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茗笙录 > 第三十四章 退敌

第三十四章 退敌


  此时那七只尸煞虽然还在远处,可是模糊的七个身影已经映入几个人的眼中,稍微愣了一下神,那七只尸煞就已经来到了那人的身后,这下双籁发几个人看得很清楚,那些尸煞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和天助杲身上的那一套一模一样,惨白的皮肤之下没有任何的表情,腥红的眼珠之中也不带一丝情感,有的只是对面前这些活人的杀戮之心。
  “你们还等什么?撕了他们!”
  随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七只尸煞变得更加的狂躁,快速地向着双籁发几个人奔来。
  “你们对付这些尸煞!”
  南茗笙说完这句话,就纵身一跃,身影已经快速向着那个考古队员的位置靠了过去。等他距离考古队员两三丈远的时候,抬手在空中快速画出一道符咒向着那人打出,随后快速结出一朵荷花向着那个考古队员抛过去。只见那个考古队员迅速闪身躲过了符咒的攻击,随后抬手打出,硬生生把那一朵荷花拦截在半空之中。南茗笙见势就加大对荷花法印的加持力度,而那人也加大了抵抗的力道,一时之间,两个人竟然也分不出高低。
  “蒂氏姬,没想到你凭着一丝残魂,还能苟延残喘到现在?怎么,这是魂魄修养好了,又想借尸还魂了?”
  听着南茗笙的几句好话,那个考古队员哼哼冷笑了几声才说道:
  “我还是没想到,这样小心翼翼的,也能让你闻着味过来!”
  “天地大道,你早已不是阳间人,又何必如此执着?”
  南茗笙这边已经斗的难分难解,而双籁发几个人见那些尸煞狂奔而来,也不敢硬碰硬,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法器,开始与那些尸煞缠斗。一时间那些尸煞凭借着数量上的优势,把双籁发几个人压得喘不过气来。只听‘嗷’的一声,郑惊寒瞅准了机会,使出全身的力气一剑向着一只尸煞刺去,可惜原本想象的一剑穿心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听到‘咔吧’一声脆响,那把刺向尸煞的桃木剑应声而断,却没有在尸煞的身体上造成什么伤害,几个人顿时就傻眼了,郑惊寒大骂一声道:
  “我靠,这是尸煞吗?咋比僵尸还硬!”
  可是没等他再说下去,另一只尸煞已经向他扑杀过来。没了桃木剑,他只能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开始与两只尸煞周旋,可是在两只尸煞猛烈攻击之下,他有些招架不住,连连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关山的情况和郑惊寒差不多,被两只尸煞打的连连后退。双籁发此时手中挥舞着桃木剑,脚下踏着七星步,和三只尸煞打的不分伯仲,你来我往之间竟然把那三只尸煞打的不能前进半分。那三只尸煞狂吼几声,惨白的脸上青筋直冒,又向双籁发扑杀过来。
  双籁发也不急,掏出几道黄符打出,口中念着咒语,左手快速捏着法决,随着一身大吼:
  “破!”
  那三只尸煞被打的连连后退,随后双籁发提着桃木剑,踏着七星步就冲杀上前。这一幕看得关山暗暗心惊,想不到双籁发的道法竟然已经精进到了这样的地步,随后他也是‘嗷’的一声大吼,提着桃木剑向着面前的尸煞冲杀而去。沐衫紫此时被双籁发三个人围在中间,自是不必担心会被尸煞攻击,只是现在她的眼神一直往南茗笙的方向看去。自南茗笙抛出荷花法印,就一直与那人对峙着,你来我往之间均是法术的对战,并没有双籁发这边打的那么激烈,不过一道又一道的术法撞击在一起,一道道寒芒发出却分外耀眼。
  一声声犹如地狱般的笑声在这溶洞中响起,那个考古队员开口对着南茗笙说道:
  “哈哈哈,没想到没过去多少年,你的术法竟然精进到如此的地步。”
  “你倒是也不错,没过几年,魂魄就修养的这么好,我都好奇了,你究竟用的什么方法?”
  “诶,不急不急,上次紫萱湖相遇,实在是太匆忙了,我有个问题是实在想不通,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给个答案?”
  “哦!不知道什么事,能让你这么牵肠挂肚的?”
  “天雷之下,你区区一凡人肉体,到底是怎么不死的?”
  “哼哼,怎么,连你都看不出吗?”
  “唉,我早该想到了,也就你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随后南茗笙也不再多说,右手继续加持着那朵荷花,空出左手在空中开始快速结印,又一朵荷花在空中被结出,之后快速向着那人飞去。见又有一朵荷花飞来,那人心中一惊,没想到南茗笙能够再结出第二朵荷花,当即运转全身的法力抵抗着两朵荷花的攻击,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吃不住劲,落了下风。南茗笙见机会已到,随即快速画出一道符咒打出,只见一道寒光快速飞向那个考古队员。此时那个考古队员见符咒飞来,却抽不出手来应对,又无法躲避,当下硬生生的挨了一道符咒的攻击,瞬间感到万顷的力道打在魂魄之上,魂魄也随着这个力道脱离了那个考古人员的尸体,化作一股黑雾快速向着身后的石壁飞去,南茗笙岂能如此轻易地让他逃走,随即驱动两朵荷花快速追去,却是晚了一步没有追上,两朵荷花直打在石壁之上,顿时整个溶洞晃了几晃,石壁瞬间出现数道裂痕,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也显露了出来。
  打退占据那个考古队员尸体的蒂氏姬之后,南茗笙随即瘫坐在地,头上豆大的汗珠直流而下,身上的汗水也早就把那红色长衣浸透。盘膝坐好,南茗笙就开始运转气息,恢复法力。双籁发几个人还在和那几只尸煞拼杀,几个人身上都多了几道豁口,一股股鲜血从那豁口流出来。可是那七只尸煞却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闻道了鲜血的气味,变得更加狂暴,对双籁发几人的攻击比之前更加猛烈,就连双籁发此刻也被打的连连后退。此刻双籁发正在和尸煞肉搏着,起先拿着的桃木剑早就被折断,丢在不远的地方,郑惊寒和关山就更好不到哪去。郑惊寒还好,有一把匕首还可以防身,可现在关山两手空空,身上的黄符早就用没了,也只能和双籁发一样赤手空拳的和那些尸煞搏斗。