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二十三章 命数

第二十三章 命数


  距离流丹市西北千里之外的绿竹县辖区之内,有一处天然湖泊名叫紫萱湖,此时正是春暖花开,一道春风拂过,湖中泛起道道涟漪,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湖岸边的景色也甚是怡人,每年来此游玩的人数不胜数。
  双籁发几个人此时就在紫萱湖岸的一家餐馆里喝酒,他们几人刚刚结束了一个案件,想着临回去的时候过来看看紫萱湖的美景。此刻清风掠过,带着一丝湖水的温润,几个人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谈天说地。一阵微风拂过,双籁发举着酒杯的手就顿在了嘴边,有些迷离的眼珠子突然瞪大。
  “妖气!不好!”
  双籁发话音刚落,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就起了变化,顿时就有人发现了不对,连忙大喊着: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听到一声大喊,乘船在紫萱湖游玩的人们,都纷纷看向了那人指的方向,顿时众人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我靠,是漩涡!快,快上岸!”
  一时之间,只见湖中心有一个漩涡快速向着四周扩散,离的近的几条船很快就被漩涡给吞噬了。离的远一些的船只就在呆愣了半秒之后,快速地反应了过来,拼命地驾驶着船向着岸边开去,可是那漩涡却比船只的速度快上几倍,很快一条又一条船被漩涡吞噬,随着漩涡向下沉去。
  双籁发几个人快速跑到了湖岸边,双籁发只觉得一股股妖气散发而来,当即对着郑惊寒和关山说着。
  “快,快给旷会长打电话,就说这里有大妖出没!”
  话音刚落,也不等两个人回答,双籁发就纵身一跃,跳进了湖水之中。郑惊寒和关山两个人给旷其盈打完电话,也只能在岸边干瞪眼。双籁发跳进湖中之后就一直往漩涡的湖底游去,此时湖底已经被搅动得浑浊不堪,也看不清眼前的情况,他只能靠着感觉,向着妖气浓烈的地方游去,就在双籁发快要憋不住气的时候,他看到眼前一条条船在随着漩涡往下飘去,船上的人被一团巨大的黑色人形怪物捏在手中,魂魄瞬间脱离肉体,被那怪物吞噬。眼看着这些生命就这样轻易地被吞噬,双籁发从怀里掏出黄符,这才想起是在水中。黄符还没掏出来就已经随着湖水融化了,无奈之下只能掏出桃木剑,向着那个怪物快速游去。那个怪物没有防备,被双籁发生生的刺了一剑,顿时发出‘吱吱吱’的声音,那怪物吃痛,抬手就向着他打来,双籁发见那只大手拍了过来,马上抽出桃木剑就要往后退,可在水中,本来行动就不便,再加上他憋气这么久,体力早就到了极限,一个躲闪不及,硬生生的挨了那怪物一巴掌,一时之间倒飞出去五六米远,口中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顿时一口口湖水就灌进了他的喉咙里。那怪物看着自己咕咕往外冒着黑血的伤口,顿时暴怒,发出一声犹如怒吼一般的声音之后就快速来到双籁发的身边,捏住他的喉咙,另一只手就要把他的魂魄抽出来吞噬。就在此时,一道青光闪过,那怪物一个没防备,掐住双籁发的那只手瞬间就被斩断,而双籁发也随着那道青光冲出了水面,就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眼前的人是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放下了双籁发,那青衣女子又快速地向着水中遁去,只在半刻钟之后,就从水中救起几十个人。随后青衣女子最后一次进入湖底,顿时漩涡慢慢的平息,不过湖底却没有平静,一道道寒光乍现,一股股水流被一道又一道巨大的力量打开,引发湖面一阵阵巨浪,向着岸边打来,犹如一场海啸。
  此刻,湖边的人早已撤离到了安全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湖岸就剩下了双籁发、郑惊寒和关山这三个人,三个人早就被拍打过来的湖水给浇透了,身上的衣服还滴滴答答往下滴着水。双籁发被郑惊寒和关山两个人弄醒,吐了好几大口水之后,这才缓过劲来,看着湖底暗流汹涌,顿时冷汗直流,不禁为那位姑娘捏了一把汗。就在此时,双籁发的眼角出现了一道红光,瞬间就扎到了湖水之后,顿时湖底发出一声巨响,湖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掀起五六米高之后又重重的落下,随后湖水就被一股黑色的液体给侵蚀。就在双籁发几个人愣神的功夫,湖面又起了异动,一道红光破水而出,一个红衣白发的男子怀中抱着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正向着双籁发几人快速遁来,等到近前,看清了红衣白发男子的容貌之后,双籁发是真的彻底愣住了。
  “这,这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说话之间,还带着一丝恐惧,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直到红衣白发男子来到他们跟前,双籁发这才反应过来,开口就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还没死呀!”
  说完了双籁发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当即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赶忙解释道:
  “那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到双籁发这样,那红衣白发男子也是微微一笑,说道: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随后看了看怀中的姑娘,接着说道:
  “这姑娘刚才在瞬间动用了太多的法力,又受到那鬼妖的强力一击,此刻心脉、灵台、魂魄都以受损,心脉和灵台都可用药滋补,只是这魂魄。”
  说到这,红衣白发男子顿了顿,思虑片刻之后才接着说道:
  “能不能醒来,就看她这一世的命数了!只是这样一个刚正的女子就这样。”
  说到这红衣白发男子不禁轻轻叹息了几声,才又说道:
  “也罢,也罢,你们把她带走安置好!我还有些事要办!”
  把青衣女子交接双籁发几个人之后,红衣白发男子转身看向已经被染黑的湖水,眉头就是一皱,许多往事浮现在眼前。
  “在下双籁发,不知道先生名讳,日后相见也好有个称呼。”
  “南茗笙!”
  双籁发三个人带着青衣女子离开,向着医院赶去,双籁发拿过关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就打了出去。
  此刻坐在办公室里和南茗笙聊天的旷其盈接过了双籁发打过来的电话,却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连忙大声的对着话筒说着:
  “双籁发,你小子再给我说一遍!”
  “十六年前的那个红衣白发人出现了,他叫南茗笙!”
  这一次旷其盈可是听着真真的,有点不敢相信的放下手中的电话,转头看向坐在自己办公室的红衣白发男子,有点胆怯的问道:
  “南茗先生!那什么,您是不是解释一下呀!”
  “解释什么呀,这个是我,那个也是我!”
  说完,红衣白发男子就消失在旷其盈的眼前,只在空中留下一句话。
  “若还有大事,旷会长可来凌云县云雾山之巅,我请旷会长喝茶!”
  紫萱湖岸,双籁发几个人走后,南茗笙一直盯着被染黑的湖水,稍微恢复了一下心神,盘膝坐在地上。随后在空中快速结出一朵荷花,向着湖中央抛去。一瓣瓣荷花慢慢落入黑色的水中,发出‘吱吱吱’的响声。南茗笙口中还念着一些晦涩的音节,等到花瓣落尽,一颗种子模样的东西就掉落进水中。随后第二朵荷花又抛向空中,又和前一朵那样,接着就是第三朵,第四朵。而每抛出一朵荷花,南茗笙的身影就变淡几分,等到最后一朵荷花抛出,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湖岸。等到第二天旷其盈再带着双籁发几个人再过来看时,原本被染黑的湖水已经变得清澈,而湖中也生出了百朵荷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