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三十一章 被封的石洞

第三十一章 被封的石洞


  天助杲此刻的脑子里已然是一团浆糊,不似外表看来的那么淡定。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就着跟前的篝火就给点着了,狠狠地吸了一口,才稍微稳定了自己紊乱的思绪。原本好好的考古研究活动,现在弄成考古研究人员失踪,还弄不清楚是如何失踪的,想到此处,天助杲又是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随后抬头看向那个黑漆漆的洞口,也就是这个突然坍塌出来的石洞,让他落到了现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想离开,又有人消失在洞中,不见踪影,想自己进去寻找,可怕也是无可奈何,之前进去了两批年轻男子都离奇消失了,自己这一把老骨头,进去要是遇到个猛兽都不够人家吃的。可是就是这一眼看过去,却把他呛得不轻,刚才吸进去的烟此刻全从鼻孔里冒出来,弄的他连连咳嗽,就连眼泪都出来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地揉了揉,再瞪大了眼睛看去,确实没有错,那个洞口居然自己封上了。天助杲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你们快看那!”
  顺着天助杲指着的方向,几个人也看到了远处原本黑漆漆的洞口,此时已经被封住,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心中暗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呀,自己眼睛花了吗?几个人再仔细看去,确实没有看错,那个洞就是被堵住了,当即心中都是一颤。
  “天教授,这算不算是灵异事件?”
  说话间,赵六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其他几个人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了,在呼呼的风声中都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当下几个人奓着胆子,拿起手电筒朝着原本的洞口走去,想要看看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几个人来到了石洞前,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几个人都看见了是什么东西把洞口堵住了。
  “这,这是一整块的石头!”
  说着,天教授的冷汗就下来了,他想不通这块石头怎么会突然出现。作为考古专家,稀奇古怪的事情他也见过不少,但是经过仔细的推演之后,这些事情用现代科学也可以解释得通,可眼前的这块石头居然悄无声息的就堵在洞口,而且还和洞口严丝合缝,连个插针的缝隙都找不到。最主要的是,这么大的一块石头移动到洞口居然没有任何声响发出,自己就在附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这样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再联想到之前两批人进入石洞之后就离奇失踪了,他的心里就是一颤,心想着难不成是撞鬼了。心里想到这里,天助杲这样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也有些动摇了,不过最后还是坚信着这世上并没有什么鬼神,那些只不过是一些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才会出现的,也都是作者想象出来的东西。心念至此,天助杲的心神稍定,更加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块石头。看了许久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发现,天助杲就伸手向着石头摸去,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动作让他有了永生难以忘记的回忆。就在他刚刚接触石头的一瞬间,一股刺骨的阴寒直接透过手臂向着心窝袭来,顿时四肢开始抽搐,口吐白沫,晕死过去,可是那只手却没有脱离石头,像是有一股力量把手吸在石头之上。芊歌凝几个人此时也在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块石头,见情况不好,立即把天助杲拉回来,触摸石头的手脱离之后,抽搐的症状才得以缓解。
  几个人赶紧把天助杲弄到篝火旁边,就这一下子的时间,几个人已经被天助杲身上的寒气给冻的不行,哆嗦着身体找来木柴,把篝火添的很旺,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缓过劲来。赵六看向那块石头,小心翼翼的说着:
  “真是邪了门了!”
  芊歌凝和王陶也不搭话,只是看着那块突然出现的石头,眼中充满了忧郁,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几个人安置好了天助杲,就又来到了那块石头跟前,又再次打量了一会。这时赵六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一个小镐头,使劲的往哪石头上一敲,瞬间就听到‘铛’的一声脆响,还伴随着一道火花闪过。原本以为这一下怎么着也得在手上留个口子,可是等着众人看去,全都傻眼了,石头上竟然连个印子都没有留下。看着没有任何变化的石头,几个人也不由得暗暗心惊,而赵六也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声:
  “我靠,这是什么石头,比镐头还硬!”
  芊歌凝看着眼前的一幕,再联想到刚才天教授的情况,当下说着:
  “我看咱们还是别研究这石头了,你们刚才也看见了,天教授摸了一下这石头就被冻晕过去了,这石头有些诡异,还是等到天亮再说吧!”
  芊歌凝说完就转身向着篝火走,赵六和王陶见了,也就跟着走了。几个人也没回帐篷睡觉,此时已经是七八月的天气,本就不冷,现在又有一堆篝火,几个人就围着篝火坐着,一天的劳累已经让他们疲惫不堪,不一会儿也都睡着了。
  一辆越野车离开了主路,开进了一条仅能容纳一辆车通行的盘山小道上,而且还是土路。此刻越野车正在小心翼翼的前行着,原本睡得挺香的三个人被一阵颠簸弄醒,个个脸上都是和开车的关山一样眉头紧锁,一连七八个小时坐在车里,早就腰酸背痛,再加上现在的盘山土路颠簸得让几个人都有点难受。郑惊寒打开车窗想透透气,可是看到外面的情景就是一哆嗦,随即大骂道:
  “我靠,这么陡,关老山,你把车开稳点!”
  听了这话,关山心中也是暗暗苦笑,随后说着:。
  “郑惊寒,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看这路是车走的吗?我跟你说,你别打扰我,不然一个不小心咱们掉下去,可就都得在这做了孤魂野鬼。”
  两个人对话着,难受的感觉稍微有些缓解。看着车窗之外渐渐升起的朝阳,远处鸟雀横飞,啼鸣之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