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二十八章 差点意思

第二十八章 差点意思


  南茗笙带着自己白捡来的弟子卿霜离开了洁修宗,返回自己的所居云雾山。至于地丹,现在虽然已经结了出来,但是要成熟还是需要等不少时日的,而那处地丹所在南茗笙已经设了一个结界,除非是修为比自己高的人才能强行打开结界,自然也不用担心地丹会被别人取走。南茗笙施展术法,很快就来到了凌云县的地界,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小荷居,这里的一切南茗笙还是那么熟悉。卿霜此刻来到了自己师尊住的地方,也是她小时候待过快一年的地方。当下卿霜也不拘谨,上前推开了房门就请南茗笙进去。
  “师尊,您请!”
  只是卿霜最后一个请字还没说完就愣住了,就看到房子里还有一个红衣白发的男子,和自己的师尊长得一模一样。
  “师尊,这位是师伯,还是师叔呀!”
  南茗笙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慢慢的说着:
  “他也是你师尊!”
  话音刚刚落下,就见房子里的南茗笙化为一道红光快速钻进刚刚回来的南茗笙身体里。稍微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变化,南茗笙慢慢吐出一句:
  “还是修为多一点好啊!”
  这一幕看在卿霜眼里都是不可思议,她没想到自己的师尊竟然有这样高的修为,还会这么玄妙的术法。当下,有些诧异的问道:
  “师尊,您刚才使的,可是分身之术?”
  “嗯!小小年纪见识倒是不少。这分身之术,有利有弊,所谓分身有术,分身乏术,学了这分身之术,虽然可以一人之力应对诸多事务,不过这分身也会从本体分走修为,要是遇到强大的对手,恐怕也是难以应对!要是分身被毁,分走的修为可就烟消云散了!”
  “师尊说的是,宗门之中虽然也有此类玄妙的功法,不过都晦涩难懂,现如今宗门之中也未有人习得分身之术!”
  稍微收拾了一下,又给卿霜安排了住的地方,天就已经慢慢地黑了下来。吃过了晚饭,南茗笙就带着卿霜离开了小荷居。
  流丹市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之中,一名女子安静的躺在病床之上,女子的容貌和卿霜的相貌相差无几,正是南茗笙的另外一个弟子卿风生。南茗笙施展术法很快就来到了病房之中,只是让他也没想到的是,病房之中还有一个男子。这男子南茗笙认识,心中暗暗念道:
  “双籁发?”
  当即隐匿了气息和身形,只是无奈他忘记了今天还带着一个人。等他反应过来,已然是来不及。就在看到床上躺着的女子的时候,卿霜就认出了这是自己的同胞姐姐卿风生,立即就开口喊道:
  “姐姐!”
  双籁发也是反应快,察觉到了一股陌生气息,抬手就已经打出了一道黄符。见黄符打来,原本南茗笙想动手的,不过想到还有个弟子,当即就施展术法向着旁边躲去。而卿霜也不含糊,那道黄符刚刚打出,她就已经反应过来,当即就打出一道紫符。就在两道符快要接触的瞬间,南茗笙就察觉出了不好,立即设了两道结界,一道护住躺在床上的卿风生,另外一道护住了整个病房。不过南茗笙还是继续隐匿气息和身形,躲在一边看着热闹,他也想看看自己的弟子到底有多少功力。两道符接触瞬间就发生了强烈的撞击,顿时传来一股冲击的气浪,将南茗笙的白色长发撩拨起来。随后两个人又继续打出符咒,一时之间,病房里轰隆作响,寒光四射,不过南茗笙已经设了结界,病房外面的人并没有发现里面的情况。只是南茗笙有些惊讶,双籁发一直使用的都是黄符,而自己的弟子使用的是紫符,按照符的品阶威力来看,也应该是卿霜占上风呀,可是现在却反了过来。南茗笙看到这里,心中就暗暗念道:
  “没想到,这才几年不见,这双籁发的修为已经精进到了这样的地步,能用黄符和紫符打个平手,还不落下风,这要是时间久了,我这白捡的弟子恐怕就只有输了这一个选择!”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打的难解难分,双籁发见眼前的女子一处手就是紫符,也是暗暗心惊。又经过了几个回合的交战,想起了自己十几年前也见过一个人用紫符,心中暗想,这紫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莫不是这两个人有什么联系,当即就说道:
  “姑娘这紫符果然厉害,只是姑娘这修为尚浅,还不能发挥紫符的全部威力!实在是差了点意思呀!”
  “哼,你敢嘲笑本姑娘,看招!”
  “十几年前我也见过一个人用紫符,不过他的修为高深,实在令我羡慕啊!”
  南茗笙站在角落里实在看不下去了,抬手把两个人的对战打断,收了隐匿的术法,显出了身形来。见到是南茗笙,双籁发也就收了术法,一拱手就说道:
  “不知南茗先生过来,没有相迎,还请先生不要怪罪!”
  卿霜也收了手,走到了南茗笙的身边,刚想说什么却被南茗笙的话给打住了。
  “辛苦你了,这么多年在这里照看着!”
  “南茗先生这说的哪里话,这是我该做的,我这命都是这姑娘救的,这也算是报恩了!”
  “嗯,对了,这姑娘的身份我也查清楚了。”
  “哦!这姑娘是谁?”
  “我身边的这位姑娘就是她的妹妹。”
  “去看你姐姐吧!”。
  南茗笙撤去了结界,卿霜慢慢走向病床,遮住脸部的薄纱也慢慢取了下来。等着双籁发看清楚了卿霜的面貌,也是暗暗心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南茗笙,似乎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答案!
  时光潺潺如流水,滔滔不绝,只是眨眼之间,就又过去了一个多月。算着日子,也到了地丹成熟的时间。因为有了卿霜这个白捡的弟子,摘取地丹的任务也就交给了卿霜,而南茗笙则留在了云雾山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