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二十章 不知道的事

第二十章 不知道的事


  就在一楼到二楼的一小段路程里,潦水尽就把南茗笙打量了个遍,却发现了他和几天之前不一样。虽然几天前也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是南茗笙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还是能够让潦水尽记忆犹新的,不过在此刻,那强大的气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隐藏起来了。就在片刻之间,三个人就来到了二楼。此时,那母女俩人已经吃饱了饭,坐在一边休息着。小姑娘沐衫紫看见南茗笙回来了,放下了手里把玩的一个物件,就赶忙跑了过来。
  “南茗叔叔,你终于回来了!”
  南茗笙一个蹲身把小姑娘抱了起来。先是在小姑娘的额头前点了一下,随后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白色的玉佩递给了她,说着:
  “衫紫有没有想叔叔呀,你看,叔叔给你带了好东西!”
  随后把小姑娘放到了地上。
  “去吧,自己玩去,叔叔要吃饭了!”
  小女孩沐衫紫很听话,自己跑到一边玩去了。这时候,沐午晖拉着两个人坐到桌前,说道: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南茗笙,南茗道长,这位是潦水尽,潦道长。今天呢,大家相遇在我家,就是一种缘分,来来来,干了这杯酒!”
  说完,沐午晖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南茗笙和潦水尽也喝干了杯中的美酒。这一杯酒下肚之后,沐午晖才对着南茗笙说着:
  “南茗道长,你刚才给衫紫的那块玉佩,就是你今天去找的护身符吧!”
  “沐老兄说的正是,就是护身符!”
  “那这护身符该怎么用?”
  “带在身上就好,没有其它的禁忌!”
  这时候潦水尽拿过酒壶,给两个人的杯中倒满了酒,又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杯,举杯对着南茗笙说着:
  “前几日在山中之时,多亏了南茗道长及时赶到,才让我潦某活了下来,这恩情我先欠着,这杯酒我先干了!”
  南茗笙听了潦水尽的话,愣了一下,也把杯子里的酒喝干,随后说着:
  “原来潦道长前几日也在山中,只是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记下道长的容貌,刚才没有认出来,真是失敬失敬!”
  “哪里哪里,要不是南茗道长及时出现,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沐午晖见两个人原来早就见过了,又给俩人倒了一杯酒,说着:
  “原来两位道长早就认识了!”
  随即招呼着洛霞再去做几个菜,几个人又接着喝了不少的酒,直到沐午晖坑不住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此时洛霞和小姑娘沐衫紫早已睡去,两个人把沐午晖弄进了南茗笙之前睡过的那个房间,两个人又回到桌子前坐下。又是几杯酒水下肚之后,潦水尽就开口说道:
  “有个事我很奇怪,我们那天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却没有发现南茗道长,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南茗笙思考了片刻,又把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之后才说着:
  “潦道长也是一个有修为的道士,见识想必不会太浅,我不说,你可能也已经猜到七八分了!”
  此时潦水尽的脸上有些震惊,有些不敢相信的说着:
  “你这是斩三尸?你已经斩去了肉尸!那你现在的身体是重聚灵身!”
  说完了这几句话,潦水尽已经被震惊的不行了。随后他咽了一口唾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后才说道:
  “天地之间,修行之人不管修的什么术法,皆可证道。而天下证道的方法千千万,唯有斩三尸最为玄妙,而每个人所斩的三尸又有所不同,其中斩肉尸更为艰难,成则超脱六道,败则沦为孤魂,再入轮回,一身修为也不复存在!”
  南茗笙听完了潦水尽的一番说辞,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说着:
  “潦道长果然见识过人,确实如此!”
  此刻潦水尽又喝了一杯酒,抹了抹嘴唇上残留的酒水之后就说道:
  “想不到我此生还能遇到你这样的人!只是不知道你以后有何打算?”
  南茗笙端起酒杯,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稍微抿了一口之后就说道:
  “此处下山是来历练的,遇到奇缘而斩尸,想必也是天意。又得到沐午晖一家的救助,眼下他家的事也已经解决,也是我回山的时候了!”
  “你这就回去了,以你这样的修为,若是留在俗世斩妖除魔,必定有一番作为,就这样回去了实在可惜!”
  南茗笙喝尽了杯中的酒,慢慢说着:
  “潦道长,似乎是想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
  “南茗道长可听说过镇魔司?”
  “历朝历代君王为震慑天下妖魔而设的一个机构?”
  “正是!”
  “潦道长莫不是说现在还有镇魔司?现在的人可是已经不相信鬼神之说了。”
  “南茗道长,说实话,这事之前我也不知道,只是前几日在山上之时,出了我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一个叫做‘古文化研究协会’的人。想了想,随后说道:
  “你既然知道,想必是已经加入其中了吧!”
  “正是这样!”
  “所以你想叫我也加入?”
  “没错,虽然协会里能人不少,要是再遇到像前几日那样的东西,恐怕就难以应对。”
  “原来是这样!”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的,南茗笙设了一个隔音的结界,此刻两个人的谈话就只在这间客厅戛然而止。两个人杯酒之间畅谈着许多的话题,南茗笙从潦水尽的口中也了解到很多他不知道事情。
  很快一夜就这样过去了,看着趴在饭桌上呼呼大睡的潦水尽,南茗笙透过窗户看着已经发白的天际。南茗笙施展术法离开了沐午晖的家,快速地向着凌云县的方向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