有气


  流丹市南郊一片连绵的山区之中,一道天雷击打在山上,发出一丝丝耀眼的寒光,那‘轰隆隆’的响声传遍了整片山谷。就在不远的山腰之上,住着一户人家,夫妻两个人,还有一个女儿,一家人此刻听到如此巨大的响动,都以为要下起大雨了,毕竟现在是一个多雨的季节。心里这样想着,都纷纷抬头看着天空,原本以为此刻已经乌云密布,可这抬头之间,却惊讶的发现,头顶上的天空哪里有乌云的影子,虽然现在太阳已经西斜,但是却没有一点点要下雨的征兆。向着远处看去,就只发现村子后山那一片,出现了一小块的乌云,而且比较之前,似乎那一小块乌云又浓厚了几分。就在这时,又一道天雷打了下来,顿时一道寒光闪进众人的眼中,就见一道有一只牛犊子那样粗细的天雷,瞬间落在了山上,随后一声比之前更响的‘轰隆隆’的声音传来。之后落下的天雷又比之前的更粗、更响,整整九道天雷打了下来,才恢复了平静,那一小块的乌云也慢慢地散去,天空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此刻夕阳西斜,一片片云彩在夕阳的照耀下,散发着斑斓的色彩。而这样的景色,土生土长的一家人已不知道看过了多少回,又开始忙活起来自己手中的活。随着最后一抹斜阳被高山遮挡,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几个人也都收拾收拾回家准备晚饭去了。就在几个人开始吃晚饭的时候,村口来了一队穿着武警衣服的人,有十来个,而且都带着枪。
  那中年男子见来了这么多警察,还带着家伙,感觉是出了什么事了,就上前打招呼说着:
  “同志,你们这大晚上的来我们这,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见男子这么说,一个带头的武警连忙说道:
  “这位老乡,你别怕,我们就是进山一趟!”
  说完之后也不做过多的停留,带着队伍就寻着山路,向着山里跑去了。
  过了许久,几个人吃过了晚饭,开始陆陆续续地睡觉了,家里养的狗却狂吠起来,听到了动静,夫妻两个人都跑出来查看情况。
  “你看,他们下来了!”
  女孩的母亲开口说着,就看到刚才进山的武警现在正从山上下来,隐隐约约之中,队伍好像还多了几个人。这时候那妇人又对着自己的丈夫说着:
  “你看,多了几个人,之前进去的两拨人该不会是逃犯吧,现在把他们抓回来了?”
  中年男子听着自己媳妇这么猜测着,想了想就说道:
  “扯淡,你见过那么胖的逃犯,还能跑那么快的吗?”
  “嗯,也是!”
  “不急,等他们到了近前,看看多出来的几个人是谁!”
  就在这时,这对夫妻的女儿突然开口说着:
  “娘,你看,是昨天那个叔叔!”
  听了女儿的话,那妇人赶忙问道:
  “昨天那个道士叔叔?”
  这时,那些人已经走到了距离一家人五六米的地方,那女孩的父亲此时也看到了那个人,就是昨天和自己喝酒的那个道士。此时见那道士身上的衣服都破了几道口子,鲜血把衣服染的斑驳,当即大喊着:
  “潦道长,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哦,是沐老兄啊!没事,没事,沐老兄早些歇息,贫道这就走了,多谢沐老兄昨夜的款待!等过几日就来处理沐老兄家里的事!”
  随后那道士行了个礼,就又跟着队伍走了。一行人趁着月色,慢慢的顺着山路走向停在山下公路旁的汽车。那些人走后,那中年男子也就回屋睡觉了,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等到公鸡都打鸣了,才渐渐地睡去。吃过了早饭,中年男子就背起了砍柴用的大砍刀,带了一壶水,就朝着山里走去。
  “孩儿他爹,你干嘛去?”
  “我去后山看看去,昨天那块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那小女孩也跑了过来,拉着他父亲的手说道:
  “爹,带我一起去嘛!”
  中年男子蹲下来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说着:
  “山上危险,小衫紫还是在家和你娘待着!”
  “我就不嘛!我就要去!”
  “哎呀,你就带她去吧!山上能有什么危险,你呀就是太宠着她了!”
  那妇人说着,给小女孩拿了一壶水给她背上,又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说着:
  “去吧,早点回来!”
  当即,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个小女孩,顺着上山的小路走着。
  “昨天打雷的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那中年男子把骑在自己脖子上的小女孩放了下来,走在了前面,眼睛在四周不断地搜寻着,想发现一些东西。又走了一段路之后,那中年男子终于有了发现。一大片的树木化为了碎末掉落在地上,往中心一点的地面上,赫然有几个水桶粗细的大坑,黑黝黝的,像是被火烧过,而在那些大坑旁边的木屑之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男子。而这个男子正是南茗笙,此刻他正安详的躺着。那中年男子赶忙跑了过去,用手探了探鼻息。
  “还有气!”
  随即就把那红衣男子南茗笙扛在肩头,带着小女孩下山去了。
  此时已经快到中午了,那妇人坐好了饭,就走到门口看向从山里出来的路。
  “都快中午了,这爷俩怎么还不回来?”
  说完又回到屋里拿出一个凳子,坐在门口等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从山里出来了,妇人定睛一看,确实是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回来了。见到自己的丈夫此刻背上还被着一个人,那妇人赶忙跑过去搭了把手。把人放在床上躺下,那妇人才问着:
  “这人谁啊,好像昨天进入的没这个人吧!”
  “在山里发现的,还有气我就给扛回来了!”
  当下两个人又是喂水,又是弄了一些流食给红衣男子灌了下去。一通折腾之后,这一家人才围到桌子前吃饭。这父女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在山上看到的场景和这妇人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