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十八章 白色玉佩

第十八章 白色玉佩


  洛霞见南茗笙这么早就出去了,心中也是好奇,于是就问着:
  “孩儿他爹,那南茗道长干嘛去了,连早饭都不吃!”
  “刚才南茗道长给我说,之前衫紫之所以能够看到那个女鬼,是因为衫紫天生就有一双天眼,之前受到那个女鬼的阴气冲击,天眼打开了,南茗道长怕衫紫会惹上什么邪物,就去给衫紫找护身符去了!”
  洛霞听了也暗暗心惊,之前就听了丈夫说了房子闹鬼的事,现在又听说自己女儿有天眼,当下也有些慌了神。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人叫着:
  “沐老兄在吗?我是潦水尽啊!”
  “潦水尽?”
  沐午晖思虑了半秒钟之后就想了起来,这不就是前几天在自己家借宿的那个道士吗!随即跑下来楼。
  “原来是潦道长啊,来来来,快进来!”
  随后两个人就来到了二楼,潦水尽也再次看到了这一家人。自从潦水尽来到这里,就时刻注意着这房子里每一处地方,想到沐午晖曾经请自己来这里捉鬼,自己自然是不能大意。看着沐午晖此时并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潦水尽就觉得很奇怪。此刻来到了二楼,又看见了母女两个人都在,不禁好奇地问道:
  “沐老兄,你不是说这房子闹鬼吗?怎么又回来住了!”
  面对潦水尽的疑问,沐午晖也不着急,拉着他一起吃了早饭,又给他倒了杯水之后,才说道:
  “潦道长,我这房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已经解决了?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
  听到问题已经解决了,潦水尽自然高兴,这样自己就可以多休息会了,毕竟自己身上还带着伤呢!不过他也好奇是哪位高人解决了这里的问题,随即问道:
  “不知沐老兄是请了哪位道长过来处理的!”
  当即沐午晖就把那天晚上潦水尽一行人走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听完了沐午晖的讲述,潦水尽就是一阵的沉思,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没有发现那里还有人呢,那些武警可是里里外外的搜索了一遍,而且之前自己也和旷其盈几个人也一起搜了几遍,并没有任何的发现。想到这里,潦水尽不禁再次确认了一下。
  “你确定,你是在那些大坑边上发现的那个红衣白发人?”
  “是呀,就是那里,我和女儿一起去的!”
  潦水尽又陷入了一阵沉思,片刻之后才慢慢地说着:
  “不知那个南茗道长,现在人在哪里,我倒是很想见他一面?”
  “他呀,一大早就出去了,可能过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就先留在这!”
  当即潦水尽也不在铺子里待着,说是出去转转,沐午晖也没拦住,只是交代着一会回来吃午饭,潦水尽应承了一声就快步出门去了。潦水尽走后,沐午晖休息了片刻,也就到楼下开始干活去了。只是到了午饭的时间,也不见南茗笙和潦水尽回来,几个人也不等了。吃过了午饭,沐午晖稍微休息了一会,就开始干活。不久之后就把一副棺材打造好了,想着时间还早,沐午晖就开始打造下一副棺材。
  沐午晖所居住的镇子,名叫海曲镇,是流丹市南部边缘的一个小镇子。镇子旁边有一条无名的小溪流过,一路往东汇入一条大河。南茗笙早上出门之后,就沿着小溪一直往下游走去,不时还在水里扒拉几下,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此时烈日当空,南茗笙抬头看向天空,不禁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口中呢喃着: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中午了!”
  此时只有一成修为的南茗笙不能如同往日一样,施展术法快速遁走,只能和平常人一样走着,不过行走的速度也不是平常人能够比的。又是快走几步,小溪边的杂草也被一道风轻轻地拨动了一下。很快,南茗笙就来到了一处水潭旁边。这里已经离着海曲镇有了四五十里地,南茗笙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烈日,腹中此时也是饥火难耐,犹如烈火灼烧,长刀刮骨。此时一群飞鸟在不远处嬉戏,啼鸣之声不绝于耳,苍翠之息悠然心中,南茗笙也学那些飞鸟,口中发出和那些飞鸟一般的声音。片刻之后,南茗笙无奈地摇了一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就跳入了水潭之中,顿时溅起了一片浪花。约莫着过去了七八分钟,才见南茗笙从水中出来,双手之中还抱着一块有着两个篮球大小的石头。找了一块平坦的大石头,南茗笙盘膝而坐,把那块石头放在面前,仔细端详着。片刻之后,南茗笙开始控制气息,运转法力注入石头之中。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看到那石头开始出现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深,随后又有更多的裂痕出现。在法力的不断注入之后,大石头也化为了小颗粒,散落一地。就在这些颗粒之中,还有一块有两个手指大小的白色石头,南茗笙伸手拿起这块白色石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口中还呢喃着:
  “唉,为了找你,我可是连午饭都还没吃呢!”
  稍微休息了片刻之后,南茗笙控制着气息,将自己灵台之中的灵力慢慢地注入到白色石头之中。随着灵力的不断注入,原本不规则的石头,变成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玉佩,白色之中还透着一条条红色的丝线。收好了玉佩,南茗笙就觉得腹中饥火难耐,记得自己刚才在水潭地下找石头的时候,看到几条大鱼正在水中游弋,立即又跳进了水潭之中,片刻之后就抓着一条鱼出来。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又捡了一些干木柴,南茗笙使用术法点起火堆,就开始烤鱼。一顿饱餐之后南茗笙就开始沿着河道往回走去。南茗笙此时已经找到需要的东西,也不着急着回去,算着时间晚饭的时候到了镇子就行。
  就在南茗笙往回走了十几里地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地,赶紧就地坐下,调整气息。只是片刻之后,一股刺痛突然从脑子里传来,一时之间南茗笙没防备,竟然直接晕死了过去。就在太阳快要落下山头的时候,南茗笙才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就着小溪里的清水洗了一把脸,南茗笙盘坐在地上,开始控制气息,可是一瞬间之后,他就睁开了眼睛,只觉得身体里面有多处来一股力量,此刻就跟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南茗笙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微笑,随即他开始控制着这股力量,游走过全身之后,最终进入丹田之中。南茗笙吐出了一口浊气,慢慢调整着气息。口中还呢喃着:
  “没想到,竟然恢复了三成的修为!这下又可以做很多事了!”
  此刻太阳已经被大山遮掩,最后一丝晚霞也早就消失在天际,黑暗已经笼罩了一切。此刻恢复了三成修为的南茗笙也不在慢慢地走了,而是施展术法,快速地向着镇子里遁去!很快南茗笙就来到了沐午晖的棺材铺,察觉到有一个陌生人的气息,当下南茗笙就使用术法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和身形,靠近听着几个人的对话。此时南茗笙才想起有一件事还没办,当即施展术法快速向着业水村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