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十九章 第二副棺材

第十九章 第二副棺材


  潦水尽早上从棺材铺出来之后,就一直往西走去,约莫着走了十里地就来到了一处小村庄。走进了村庄之内,潦水尽就感受到了一股尸气,寻着尸气就来到了一户挂着白绫的人家。
  “原来是有人过世了,还以为是什么邪物呢!”
  随后也松了一口气,抬脚就往里走去,这时候正好有四五个人从里面走出来,看着潦水尽一副道士打扮,其中一个人就说说着:
  “道长来此地,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有人问自己,潦水尽回了个礼,说道:
  “浮生无量天尊,贫道路过此地,见主家门前挂白绫,想必是有先人谢世,贫道只是想去给逝者烧炷香!”
  听到道士只是进去烧香,几个人也没拦着,急急忙忙的就朝着镇子的方向走去。潦水尽在他们走后,也来到灵堂之前,从香案上挑了一支香点上,拿在手中掐了一个手印,嘴里念着咒语,一段咒语念完之后把香插到香炉中。
  这时候有个看上去五十几岁的男子从里屋走了出来,潦水尽看得仔细,发现这人已经没有了生气,就是一个活死人,当下心中一惊,不过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对着那男子说着:
  “浮生无量天尊,贫道路过此地,见有先人谢世,特来给逝者烧炷香!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主家!”
  “欸,道长这是哪里的话,既然道长有缘来到此处,不如就顺道给我这死去的媳妇做个法事吧!”
  潦水尽听了这话,也是暗骂了一句,你媳妇倒是不需要做法事,我看你就特别需要,心里这么想着,口中说道:
  “既然相遇就是缘,做做法事也好!”
  当下潦水尽收敛了心神,准备着做法事的器具。其实也没有什么,都是他随身带的一些东西,一把桃木剑、一把符纸、一个招魂铃,还有一些辅助的用具。毕竟不是真的做法事,只是摆摆样子,也就简单的布置了一下,若是要做一场真的法事,那些程序、细节是相当繁琐的。准备好了之后,潦水尽就开始作法,右手挥舞着桃木剑,左手拿着符,脚上踏着七星步,嘴里一段又一段晦涩的咒语念出,像极了那些江湖骗子。此时潦水尽眼前的男子,俨然不是活人,而他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做了这个假的法事。目的就在于拖延时间,再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让那男子魂魄自行离开尸体,这样才能保全魂魄;若是自己使用法力强行把魂魄打出,重则魂飞魄散,轻则魂魄受损,将来魂魄进入轮回道,下一世也不可能投人道。而此时,几个邻居听到动静也都过来看着热闹,潦水尽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要是现在这男人魂魄离体,这些村民肯定会认为是自己用什么邪术害人,到时候把我痛打一顿,再送公安局可就划不来了。想到这里,潦水尽停下了脚下的七星步,口中说着:
  “浮生无量天尊,这法事已经做完,贫道这就去了!”
  随后就开始收拾东西走人,见潦水尽要走,那男子还想留着他吃午饭。不过潦水尽还是婉拒了,自己虽然是个道士,可是还不敢和一个死人一起吃饭。离开了小村庄之后,潦水尽又溜达到了其他的几处村庄,直到晚饭的时间,才回到了沐午晖的那个棺材铺。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几个人坐在饭桌前,却没有见南茗笙,这时候沐午晖给潦水尽倒了杯酒,几个人就开始吃饭。几杯酒下肚,沐午晖看着潦水尽满脸愁容,就问道:
  “潦道长,这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
  随即潦水尽把今天遇到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道长是为这事苦恼啊!”
  “这事确实不好办,不过听沐老兄的意思,已经知道这事了!”
  当即沐午晖就把自己昨天晚上遇到的事也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啊!那沐老兄你果真打了两副棺材!”
  “今天确实打了两副,中午之后他们取走了一副。”
  两个人说话之间,就听见楼下有人叫着。两个人赶忙下楼去,沐午晖就看见是今天来去棺材的那几个年轻男子,就见其中一个人指着沐午晖晚饭前刚刚打造好的棺材说道:
  “沐老板,你那副棺材打好了吗?”
  沐午晖看了看那副棺材,说着:
  “今天你们不是刚刚取走一副吗?怎么,那副不能用?”
  那男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唉,倒不是不能用,只是我们村又死人了!还得再要一副!”
  两个人一听,相互对望了一眼,也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看着几个人满头大汗的样子,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看到几个人这副模样,请他们进了屋,沐午晖给每一人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水,刚才说话的男子又说道:
  “就没有遇到这么邪乎的事!”
  听了男子这话,沐午晖问着:
  “怎么邪乎,说说!”
  “你说一个刚刚死的人,怎么尸体都开始腐烂发臭了?”
  沐午晖现在自然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随便说着:
  “这怎么可能呢,这人刚刚死怎么会腐烂了呢?”
  “嘿,您还别不信,就刚才,昨天过来给你定刚才的那老头,突然就倒在地上,身上都腐烂发臭了。”
  这时候另外一个男子说着:
  “别说了,咱们快把棺材抬回去吧,还等着用呢!”
  当即之前说话的男子也不说了,掏出一沓钱递给沐午晖,几个人就把棺材给抬走了。
  “沐老兄,这事不太对啊!我得去看看去!”
  还没等沐午晖说话,潦水尽就抬腿往外走着,可是他刚刚走到门口就愣住了,一个红衣白发的男子映入他的眼中。
  “这,这,果然是你!”
  此时沐午晖站的位置刚好被潦水尽挡住,看不到门外的情况,见潦水尽一只脚抬出去半天了,另外一只脚却没了动静,沐午晖也跑到门口一看,随后说着:
  “哎呀,原来是南茗道长回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听到沐午晖叫眼前的这个人为南茗道长,潦水尽顿时失去了去业水村的兴趣,也回了屋里,关上大门之后,三个人就上了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