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十五章 木屑画符

第十五章 木屑画符


  接着两个人又聊了其他的,南茗笙也对现在的环境有了更多地了解。走了有二十几分钟之后,两个人才走到了公路,又开始沿着公路走着。看着公路上奔驰的汽车,南茗笙眼前浮现出另外一种情景,随后就感觉一股力量在身凝聚在自己的丹田之中。南茗笙心中暗喜,赶紧调整气息,控制着这股力量,有规律地在自己身体里穿梭。等到这股力量走过了全身,又回到丹田之中的时候。南茗笙就感觉灵台之处已经开始凝聚出灵力了。片刻之后,南茗笙吐出一口浊气,开始控制气息,使用念力运行法力。南茗笙就感觉之前消失的力量,此刻又找了回来,顿时心中暗喜。虽然只是恢复了十分之一的修为,不过也是值得庆幸的,总比没有恢复的好。走在前面的沐午晖此刻并没有发现南茗笙的变化,自顾自地说着话。
  又在公路上走了将近十分钟,两个人终于来到了棺材铺。沐午晖转头向着南茗笙说着:
  “你看,这就是我那个棺材铺了!”
  不过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发现了不寻常的事情,马上改口说着:
  “南茗道长,你这头发怎么变白了!”
  南茗笙扶起自己白色的长发,说着:
  “我这是家里传的病,头发一会黑一会白的,沐老兄不用奇怪!”
  当下沐午晖虽然心里还是疑问重重,可还是开了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南茗笙就看这房子的占地很大,一楼并没有隔间,显然是沐午晖改造之后的效果。一口刚刚做好的棺材就放在中央,不远处的一个台子摆着很多木工的工具,另外一处墙角还堆着一墙的还没加工的棺材板子。想到沐午晖刚才说的情况,南茗笙仔细查看着一楼的情况,不过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沐老兄,这一楼我看了,没什么问题!去二楼看看吧!”
  随即两个人就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两个人顺着楼梯刚刚到了二楼,南茗笙就感觉到了二楼和一楼不一样,这里散发着一股阴气,仔细看去,就看到一道暗灰色的人影在他面前三四米的地方飘过,进入了一个房间,应该是厨房。看到了确实有鬼魂在这里,南茗笙当即小声说着:
  “沐老兄,看来你之前请的道士不是真道士啊!”
  听了这话,沐午晖当即一个激灵,颤巍巍地说着:
  “啊!你说什么,这里还真有鬼?”
  说完了沐午晖就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想到自己在楼下待了好几年,不禁就打了一个哆嗦。南茗笙看了,安慰道:
  “确实有一只女鬼,不过看她还是一只普通的鬼魂,应该是没害过人!看她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执念太深,不肯去投胎!”
  “真有女鬼,那我怎么看不见!”
  “沐老兄,你是做棺材的,让人死后的肉身有了安身之所,鬼魂敬你,再加上你一身正气,阳气很旺,鬼魂怕你,有道行的鬼魂不敢在你面前现身,普通的鬼魂又不能现身,你自然是看不到了。你只有开了天眼或者阴阳眼才会看到他们。”
  沐午晖听了这话,好像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当即问道:
  “那我女儿能看到,是不是她有你说的那什么眼呀!”
  “应该是!”
  此刻南茗笙也不知道,沐衫紫这个小姑娘到底是因为天眼或者阴阳阳才能看见鬼魂,还是因为年纪太小,阳气不足才能看见鬼魂。之前南茗笙在山上之时,修为并没有恢复,就如同普通人一样,也看不出沐衫紫身上的问题,等到晚上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看看,不过眼前是要把这房子里的女鬼送进阴司,投入轮回道。想到这里,南茗笙在自己的衣服里掏了掏,才发现自己现在穿的是沐午晖的衣服,那些灵符都放在自己的红色长衣中了。随后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就恢复了一成修为,以现在的法力要驱动一张紫符好像也不太可能,可是眼下也不可能找到黄符来用。转头看了一眼沐午晖,瞬间就想到了什么,随即跑下了楼,来到摆放着工具的台子前,拿起了一个老旧的刨子,又来到了那堆没有加工过得棺材板旁边,仔细找着什么。
  沐午晖一直跟在一边,搞不清楚南茗笙要干什么,就开口问道:
  “南茗道长,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做一道符,把那女鬼送走”
  又找了一会,南茗笙看中了一块板子,说着:
  “就你了,来来来,沐老兄,搭把手,把上面的板子搬开,把这块取出来!”
  沐午晖虽然没有弄明白南茗笙到底要干什么,但是还是和他一起搬走了上面的板子,把看中的那一块给弄到一边摆正。随后用刨子把一面刨平,最后用刨子慢慢地刨下来薄薄的一层,比一张纸还要薄一些,略微有些透明。
  沐午晖看着南茗笙这一通的操作,顿时感到有些好奇,问道:
  “南茗道长,你该不会要用这木屑做符吧!”
  “对,就用这个!”
  “不过画符不是要用黄纸吗?”
  “黄符确实是用纸画的,不过那也不是普通的黄纸,还是需要特殊的加工,这木屑效果虽然比不上黄符,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你快去拿墨斗来!”
  沐午晖跑到工具台拿来了墨斗,就说着:
  “欸,对了,有没有什么法子,让我也见一下鬼呀!”
  “怎么,你还想见鬼,别人躲都来不及!”
  “好奇嘛!我也想看看我女儿看到了什么!”
  听了这话,南茗笙又刨下来一片木屑,然后用手指尖蘸着墨斗汁,在一张薄薄的木屑上就画起了符咒。片刻之间,南茗笙就画好了一张符,此时他的额头也见了汗,心中想着,一成修为画符果然费力,怪不得那些人对付那只蒂氏姬那么费劲,也真是难为他们了,有一颗斩妖除魔的证道之心。随后收回了心神,对着沐午晖说着:
  “这是一道临时开阴眼的符咒,可以让你看到鬼魂,不过只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过后你会觉得很劳累,搞不好还会生个小病。你可要想好了!”
  “你开吧!一个小病而已,怕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