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十七章 简单的愿望

第十七章 简单的愿望


  南茗笙想了想,也对,人家亲人去世了,也不太好问这些问题,又不是警察查案子。不过他还是问道:
  “那他定的是什么样的棺材?”
  “就是普通的棺材,就跟那个一样。”
  说着,沐午晖还指了指房子里的那口棺材。
  “不过他说自己的钱不多,打一副比那副小一点的。正好你回来了,正好搭把手,今晚要赶工了,他明天就过来取货!”
  “沐老兄,我觉得你要多打一副才够用呀,我怀疑刚才跟你定棺材的并不是活人。”
  听了这话,沐午晖就是一哆嗦,就想起了之前的女鬼。原本他也不相信又这些东西,人死如灯灭,放进棺材埋到土里,一个人这辈子也就完了。不过昨天他也确实见到了女鬼,这才慢慢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相信这世上有鬼怪之事。此时听到南茗笙说刚才过来定做棺材的人不是活人,心中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事物,自然生出了一种恐惧,有些颤抖地说着:
  “什么,不可能呀,你看他定钱都给了。”
  随后沐午晖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南茗笙接过来一看,钱倒是真钱,就是有一股尸气还附着在钱上。南茗笙控制气息,运转法力驱散了附着在钱上的尸气之后,把钱递还给了沐午晖,说道:
  “钱上面的尸气我已经驱散,我猜的没错,刚才那个人果真不是活人。”
  沐午晖听了当即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在地上,有些颤抖地说着:
  “那人不是活人,怎么还和活人一样可以走路、说话呀,难道他也是鬼!”
  说完了沐午晖还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看到沐午晖如此恐惧,南茗笙就安慰他道:
  “沐老兄,你不用担心,他只是找你做棺材,并不会害你,所以你不用担心,安心给他做一副棺材就是了。”
  听到南茗笙说那个人并不会害自己,沐午晖的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下。跑上楼看了一眼已经睡去的媳妇和女儿,沐午晖又下了楼,也不干活了,把南茗笙拉到一边坐下,就问道:
  “南茗道长,你说那个人已经死了,可是他怎么和活人一样?”
  “这个,我说了你可别害怕呀!”
  “嘿,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我才怕,知道了还怕什么,你说吧!”
  “每个人都有一定的阳寿,阳寿一到就会有阴司的勾魂使者过来勾魂,普通人只要魂魄离体就会死去,这是法则。但是有些人还有阳寿却意外的死去,这时候阴司是不会派鬼差过来勾魂的,一般的魂魄都会自行离体,自己前往地府说明缘由,再入轮回道。不过还是有一些特殊情况,就比如一些修炼者,他们会把自己的魂魄从尸体分离出来,又用秘法炼制尸体,让自己的尸体不腐。当然了,要这样做,是需要他本人拥有强大的修为支撑的。而且炼制成功之后,尸体就会保持炼制成功时候的状态,之后魂魄在进入尸体里,驱动尸体。不过要炼制好一副躯体,需要的东西却很残忍。有些人会要人的血肉,有些人会要人的魂魄,还有些人需要人的精气、生气,主要是看炼尸人使用的手法。这样的存在实在是人间的一大祸害,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少。”
  说着,南茗笙就想起了自己几天前的遭遇,不禁一阵后怕,原本自己也是难逃一死,只是遇到了千古奇缘,这才活了下来。想到这里,也是暗自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
  “还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就是今天你遇到的这种,横死之人!”
  “横死之人?”
  “对,刚才我也说了,每个人都有一定的阳寿。今天这个人就是阳寿未尽,却死了,这时候肉体并不会排斥魂魄,不过一般情况魂魄都会自行脱离尸体,去往地府。不过今天这个人就有些特殊,他的魂魄离在了体内,尸体就会和活人一样行动自若,也能说话,这样的尸体我们称之为‘活死人’或者‘半人半尸’。不过,毕竟人死了,没有秘法炼制尸体,尸体还是会腐烂的,这就有了尸气。这屋子里和他给你的钱上面就残留着尸气。”
  沐午晖听完南茗笙的讲述,也明白了这其中的门道,随即又有点担心,说着:
  “这尸气对人是有害的吧!”
  “尸气确实是有害的,不过现在只是残留的一丝尸气,对人造不成伤害。”
  “既然是这样,那也不能让他这样乱跑吧!”
  “放心吧,明天我就解决了这件事!”
  听了这话,沐午晖才安下心来,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了做活的心情,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
  “不早,我先去睡了!”
  “欸,别忘了,明天打两副棺材!”
  随后关了大门,就上楼去了。南茗笙也进到另外一个房间,不过他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床上打坐调息,开始重新修炼以前练过的功法,因为以前就练过,对于功法的修炼法则,以及功法之中的难点、要点把握得很好,南茗笙此时再修炼难度降低了不少,速度也快了很多。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屋子外面就亮了起来,此时沐午晖已经起来,南茗笙能明显听到他洗漱的声音。收敛心神,吐出一口浊气之后,南茗笙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外面已经天光大亮。稍微调息了一会,南茗笙就翻身下床洗漱了一番。此时沐午晖已经在楼下开始干活了,而沐午晖的妻子和女儿也都起来了。见洛霞正在准备早饭,南茗笙想起了沐午晖的女儿可以见鬼的事情,原本昨天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可是太忙了竟然一时之间忘得一干二净。此时突然想了起来,就把小姑娘叫到了身边。这小姑娘已经和南茗笙相处了几天,虽然南茗笙昨天才醒来,不过她也不怕生,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叔叔跟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好呀!”
  “那你先把眼睛闭上,叔叔让你睁开你再睁开哦!”
  “是玩躲猫猫吗?”
  小姑娘闭上眼睛之后,南茗笙控制着气息,慢慢地从自己的灵台之处调出一丝灵力,聚在自己的手指尖。随后慢慢向着小姑娘的额头靠过去。片刻之后,南茗笙就是一怔,随后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苦笑。心里想到自己现在的境遇,觉得一个女孩子还是平平静静地过完一生就好。随即南茗笙收敛了心神,慢慢站起身来,轻手轻脚地走下楼去。小姑娘等了许久之后悄悄地睁开眼睛,发现南茗笙已经不在这里,就到处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
  “衫紫啊,别找了,你南茗叔叔出去办事情去了!快来吃早饭了!”
  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小姑娘这才来到桌子前吃早饭,不过只是吃了几口,就跑到旁边玩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