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三十三章 阴气逼人

第三十三章 阴气逼人


  双籁发嘴里一边呢喃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七炷香,点上之后就在石头前插上,并且配合着口中晦涩的咒语不断变化着每炷香的位置。
  双籁发不断变化着香的位置,此时香都快烧完了,却不见石头有任何的反应,顿时脑门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就在最后一炷香烧尽的时候,双籁发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关山见双籁发这样子,赶忙过来扶住他。
  “怎么,你的七星阵法都打不开这门,真是邪乎!”
  “哎呀,双头,你这就是跟它客气,直接几锤子下去,甭管它上面石头,都得碎了。”
  郑惊寒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想要找锤子,可是哪有锤子给他,也不过一时着急说的气话罢了。双籁发见他这样,也没好气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这是……”
  双籁发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红色的人影出现在石门之前,抬手向着那块石头摸去,随后说着:
  “有点意思!”
  随后抬手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咒,打进石头里,就听见‘咔吧咔吧’的声音响起,众人都看向石头,只见石头慢慢的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最后化为一堆石头渣子,随后烟消云散。而原来的洞口也再次显现在众人的眼前。双籁发、郑惊寒、关山看到眼前的这个红衣白发男子,心中并没有过多的惊奇,反倒是天助杲几个考古人员被惊的合不拢嘴,刚才发生的一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双籁发见状,随即说着:
  “吴所长,您不必惊讶,这位是我们的顾问南茗笙先生,有他在你的人很快就能出来!”
  又是对着天助杲几个说了一通话,把他们几个人安抚好了之后。双籁发这才对着红衣白发男子说着:
  “南茗先生,我们这就进去?”
  “好,走吧!”
  就在红衣白发男子出现的时候,沐衫紫就看得清楚,眼前的人就是小时候的南茗叔叔,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容貌竟然都没有变化。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双籁发几个人就已经往里面走去。看着沐衫紫还在原地愣着,关山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小姑娘,怎么了?被吓到了?”
  “哼,才没有呢!”
  “走吧,你看他们都走远了!”
  双籁发一行四个人跟着南茗笙的脚步,走进了石洞之中,顿时一股阴寒的感觉袭来,这可比那块石头的感觉强烈得多,此时关山和郑惊寒不由得开始哆嗦着。
  双籁发见如此情况,便提醒他们运转内力去抵抗这阴寒,不过也没起到什么好的效果。关山一边哆嗦,一边说着:
  “双头,这阴寒有些强烈,我们抵抗不住!”
  “诶,衫紫姑娘,双头没事我可以理解,怎么你一点事都没有?”
  听到关山说到自己,沐衫紫撇了撇嘴,说道:
  “这里是有点冷,可也没有那么冷吧,该不会是你们两个虚吧!”
  说完还不忘记偷笑几声。双籁发见此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虽然这阴寒不能要了性命,可是寒气入体,难免会落下病根,当即对着南茗笙说道:
  “南茗先生,您看这……”
  南茗笙停下脚步,在空中画出两道符咒,打进两个人的身体里。随后走到沐衫紫的面前,说道:
  “你胸前挂的是什么?”
  沐衫紫听了这话,取下挂在自己胸前多年的玉佩,递给了南茗笙。顿时一个阴寒直刺沐衫紫的心窝,不由得一个哆嗦。
  “怎么,怎么突然变冷了。”
  南茗笙接过玉佩,仔细端详着,随后就亲手挂回沐衫紫的脖子上。玉佩回到自己身上之后,之前的那股阴寒就荡然无存,反而有一股暖意在自己的身体里散开。
  “没事,他们只是还没适应,继续走吧!”
  几个人又继续走着,阴寒的感觉依旧没有消散,不过关山和郑惊寒两个人渐渐地已经不再哆嗦,反而觉得一丝丝暖意从身体里散发出来。走了有七八分钟,几个人才走出弯弯曲曲、忽上忽下的石洞,映入眼前是一个差不多两个篮球场大小的空间。众人把手电筒开到最亮,仔细的打量着这一片空间。过了一会,郑惊寒才说道:
  “这是个天然的溶洞!不过也看不出什么稀奇的东西。”
  双籁发看到眼前的场景和在外面看录像时差不多,只是现在身临其境,有了不同的感受。想到那些考古人员就是到达这里之后消失,当即提高了警惕。
  “都注意点,那些人就是在这消失的,必然有古怪!”
  听了双籁发的话,几个人也开始警惕起来,仔细注意四周围的变化。
  此刻南茗笙正在调整气息,运行内力,施展法力,展开念力,查探着四周的情况,随后在空中结出一朵荷花,荷花一分二,二分三,瞬间就化为几百朵,随着南茗笙的手放下,几百朵荷花向着四周飘去,慢慢没入了洞壁之中,随后一面石壁就在几个人眼前晃了晃,不消片刻就化为了虚无,在那石壁之上显露出一个黑漆漆的石洞。几个人走进洞中,不久之后就走到了另外一个溶洞。这个溶洞比之前的那个大了很多,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溶洞之内散发着一丝幽光。此刻,一名男子就坐在溶洞的中央,身上所穿的衣服和天助杲几个考古人员一般无二,双籁发几个人都感到诧异,随即问道:
  “你是考古人员?其他人在那?”
  那人听到有人说话,慢慢抬起头,从嘴里发出犹如地狱般的笑声,而发出来声音,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听她说道:
  “哈哈哈,考古人员?你是说他们吧!”
  只见那考古队员抬手向着身后的洞壁打出,几道黑色的雾气从他的手掌飘出,瞬间就没入石壁之中。片刻之后就听到咯嘣咯嘣的声音响起,由于距离比较远,再加上只有暗淡的幽光,双籁发几个人并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可是南茗笙却看得真切,那分明是七具通过秘法短时间炼制而成的尸煞。见到这些尸煞从洞壁之中走出,南茗笙顿时心中一惊。新死之人这么快就练出尸煞,想必死前必然受到百般折磨,而这炼尸的手法也实在太诡异了。心念至此,南茗笙开口说道:
  “是尸煞!”。
  而他这话刚刚出口,双籁发几个人听着就是心中一惊,有些不敢相信。
  “尸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