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十四章 山下的房子

第十四章 山下的房子


  很快就过去了三天,这一家人还是和往常一样过着田园般的生活。早上的阳光慢慢照射进房子里,南茗笙被一道阳光刺着眼睛,立即坐起身来。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他使劲摇了一下脑袋,却没想起来什么。就这样呆愣着听着外面的公鸡啼鸣,看着窗外的飞鸟横飞。在床上做了许久,依旧没有想起什么来,南茗笙下了床,走出房门,来到了房屋之外,就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三个人正在菜地里摘菜。正在菜地边奔跑的小女孩此时看到了南茗笙,大喊道:
  “爹、娘,你们看,那个叔叔醒了!”
  听到女儿的叫喊,夫妻俩人也放下了手中的活,往家的方向看过来,果真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南茗笙站在门口。那中年男子赶紧跑回了家,对着南茗笙就说着:
  “哎呀,你可算醒了!来来来,快进屋歇着,你这刚刚醒来,身子虚,要多休息!”
  “这位老哥,我没事,这是哪?我又怎么会在这?”
  当下中年男子就把南茗笙拉了进去,见南茗笙确实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比自己都有力气,也就放心了。随即就招呼着妇人去做早饭,两个人坐在客厅里聊着天,当即中年男子把那天突然打雷之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南茗笙听完了之后,闭上了眼睛慢慢地在脑中回忆了许久,脑中的记忆才慢慢地清晰起来。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浊气,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看了看,随即就想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之后,这才慢慢地说着:
  “原来是这样!在下南茗笙,在此多谢老哥的救命之恩了!”
  “嘿,这有啥好谢的。哦,对了,我姓沐,叫沐午晖,在厨房那位是我媳妇洛霞,这个是我女儿沐衫紫!”
  这时候饭菜也做好了,沐午晖就招呼着吃饭,边吃边聊着。南茗笙在沐午晖的好奇之下,也说了他为何会晕倒在山上。不过他并没有说实话,只是说自己是个出来游历的道士,在山上被人打晕了。虽然有些牵强,但是也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听到南茗笙也是个道士,当即也来了兴趣,问道:
  “南茗道长既然是道士,那是不是也会捉鬼呀!”
  南茗笙此时听了这话,也是面露难色。现在自己倒是从短暂的失忆中恢复过来了,可是刚才聊天的时候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现在一丝的修为都没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想到这里,南茗笙心里就暗暗叫苦呀,就不禁叹了口气,随后有些无奈的就说道:
  “捉鬼的话,应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这句话南茗笙可是说的不能再慢了,就连最后一个‘吧’字都拖了一个长音,这修为没有恢复,说话实在是没有了底气,随即他就转开了话题。
  “沐老兄选的住址确实不错,景色优美!”
  几个人吃过了早饭,收拾了一下,沐午晖说着:
  “南茗道长,你这刚刚醒来,先休息几天,捉鬼的事过几天再说!”
  南茗笙听了这话,有些不乐意了,他此时虽然修为没有恢复,可是他现在的身体可是比普通人强上不少,心念至此,当即对沐午晖说着:
  “沐老兄,你可别小瞧了我,我这身子骨可硬朗着呢!”
  两个人争论了许久,沐午晖见实在拗不过南茗笙,就点头同意了。处理完了家里的事,两个人就出门顺着山路往山下走着。
  此刻太阳已经高升,山间的飞鸟横飞,不断鸣叫着。绕过了一道山梁之后,南茗笙开口问道:
  “沐老兄,你刚才说到捉鬼,这是哪里闹鬼了?”
  听着南茗笙的问题,想了想自己当初的决定,沐午晖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
  “闹鬼的,就是我在山下镇子里的房子!”
  南茗笙听了,也是一愣,说着:
  “我说嘛,有房子在镇子上,你们不住在镇子里,反而还要住在山上,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确定是闹鬼吗?”
  南茗笙还是想再次确认一遍,毕竟自己现在一点修为都没有,要是遇到个恶鬼、厉鬼的,那不就惨了!想到这里,接着问道:
  “你有见过那鬼吗?”
  “这个,我没见过,不过我女儿衫紫见过!”
  “什么?你女儿见过!”
  南茗笙心绪稍定,心中想着,看来不是什么厉害的鬼魂,随即说着:
  “那你说说你女儿见鬼的经过!”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山下那个镇子出来个命案,出事地方就是我现在那个棺材铺,那是个二层的小楼。当时我的铺子也开在镇子的其他地方,就是地方太小,只够做棺材干活用,住不了人。后来那家人出事之后,房主就把房子拿出来卖了。我一个做棺材的,也不忌讳那些,也就图着那房子便宜,而且还是两层的小楼。就这样,我把原来的铺子盘了出去,又加了一点钱,把那个小楼给盘了下来。就这样,我们住了进去,可是就在住进去的第一个晚上,我女儿就说,有个奶奶说,欢迎我们来她家做客。我当时还以为是女儿跟我开玩笑的,等过了新鲜劲就没事了,就安慰她说着,衫紫这是花眼了,快睡觉去,可是第二天,我女儿就经常对着空气说话,问她跟谁说话呢,她就说,那个奶奶找她聊天。我当即觉得不对劲,马上就找了几个道士过来作法,可是女儿还是说能看到那个奶奶!那时候我都急疯了。没办法,我们全家就又回到山上的老房子住着。想把那房子卖掉,可是别人都忌讳那些,也就没有卖出去。房子房子也买了,我只能把一楼改造了一下,做成了现在的棺材铺,二楼也不住人,平时我也不上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鬼,不过我们回到老房子之后,衫紫道士没有再对着空气说话了!”
  听完沐午晖大概说了情况,南茗笙略微思索了片刻,说着:
  “有没有鬼,咱们去看了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