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愿望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愿望


  两个人说定之后,南茗笙就施展术法,带着颜参霏快速向着飞阁市的方向遁去。此时颜参霏身旁的分身虽然只有全部修为的一两成,但是以南茗笙现在的修为,已经足够使用幻空术遁走。只是两三炷香的时间,南茗笙就已经出现在了飞阁理工学院的一幢高楼楼顶。此时校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能看到零零星星的十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南茗笙展开念力向着四周搜索而去,片刻之后果然发现了一幢楼里的阴气浓重,随即问道:
  “出事的是不是那幢楼?”
  顺着南茗笙手指去的方向,就看到一幢红色的六层楼宇立在那里。
  “嗯嗯,就是那幢楼,实验室在六楼!”
  “走吧,我们也过去看看!”
  就在南茗笙说完话,马上施展术法过去之时,他看见了两三辆汽车疾驰而来,从车上下来的人个个都穿着西服,只是有一个人的穿着和别人不一样。只见那人四五十岁的年纪,穿着一件平常的道服,此刻正在抬头看向红色楼宇的六楼,而那些穿着西服的人都在他的身后站着,也没有说话。看着这个人影,南茗笙慢慢地从嘴里吐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潦水尽?”
  身穿道服的正是十一年前南茗笙见过的潦水尽,此刻他下了车,就仔细查探着这幢楼。随着他念力的不断加强,他发现了一道不一样的气息,瞬间收回心神向着南茗笙和颜参霏站的楼顶看去。而南茗笙就在潦水尽转头的瞬间,施展了术法隐匿了两个人的气息和身形。这时候一个身穿西服,约莫着有五十几岁的男子靠上前来,对着潦水尽说着:
  “潦先生,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
  听到了男子的问话,潦水尽也转回了头,心里虽然有疑问,不过先解决眼下的事情才是正道。随即就说着:
  “走吧!上去看看,不过我可事先说好了,一会不管看见什么都不要大呼小叫的。”
  说完了几句话,潦水尽也不等他们反应,自顾自的就朝里面走去。听了刚才的几句话,这些穿着西服的人虽然心里有些颤抖,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南茗笙见潦水尽不再注意这边,这才对颜参霏说着:
  “咱们也过去看看,记得,一会儿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
  “嗯嗯!”
  随后南茗笙就施展术法,来到了那一间实验室的角落里隐匿。就在这时,实验室的门也被打开了,一群人走进了实验室,顿时就觉得里面比外面冷了许多。潦水尽见几个人都开始打哆嗦了,也就说道:
  “里面阴气重,你们还是出去等着吧!”
  听了这话,那五十几岁的男子也不逞强了,带着几个人就到门外去了。
  “好,那我们出去等着!潦先生你可要小心呀!”
  走到了门口,几个人才觉得寒冷减少了许多,这时也都缓过劲来了,纷纷看向了潦水尽。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人就对五十多岁的男子说道:
  “王校长,这位道长就是特殊部门过来的领导吗?”
  “嗯!别说话,都认真看着!”
  当下几个人也都认真地看着,不再说话。这时候潦水尽开始大声地说着:
  “大道无形,天地有法,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既然已经死去,就不应留恋阳间,还是早些前往阴司,投入轮回道,以免徒造罪孽,受那天地法则惩戒!”
  潦水尽这几句话说的铿锵有力,坚定无比,就连门口几个人听了也都觉得心中一股暖意升起。而此时,一道浅黑色的人影在潦水尽的面前出现,慢慢说着:
  “又来一个臭道士?你们不去抓凶手,却来这里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就不怕法则惩戒吗!”
  潦水尽听了就是一愣,转头对着门外的人说着:
  “凶手抓到没有?”
  几个人听了这话,也是一懵,相互对望这,片刻之后校长才说道:
  “凶手?什么凶手呀?”
  “什么凶手,当然是下手害了这位女老师的凶手了,你们不会还没查清楚吧!”
  “可是玉琪老师是死于实验事故呀!”
  潦水尽听了这话,也是没了好气,当下就骂道:
  “真是瞎胡闹!”
  随后转头看向那个玉琪老师,说着:
  “你可知道是谁害了你?”
  “我要是知道,想必在我头七的时候他就没命了!不过我倒觉得有一个人可能会害我!”
  “谁!”
  “瑶临,和我一个系的老师。我曾经举报过他的论文作假,他也早就对我怀恨在心,最有可能害我的人,我也只能想到他了,不过我不确定!”
  潦水尽又转头问着门口的几个人:
  “你们认识一个叫瑶临的吗?”
  几个人听了也是一愣,齐声地说道:
  “瑶临?”
  就在这时,校长的手机响了起来。往外走了几步,校长接起了电话,顿时就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喂!您好,请问是王校长吗?”
  “我是,请问你是?”
  “王校长,您好,我是市刑警队的,十天前发生在你校的案子已经结案了!”
  “结案了?凶手抓到了吗?”
  “凶手我们已经控制起来了,而且他对自己的罪行也供认不讳!因为案子是发生在你校,所以特别给您说一声!”
  “那凶手是谁?”
  “凶手您应该认识,就是你校的瑶临!”
  “什么?”
  “王校长,您要是没事的话,我就挂了,这边还有好多事呢!”
  “没事了,谢谢你们!”
  “没事,再见!”
  “再见!”
  王校长挂了电话,转头跑了回来,说着:
  “潦先生,案子破了,凶手抓到了,就是瑶临!”
  那几个陪同王校长的人听了这话,都炸开锅了,纷纷议论着。潦水尽对着王校长点了点头,随后对着玉琪老师说着:
  “想必你也听到了,凶手已经抓到,心中的执念也应该消除了吧,你也该前往阴司,投入轮回道!不知你可还有什么交代的?”
  “道长可否助我显形,白天阳气太强,我只能以魂体存在,我想和王校长说几句话!”
  “王校长,玉琪老师有几句话要对你说,待会她出来了,你们不要被吓到!”
  “好,你叫她出来吧!”
  随即,潦水尽掏出一道黄符,快速在上面画着符咒!画完之后,双手开始结印,口中一段晦涩的咒语念出。就在咒语念完的瞬间,潦水尽把那道符打向了玉琪老师的魂魄。片刻之后,一个人影就出现在王校长几个人的眼前。
  “王校长,多谢这么多年来你的照顾,现在我人已经死了,但是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办完,麻烦你帮我完成它!”
  “好的,玉琪老师,你说吧,我会尽力帮你的!”
  “在我的电脑里,有一篇正在写的论文,大体框架都已经完成,现在就差一些实验的数据和分析了,你帮我完成它,发表出去!”
  “好,还有其他的事吗?”
  “没了。道长多谢了!”
  等着两个人说完,潦水尽就把刚刚画好的符递给了玉琪老师,随后说着:
  “你拿着这符去阴司,相信阴司鬼差不会追究你逗留阳间的罪过的!”
  随后玉琪老师的魂魄就慢慢消失在潦水尽的眼前,片刻之后才转身对王校长说着:
  “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该回去了,王校长你留步!”
  说着,潦水尽就要踏步而走,就在这时,角落里传来一道声音:
  “唉!这玉琪老师也太苦了!”
  “嗯,谁在哪里?”
  潦水尽听到声音,立即就打出了一道黄符,不过符只是打到了墙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潦水尽上前捡起符纸,眉头就不由地一皱,呢喃着:
  “不可能啊!明明听到有动静的!”
  潦水尽此时想不通也不再想,当即就走出门外,谢绝了王校长几个人的挽留,一个人离开了飞阁市。
  潦水尽走后,学校闹鬼的事情就没有再出现过,学生们也结束了假期,陆陆续续地返回了校园!
  就在潦水尽和校长几个人走了之后,南茗笙才从另外一处角落显出身形,看了看有点不好意思地颜参霏,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着:
  “你还是没忍住呀!”
  “那玉琪老师确实苦嘛!人家也是说的心里话!”
  “不过说实话,这个刑警队确实有点意思!”
  说完了这话,两个人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实验室之中。
  飞阁市刑警队里,南茗笙带着颜参霏隐匿了气息和身形,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忙碌的人群,走到了队长办公室。透过玻璃往里看去,南茗笙就是一愣,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
  “是她?文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